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一章 想法

第六十一章 想法

  正川哥这么一问,我反倒是不好说了。

  难道说和一个女的打架打成这个样子?而且那个女的还是正川哥的崇拜者吗?

  看着说着大道理的师父,还有一脸懒洋洋的正川哥,我忽然有一种‘人生艰难’的感觉,委屈的哼哼了两声,干脆什么也不说的转身走回了大殿。

  在山上的岁月久了,我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一般在放学回来以后,从这个时间到晚饭到晚课之间,是我的自由时间,我很爱去观景台上呆着,特别是心情不好的时候。

  在观景台上有一块状入卧牛的大石头,就是我最爱的地方。

  初夏的黄昏是我自认为一年中最美的时刻,已经变成了橘红色的暖阳,投射在连绵的群山之中,仿佛为这些山岭都镶嵌上了一层金边...当风徐徐吹过的时候,这一层层的金色滚动,就如同一片海洋将人包围。

  我躺在卧牛石上,之前那一种小小的不愉快却是早已忘记,看着被夕阳染红成不同层次,瑰丽的天空,我的心中一片宁静,思绪飘得很远,想起师父偶尔和我说起过的江湖故事,总觉得这世间应该有很多神奇吧?

  想起了师父说的故事,也总是会想起师父。

  虽然他不靠谱,但这三年来对我却真的是很好的,只是这种疼爱是被他掩盖在了看似荒诞的行为之下而已。

  山上的日子贫苦,说我和正川哥都缺衣少食也是不为过,总是记得小学快毕业那一年,二花姐给我的一件新衣服,我才穿上一天,就不去知道怎么的,被我划了一道口子。

  我心里难受,毕竟能穿上一件新衣服也是不容易的,大多时候我穿的是正川哥的旧衣服,飘荡在身上也不是很合身。

  班里的学生好像条件都不差,有的人甚至穿的时髦而流行,小小男孩子谁说又没有一点儿爱美之心?

  所以,我记得那个深夜,我起来起夜的时候,师父房间里昏黄的灯光,我还以为他又在做什么不靠谱的事情,结果第二天他却扔给我一件补的极仔细的衣服,虽然针脚不是那么整齐,却能看出来是花了心思,缝补的极为整齐隐蔽。

  师父很是随意的扔给我,就像是一件没有多大的事儿一样,但我却是想起了那晚的灯光,他在我身上的这种心思其实还有很多。

  只是,比起对正川哥来,他好像对我更加的严格,教给我所学的课业比正川哥的更重。

  他给出的理由是我晚来了那么些年,所以要多学一些,但偶尔我会察觉到他眼中的忧虑,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我的思绪有些凌乱,心情却是一片温暖,躺在卧牛石上,风吹起我的衣角,天地之间一片祥和....我有一点儿困意,很是干脆的想着,要不要在这里睡一会儿?如果晚课任务中,没完成师父的要求,有时候得深夜才能睡啊。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从山下传来了一阵儿脚步声,我懒洋洋的转头,不是正川哥来了,又是谁?

  他依旧是嘴角带着笑意,但是比起师父那看起来就让人想要动手抽一顿的笑容,正川哥这种懒洋洋的笑意却是好看多了,这段时间,师父都好像很忙,没有空为正川哥和我剪头发,所以我们的头发都有些长了。

  我倒还好,从来都一直是小平头,如今也只不过第一次长出了刘海。

  正川哥的头发却是比起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长,都长到颈窝还要长些。

  观景台上的风要大一些,吹起他的头发和衣角,他就同往常一样,倚靠在那颗他最爱的歪脖子树下,对我说到:“小子,还装呢?拿出来吧。”

  师父不知道我有在这里藏东西的习惯,可是正川哥却是知道的。

  正川哥那么一说,我想起了二花姐让我带给正川哥的东西,习惯性的从卧牛石上一跃而起,却不想拉扯到了中午和庄婧打架的时候,被她伤到的肋骨处,那股隐痛一下子就像变为了一把锐利的刀子在我的胸腹间翻搅了一下。

  我的动作一下子就僵住了,忽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让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怎么了?”正川哥嘴角的笑意没有了,脸上的关心变得郑重起来。

  想着被一个女孩子打成这样,我就不肯说,只是吸着凉气,胡乱在伤痛处揉了几把,然后假装若无其事的给正川哥说东西在哪里,试图揭过这件事情。

  正川哥看了我一眼,从我说的地方拿出了二花姐给他的东西,只是打开随意看了一眼,说了一句:“这么久了,欠二花的人情也不少了。”就随意的放在了一边。

  我还维持着半坐在卧牛石上的姿势,因为疼痛一动不敢动,心里却是想着,二花姐那么喜欢你,成了你媳妇儿,哪还有欠不欠下人情的说法?

  但是这个事儿,我可不能开口给正川哥说,他要面子,我说了,他会‘恼羞成怒’的。

  我在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正川哥已经走到了我身边,拉着我的身体问到:“臭小子,还不说是咋回事儿吗?”

  “没咋回事儿?我就是栽了,一个人遇见一群人,然后就这样了。”我的嘴上倔强着,还是不肯承认。

  正川哥看了我一眼,明显却是不信的表情,说到:“望仙村儿的人讲究什么,我心里可是清楚的。不要忘了,我也是从那个学校毕业的,要打架都是堂堂正正的约,绝对没有一群人来堵你一个人的道理。除非他们皮子痒了,想被赶出村儿了。山里的..咳,山里的孩子更是淳朴,做不出来这回事儿。”

  正川哥说的是真话,学校里的孩子就是如此的。

  我找不到反驳的话,干脆偏过头去不看正川哥,他却一把把我摁在卧牛石上,嘴上说到:“你如果是和师父赌气,那完全没有必要。那老头儿在底下,犹犹豫豫的和我开口,让我来看看你,说你身上怕是有暗伤。”

  说话间也不理我,就要扯起我的上衣。

  我拉着衣服不愿意,庄婧打我那一下子很疼,我却一直没有看过伤处,万一是青紫一片,那可丢脸丢大了。

  可是,我力气原本就没有正川哥大,何况受了伤,只是挣扎了几下,就被正川哥扯起来了上衣。

  我郁闷的躺着,却听见正川哥‘咦’了一声,我忍不住低头一看,受伤的肋骨间除了一个红红的印记,就像只是被轻轻撞了一下留下的印记,哪里有什么我想象的青紫一片?

  我松了一口气,刚想敷衍过去。

  却不想正川哥的手指却摁在了伤口处,好像是随意的摁了几个地方,却传来了针扎一样的痛苦,然后里面好像是有一股气流在乱窜,痛的我忍不住‘哇哇’乱叫起来,大喊到:“正川哥,你要杀人吗?”

  正川哥的脸色不是太好看,低声说到:“老三,不许隐瞒。说吧,谁弄的?”

  我犹自还是不去肯说,正川哥却接口说到:“你不说,难道我就不识得这种手段?只要我稍微想一起,怕就是知道了。如果是那....”

  看着正川哥要‘胡乱’猜测的样子,我知道已经是隐瞒不下去了,只能说到:“是庄婧,我和她打架来着。”

  “你和她打架?”正川哥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说话的时候,手开始在我受伤的那一片推拿按摩起来,手法好像有些复杂的样子,也有一股股隐痛传来,但却是控制在能够忍受的范围以内的。

  我微妙的感觉到,在里面原来有一股混乱的气息,随着正川哥的手法,已经慢慢的变得平顺了起来。

  从受伤到现在,我终于是感觉到舒服了,但是正川哥的脸色却是从古怪变得有些阴沉,说了一句:“这下手怕是不轻,这小姑娘是拿出了压箱底儿的手段吗?跟我说,到底是咋回事儿?”

  这其中还涉及到正川哥啊!我发觉这事儿怕是有些不好说的样子,但是看着正川哥的脸色,知道他是真的有些生气了,也不好隐瞒了,当下只能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正川哥。

  正川哥一直沉默的听着,脸上的神情也看不出个什么来,只是手上为我推拿按摩的动作却一直没有停下来。

  知道我断断续续的讲完这些事情,他才眼皮也不抬的问了一句:“你是说庄婧这小丫头平日里就一直和你过不去?看不起你的样子?”

  “好像吧,感觉她是不是觉得我太皮了,给你丢脸,她比较崇拜你的样子。”我没好气儿的说到。

  “呵,她可不好看不起你。这丫头的想法是太多了一些。这事儿,我怕是要和师父说说,让他去山里找找老庄。”正川哥勉强的笑了一声儿,也看不出来他是一个什么心情,但感觉他好像有些闷。

  “就是打个架,正川哥,你可别告诉师父那么多。二花姐也知道,她说这事儿不好乱嚼舌根儿的,还特别叮嘱了猴儿。”我赶紧说到。

  其实,我心里说实话,真的没有那么讨厌庄婧的...不至于把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吧?

  “二花那么说?”正川哥低着头问了一句,然后抬头看着我问到:“那你怎么想?”

(我的错,一觉睡到大天亮了,因为实在太累了,前天晚上就熬了一个通宵,今天一觉醒来,看到天亮了,吓得我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赶紧的更。多的不说了,加上今天的,还有三更。先放上来一更,等下洗个澡,吃个早饭,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