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章 难题

第八十章 难题

  吃完饭,天就有些微微亮了。

  在用茶馆准备的热水洗漱了过后,师父准备打地铺,让我和正川哥睡在床上,就这么将就的过一夜。

  我和正川哥坚持让师父睡床,到最后,却是变成了我和师父睡床,正川哥打地铺。

  理由是,我年纪小,理应照顾我。

  我从来没有试过在白天睡觉,意外的是,我竟然还在师父呼噜声的‘摧残’下,睡的不错!

  一觉醒来,就已经是下午了,但按照市场的规矩,只要没有开市,一律是不准外出的。

  师父也没让我和正川哥闲着,就算在外面讲究不了那么多,没有正式的早课和晚课,他也有的办法‘折磨’我们。

  一通‘折磨’下来,就已经是下午7点多了,再用过了茶馆送来的饭菜以后,也就晚上8点多的光景了。

  在这个时候,天还没有完全的黑下来,天际的颜色变化,底色却是变成了墨蓝色,最美不过夏天的傍晚。

  市场是8点半开市的,在一番洗漱收拾以后,师父就带着我和正川哥出门了。

  这一次出门,我不是那么有底气,只因为师父说了,住在这里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昨天才得的那么大一笔钱,已经是用完了。

  正川‘气急败坏’的问他干什么了?他神神秘秘的拍了拍自己随身的包袱,里面响起了瓶瓶罐罐等杂物的声音,就算是应付过去了。

  所以,我没有底气出门,就连我小小年纪也懂得,如果没钱在外面行走,那真是很艰难的。

  好在师父说,今天出门去市场,也只是去到那南区,就是第四区办一件事儿,办完我们会连夜就走的。

  我一向对南北两区比较好奇,昨日里那个小李的话还盘旋在我脑中,他说了,他反正是不能随意在那两区逛的。

  但师父半点儿也没有提起要去北区的意思?那么在南区去逛逛也是好的.....我这样想着,精神又再次振奋了起来,心中又充满了好奇。

  中心广场的人还是那么的多,甚至比起昨日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人还要多些...但是我们师徒三个出来以后,却也没有人再像昨日那样注意我们了,至少没有人像昨日那样明目张胆的打量我们了。

  师父对这个结果似乎很满意,但是在中心广场也没有过多的停留,而是牵着我,带着正川哥快速的朝着南区走去。

  一旦过了黄昏,天总是黑的很快,我们步行到南区也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天就已经完全的黑下来了,而这里的夜色又是同昨日一样,被各色的灯笼占据了,但是已经没有了昨日的新鲜感,甚至不停的打个哈欠,来表示无聊。

  只因为这南区,就和昨天我们先进入的西区一样无聊...没有什么卖东西的存在,还是只有一个个的店铺,店铺里只有一个柜台,和柜台后显得有些无聊的老板伙计什么的,唯一的区别就是在店里挂着一张张很大的白纸,白纸上或是写着密密麻麻的字,或是写着三言两语的话。

  但师父牵着我走的脚步匆匆,我也看不见这些白纸上到底写着一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师父到底要走到什么时候,停在哪儿,总之这样的无聊,让我能耐得住才怪....但奇怪的是,如此无聊的南区,相对于我去过东区和西区都要大一些,北区我是不知道。

  而且里面小巷交错,而小巷子一多,路的长度也就变长了。

  总之,我感觉师父牵着我在里面七万八绕,走了好久,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就在我的不耐烦累积到极限,快要爆发的时候,师父终于停下了脚步。

  至于我,却是好奇心又被调动起来了!只因为这个南区原本就有些相对人少,我却在前方看见了起码二十个人以上,围绕在前方的某个小店门口。

  跟着师父,我不怕看热闹,怕的是没热闹可以看...心里忽然想起了达叔在市场外给师父说的话,那里每天都围着好些人呢?就觉得开心了,可能这个人群围绕的地方,就是师父要带我去的地方。

  我猜测的没错,找到这个地方以后,师父径直就朝着那边走去,正川哥不禁奇怪的问了一声儿:“师父,你是怎么轻车熟路的找到的?”

  “我昨天耽误了好些时间是为什么?是因为我早就来打听好了,姓顾的,到底在哪儿?而今天才来接活儿,就没那么引人注目了。”师父只是这样说了一句。

  正川哥侧目的看着师父,情不自禁的摇摇头,说到:“师父,你到底有几面呢?你到底是那个老色狼,还是现在做事精明,滴水不漏的老狡猾呢?”

  师父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然后望着正川哥说到:“好像都不是什么好的形容词,但我刚才突然有个决定!回到山门以后,你的晚课内容会变得丰富起来....说起来,真是伤心,我养活你这么大,原来在你心中就是这么一个形象?”

  正川哥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刚才算是冲动之下,说漏了嘴,也只有自己担着这后果了。

  而在师徒三个‘扯淡’之间,我们已经来到了人群的背后。

  人群围着的是一个店铺,上面就和其它店铺一样挂着灯笼,但和西区不同,这里的店铺有自己的牌匾,这个店铺上面挂着的牌匾,就清楚的写着四个大字——老顾老店。

  这名字,乍看很普通,仔细一看之下,还有些意思?老来光顾这老店子的意思?还是老顾客来老店?

  不过,这种问题我是不会去在意太久的,直到走近了人群我才发现,在店门外围绕的人根本就不算多,而在店内站着好像在等候着什么的人才多。

  他们都挤在外店里,嘴上也是相互交流,议论纷纷,偶尔几个安静的,就会盯着店里挂在墙上那写满了字的大幅白纸看几眼,甚至有人会在看了以后,指着一张白纸,被柜台后面的人说几句什么?

  然后,柜台后面的人就会把白纸取下来,卷成卷交给那个人,而那个人接过白纸以后,就会掏出两个银币放在柜台上。

  对于他们之间对话的内容我不是太清楚,但也模糊的听见柜台后的人会说什么几日半月为期什么的,然后什么费用不退之类的。

  这些对话听得我很是新鲜,忍不住就抬头想去看那些白纸上写的什么内容?

  可是,师父却在这种时候,顾不得人们的怒目而视,拉着我就挤进了人群,径直走进了那个已经很拥挤的老顾老店。

  在这种拥挤之下,我自然是没有空去注意那白纸上写的什么内容了?而进入了店铺以后,师父好像也不太客气,又径直带着我们,朝着店铺的内间走去。

  在这个时候,自然会有人不满意了,有个显得比较刻薄的声音出言提醒到:“老师傅,虽然你年纪大了,可不能倚老卖老啊,这里可是要排队的。”

  “就是,万事儿得讲个规矩吧?”

  “老师傅,你还是从店外排队吧?”

  起头那个人虽然说话不好听,却是得到了众人的负荷,弄得我脸上也火辣辣的,师父曾经教育我和师兄,都是说心自由,而人守则。意思是真正的自由无束是在心上的,而不是在行为上的放荡不羁,不守规矩。那是走入了另外一种偏激!人只要坚守其道,是不会被正的规矩所束缚的,能束缚自己的,往往只是心灵上的力量。

  就比如功名利禄,就比如红尘痴缠...

  话我可能理解体悟的不能算是太深,但至少也给我在心间种下了一颗种子,只要是好的,善意的,符合天道运行正的规矩,就是该遵守的,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排队。

  我没想到师父会这样做....但面对众人的指责,师父却是不恼,更不解释什么,只是冲着众人一抱拳,然后径直的走到柜台的伙计面前,再次掏出了他那个牌子。

  那伙计先是疑惑不解,后来接过那个牌子仔细的看了又看,脸色就变得郑重了起来,对师父说到:“老师傅不用排队,快快请进吧。”

  师父对众人说了一声儿抱歉,实在是时间紧急,就不顾众人的议论声,径直朝着内屋走去了。

  在这个时候,我在嘈杂声中,听见了伙计刻意放大的声音:“你们要谁能拿出乙等的邀请牌,一样可以不用排队,直接进去,甚至可以不用交付任何抵押,接了单子就走。”

  果然,那伙计的这句话刚落音,那议论声就神奇的没有了,原来师父的那块牌子那么好用?

  我很想拿过那块牌子来仔细打量一番,无奈师父已经把它收回了怀中,我和正川哥也已经被他带进了内店。

  这个内店的装饰和之前我们去过的杨老儿的店子差不多...不同的只是,在这个店中也挂满了一幅幅的纸张,都是蓝色的边儿,纸上罩着黑色的纱布。

  在店内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老者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他旁边的那个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另外一个人,则是手中拿着一张有着红色边儿的纸,在反复的一次次看着,脸色阴晴不定。

  “客人,你已经反复的看了三次,决定了吗?”那个喝茶的人没有看我们师徒三人,而是提醒着他旁边的那个人。

  他旁边的那个人叹息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那张纸,说到:“东西虽好,但我没那个命能拿到,这个单子我做不了。”

(好了,今天的两更完毕了。这样提早更新,就算是给大家昨天等了很久的补偿吧。抱拳,谢谢大家不骂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