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章 市场

第七十章 市场

  正是热闹的时候?我立刻就‘竖’起了耳朵。

  山上的日子寂寞,来来回回也就一个望仙村儿,一到假期的时候,更是能无聊的让人数蚂蚁玩儿。

  不过一般在假期里,师父都会加倍的‘虐’我,我连数蚂蚁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下山得闲,听说还有热闹,到底是个孩子心性儿,我怎么不激动?

  况且,白天的热闹不稀罕,这黑灯瞎火的时候,这达叔说有热闹,那就稀罕了。

  “哈哈,那就好。我心里也想着三年一次的大交易会,不想下山也下山来了。”听闻达叔这样说,师父很是高兴的样子,一斗烟也抽的差不多了,磕了磕烟斗,就从大大的行李包上站了起来。

  达叔见到师父起身,神态之间更加恭敬。

  倒是可怜了我,原本还想听些什么热闹,这下达叔不说话了,我还想听听到底是个什么热闹法?

  可我和那个达叔不熟,我也不能去问他,师父和师兄此时已经忙着搬运行李上那架马车,我却是忍不住上蹿下跳的到处看,实在看不出这个漆黑而安静的夜里哪里又会热闹了?

  “老三,你车上呆着,在这里皮什么皮?”我这种‘闲闲’的样子,立刻让师父觉得碍眼了,忍不住出言对我呵斥了一句。

  我‘哦’了一声,立刻跟‘蔫了’一样,朝着马车走去。

  却不想一直没怎么注意我的那个达叔,在这时听见师父对我的称呼,神色一下子变了,变得更加郑重起来。

  上前两步,扶住我的肩膀打量了我几眼,看的我莫名其妙之际,他忽然转头望向师父,问到:“云师傅,斗胆问一句,这孩子也是你的弟子吗?”

  “是啊,叶正凌,我的小徒弟。三年未下山,可不就是为了他吗?”师父的语气很淡然,但是在我这个角度刚好看见师父的神情,总觉得他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的意思。

  那达叔听了师父如此的回答,再次转头看向我的时候,神情竟然变得有些激动,我看他的嘴唇都在颤抖,半天才对我说了一句:“终于,终于还是收你入山门了。”

  这句话好没有来由,我确认我的记忆中没有这个人,忍不住歪着脑袋,好奇的问了一句:“达叔?我是认识你的?”

  那达叔的脸色一变,好像有些自觉失言的感觉,立刻说到:“不,不认识。就是..就是云师傅很厉害的,他多收一个弟子,我高兴。”

  “哦!”这番话听起来怪怪的,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但我抓了一下脑袋,确实又想不出来这话有什么破绽。

  也在这时,马车上传来了师父的声音:“老三,快到车上来,还耽误什么?老达,就麻烦你带我们去了。”

  达叔在这个时候,才放开了我的肩膀,末了,好像又很激动一样,在我肩膀上用力拍了两下,这才走到了马车的前面去。

  莫非是被我的英雄气势折服了?我摸着后脑勺傻笑了几声,在师父又一声的催促下,这才跳上了马车。

  —————————————————分割线————————————————————

  马车的内部很舒服,空间不小,放了那么一些山货,也不显得拥挤。

  在马车的地上铺着厚厚的兽皮褥子,两排相对的椅子很宽大,坐在上面很是舒服。

  只是这马车很奇怪,没有窗子,只有一个在车顶上开着的天窗,虽然不闷,但是人却有一种关进了箱子的感觉。

  我舒服的趴在师父的腿上,由于内心的激动,觉得要到热闹的地儿去了,一直忍不住问东问西的。

  师父被我问的烦了,这才说到:“这马车的设计是规矩,因为那个交易市场也有知道一些行情来收货的普通人,是为了他们才这样设计的。”

  “为什么啊?”马车好像走着走着就脱离了土路,在如此舒适的车厢内也颠簸的厉害,我感觉好像是走到了没什么路的地方。

  “因为那个市场所在的地方,是个秘密。一般不让普通人知道在哪儿,他们就坐马车来,坐马车走。”师父说完以后,在我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然后恶狠狠的对我说到:“睡觉。”

  而我在颠簸之下,也是真的有些迷糊了,连师父回答了一些什么,我都不太清楚。

  在师父的话落音以后,已经是整个人都睡着了。

  在当日不曾注意的小细节,在而今回忆起来,越发的清晰,也越发的知道,其实哪里没有江湖?师父已经带我去看过真正的江湖,接触过真正的其他修者,只是我不自知罢了。

  那辆马车不知道行驶了多久,我只是在睡梦中感觉,它渐渐的由颠簸变得平稳起来。

  我睡的舒服,恨不得这一路多一些时间,让我多睡一会儿,却是在我没睡够的时候,又被师父叫醒了。

  在醒来的瞬间,我已经听见了在车厢之外,人声鼎沸的声音,另外从车顶上的窗子来看,外面好像灯火通明。

  感觉到了这些,我的内心再一次的兴奋了,一咕噜就翻身起来了。

  看来那个达叔说热闹的地方,这里还真的是热闹啊!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达叔就已经打开了车门,然后冲着我师父说到:“云师傅,地方已经到了。”

  师父却是不急着下车,而是问了达叔一个问题:“老达啊,这一次,我需要的钱比较多,可能卖完了货,还想干点儿活儿,你这几天都在市场转悠。有什么特别的,可以介绍的?”

  听到师父的话,达叔微微皱起了眉,想了一会儿才说到:“说起来,倒是有一桩事情来得有些奇,给的价钱也不低。就是不知道云师傅有没有兴趣!”

  “我来的不早,这样的活儿还轮得到我?”师父轻轻扬眉,显然听达叔这样说,也来了一点儿兴趣。

  “是件棘手的事儿,但我不太懂。”达叔回答的很憨厚,显然他能知道的也就这么多。

  师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问了一句:“那我也去看看,那么?”

  “去第四区,找一个姓顾的人,就对了。也很显然,那边每天都还是围着好些人的。”达叔认真的说到。

  “围着好些人?”师父像是自言自语,而达叔也是拉开了车门,站到了一旁,并没有多说什么。

  师父也没有在多问,让正川哥下了车,然后拉着我下了车。

  我一下车,就被周围透亮的火把晃的睁不开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我才看清楚天空依旧是黑沉无比的,而我们在一个有些斜度,还算平稳的山坡上。

  山坡的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树,还有高高的山峰把这里包围起来。

  而在我眼前的是一座很大的柴门,柴门的周围是一根根整齐的圆木搭起的围墙,圆木之间密不透风,但是鼎沸的人生就是从这围墙后面传出来的。

  在这个时候,达叔已经停好了马车,栓好了马儿,我这才注意到在达叔马车的周围,整齐的停了十几辆马车。

  各色儿的马儿都有,统一的都是黑色马车,描金文,马儿的脖子上系着金色的铃铛儿。

  我再傻,再小,也能判断出来这些马车都应该是属于同一个地方,暗自在心里感慨了一句,这手笔可真够大的!于是,越发的对围墙里面的一切感觉到好奇起来。

  不过,师父和师兄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就连过来带着我们,走在前方的达叔,表情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领着我们,一路向前,走到了柴门跟前,他开始敲门...敲门的声音非常有节奏感。

  过了一会儿,那柴门之上传来了‘吱呀’的声音,原来在这大门之上还有一道小门,伴随着声音,打开的就是那道小门。

  但是只是打开了一半,然后在小门上堵了一个人,达叔走过去,和那个人轻声的交谈着什么,我隐约的听见了云师傅之类的话,这样对话了不到一分钟。

  达叔回过头来,对着我师父抱歉的说了一声:“抱歉,云师傅,规矩你是知...”

  “我知道的。”达叔的话还没有说完,师父已经答了一声儿,然后从身上掏出了一个金属牌子,我还没有看清楚,他就递给了达叔。

  达叔把那块牌子递给了那个堵在小门边儿上的人,那个人接过来看了一眼,然后抱歉的对着我们这边说了一句:“云师傅,不好意思啊。不管我还是老达都是在张老板手底下做事的人,他的规矩严,我必须按照规矩办事儿。”

  张老板?我东张西望的,心想这个张老板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看他手下的人都这样毕恭毕敬的样子。

  而那个堵在门口的人,随着这句话,也让开了身子,我一下子就被他身后的光源吸引了,看起来五色斑斓的,就像城市的霓虹灯一般,这里面对于我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就像是打开了一个‘童话世界’的大门。

  哪里还顾得上想什么张老板?而师父却是淡淡的应了一句:“不必解释。张老板的规矩我也知道,大家互相理解而已。”

  “呵呵,果然是云师傅,气度大,不像有的....”说话间,那个人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人也不知道退到哪儿去了,只留下一扇打开的闪烁着五色光芒的门,和人声鼎沸的声音。

  我迫不及待的拉着师父的手就往里走,而师父的步子却是那样的从容不迫,正川哥跟在师父的身后,也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又恢复了懒洋洋的神态。

  只是走到达叔跟前儿的时候,正川哥又和达叔拥抱了一下,他对达叔说到:“达叔,也不知道这次师父下山是否匆忙?要有时间的话,咱们爷儿俩好好喝一台,少不得要和你住个一两天。”

  “不急,来日方长。等你到了出山门那一天,那个时候天高海阔,我还等着你大放光彩的一天。”达叔拍拍正川哥的肩膀。

  正川哥郑重的点点头,然后我们师徒三人才继续前行...只是走到小门前的时候,我又一把被那个达叔拉住了。

  接着,一卷带着体温的钞票塞进了我的手里,达叔依旧是那个憨厚的神态,对我说到:“拿进去买点儿新鲜玩意儿什么的。”

  干嘛这么好?我疑惑着,却来不及看一眼手里的钞票,也来不及推脱还给达叔,已经被师父拉进了门。

  接着,那个一直站在门口的人,就一下子关上了大门!我低头一看,手上的那卷钞票,全是百元大钞,那么一卷,怕是有1000块钱那么多了。

  我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儿,这么多?这简直是我生平所见的巨款啊!

  我忍不住拉了一下师父的衣角,师父却看都不看一眼,对我说到:“你拿着吧,老达的心意而已。”

  “他干嘛对我这么好?”我有些不解,难道真的是被我的英雄气概所折服了?

  但是,下一刻我抬头却是被眼前的情形所折服了...我没有想到这个木围墙之后是那么大,那个木围墙围住了起码方圆五里的地儿,在这么大片地方,却一点儿都不觉得宽阔,反而是显得很拥挤。

  只因为在这片空地之上,整齐却是密密麻麻的搭着很多的木头屋子。

  在木头屋子之间是一条条整齐的街道...在其中有一条巨大的街道,一直延伸到中央的区域,然后在那里有个十字路口。

  把这一片地区的小木屋分成了四个区域。

  如果是这样,也说不上是拥挤,只因为在这里,无论大街小巷,都有着许多的人,我估计怕是有几千人?

  而五色光芒则是因为小木屋前面挂着的巨大而明亮的灯笼发出来的...因为灯笼被弄成了各种颜色,所以才发出了各色的光芒。

  我被这样的地方惊呆了,已经不知道怎样去移动脚步了。

  在这时,却传来了师父的声音:“这只是一个特殊的市场罢了,虽然不是特别针对修者的鬼市,但也颇有名声。不用吃惊,这样的市场,世界各地都有,不少!”

(今天就这四千字的大章一章,实在状态一般般,昨天就写的不是很满意,思考之下,只能当一个聪明知进退の男子,不要太崇拜我的理智。我怕我一个冲动....嗯,不要承诺,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