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二章 记录

第八十二章 记录

  我转头看了一眼师父,他还在看着那张红边儿纸。

  我和正川哥的对话,我想他也听见了,可是他没有半点儿接话的意思。

  我于是问了正川哥一句:“正川哥,那鬼市你去过吗?是不是很神奇?”

  正川哥拍拍我的脑袋,说到:“当年我第一次来这个市场的时候,也是和你一样好奇,兴奋。然后老头儿就给我说了这番话。我只不过是重复给你罢了,在我心中也希望真的有那么一群人存在,有那么一个世界存在。”

  我点点头,也不知道说什么。

  其实,心里总是有一种已经习惯的感觉,那就是师父说出来的好多事情,好像很真实,可事实上你想要去追寻的时候,偏偏又是无从去寻找。

  马车还在‘吱吱呀呀’的前行,油灯晃动的更加厉害。

  师父也是终于看完了那卷红边儿纸,脸上的神色有些沉重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倚在正川哥的旁边,有些昏昏欲睡,正川哥却是担心的问了师父一句;“师父,事情很麻烦吗?”

  “在那个市场一般会有什么难解决的事儿?无非就是一些帮求算命,偶尔鬼上身的事儿...这件事情倒真的有些..”师父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了,只是沉默着。

  正川哥小心的拿过了那张红边儿纸,看师父没有反对的意思,就打算是要看看了。

  看正川哥都可以看,我也一下子兴奋了,坐了起来,也跟着开始看起红边儿纸上的内容。

  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不下几千字,一开始,我嫌懒得看,到后来,我竟然也渐渐看入了迷,竟然有一种分不清,那是现实还是虚幻的事情了。

  而思绪也情不自禁的跟着红纸上记录的一切而开始起伏了....

  ——————————————————分割线————————————————————

  朱家湾,坐落在秦岭的某一处山脚。

  这是一个在地图上根本就找不到的地方,如果拿出更详细的地图,针对那一区域的,朱家湾所在的位置也是一个极其不显眼的角落。

  就是这么一个村子,按照人们的想法应该贫穷而闭塞的吧?

  事实上却并不是如此,朱家湾的村民很有钱,因为背靠秦岭,这个村子有着太多丰富的资源,而和普通的山民不同,他们也很会找到好的东西,很会做生意,这是一个默默的,低调的,不为人知的富得流油的村子。

  可是,矛盾的却是,他们也不闭塞,却是顽固的封闭着。

  在红边儿纸上记录着,他们封闭到什么程度?就是连修路也拒绝,他们翻山越岭,从外面的世界赚来了钱,却不接受外来的享受,拿着钱究竟要做什么是一个谜?

  因为没有修路,也注定了外来的一切享受也不可能到这个村子,只想简单的想一下,如果没有路,难道要人背着一个巨大的电视翻山越岭的回村子吗?

  所以,这个村子用一种近乎顽固的方式过着一种接近于原始的生活。这是一种自我坚持的原始,并不是那种因为贫穷和闭塞被动的原始.....只因为这个村子的人走南闯北的太多,还有什么没有见识过?

  更加奇怪的是,这个村子的人好像一代代都很满足于这种生活,在外面赚钱也好,走南闯北也好,但最终都会回归到村子里。

  在这个村子,有这一条最严厉的族规,那就是离开村子的人属于——叛族罪!

  这在我和正川哥看来有一些荒谬,明明就是一个村子,何来的判族罪?

  但实际上,这个在精神和思想上无比封闭的村子,原本就是一个家族,因为祖辈的开枝散叶,才形成了一个村落。

  在那个村子,最大的不是什么村长,更不是什么村支书,最大的是他们宗族的族长,而在族长的背后,还有权力更大的长老会,是宗族里一些所谓德高望重的老人组成的。

  按说,这么一个封闭的村子,说不定国家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也有自己的规则,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会有村长和村支书?

  在红边儿纸上是那么记录的。

  “一切源自我父亲‘愚蠢’的梦想,之前说过,在这个村子几乎没有人离开。但这只是几乎,并不代表绝对。在这个村子几百年的历史当中,也有那么几个特立独行离开的,我爷爷就是。但是他对自己家乡的一切讳莫如深,直到我父亲长大以后,才知道自己来自这么一个村子。”

  “爷爷所在的年代是特殊而混乱的,他前半生的历史几乎没有人知道。就好像那个年代千千万万因为战乱而流落的人一般,他终于是落脚在了一个地方,然后娶了我奶奶,生下了我父亲。这样的人生在那个年代大多数人都有,实在算不得奇怪,奇怪的只是我爷爷不像那些人会提起自己的过往。”

  “我父亲是国家安定以后,第一代知识分子。在他大学毕业的那一年,我爷爷终于给他淡淡的提起了自己的故乡——朱家湾。没有太多的语气,只是平淡的讲述和评论了几句,他是这么说的,其实这么多年的战乱,我想我来的那个地方肯定没有受到影响,他们肯定还是过着那一层不变的日子,肯定还是会像以前那样,藏着大量的银钱。告诉你这些,主要是提醒你,你是哪里的人。”

  “直到那个时候,我父亲才从某种程度上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尽管爷爷的讲述是那么简单,语气是那么平淡。可其中的奇怪,只要是一个心智健全的人都能从其中体会出来。最简单的就是,一个富庶而如世外桃源的一般的村子,为什么爷爷会在那么乱的年代,离开那里,在这纷乱的世间‘流浪’?最后落脚于奶奶所在的故乡?一个真正贫穷又闭塞的地方?父亲有了寻根的梦,继而引发出更大的梦想,他想改变自己的故乡。”

  “他这个梦想是愚蠢的!就因为他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从追问爷爷的只言片语中判断出自己的家乡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只是去过一次,就天真的想从思想上改变自己家乡的人?爷爷在那个时候已经去世了,否则一定会阻止父亲的吧?”

  “爷爷死亡的原因很可笑,在平常人看来很不可思议——狂犬病。而且,他好像知道自己会发作一般,提前三天,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那个时候,我已经出生,而且六岁了,父亲第一次瞒着爷爷踏上了寻根之旅,他什么都不知道。我清楚的记得,到了第三天....爷爷把奶奶和关系和我们家关系走的最近的姨夫叫到了那个屋子里。”

  “我在那个时候被奶奶抱在怀里,我永远忘记不了那一幕,在黑暗的屋子里,昏暗的油灯下,爷爷枯槁的面容——吓人!他躲在角落里,似乎很畏惧光芒,他看我,那目光我现在也无法回忆,没有平日里的慈爱,只有浓重的悲哀。他说,我被疯狗咬了,算算日子,这几日里该发走了。来,把我绑起来吧,免得害人。”

  “最后,是姨夫绑住了爷爷,颤抖着去绑的。爷爷是一个很有威严的人,平常的人是拒绝不了他的要求的。即便他那么奇怪,说自己要发作了,狂犬病人会知道自己要发作了吗?以前,我疯狂的查阅资料,我以为也有可能?我还记得那一天夜里奶奶的哭声,因为爷爷和她说再见了,老婆子。”

  这几段记录其实很散乱,和开始那种言语简洁,逻辑清晰的讲述朱家湾情况的风格严重不同。

  我和正川哥看的有些累,但大概还是看懂了其中记述所要表达的意思?

  从这里来看,这张红边儿纸内容的发布者,也可以说是雇主,原来就是那个神秘村落的后人,只是他到底要做的是什么呢?发布这么一张纸?

  我和正川哥拿着红边儿纸继续看了下去,因为这上面的记录,已经透着浓浓的诡异,让人忍不住想要看下去,想弄懂这一切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而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有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总觉得记录的这件事情虽然诡异,但好像我却并不觉得奇怪,甚至有一种该是如此,来了的,独特的宿命感。

  只是这种感觉太过于飘忽,我在那个年纪无法准确的抓住形容它,也就没有告诉师父和师兄。

  但后来回想,我其实说与不说都不重要,师兄我不知道,但师父是不是一定知道一些什么吧?

  不管如何,那张红边儿纸吸引了我,我在继续的看下去。

  “爷爷在那天晚上以后的第二天傍晚,果然发作了!我不想回忆那天晚上,奶奶哭泣的声音和我躲在奶奶怀里,颤抖的身体。爷爷所在的那间屋子像是被关进了一只巨型的猛兽,感觉房顶都要被掀翻了去,我听见了嚎叫的声音,不知道是狼嚎,还是狗叫。”

  “那个时候,我的父亲应该追寻到村子里去了吧?他一定在盘算着,要改变自己的家乡,首先就要让他们与外界接触。”

仐三说:
昨天吃了退烧药,睡过去了。我就是那么讨厌吧,一边想给你们更,一边扛不住,然后...忽然欠债好多了,发现已经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还完了的。今天还有两更,先还上一点儿,我慢慢还。另外,退烧了,就是喉咙肿的难受。不过,影响不大。这一卷的高潮爆开了。为了铺垫,用了两卷的内容,这种写法很冒险,谢谢大家不离不弃给足了我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