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七章 怒火

第七十七章 怒火

  从小渣以后,我不是很喜欢小动物了。

  第一,是因为小渣完全走近了我的内心,让我已经容不下我还能有所谓别的宠物存在,我不愿意接受,让任何宠物可以替代小渣的位置。

  第二,则是因为和宠物之间,可能终将会面临一场离别,太伤了。如果一定要这样,我情愿不要开始。

  我不明白年少的我为何会有那么深沉的心思,但的确就是这样想的。

  所以,因为这种‘不喜欢’让我不可能再去买一个什么宠物。

  但不代表我从内心不喜欢小动物。

  鬼猴这种称呼自然会引起我的好奇心,我回头那是自然,可我没有想到我会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张脸,完全超出了我想象的范畴,如果可以选择,我情愿那一次我从来没有回头过!

  那的确还是一只猴子,而且从个头上来看,也的确还是一只幼猴。

  但是它长着纯黑色的发毛,却是不柔顺,而是如同刺猬一般的支楞着,在纱布被掀开以后,这些毛发就立了起来,显得它的整个脑袋很大。

  脸上却是诡异的呈一种青黑色,细看之下好像有细细密密的鳞片儿。

  它的鼻孔比一般猴子的鼻孔都要大,却是没有任何鼻梁的概念,就像贴在脸上的两个洞。

  嘴很大,嘴唇薄,以至于保不住它那满口的尖牙,只因为它的牙口看起来根本就不像一只猴子,而是像一个凶猛的野兽,就比如狼,比如熊!可是狼和熊的幼崽都是可爱的,哪有如此的狰狞的牙口?

  最恐怖的是这只所谓鬼猴的眼睛,深深深黑,就像两潭深不见底的寒泉,只是对视了一眼,我就仿佛看见好像有无数人在它的眼中呼号,惨叫。

  再看时,就觉得这只猴子仿佛是在狞笑,这双明明黑到恐怖的眼睛,仿若泛起了红色的凶光,而下一刻好像它就会挣脱这个包的束缚,然后朝着我恶狠狠的扑来。

  所以,就是这么短短的对视,我就被吓的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嘎嘎嘎...”见我看到了那只鬼猴,那个可恶的黑衣人开始低声的笑了起来,他的笑声一样的刺耳,只不过比起之前那个笑声,还多了几分阴沉的味道,显得更加的难听。

  “你要做什么?”正川哥一下子转身,终于是怒了。

  而我却是在这么一瞬间,好像被那只鬼猴冰冷的双眼给‘冻’住了,有一种灵魂发冷,整个身体都不能动弹的感觉。

  那只鬼猴忽然有了表情,冲着我呲牙咧嘴,张开的血盆大口,好像想要迫不及待的吞噬我。

  按说,这个时候我应该有个反应,至少应该感觉到畏惧,可是我没有,我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呆滞,就连那个笑声,正川哥的怒吼,周围忽然有些不明意味,饶有兴趣,停下来窃窃议论的人的声音,我都听不清楚了。

  我的眼中只有那鬼猴那双黑漆如墨的双眼,我看到在那里面藏着一个‘地狱’,在其中阴风呼号,有好多被囚禁的人,在无望的呐喊。

  从他们的呐喊中,一股股带着绝望的怨气在升腾,而这股气息带着阴冷的气场,压迫着我,左右着我的思维,让我陷入了这种呆滞。

  “过来,过来...”有声音在呼喊着我,我不自觉的移动着脚步,明知那是地狱,却还是无奈的被左右着朝前走去。

  我感觉到正川在喊着什么,在拉着我...我也感觉到周围有无数道目光也落在了这边,分不清楚目光中的深意,但却觉得身边那个现实的世界离我越来越远。

  “过来,告诉我你是谁?”那个声音还在不停的牵引着我,在询问着我是谁?

  我?我是谁?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竟然开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然后很快想出了答案,开始一边朝着那边走去,一边忍不住喃喃自语的说到:“我,我是叶...”

  我下意识的开始说着答案,却是在那个时候,看见了鬼猴那漆黑如墨的双眸深处,闪烁着一丝人性化的轻蔑和完全可以把我戏弄于鼓掌的笃定。

  不知道为什么,那丝轻蔑和笃定好像一下子刺激到了我,一种我活到13年从未有过的愤怒,一下子席卷了我。

  一个莫名的想法,也不知道从哪儿就窜到了我脑海的深处,一直在我的脑中如同洪钟大吕一般响彻。

  “笑话,一只区区鬼猴,竟让想控制于我?!”

  “笑话,一只区区鬼猴...”

  “笑话,一只...”

  这个声音反复的重复着,一次比一次响亮,把我的脑袋震的生疼,也同时如同最浓烈的烈油,投掷到了我心中的那股怒火之中,让我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终于是‘腾’的一声完全的爆发了出来。

  在这个时候,我一下子摆脱了鬼猴的控制,现实的世界瞬间就恢复了。

  我听见正川哥在怒吼,你不要逼我在这里和你动手....但说话间手已经朝着身后的黄色布包摸去。

  也听见了周围人群压抑的议论声,但是在嘈杂的人声当中,这些议论声是那么的杂乱,我根本就听不清楚具体在说些什么?

  可是,我不关心这些,我的脑子就像不是自己的,而是被那股怒火控制着,下意识的就吼到:“笑话,一只...”

  说话间,我的一只手前伸,我很清楚我要开始掐动一个怪异的手势,在那一瞬间,我甚至看见了鬼猴的畏惧。

  却在这个时候,一个更加宏亮的声音一下子压过了我的声音:“你是驭兽一族的哪一脉?看起来走的不是正路啊?”

  在这个声音响起的同时,我伸出的手一下子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拉住,牵了回来,握在了手里。

  同时我的肩膀被另外一只大手轻轻的一拍,然后顺着我的背,按照一定位置,‘诡异’却也流畅的拍了几下,在拍的同时,我感觉到那手掌拍过我背那些地方的同时,一只手指也同时快速的勾勒出了一个个符号在同样的地方。

  我感觉到从丹田传来一股力量,仿佛最温和的水流,一下子压住了我的爆发而出的力量和怒火,让我瞬间平静了下来,但也感觉瞬间被束缚了一般。

  “师父...”我的身旁响起了正川哥惊喜的声音。

  而我从那只大手拉住我的同时,就知道来的人是师父了。所以,在愤怒之下,我也半分没有挣扎。

  师父却不答正川哥的话,而是冲着那只鬼猴大吼了一声:“呔,兀那畜生,还想迷惑于人吗?”

  师父的声音如同滚滚的春雷,虽然不是尖锐的刺耳,却无比浑厚的从这个中心广场的上空滚过....那只猴儿一下子被惊到,开始拼命的挣扎,发出了刺耳的尖叫,那突兀的尖牙更显狰狞!

  我虽然清醒了,却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师父拉着暂时不能动,也不能说话...而在这个时候,我却莫名的感觉到了师父充满了怒火,竟然不依不饶的拉着我前行了一大步,继续吼了一声:“是欺我师门无人,趁我不在,辱我徒儿,甚至想要吞噬我徒儿吗?”

  说话间,我师父的气势越发的强大,在如同滚滚春雷的声音之下,那气势却如同一座冲天的山岳一下子拔地而起,就快要刺破苍穹一般。

  那鬼猴如何能承受我师父这般气势?一下子惊吓,惊慌的全身颤抖,更加卖力的挣扎,感觉随手都要冲出黑衣人拼命抱住它的双臂。

  甚至在黑衣人的脸上挠了一道长长的血口....抓破了黑衣人蒙面的纱布,露出了一个大口子,可以隐约看见那黑衣人一点点长相,却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阴沉猥琐,反而是露出的部分有一些英俊,然后留着一抹修剪整齐的胡子。

  但鲜血也很快染红了那一层蒙面的纱布!

  到最后黑衣人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用怀里掏出了一个什么东西,一下子扔进那个鬼猴的嘴里,那鬼猴才安静了下来。

  黑衣人一把把鬼猴装进了他那个桶型的布包之类,恨恨的看了一眼我们师徒三人,转身就要离去。

  师父却是在我背上猛拍了一把,我感觉之前我还不能说话,也不能自主行动的身体一下子就像被松了绑似的,我‘哇’的一声剧烈咳嗽了一声,师父却是抚着我的背,小声的问到:“清醒了吗?幸好我来的及时。”

  我心中疑惑,明明是在师父来之前我就清醒了啊?!

  可是,师父却不给我这个说话的机会,转过头,严肃的看了一眼正川哥,正川哥赶紧走上前来牵住了我,把我紧紧的拉着,生怕再出什么事儿?

  而师父却是脚下如同生风一般,几步上前,一下子就拦在了那个黑衣人的前面,说到:“你对我小徒意图不轨,这样就想走?”

  我心中高呼了一声痛快,之前那黑衣人三番两次的拦在了我和正川哥的身前,这一次却是被师父给还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