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二章 黄精

第七十二章 黄精

  我被他们看的有些莫名其妙,就算正川哥摁着我,我也想说些什么了。

  但是,那小老儿却好像不给我机会,此刻若无其事的叫那个小王和小李去上茶给师父了。

  至于师父好像什么都没察觉到一般,依旧是和那个小老儿谈笑风生,话题则是那熏香,说是上好的龙涎香什么的。

  这样,弄得我也不好插话。

  不过,实话实说,这个什么熏香真的是非常好闻的,而这个时候那个小老儿却是再也没有打量我了。

  说话间,那个小李和小王已经端了两杯茶上来,自然是没有我和师兄的份儿。

  可我也不稀罕喝什么茶,倒是师父那个家伙又是拿腔作调的品了一口,然后又开始不着痕迹的赞叹了一句:“不错,上好的明前茶,这清香之中带着一种远山雾雨的意境。”

  我忍不住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喝茶还能喝出一个意境?那么好喝的可乐又是什么意境?那玩意儿在上山以后太奢侈,我就喝过几次。

  结果,却被正川哥不着痕迹的掰正了脑袋。

  这两人在这样装腔作势的客套了一番以后,终于说到了正题,是那小老儿开口的,他端着茶杯装作是不经意的说到:“之前就曾说过,三年的时间,云师傅手里一定累积了不少东西,真是让人值得期待。每一年入市的这一个月,小店都会来参一份子,和云师傅说起来也是非常牢固的买卖关系了...所以,小老儿就斗胆问一句了,云师傅这一次带来的药材可有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听到这里,我总算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这里的店铺都没有任何的东西卖?原来是收东西的地方啊。

  就跟我小时候离厂矿的废品收购站是一个道理吧?我妈老去卖废品来着。

  我自然不能说我们在山上得的东西是废品,但我见识有限,也只能联想到这个。

  原来师父是来卖东西的啊,只是不懂他和正川哥都拿腔作势的干嘛?

  师父自然是不会知道我心中所想,面对小老儿的问题,师父不动声色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淡然的说到:“师门这些年来,都是我负责来这市场。想必,杨老也是知道我的性格的,不会说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只不过药材的生长年份还是可以保证的。也就这句话吧...至于寻常还是不寻常,杨老来被委派到这里做生意,一双火眼金睛谁又不知?还是按照规矩,自己验货给价吧。哈哈...”

  “哈哈哈..云师傅真是说笑了,只要是那天然生长的,就没有不珍贵的!何况还是有年份的东西?人工自然也是培育一些东西,但相比有天然生长的药草,少了那份儿灵气,不堪大用!不是模仿什么环境,就真的能造出什么药来。既然云师傅这样说,小老儿这也就不客气了,请问,这哪一包?”那杨老从眉间眼角都能看到喜色,在得到我师父首肯以后,谦虚了几句,就开始迫不及待的要看看草药了。

  我只是很奇怪,我们师门就三个人,师父好像说的我们师门很大似的,他还来跑市场什么的?至于吗?他不跑,难道是我和正川哥跑啊?

  另外,闲暇时候去采的草药什么的,我从来也不认为是多值钱的东西?这个杨老什么的,至于那么激动吗?

  他要给我一瓶可乐,我就去给弄一大捧来,师父师兄带我去的地儿,这些草药可不是多么?

  但我还不会傻到说这些话,这不是影响我师父做生意吗?就像我妈带我去卖个废品,也会叮嘱我别多嘴,卖了废品给我买这买那。

  在这个时候,杨老儿已经打开了装着草药的那个大包。

  而这些草药早就被师父和师兄平日里晾晒干净,和山上的菌子一起分门别类的装好了。

  那杨老儿带着惊奇期待的眼神把大行李包中的小包一一打开,每打开一样,他都会细细的看,闻,甚至品尝一下,接着就是赞不绝口。

  甚至连那些山菌他也要,他说:“这种野生的菌子,如今这世道儿可不是好弄的,那是有钱人才讲究的东西,就是为了一个野生。价钱还不错。”

  师父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品着茶任凭他一一检查。

  到最后,那杨老儿已经是眉开眼笑了,我站的累了,直想对这个乐不可支的小老儿翻白眼。

  至于吗?快点儿弄完了事儿吧。

  大概这样过了一个小时,杨老儿才把这口袋里的东西几乎检查完了,在这期间,师父的茶都换了一杯了。

  他坐着品茶闻香的,倒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就是苦了我,早就累翻了,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累!我是个闲不住的...

  但那杨老儿却丝毫没有结束的意思,反而是从那个大包里掏出最后两个木头盒子,神色变得郑重起来。

  木头盒子很漂亮,但我却是知道,那是正川哥闲来无事自己做的,他有一双巧手,木头盒子被他雕花刻水的,弄得很是有那么一些意思,比起师父那绣在书包上歪歪扭扭的学习雷锋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我都怀疑为了描绘阵法而学习的功底,正川哥都用在这些上面了。

  不过说到底不就是木头盒子吗?这小老儿至于激动?

  可是杨老儿却是没有打开木头盒子,反而是双手有些颤抖的捧着其中一个木头盒子,抬头对师父说到:“云师傅,咱们生意你来我往的也算做了那么些年了,如今,我算是又看见了木盒了!这意味着是真有不同寻常的好东西了。”

  “嘿嘿,好说,好说。”师父放下茶杯,语气眼神皆平常。

  但是杨老儿却是激动的打开了盒子,在这过程中,他因为激动的控制不住双手,差点儿就打不开盒子,小王和小李想来帮忙,却是被他拒绝了。

  我暗暗的长呼了一口气,简直是不耐烦,好在过程虽然‘搞笑’了点儿,但是盒子终究还是被他打开了。

  盒子中垫着黄丝布,搞的就真相那么回事儿一般,然后里面却是一块儿丑不拉几的东西占据了全部的空间。

  像好些干芋头扭在了一起!上面布满了结疤痕,一个个小圆盘儿似的,还有密密麻麻的圈文儿,个头非常大,小箱子一般的盒子机会被这东西给填满了。

  师父就在盒子里装这个?

  我无奈了,这生意还能值个好价钱吗?这是什么?反正我很熟悉,不过是黄精而已!

  山上的生活没有水果可以吃,师父常常就煮一块儿黄精让我吃了,好吃是好吃的,吃多了也就腻了!我都不稀罕的玩意儿,师父竟然拿来卖钱。

  当然,装载盒子里的黄精是熟黄精,我平日里当水果吃的,是新鲜的。

  师父弄黄精非常讲究方法,所谓熟黄精都是九蒸九晒才算真正弄好,没一个过程都一丝不苟!

  如此下来,这黄精也缩水了不少,不然新鲜的,不能是这个盒子所能装下来的。

  “不过,这么大个儿的也少见!就算卖个重量钱吧,幸好师父没说给我煮着吃了。”我在心里暗暗评价了一句。

  而杨老儿却像是已经疯了,眼睛都红了,小心翼翼的将这块儿黄精抱在怀里,反复的摸了又摸,闻了又闻,那样子我觉得恨不得舔两口才过瘾似的。

  接着,他念念有词的在黄精上看着,像是在数数什么的,我那个急躁啊。

  师父却是不紧不慢的咂着杯中的茶,眼睛都没有看向那边,想是又去体会那远山雨雾的意境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整个小木屋里才回荡着杨老儿状若疯狂的激动声音,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师父,收到:“这...这黄精我没细算,但三百年的年份是跑不了了,云..云师傅,这真是拿出卖的?”

  “不卖何必辛苦的弄下山来着?”师父反问了他一句。

  “黄精最是补精气,野生几年份的都是很好的东西了,这三百年分以上的...”杨老头儿激动着,像是在疯狂的盘算着,自己口中也是念念有词:“我们药草世家,多年传承总是想方设法的保住,不曾断过!可是震族之宝中的那颗黄精也不足五百年份,今天竟然...哈哈哈...这真是,真是!”

  我很诧异,敢情这黄精真的值钱?

  那另外一个盒子里面又是什么来着?这杨老儿会不会又一次疯狂?弄得我也有些好奇起来了。

仐三说:
好了,今天的更新完毕了,建议大家去挑选一些真正的野黄精来泡酒,每天一小杯,身体倍儿棒!当然要注意运动,不要学习我这种反面例子。我真是一个惆怅的男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