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八章 白袍

第七十八章 白袍

  被师父拦住,那个黑衣人不得不停下脚步。

  尽管黑纱被抓破,但毕竟遮挡住了大部分的脸,依旧是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只是听见他说:“不要逼人太甚,这个市场可是不准动手的。”

  “笑话,就许你对我徒弟下手,不许我对你下手?逼你又是如何?我敢出手就没有想过后果。”师父步步紧逼,脸上的神情也看不出喜怒,但能感觉到心中那升腾的怒火。

  我的心中微微感觉到温暖,其实心知肚明,师父虽然对我和正川哥严厉,但只要是我们有理的事情,他总是会不遗余力的护着我们。

  之前,也只是听闻正川哥说起师父护着他的一些琐事,没想到如今也是亲身经历。

  而且师父还是那种特别不怕事儿大的人,既然敢做就绝无退缩的意思,市场的规矩也压不住他。

  “我没有对你徒弟下手,我只是想卖一只鬼猴给他,你有什么证据.....”那黑衣人知道师父不打算这件事情善了,开始大声的争辩起来。

  那声音大的半个中心广场的人都能听见。

  说起来他的道理也勉强算说的通,至少他一定要咬住是这么一回事儿,还真的不好辩驳。

  正川哥的脸上稍微出现一些怒气,小声对我说到:“他这样大声,必定是想引起管理这个市场的部分人注意。”

  我沉默,心中也是愤怒,有的人就是如此,喜欢利用规则的‘漏洞’,去做一些有利于自己的事情,再事后诡辩,让人吃了哑巴亏,还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可是,面对这个黑衣人的辩解,师父连听完他说的耐心都没有,直接上前一步,那脚我都没有怎么看清楚怎么踢出去的,那黑人就被师父一脚踢的趴在了地上。

  “少和我讲这些,没用!我看见的就是你伤害了我徒弟!要怎么斗,随你。不把你打掉几颗牙,难解我心中怒气。”说话间,师父上前,又是一脚。

  黑衣人被师父一脚踢的身体从地上弹跳起来,又再次重重的落地。

  却是把那个有鬼猴的包抱在身前,从面纱的缝隙中看出他的眼神恨恨的。

  但师父根本就是无视他,上前,一把扯住他的衣襟,黑衣人想要挣扎,却是被师父几拳又落在了胸腹间,痛的他闷哼了几声,弯腰就像一只被煮熟的虾米。

  “好!”我和正川哥都忍不住叫了一声。

  对于这种人,师父根本就不屑和他掰扯什么道理,强硬的态度就是最好的答案和回击...而师父既然能教我武家拳,自己必定也是一个高手,虽然是一个老年人了,但出手之间,风采依旧。

  就是凭这两点,也值得我和正川哥叫好一声!更何况,我是真切的体会到了师父的庇护,痛快解气之间,心中又有一种宁静的安然和安全感。

  面对我和正川哥的叫好,师父转头瞪了我们一眼,在这个时候,因为这场‘纠纷’,在中心广场的这一片地儿,已经聚拢了好些人在看这场‘热闹’,有指指点点议论的,但大多都是沉默着,意味不明。

  我注意到之前我看见的那些衣着‘另类’的人,也有好几个夹杂在其中,对这场‘热闹’表现出了足够的耐心。

  因为这样被注意了,我们还叫好,这行为实在不够低调,师父才会瞪我们一眼...可是,想起师父这种顶天立地,毫不畏惧的气概,做徒弟的还怕什么?想着这些自豪,我不由得挺了挺胸,觉得自己在师父的感染之下,也成为了一个‘盖世英雄’。

  师父拿我和正川哥无奈,也不想管我们,在打了黑衣人几拳以后,又是一个侧身,一脚如风一般的踢出,那个黑衣人身体不受控制的连连后退,撞到了好几个人以后,再一次的摔倒在地上。

  “你要如何?不要逼我。”他这个时候说话,嗓音反而奇特的正常了起来,不像之前那个公鸭嗓子了,想来这才是他真正说话的声音,刚才那样的公鸭嗓子,应该是某一种掩饰吗?

  “之前就说过,逼你又怎么样?至于我要如何,刚才还说的不够清楚?我要打掉你的几颗牙。”说话间,师父又冲了过去。

  那个黑衣人终于是愤怒了,从怀里摸出一个瓶子,和一个奇怪的竹制的,像口琴又不像口琴的东西,动作之快的就叼在了黑纱之下的嘴上。

  于此同时,师父也冲到了他的面前,抓住了他的手,伸手就要扯掉他的面纱,口中说着:“就让我看看你这个歪门邪道的东西,披着一张什么样的皮囊,顺带再打掉你的几颗牙。”

  黑衣人被我师父用特殊的手法抓着,尽管是用尽了力气,却是挣扎不得,只是口中叼着的那个奇怪物事,发出了怪异的声音!像是不成调子的曲子,又像是什么奇怪的动物在嚎叫一般。

  总之,两个字儿——难听!我不明白他想做什么?莫非是想吹个曲儿,用来恶心我师父,就会扭转局面吗?

  我却发现师父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要严肃,手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扣了一个阵印,却是依旧毫不犹豫的朝着黑衣人脸上的黑纱扯去。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却在这个时候,一声显得有些虚弱的咳嗽声在人群中突兀的响起。

  也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一个什么物事儿,一下子准确的打在了黑衣人的脸上。

  ‘啪嗒’一声,黑衣人口中叼着的怪异物事儿掉在了地上,而随着那个打中他的东西落地,我才看清楚是一颗再平常不过的石子儿。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在我心中不自觉的就想起了这么一句话来着。

  而正川哥却是神色严肃的低声评价了一句:“高手,那石子儿却是没有打着黑衣人,而是打在了那怪东西上。这出手真是....”

  正川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评价,却是见到靠在左边的人群纷纷散开,一行五人从左边走了出来,咳嗽声也接连不断的响起。

  刚才那一手震撼了我,所以他们一出现,就让我忍不住侧头朝着这行人看去。

  发现,出现的五个人穿的都很奇怪,里面穿着的是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的衣衫,外头却是罩着一件宽大的无袖长袍。

  只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穿着的是一件白色黑边儿的长袍,另外的四个人却是穿着一件纯黑色的长袍。

  接连不断的咳嗽声就是那个穿着白色长袍的人发出的,我打量了一下他,很年轻的一张脸,长的眉清目秀,脸上也是有些苍白,却顶着一头如雪的白发,不长,和正川哥的头发差不多。

  可是眼睛却是如同月牙儿一样的眯着,像随时都带着笑意一般。

  个子挺高,却不是强壮,身材很是修长。

  你粗粗一看,对这个人也就是这么一个印象,再仔细一点儿看,却会奇异的觉得这个男人长的很好看,鼻子眉眼无一处不是顺眼的,其实在我内心一直觉得正川哥应该就是天下极好看的男子了,甚至在我心中是最好看的,电视上的人都不能比。

  在这个时候,却也觉得终于出现一个可以抢夺正川哥几分风头的男人了。不过,正川哥毕竟是师兄,我在打量了这个男子几眼以后,还是倔强的认为,还是我师兄最好看的。

  并且这男子病怏怏的,刚才那‘惊鸿一击’,应该不是他出手的吧?

  他们出现以后,也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在人群的前方站定了,倒是那个虚弱的男子带着笑意,朝着暂时没有动作的我师父和黑衣人走了几步,用手捂住嘴,再次咳嗽了几声才说到:“这偌大一个市场,无规矩不成方圆啊.....老师父,我也是管理的颇累,可否给个面子,这件事儿就了了?咳,咳....”

  师父上下看了一眼黑衣人,脸上也是带着笑意,说到:“你这是谦虚了吧?”

  “哈哈哈,老师父你这是说哪儿的话呢?就是赏几分薄面而已。咳..咳...”那个白袍人的脾气好像不错,虽然只是敷衍了几句师父的问话,却是不会让人觉得讨厌。

  我不讨厌他,就是觉得这人身体未免也太过虚弱了,说句话就要咳嗽几声,还管理什么市场啊?师父竟然说他谦虚。

  “薄面怎么可能不给?但之前,我说过要打掉他几颗牙的。”师父的语气稍微有些强硬,并没有商量的余地。

  毕竟,他的徒弟被人差点儿迷惑了去,心头怎么可能不火起?

  “咳,咳..好说,好说。”那白袍人的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忽然就看见他一个扬手,好像只是很自然的抬了一下手。

  却是听见那被师父逮住的黑衣人痛呼了一声儿,接着又‘哇’了一声儿,朝着地上,赫然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唾沫中还有不多不少,两颗牙齿。

  “老师父,如何?两颗算不算几颗?咳,咳...”那个白袍人依旧笑眯眯的,说话之间还是虚弱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