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三章 阻止

第八十三章 阻止

  狂犬病在80年代的时候,也是常常听见这个词儿的。

  那个时候,我还在厂矿区,我妈就爱给我灌输什么,油菜花开的时候,别到处去疯跑,因为那个时候正好就是疯狗出没的时候。

  我甚至在小时候,还固执的认为,狗得狂犬病,是因为被蜜蜂蛰了鼻子。

  所以,在有小渣的时候,每当院子里出现蜜蜂,我都会很紧张,会抱着小渣躲进屋子里,生怕小渣会得狂犬病。

  狂犬病反正在我记忆中,就是最神秘也最可怕的病了。

  但我没有想到会那么可怕,什么如同房子里存在着一只巨型野兽,差点儿掀翻了屋顶,整夜的嚎叫。

  记录却还在是在继续着。

  “爷爷死了,在那个黑暗的,油灯都照不透的屋子里。这样挣扎,嘶吼,几乎是惊动了整个村子的折腾了两天以后,终于没有了动静。在这两天里,奶奶试图去给爷爷送一点吃的,总是进不了门。爷爷会用仅存的理智,用家乡的土话告诫奶奶,别进去。我很奇怪,爷爷怎么知道奶奶要进去?难道得了狂犬病,也有了狗一般的听觉?奶奶不曾多想,奶奶只是哭的很伤心,她觉得死亡不可怕,每个人都要走这条路。她觉得可怕的在于,最亲密的那个人要死了,她没办法告别。这种悲哀我记得,然后在心底形成了很大的恐惧——我不要这样。”

  “在没有了动静之后,是几个姨夫打开了那间屋子的门。爷爷死在了屋子里...死时的样子,我就记得一片血肉模糊,下嘴唇有明显牙齿撕咬的痕迹。大概是很瘦了,但我记不分明,因为他们蒙住了我的眼睛。屋子很乱,里面曾经有一张桌子都散架了,我还记得这个。记得有一个姨夫说,到底是要多大的力气,才能造成这种破坏?什么样的破坏?如果是一定要形容,我只能想出狂风过境这样的词语。”

  “在长大未曾知道真相以前,回想爷爷的行为总是觉得很怪异。怪就怪异在那间黑屋子的存在,奶奶曾经无意中提起,那原本是一间采光很好的房间呢,原本是爸爸住的。在爸爸出去念书以后,爷爷重新给爸爸盖了一间屋。然后,把那间屋子的窗子封闭了。“真是可惜,好好的窗子,你封它干嘛?关上门,比夜里还黑?”奶奶曾经反对过,爷爷只是一句你一个妇人家,懂什么?就给奶奶堵了回去。奶奶不再言语,她的一生,爷爷就是她的天。后来,我在想,爷爷好像在给他自己准备死亡的地方。”

  “爸爸没有回来,爷爷不能下葬。有文化人给爸爸的工作单位写信,爸爸在爷爷去世后的十五天回来了。”

  “爷爷最终也没有下葬,爸爸说他去过爷爷的故乡了。他要带爷爷回家!愚蠢,但也不能怪他,他什么都不知道。”

  “爸爸说在家乡隶属的那个县,竟然没有这个村子的编制存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他回过村子,说村子里的人不是没见识,没见过爷爷说的那种藏着大量的银钱,但也不穷。可是他们固执的可怕。他觉得改变的第一步,就是要让外界来了解这个村子。”

  “在爸爸的努力下,终于在那个县的地图上,多了一个不显眼的,叫做朱家湾的地方。这是一件非常非常愚蠢的事情,非常愚蠢!”

  “我不知道那个可怕的村子,对于爸爸这样愚蠢的行为,抱着什么样嘲笑的态度?但我知道,是什么让他们容忍。”

  “他们肯定是不在乎的,绝对是不在乎的。他们有的是办法,而这背后的一切是可怕和肆无忌惮,偌大的华夏,没人在意这个灾难一般的存在,没人在意!说出去的人可能都是疯子。”

  看到这里,我已经彻底迷糊了,可是那种细思极恐的感觉却一直包围着我。

  好在师父就在我的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点燃了烟斗,熟悉的醇厚的烟味儿包围着我,让我有了几分安心。

  更好在正川哥也坐在我的旁边,透过衣衫传来的体温,好像也是我的底气。

  我明明就有一肚子的问题,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句话:“师父,我们是要去到那个村子吗?”

  师父抬头看了我一眼,说到:“村子并不一定是要去的,先要解决的问题不是这个?但也许是会去的,谁知道呢?”

  说话的时候,师父咬着烟斗,轻轻的皱眉,眼神非常的深邃。

  这样的表情很少出现在师父的脸上,他在山门之中一向是放浪形骸的样子,在外面也不过装装高人,这种沉重,忧虑,心事满腹的样子何时适合他了?就因为这个红边儿纸上的事情吗?

  其实不管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后果,师父却是吐了一口烟,好像看穿了我一般,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如果没有遇见那也就罢了,接了这张红边儿纸,那就是必须要理会的。”

  这就是理由吗?这个理由是不是十分牵强?

  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虽然我是一个调皮的孩子,却在骨子里信任和依赖师父,他这么说,我就理所当然的这么认为那就是要理会的。

  这段杂乱的记述到了这里,也就结束了,感觉好像是从什么日记里摘抄了一些似的。

  在后来,这张红边儿纸上的内容又恢复了简洁以及逻辑清晰的样子。

  只是在之前的记叙当中,一再的提起父亲行为愚蠢什么的,始终是没有给出任何的解释,也没有再提起了。

  而我顺着内容看了下去,大概是在讲,由于以上这些原因,所以村子里就有了村长和村支书。

  村长就是村子里自己选出来的人,那也就罢了。

  不过按照规矩,村子里的支书一般都是外派而来的。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在那里的村支书都是做不长久的,往往最多两年,就会强烈的要求离开那个村子。

  这种事情一般并不是儿戏,说离开就能离开。但是,那些人奇怪到工作不要了,也非得要调离那个地方。

  当然,也有想要留下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具体发现了什么?这样的人有三个,但是疯了两个,死了一个。

  这样的事情,终有是引起了外界的注意。

  所以,有警察来调查了。但是,这个村子里一切正常,警察调查了起码一两年,最终得出了一个近乎荒谬的结论,这个村子里的人除了保守封闭,没有任何的异常。

  而在这里疯掉的人或者要求调离的人,是因为受不了这个村子里无聊的日子,最终产生的结果。

  至于死掉的那个人,应该是因为这里靠近深山,遇见了野兽。

  面对这样的结果是无奈的,而一个这样的村子,在那么多的事务中也是实在顾及不上的,更何况这些年的事情,已经没有公务员再愿意到这里来了,虽然重点记述的是村支书什么的,但在这里来工作过的公务员也是纷纷呆不了半年就会离开。

  所以,这个村子的村支书无奈的只能由村子里的人来担任了,还是有所谓的办公务的人,但也是村子里的村民来担任了。

  不要以为这些荒谬,开明与闭塞的地方永远都有很大的区别,有的地方甚至找不到现代文明的影子。

  只是,像这样自我封闭的村子,恐怕是唯一?

  如果说到这里,基本上就是一件事情的结果,也算是一个结束了,但因为雇主自身发生的事情,这远远不是结果,也才引出了这张红边儿纸。

  在这张红边儿纸的最后,再次出现了一段记录的话,之前,我以为没有了!

  “事情怎么可能是如此荒谬?那个死去的村支书是我的父亲!我亲自去收尸的,他死在了出村的那条路上,全身布满了撕咬的痕迹,和抓痕,非常的凄惨。如果不是我找到了爷爷留下的东西,如果不是我有一个朋友是警察,我几乎就要接受这些结果了。但事到如今,我非但不能接受,我还要自救。在这里,我放出一个消息,那就是我们家的男丁,世世代代都会得狂犬病,尽管荒谬,但那绝对是真实的。我怀疑问题就出在那个村子里,这张单子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办法阻止——我的命运。”


(好了,今天还会有一更了。希望感冒快点儿好,如果情况好一些,我会尽量快一些还完欠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