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六章 鬼猴

第七十六章 鬼猴

  那枚银币被我保留了。

  我很是奇怪,在我那么皮的年纪,我竟然能留住一枚银币,并一直跟着我辗转,直到我最后的岁月。

  我常常把玩那枚银币,在那么多年以后,银币在背我一次次的把玩间,变得光亮无比,但上面的花纹却依旧清晰。

  不过,那花纹却是很怪异。

  正面是一片云雾状的东西,在云雾之间是一个男人的背影,只是一个银币上雕刻的背影而已,看久了却感觉五味陈杂,说不清楚对这个背影的感觉,就像是既觉得平淡,又觉得不凡,既觉得可以靠近,又觉得相隔距离何止天堑?....

  总之,每一种感觉都是矛盾的碰撞,很奇特的一个背影。

  而反面则是简单的雕刻了一把小刀,又奇异的形成了一个1字,周围刻着六个简单的小字,张氏元年铸造。

  由此,可以判断出一件儿简单的小事,那就是这个背影很可能就是那个神秘的张老板。

  这是,我唯一少年时期没有见过,只是听闻过一次,就印象无比深刻的一个人。

  也许,也和常常把玩银币有关系吧?

  我好像在平铺的记忆中,能够模糊的想起,我为什么能把这枚银币保留如此之久,是因为它顺便被我放进了装着小渣毛的香囊。

  我曾经觉得或许只有很重要的东西,能够装进那个香囊,小渣留给我的唯一纪念,曾经救我命的师父的符号(后来送给了辛夷),再到这枚好像是正川哥无心之举的银币。

  但是,无心之举,怎么给我那么大笔钱留作纪念?还在山上日子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可惜,那时年少,倒真的不会想太多。

  后来,小渣的狗毛被‘心灵手巧’的正川哥给我做成了一窜挂饰,他说这样也省的我挂着一个脏兮兮的香囊到处乱跑,狗毛也不会遗失。

  再后来,它就变成了我的钥匙扣...只有银币,它就那么奇异的跟随着我吧?被放在房间,接着在被逐出山门的时候,又做为一段特殊的回忆带在了身上。

  回看自己的记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会有不同的感觉和让人‘惊喜’的发现,只是当时不可能再回来,也只是当时已经惘然。

  在那一日,吃饱喝足,在‘天堂’游荡了一圈的我,就这样被正川哥带到了师父所说的‘中心广场’。

  说是中心广场,也不过就是十字路口的交汇处。

  那里没有什么特别,就是有一个巨大的木棚子搭在其中,这个木棚子是整个市场唯一的一个茶馆。

  名字非常怪异,就叫做有家茶馆。

  任何一个区的人流都没有这个中心广场的人多,在这里的人终于让我感觉到了一丝江湖的意味。

  因为,在这里我终于不再是看见来来往往的普通人,而是看见了一些特别的人,就比如和师父一样穿着道袍的人,也有和尚,也有穿着比较不同寻常,像穿着古装的人,另外好像还有少数民族?

  谁知道?反正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个民族的?

  不过,这些人也只是中心广场的人流之中的极少数人,虽然给了我一丝江湖的意味,但也算不上太奇怪。

  我也只是悄悄的,好奇的打量一阵儿,就被正川哥牵着走了,他跟我说,绕着中心广场走一圈儿了吧,找找师父在什么地方。

  在这个地方,我明显的感觉到有很多人在打量我了,但也没有什么太具体的事情发生,大多数也只是打量了一阵儿,就没有兴趣的把脸转到了一旁,只有几个好像要确定什么事儿一般的,跟着我们走了好长的距离,但也离开了。

  在这过程中,我明显的感觉到正川哥的手渐渐变得湿漉漉的,那是因为紧张才会出汗吧?

  果然,走了快接近一圈儿的时候,正川哥开始小声的对我说到:“老三啊,我们还是那个茶馆坐一会儿吧?”

  “师父会不会找不到我们?”我并不是太在乎去不去坐一会儿这件事情,只是担心师父找不到我们。

  “不会的。难道你没发现很多人盯着你吗?还是去坐着的好。之前,在东区的时候,也有人盯着你。”正川哥的声音越发小声,几乎被嘈杂的人流淹没。

  但好在我耳聪目明的,也算听见了正川哥说什么?

  由于是在中心广场,此时我们也是停留在那个比较神秘的北区,至于南区在有家茶馆的背后,从一路和正川哥的对话中,我也知道了,那个所谓的南区,就是人们口中的第四区。

  第一二区,就是我们之前去过的东西两区,第三区就是这个北区。

  因为和正川哥商量的话,我们走到这里也就停下了脚步,正川哥望了一眼那个有家茶馆,就一咬牙带着我朝着那个茶馆走去。

  却是在这时,一个全身上下穿着黑衣的人匆匆的从北区跑了出来,左顾右盼之间,竟然径直的朝着我和正川哥跑来。

  正川哥不欲惹事,牵着我立刻闪到了一边儿,我感觉他的手越发的湿漉漉的,好像更加的紧张了。

  师父之前叮嘱过正川哥要低调隐忍,正川哥也是这样做的...分明如此‘识趣’了,却不想那个人却还是一头朝着我们撞来。

  在熙熙攘攘有些拥挤的人群当中,我们已经是躲闪不及。

  正川哥还好,我是被撞了一个正着,在淬不及防当中,和正川哥牵着的手差点儿滑脱,正川哥低呼了一声,在这个时候好像反应速度爆发了一般,一下子拉住了我的衣服,这才让我们没被这人群冲散。

  等一下找起来可麻烦了。

  那个人撞了我也不道歉,等我被正川哥扶着爬起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我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包着一张黑色的头巾,头巾之下,是一张黑纱,遮住了整张脸。

  黑纱半透明,似乎能看到他样子的轮廓,却又一点儿也不看不分明。

  正川哥紧紧的抓着我,分明冲撞我们的是别人,但是正川哥却是拉着我转身就朝着茶馆走去。

  却不想那个人却如同一条滑腻的泥鳅一般,在如此拥挤的人潮当中,也能快速的前行,并且准确的再次站在了我们的前方。

  “你?”正川哥也不过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忍让到如此的地步也算不容易了,看见那个人一再的纠缠,原本就有些紧张的正川哥忍不住脾气也上来了。

  但到底记着师父的叮嘱,这一个‘你’字也并没有十分的愤怒,还算是在正常范围以内。

  “嘎嘎嘎。”面对正川哥的愤怒,那个人却是笑了,我从来没有发现原来还有人能够笑的如此难听的,真的就和一只鸭子没有多大的区别。

  我和正川哥都忍耐着这个人的笑声,正川哥皱起了眉头,而我却是面无表情。

  面无表情只有我最亲近的人知道,那是我真的开始生气了。

  好在这个笑声没有持续到我和正川哥耐心的极限,这个人笑够了以后,还算是礼貌的一抱拳,对着我和正川哥说了一句:“相逢即是有缘,说明我和两位小兄弟有缘啊。”

  他的声音也不好听,就是唐老鸭在说话似的,但是又没有唐老鸭声音中那种可爱的喜感,听起来就觉怪异了,只不过比起他的笑声,他的声音还算能够让人忍耐。

  “有何贵干?”尽管已经是极度不耐烦,正川哥还是维持着最基本的礼貌,既然别人也没有不客气,我们也不会因为之前的事情故意挑衅。

  “我说过我和两位小兄弟有缘?所以卖一样好东西给你们,好不好?”那个人这样说到,黑纱下的脸好像在笑,却又让人看不分明,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对不起,我们不需要,也没有钱。另外,还有事情,就此告辞了。”这么一个怪异的人,正川哥怎么可能和他纠缠?拉着我再次转身就走。

  可是,这个人就和阴魂不散一般的再次站在了我们前面。

  这一次,正川哥是真的愤怒了,呼吸的声音都变得粗重了一些,而我打量着那个人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冰冷了。

  他却和没感觉到一般,往背后一拉,拉过了一个桶装的背包,显然包里是装着活物,还在不停的扭动,头部应该是露在背包外头,也是盖着一层黑纱,让人看不出来那是什么?

  “真的不要看看吗?小兄弟,我看你正是喜欢宠物的年纪,我卖一只猴子给你好不好?”说话的时候,他还伸手欲在我脸上捏一把。

  可是,被我下意识的躲开了,他也不恼,而是炫耀般的举了一下他的背包。

  “我们不要!”正川哥再次拉着我就走。

  “真的不要吗?我这只可是独一无二的猴子,叫做——鬼猴。”那个人这次没有再挡在我们前面,而是追在我们后面,这样说了一句。

  鬼猴?我简直闻所未闻,还有这种猴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人也正好掀开了黑纱。

  我一下子看到了那只所谓鬼猴的脸,一下子吓得惊呼出声!

(好了,四更完毕,不欠债的,可以伸展了自己,好好的睡一个了。睡觉什么的,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