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六章 下山

第六十六章 下山

  心结被师父简单的一席话打开,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那种郁闷的情绪也就随之散去,恢复了没心没肺的样子。

  这种状态把猴儿给弄惊奇了,他望着我问了一句:“叶子哥,你不是不正常了吧?”

  按照他对我的了解,我是那种有什么事儿让我闷到了,我会好几天都提不起精神那种。

  “你才不正常!我的胸怀何其大,简直不是你能理解的,等你到了我这个境界之后再说吧。”我仰望着天空深沉的说到。

  猴儿无奈的吐了一下舌头,不再和我继续这个话题,还是那样猴精,猴精的站在我面前。

  我们就这样走了一小段,猴儿忽然用力的桶了一下我的后腰,这小子没个轻重,桶的我有些痛,转过头去恶狠狠的看着他:“你发羊癫疯了?”

  “庄婧,庄婧来了。”猴儿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

  听到猴儿的话,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其妙的紧了一下,几乎是不自觉的就回头看了一下,果然是庄婧也朝着学校走来了。

  还是很简单的穿着,还是那副高高在上,云淡风轻的神情,只是很明显的她右边脸颊有些肿,还有些明显的淤痕,显然是昨天留下的伤。

  “叶子哥,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庄爷昨天是留了手的,他也舍不得,心疼着呢?不然,庄婧的牙都能被打落。”猴儿知道我其实骨子里是一个心软的人,怕我往心里去,赶紧开口对我安慰到。

  这小子精就精在这些地方,总是能适当的看穿一些东西,恰到好处的安慰到你心里最在意的点。

  我下意识的点点头,但是内心却总是说不出来的感觉,因为在平日里,庄婧要是发现我在看她,总会没好气的回给我一个骄傲的眼神,但这一次,她就犹如没有看见我一般,只是径直就和我还有猴儿擦肩而过了,就好像我在她的眼里根本就不存在。

  我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急,忍不住上前想要拉着她解释几句。

  但想起师父的话,我又觉得是啊,如果真不是我从中做了什么,我做自己就好,解释了她也不一定相信,有些东西不过是日久见人心的事情而已。

  这样想着,我心里释然了一些。

  只是庄婧这样彻底的无视我了,我心里多少还是在意的,即便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意?

  无论如何,学校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就算庄婧彻底的把我当成透明人了,我也不能不上学,对吧?况且,我总是忙碌的,哪怕在一学期的最后,还是得忙着和这个扯皮,那个打架,和老师斗智斗勇。

  不同的只是,我做这些的时候,再也不会有庄婧鄙视的目光了,她无视我无视的相当彻底。

  而我在‘忙碌’之中,偶尔会有一些小郁闷,但过去了,我也就不去在意了,13,4岁应该是男孩子最没心没肺的时光吧。

  只剩几天的上课生涯,也就这样结束了,考完了期末考试以后,我初一的生活也就算是结束了!

  回到山门的时候,我看见的是山门里少有的一副‘忙碌’景象,师父和师兄都在忙着收拾东西...师兄倒也罢了,总是要在山门里做一些杂事,而我那个师父,每一次见到他不是懒洋洋的坐在正殿前,叼着空烟斗,假装是看日升日落,云卷云舒....就是提着他的宝贝酒葫芦,已经是醉眼朦胧的卧倒在长廊之上。

  总之,这种勤劳的时候是少见的。

  “正川,对了,把那个东西也带上。”在正殿的长廊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搬出了一堆杂物。

  大多都是一些鞣制好的皮毛,和晒干的这山上特产的菌子,草药之类的,简单的说都是一些山货。

  我对有这些东西一点儿都不惊奇,因为在有闲空的时候,就包括师父在内,我们都会去打猎一些小动物,采一些草药,菌子之类的东西。

  我之前做这些,以为只是为了补充山门的食物,但他们什么时候这样处理了,我却是不知道。

  毕竟,我上学的时间还是占大多数的。

  我以为的下山,不过是三个人轻装出发...但是看着师父和师兄忙碌的样子,我知道这是不可能了。

  13岁的年纪懂什么?看着师父和师兄忙碌的样子,我忍不住问到:“师父,师兄,你们这是在干嘛?”

  “收拾一些山货,下山以后好卖钱啊,不然你以为钱从哪儿来?累积了三年,这次怕是不轻松啊...”正川哥站起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然后带着些疑惑的从正殿的旁边搬过一个小箱子,对师父说到:“这些真的也要带下山去?”

  师父没有急着回答正川哥的问题,而是看着我意味深长的问到:“回来了?”

  我忽然就觉得心虚,呵呵了两声,无比‘勤劳’的说到:“师父,要不要我来帮忙?你们这么忙,我也能帮忙的。”

  “不要以为我老糊涂了,你觉得你不应该汇报一点儿什么吗?就比如期末考试什么的?”师父用眼睛斜着我,那神情可恶极了。

  我的汗水跟着额头直流,也不知道是天儿热的,还是心理紧张的。

  而正川哥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带着一副看戏的笑容,懒洋洋的看着我...他比我师父更清楚我的情况,天天上课睡觉,传纸条,下课打架调皮的我,成绩能好了,那绝对是一件怪事儿了。

  如果没有正川哥,我还能给师父吹个牛,应付过去...能过几天好日子,就过几天好日子,一切等成绩下来那天再说呗。

  可是正川哥在旁边,我不好吹牛...在师父的眼神下,我越发的着急,但到底人都是憋出来的,我忽然灵机一动,然后装作欣喜的样子对师父说到:“我虽然基础不如一些成绩好的同学,但我这次觉得我考的有进步。”

  有进步就是好的嘛!虽然我这个回答,几乎等于滑头的什么也没有说。

  但师父只是怀疑的问了一句:“真的?”我忙不迭的点头,师父虽然怀疑,但显然面对我这个答案也不好说什么?

  而我却是在想,到时候不管什么成绩吧,咬定自己有进步了,不就是躲过这一劫了吗?我真是太聪明了。

  师父开始埋头继续收拾起要下山的行李来,而我却是松了一口气,抬头就看见正川哥悄悄的对我伸出了大拇指,带着好笑的神情,一副看穿我了的样子,我脸红的讪讪笑了一下。

  也不敢看他们忙碌,而我偷懒了,要是师父又想起这一茬儿怎么办?

  在三个人的忙碌之下,这些山货总算是被打包好了,累积了三年...整整五个大包,分量也都不轻,看来下山的时候,谁也不能轻松了。

  但是正川哥却满足的看着这五个大包,擦了一把汗说到:“这一次下山卖得的钱,倒是可以让来年咱们三个的日子好过一些了。”

  是啊,这五大包要是真的卖完,那得多少钱啊?我是没一个概念,但是也跟着在那里瞎兴奋着。

  只是我心中还是有疑问的,忍不住问正川哥:“下山难道不是说去用所学去‘行侠仗义’,然后换得一些百姓感谢的钱吗?怎么会是去卖货?”

  正川哥听得好笑,忍不住敲了一下我的脑袋:“你是武侠小说看入迷了吧?下次去找侯聪那个家伙算账,把我们家老三给看傻了。”

  “明明就是师父老是江湖,江湖的说!我也想去感受一下江湖嘛。”我捂着脑袋,委屈的说到。

  我以前觉得我是普通人,肯定感受不到什么江湖...但现在我学了那么多东西,起码也是一个少侠了啊?感受一下江湖是多正常的事情。

  “江湖?”师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我,有些意味深长的说到:“江湖是什么?你现在不懂...也许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他人眼中的江湖。他人所在的地方,就是你眼中的江湖。每一个人就是江湖的江水,湖水...你懂吗?”

  我懂个屁!反正师父没有否定这个说法,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儿好事,我对很多事情都充满了好奇...最简单的是,我们所学的那些有用吗?到底是要用在什么地方?

  都说山门大阵神奇,可是我就连山门大阵的神奇也没体会过,我能不好奇吗?

  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没有人理会我,而是正川哥抱出了那个小箱子,有点儿不舍的对师父说到:“师父,这一次咱们的山货也够多了,如果都卖光了,只是简单的吃穿用度,怕也是够了,你确定要卖这些吗?”

  这些是什么?我好奇的看向了那个小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