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三章 来人

第六十三章 来人

  坐在熟悉的正殿吃饭,桌上的菜不过两个,一个水煮的腌肉,一个水煮的嫩南瓜。

  自然,嫩南瓜这种奢侈的东西,是二花姐送来的东西里面包括的。

  至于腌肉,是正川哥腌的,也算是好吃。

  没得选,师父只会做水煮的东西。

  晚饭吃的很安静,一如既往般的气氛,三个大男人在一起呆久了,其实也没有很多的话说,或者有时一个动作一个眼神的默契就已经替代了很多语言。

  就比如,我一抬眼,正川哥就会接过饭碗为我添饭。

  我想吃什么,还没有说话,看似不在意在喝着酒的师父,就会装作不耐烦的样子为我夹到碗里。

  不过,山上的日子清苦,说起来师父也是连续一个多月没有酒喝了,在今天晚上倒是喝上了,多半也是二花姐细心给是否添置的。

  我不知道这一次二花姐送来了有多少,但师父每一口都喝的很珍惜,夹一颗糟黄豆,抿一口酒,就会闭着眼睛回味半天,但也不忘时不时的夹几块嫩南瓜放在我的碗里。

  只不过一点点时间,我的碗里就堆了好些嫩南瓜,都是正川哥和师父给我夹的。

  正川哥催促着我快吃,而师父喝的高兴,扯着嗓子吼了几句京戏...然后睁开眼,目光中有几分满足的落在我和正川哥身上,会嘿嘿的笑几声,说一句,我这一辈子收了两个徒弟,都还不错,人模人样的,不错,不错...

  一席话,说的我和正川哥连连咳嗽...不明白这老头儿又发什么神经。

  不过,我心里却安心又宁静,随时被师父和师兄的温暖包裹着的感觉真的很好....饭后,一般收拾完毕,就是晚课。

  在晚课之前,师父会布置一下当天晚课的内容,我却苦着一张脸,心事满腹。

  师父斜了我一眼,问到:“三儿,你这是给我唱哪出?又想偷懒了不是?”

  我也不敢隐瞒,对师父说到:“学校里那经文老师看我不顺眼,又罚我抄太上感应篇,两天后就要交上去,这...这晚课内容太多了,完了我就想睡了啊,到时候交不上去的话。”

  我很为难,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抓了一下脑袋,很是苦恼的样子。

  师父却是轻轻在我屁股上踢了一脚,说到:“经文老师看你不顺眼,我怕是你又调皮捣蛋了吧?”

  我嘿嘿的笑着,也是不敢争辩,正川哥却叹息了一声,说到:“那你还啰嗦什么?难不成我和师父老大还不懂你的意思?拿出来吧。”

  “哈哈,我就是知道师父和师兄最疼我了。”我高兴的跳了起来,然后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了那本快被我翻破的太上感应篇还有抄写的本子,放在了师父和师兄面前。

  师父看了我一眼,说到:“又是这样,等下再在晚课上罚你,还啰嗦什么?动手吧。”

  正殿昏黄的灯光下,我们师徒三人一起趴着,就如同以往一样,三个人一起对着一篇太上感应篇抄写起来...对,这就是在帮我‘作弊’,我经常会被老师各种惩罚,但偏偏山门之中的课业又很重。

  师父是很重视我在老师之中的印象的,为了不让我完不成任务,拉着师兄帮我一起抄写,口中说是要惩罚我,其实一次都没有。

  夜风徐徐的吹来,为正殿增添了几分凉爽,也吹动着正殿之中的布幔,晃动的布幔影子模糊了油灯的灯光,趴着的正在认真抄写的三个人,努力模仿着我笔记的师父和师兄。

  构筑了我在山上最大的依靠,最温暖的内心世界,我以为这种日子不会有结束...

  而时光也是在这种平淡也平凡的温暖中流淌着,初夏时温暖的阳光渐渐变得炙热,最好的初夏时光已经过去,盛夏的脚步就要到来,暑假也快来了。

  这一日几乎是一学期之中最后几天的上课了,过几天,考了期末考,让山上孩子盼望的暑假也就到了。

  以往我对暑假是没有什么盼望的,毕竟假期就意味着山门之中密集的课业...但是这一次,我心中竟然也有了期盼,因为师兄说了,等我一放假,我们就要下山去。

  无聊的数学课,我懒洋洋的扒在自己的桌子上,支着书,挡着自己的脸,转头看着门外...因为炙热,那颗老柳树也有些恹恹的,没有风的吹动,那些枝条也不会摆动。

  池塘里的水基本上没有波纹,鱼儿也因为沉在水底去休息了,知了叫个不停,我很想把它们捉下来烤了吃,而阳光投射在池塘的水面,反射的光多少有些刺眼。

  真是无聊的上课啊,我趴在桌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我被正川哥传染懒病了吧...快点儿下山去吧,这山门里的日子真是越过越穷,每天得靠肉食吃饱饭了,弄得我现在见肉就想吐。

  学校里的餐饭倒成了我每日里解馋解腻的一餐了。

  我胡思乱想着,后背却被桶了一下,我‘凶狠’的一个转头,却看见后面那个男生对我讨好的笑了一下,递了一张纸条儿给我。

  上课传纸条是学生们都避免不了会做的事情,平日里我和猴儿就老做这种事情,一般就是各种说老师的‘坏话’,不然就是扯淡。

  也有班里的女生给我传纸条,我一般不回,谁和那些女生有共同语言啊?

  我以为是猴儿给我传的纸条,他坐我斜下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猴儿,结果那小子也是和我一样支着一本书,趴在桌子上,睡的已经流口水了。

  “真是的,打扰少爷好梦。”我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展开了那张纸条,却是没有见过的字迹,清丽而有力,上面只写着一句话,今天放学如果有人找你,别乱说话。

  落款是庄婧!

  我看的莫名其妙,竟然是她给我写的纸条!

  自从上次打架以后,我们的关系更加的糟糕了,以前吧,在不可避免的情况下,还能凑在一起说两句话,如今,根本就是‘仇人’了,彼此在班里当彼此透明。

  我知道她不服气我,而我也觉得我必须得堂堂正正的赢她一次,让她彻底的服气,注定以后我们肯定还会打一场的。

  这样的关系,她给我写纸条干嘛?不过这样生硬的语气,莫名其妙的话,还真是让人不爽,我回头看了一眼,好巧不巧的庄婧的目光也落在了我身上,眼中是一种笃定的,好像命令的眼神,我心里更加的不爽,对她呲牙咧嘴做了一个鬼脸。

  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老师,还在写黑板,我立刻嚣张而夸张的撕了她写给我的那张纸条,这意思就是在说,老子懒得理你!

  我这样的动作,让庄婧的表情一愣,一下子气的脸通红,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对我用口型骂了一句‘小痞子’。

  呵,我还能怕她?对她比了一下拳头,表示你不服,尽管来找我麻烦!就算现在我还没有把握,能够堂堂正正的赢她,但打一场我可是不会退缩的。

  我看这个丫头太不爽了,明明就是有求于我,还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我叶正凌到底做了什么?让她那么针对我?

  看着我的动作,庄婧不自禁的更加愤怒,两条好看的眉毛也皱在了一起,或者是情绪激动,忍不住就拍了一下子桌子。

  在这个时候,讲台那边传来了一声咳嗽声,接着就是数学老师严厉的声音:“叶正凌你在做什么?”

  我一愣,赶紧的转身,凭什么只说我?却见老师又换了一个和蔼的语气对庄婧说到:“庄婧,你怎么了?是不是叶正凌上课欺负你了?”

  我心中那个悲愤啊,老师啊,我知道你是男的,也知道庄婧成绩好,可你不能因为她漂亮又成绩好,就这样偏心吧?

  我一脸的不服气,那数学老师却是望向我,对我说到:“叶正凌,你别看不起数学,你多少也是得学一些的?不然,以后你长大了,我要怎么对人交代?叶正凌连基本的数学知识都那么差劲儿,叶正凌连...”

  我没好气的垂头丧气,数学老师又开始啰嗦了,我搞不懂每次都是这番话,我数学学不好,我的事儿啊,用得着你对谁交代啊?

  不过,他啰嗦也好,总好过每一次经文老师干脆利落的罚我抄写,对比起来,亲爱的数学老师还是继续的啰嗦下去吧。

  表面上我被训了一番,老实了,可是我却是在心里对着庄婧咬牙切齿的骂开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灾星,大灾星!她最好快点儿消失吧!不对,消失之前,那张脸先换给班里最温柔好说话的女生小璐什么的。

  我在心中幻想着,而一整堂数学课就在我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中结束了...今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就是数学课,这课一结束,也就是放学了。

  我照例和猴儿勾肩搭背的走出教室,然后一出教室就开始猛冲...老规矩,抢个第一。

  至于庄婧纸条的内容,早就被我忘到了九霄云外...却不想,我只顾埋头猛中,却是在冲出校门的一瞬间,莫名的被校门外闪出的一个人,一把抓住了肩膀。

  那力气可真大啊,一抓住我,我还来不及停下,结果整个人双脚离地,差点就来了一个平地滑行!

(睡了一个清爽的午觉,咱们就来一个清爽的第三更吧。接下来,还有一个第四更,我的任务就圆满的完成了,我是一个负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