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一章 店铺

第七十一章 店铺

  还世界各地都有?

  在那些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经让我看花了眼,我也不知道这个市场上具体卖一些什么?但只是觉得热闹好玩儿。

  师父这句话多少让我从一开始的好了不起的心情,变得稍微平静了一些。

  只不过我还是有心的听见了一句话,那就是师父那一句世界各地都有。

  我在那个时候就算再二,心里再不想事儿,也是明白这个市场不简单的,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神秘气息。

  却完全没想到师父会给我轻描淡写的来一句,这个市场存在于世界上很多地方!世界有多大?那不仅仅是华夏,那有许多的国家,都有吗?

  那是什么样的巨大手笔?

  师父已经牵着我开始朝着市场前行了,而我兀自还傻愣愣的在脑中想着这事儿,心中却是想,不然等我长大了,去到那世界各地的市场都去看一看?

  这是记忆中的神奇,在多少年以后,我对这世间是否还存在除了我们师徒三人以外的修者,是否真的存在着一个修者的‘江湖’,这个事情感觉绝望的时候,我总会想起这样一个市场。

  存在即是合理,天道轮回之中,也是在不停的淘汰与创造,让世界焕发着另外一种交替的生机...那么,现在存在的这样一个市场,肯定就是有需要的人群。

  这样的人群一定不是普通人,应该是各种神秘的人吧?我这样想!

  只是可笑的是,我小时候,还想着要去世界各地的市场去看一看,长大了,却连这个记忆中的市场在哪里都不知道。

  我试图窜起一切线索去寻找过,但是根本就没有结果。

  很难忘记那个达叔给正川哥说的话,期待着他出山,想看他绽放光彩,但是他是要去到哪里绽放光彩?从我被逐出师门以后,是否就已经注定和正川哥的生活完全是两个走向,我或许没经历这场莫名其妙的‘猫妖’事件,就是平凡庸碌的过一生,而正川哥.....会绽放光彩的吧?

  记忆中,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师父牵进市场的,在东南西北四个面中,他选择了西面,就是我们进门的左手方。

  这里的人群相对于其它地方的人群要少一些,只不过每个人好像身上的行李都不小,都像我们这样背着大大的包裹。

  在这个时候,我还沉浸在自己各式各样的想法当中,却听见正川哥说:“师父,等一下办完事儿了,我带老三去东边儿逛一逛吧?在山上的日子也够苦的,给他买点儿新鲜玩意儿,吃点儿新鲜东西吧。这也费不了什么钱?”

  师父沉吟着,似乎是在考虑。

  而我却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在山上过的日子是清苦,点点零食就是最奢侈的享受,正川哥求师父给我买东西,还带我吃东西,还是新鲜玩意儿那种,我马上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刚想也一起求师父,但脑海中一下子闪过一个念头,几乎是未加考虑的就脱口而出:“师父,你说世界各地都有这样的市场?那是不是都是那个张老板开的啊?”

  是的,我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什么张老板,只因为达叔和那个守门的恭敬的态度,让我对他印象颇深,认为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只是,之前的想法太局限了,潜意识里并不认为开遍世界各地的市场会是一个人开的。

  之所以这么问师父,也纯粹的是因为灵光一闪。

  我以为师父会否认我的答案,却不想师父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说到:“大概世界各地的这种市场都是他的吧。”

  “那师父,你见过他吗?”我心里非常惊叹,一边问,一边两个眼睛不停的朝着两边瞅着,发现这个什么西边儿可有够无聊的,全是那种大大的,由几间小木屋连成的大店铺样子的房子。

  房子上也没有牌匾,只是悬挂在房前的灯笼颜色各有不同。

  然后在门前有一个大大的木头柜台,就像那种古代电视剧里,客栈啊什么的柜台。

  只不过柜台上面什么东西也没有摆,只是有一个或者几个人坐在那里,也是一副悠闲的模样...根本就不像做生意的,也不揽客。

  但就算这样,还是有不少人在这些奇怪的店子里进进出出,每当这个时候,这些坐在柜台前的人才会起身迎接一下。

  这是在干嘛啊?我东张西望,这里几乎全是这样。

  “我自然没有见过他,这种事情也是讲究缘分的。不过,倒也是个有能量的人。”师父只是这么简单评价了一句。

  让我一下子才想起我还问了这个问题。

  不过,我也快被这个市场的无聊给‘打败’了,看起来热热闹闹的地方,竟然是这么一副模样,新鲜的东西呢?好吃的东西呢?都没有,我撇了撇嘴,然后被正川哥看见,好笑的戳了一下我的脸蛋儿。

  我对着他‘怒目而视’,却是想要问他,这些店铺到底是干嘛的啊?毕竟师父这个家伙,问他问题多了,他就开始不靠谱了。

  他的思维又跳跃,说不定就要开始左顾而言他什么的...却不想,我刚想问,师父却是在一家店铺前停着了脚步,大概看了一眼屋前挂着的绿色灯笼,说了一句:“是了,是这家了。”

  然后就直接牵着我进了店铺,而正川哥却是一副早已料到的神情,也跟着进了店铺。

  这个店铺和其它的店铺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坐在柜台前的却是一个干瘦的小老儿,见我师父进来了,他还是客气而礼数周到的,完全不像有些店铺的人,好像对于进来的人都是疏淡的。

  “云师傅,三年未曾见你了。”那小老儿虽然干瘦,但声音却是好听的,像一个充满了威严的老者,说一口正宗的官话,有些拿捏强调的样子。

  “三年不见,我不也是找到这里了吗?哈哈...”师父笑了几声,放下了身上的大包袱。

  我早就也背累了,跟着把身上的东西也放了下来,趴在大包裹上像条小狗儿似的一边喘气一边吐舌头。

  相比于我,正川哥就显得沉稳许多,甚至也没有了平日里那懒洋洋的姿态,脊背挺的笔直,就站在师父的身后,配合他那好看的样子,淡定稳重的表情,直叫人想夸赞,好一个小伙子。

  “正凌。”师父微微仰头,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那姿态颇为清高,庄重....连说话的腔调也变得和山上那猥琐样儿完全不一样了,倒真的像一个高人。

  我的舌头还伸着,忽然看见师父和正川哥俩人,一个比一个装的厉害,弄得我吐着舌头,伸也不是,缩也不是,有一种被这两个人联合起来捉弄了的感觉,我在山上不就是如此吗?只要一累了,热了,就会跟条小狗似的趴在正殿的长廊前喘气,正川哥偶尔也会这样,和我一大一小的趴着,同时吐气。

  师父更加不顾形象,那样儿那事情简直‘磬书难尽’,我也不想回忆了。

  如今....我心里虽然一直在抱怨,但也知道师父是在提醒我,赶紧的站起来,也是装模作样的站好。

  那小老儿不像是多嘴的样子,师父却是微笑着,端着他那高人的姿态解释了一句:“新收小徒,还颇为顽劣。见笑了。”

  我都在山门三年了,怎么就是新收的小徒了?我心里不服气,却是被正川哥很自然的拉到了他的身边,手微微用力的摁在我肩膀上,似乎是在阻止我说话。

  我只能沉默。

  那小老儿却是客气了一句:“哪里,哪里。”然后一扬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态,对师父说到:“既然云师傅三年都未曾现身,想必现在也已存下了不少东西,就进来谈吧。小王,小李...”

  他呼唤了一声儿,从挂着大布帘的后屋之中就走出了那个健壮的青年,帮着我们扛起了地上的行李。

  而师父却是一抱拳,然后带着我和正川哥一掀那个大布帘,走入了那被布帘遮挡着的后屋。

  在后屋之中,有着一张小几,两张凳子。

  在小几之上放着一个铜制的精美小炉子,此刻正在袅袅的升腾着烟雾,熏的整个屋子都充满了一种异香。

  除此之外,再无它物...而且这间房间也很小,显然这是一间被分隔出来的屋子。

  师父在一张凳子上坐了,而那个小老儿也是在另一张凳子上坐了。

  正川哥则是站在了师父的身后,生怕我不懂规矩,也是一把把我拉到了他的身边,同样是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微微用力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是在防备什么。

  我心里不爽,却也总是感觉那个小老儿的目光时不时的瞟向我,连那个什么小王,小李也是会悄悄的打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