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九章 平常

第五十九章 平常

  在师父的刻意培养下,我是养成了午后小睡的习惯的,除非是天大的事情,否则一般在有空的情况下,我是不会改变这个习惯的。

  尽管心情有些郁闷,但是在吃完饭以后,我还是趴在桌子上沉沉的睡去了。

  依旧是被那震的整个教学楼都在震动的撞钟给吵醒的,我擦了擦口水,习惯性的伸了个懒腰,发现肋骨之间依旧在疼,做到一半的动作又尴尬的收回了。

  之前打架的疲惫已经恢复了一些,但是这个疼痛倒是让我想起庄婧。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庄婧已经换上了明显是那个女老师的,不那么合身的衣服坐在了位置上,头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吹干了。

  她的脸上没有什么伤痕,看样子也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还是那样冷漠骄傲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相比于她,我脸上有淤痕,肋骨之间的疼痛好像就一直没有停止过,想起她说的话,我这算什么胜利?只是看似胜利,实际要惨的多,我心里又郁闷了一下。

  好像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庄婧回过头来,冷冷的看了我一眼。

  相比于之前那种看小丑似的目光,现在的目光似乎要好一点儿了,但那种明显的看不上依旧是那么清晰。

  我心头火起,冲她撇了一下嘴,提醒她自己是胜利者,也算是鄙视了她一下。

  这种‘暗战’,全班的同学也没有人注意到,直到这个时候,老师走进了教室,我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一个下午很快就这样过去了,和平日里没有什么不同。

  唯一的区别就是我和庄婧打架的事情似乎成了同学们的谈资,但对于我们两个当事人来说,不管输的或者赢的,反而都是不想提起。

  挨到放学的时候,我一般都是带着侯聪要争着第一个冲出校门,好像这样才能显示我是‘学校老大’的地位。

  但是今天我没有这个心情,懒洋洋的挎着自己那个学习雷锋的旧黄布包,任凭经过我们教室的李小虎挑衅一般的看我一眼,然后带着他那群小弟风一样的冲过我的身边,我竟然也没有被刺激。

  “叶子哥,这李小虎越来越嚣张了,你今天一战再次问鼎,不如趁着这个势头,狠狠的收了李小虎这群人。”侯聪走在我的身边,同样也看见了李小虎挑衅的目光,不由得在我耳边怂恿了一句。

  他这个‘搅屎棍’和‘狗头军师’从来都当的很合格,我在学校打这么多架,想起来倒是起码有一半是侯聪这家伙教唆的。

  听了他的话,我看神经病一样的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武侠小说看多了,不是?”

  “嘿嘿,叶子哥,最近去村里的大商店,弄了一本《神雕侠侣》看。”侯聪抓了一下脑袋,村儿里的大商店可真是个好地方,吃的喝的用的,外带娱乐生活的,就比如租书,租录像带。

  “看完给我看看。”我很随意的说了一句。

  “那也行,大不了多花5毛钱。就是叶子哥,你别被正川哥和你师父看见了,我这个月的零花钱不多了。”侯聪非常担心的和我说了一句。

  我叶正凌‘生活困苦’是全班同学都知道的,更架不住的是在困苦之上,我还有一个无赖师父加无赖师兄,我在外面弄了什么,他们都要‘搜刮’一番的,就像侯聪的书我拿回去了,被他们发现了,少不得也要拿去看,等看完了才能轮到我。

  等我看完了,还给侯聪,说不定又多了好些租金。

  “真是啰嗦,我知道了。”我不耐烦的答了一句,其实我心里没谱,因为《论如何躲过师父和师兄的‘狗鼻子’》我都还没有研究透彻。

  只是说到这个我想起了一件事情,忽然转头看着侯聪,问到:“你这个月的零用钱还剩下多少?”

  侯聪眼中下意识的流露出一丝‘警惕’,这小子是财迷,但很快就认清现实,发现问他的是我,立刻就弱了下来,有些苦兮兮的对我说到:“叶子哥,我不骗你,就5块钱了。”

  “借我一块钱吧。”我忧郁的说到,昨天师父给了我不知道他‘收藏’了多久的一块钱,带着惯有的‘贼笑’说是村儿里的商店应该弄来了新的录像带,应该有什么倩女幽魂2,让我给他租一盘。

  可是,我去的时候,忍不住嘴馋,把他那珍贵的一块钱给换成了小米锅巴,自己吃了,如今只能让侯聪救救急了。

  侯聪的脸一下子变成了苦瓜脸,但还是万分不舍的掏了一块钱给我。

  我拿着一块钱,内心也是惆怅,上一次村儿里也不知道是发什么疯,说是为了提高山里孩子的生活质量,搞了一个什么抽奖,分发一些生活物资。

  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好死不死抽了一个我最不想要的第一名,竟然莫名其妙得了一个小型发电机?!接着,我和正川哥像俩傻子似的,累的把舌头都快吐出来了,才把这玩意儿弄回了山门。

  人家还好心的配给了发电机油来着。

  最终的结果却是,发电机的好处我毛都没捞着,被师父找一个村儿里的熟人来窜了一个什么线路,直通到他房间里去了。

  那没心眼儿的大草哥,还莫名其妙的拉着我送了一个录像机和小电视给我,我傻愣愣的问他:“大草哥,这么好的东西,你家不用?”

  大草哥憨厚的一扬手说到:“不用了,淘汰啦。我家那天去商店弄了个最新的影碟机,那么小的电视也放那儿没人用了,占地方。”

  我@##%……,然后,我的苦难生活就开始了,师父开始沉迷于用录像机看各种录像,彻底进入了美女的世界,除了贤贤以外,他又多了很多梦中情人,慧敏,楚红,青霞,曼玉...虽然还是最爱贤贤。

  我每天晚上都会在房间听见他的‘贱笑’,呼唤着各种美女的名字,偶尔也会加入正川哥的。

  但就是没有我的份儿,理由是我要熟悉基础阵法,第二天晚课依旧会‘考核’,为了我好,电视就不要看的好。

  真是惨痛的生活,我想着就出了神儿。

  “叶子哥,叶子哥...”是侯聪一连窜的声音让我回了神,他还在不死心的问我:“真就不收拾李小虎那一群人了?”

  “你不懂高手的寂寞,到了我这个层次,和他们做对手,实在是没有任何意思了。”我望着下午已经变得柔和了的阳光,惆怅的叹息了一声,其实心中想的只是我什么时候要堂堂正正的赢一次庄婧。

  “武侠小说看多了。”这一次是换侯聪把同样的话送回给了我。

  “你小子找打。”我吼了一句。

  然后和侯聪追逐着跑出了学校...到了门口,我们俩又亲热的勾肩搭背了,一路上也有人不停的给我打着招呼‘叶子哥’,我很有一种自己站在了寂寞高手巅峰的感觉。

  只是好死不死的庄婧就走在前面,看着她的背影,我心里又小小的郁闷了一下,还是在为自己没有堂堂正正的赢她而堵心。

  却在这个时候,一声‘浑厚’的声音叫住了我:“正凌。”

  我一转头,立刻就变得高兴了,也顾不上侯聪了,冲着叫我的人一下子就飞扑了过去,那个人用一只手就勾住了我,亲热的举了我几下,弄得我郁闷,是逗小孩子吗?

  来人不是别人,就是刘二花,我口中的二花姐。

  那年师兄带我来报名时,她就说过她要去山上生活了,可能和我师兄不是常常能看见了。

  之后,我才知道这个话真是夸张,十天半个月回来一次,算是她说的不能常常看见了吗?

  倒是我师兄才是真的不经常下山,为了打探我师兄的消息,拉近和师兄的距离,我就成了二花姐每次下山必找的人。一来二去之间,我和二花姐的关系就变得很好了。

  抛除开师兄的原因,二花姐对我也是真的好和关心,经常给我用得上的生活用品,拉我去她家吃好吃的,说是给我补充营养。更好的是,她知道我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对玩具还是感兴趣的,送了我好些刀枪剑之类的。

  这让我被‘无良’的师父和师兄压榨的生活之下,总算多了少许的亮色。而且,通过接触,我发现二花姐真的是那种非常善良的人,而且直爽,没有什么小性子,为人特别真诚。

  所以,我很喜欢二花姐。

  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二花姐的变化也挺大的,脸其实还是依旧好看,我觉得应该是我看久了,越发的觉得好看了吧?

  变化的却是,三年时间,她的肌肉越发的发达了,女孩子的裙子下面竟然能看见一块块掩饰不住隆起的肌肉,声音也莫名变得浑厚了...但我和二花姐熟悉以后,我觉得这样挺好,也没有开始那种不顺眼了,因为这不就是我追求的身材吗?

  但师父却是给我提起过一句,这是二花姐要经历的一个必然过程,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儿。

  亲热了一下之后,二花姐放下了我,却是一眼就看见我脸上的淤痕,忍不住一激动,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正凌,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的,姐给你报仇去,敢打我弟弟。”

  我原本肋骨就还疼,被二花姐这么不顾力气的一拍,忍不住痛的唉哟一声,然后就跳了起来。

  我觉得我又受伤了。

(这一章是一章对山里生活和山里人物感情建立而特别写的一章,山里的生活到这里快是一个段落了,不是水。不然人物的关系不通过这些琐碎表达出来就太过苍白平淡而没有基础了。当然,这是三氏写法,嗯,你们有没有意见?哦,没有啊。好吧,那就继续吧,今天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