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四章 到达

第八十四章 到达

  在最后,我的命运四个字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竟然是用鲜艳的红色写出来的。

  那四个字在一片黑色当中,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再之后,好像写了一些琐碎,就比如接单子之后,到哪里去找接头人,又比如这件事情的报酬。

  我好像看见了一个极大的数字,又不是太看得清楚,正川哥已经收起了这张纸,没有兴趣看下去了。

  他抬头望着师父,只是问了一个问题:“师父,这件事情的确不知道怎么定位,比以前你带着我遇见的所有事情诡异多了,相比起来,那什么鬼屋啊,禁地啊简直就是儿戏一般的存在。但,无论如何这件事情和我们的关系不大吧?”

  “怎么会这样想?”师父没有急着回答正川哥什么,而是反问了一句。

  “既然是病,找的不该是那医字脉吗?找我们作甚?”正川哥这样接口了一句。

  “呵,你见过医字脉?知道医字脉的本事?”师父吸了一口烟斗,对于正川哥的说法不置可否。

  “如果你说那市场上的那些人,那就算了。大多不过是些跑江湖的算命的,摸到中医皮毛的就自称医字脉的。还有那些号称山字脉的,更是可笑....连画符的本事都没有,会些民间把式,或者是得了那灵体附身,就敢出来..算了,那个市场不提也罢。希望,这不是所谓的江湖。”正川哥皱着眉头,懒洋洋的靠在靠背上,话语中越发有些意兴阑珊的意味在其中。

  师父却并不直接回答,只是说了一句:“正川啊,擅做判断一向是你最大的毛病。既然你没有见过医字脉?何以说这件事情该是医字脉接手?一切,也等看过再说吧。”

  “是,师父。”正川哥神色收敛的认真回答了一句。

  接着喃喃的说到:“说起来,那个市场也并不是全无可取之处,尽管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但这次总算让我看见一些有趣的人。”

  什么人有趣?我歪着脑袋也忍不住想了一下。

  但在这个时候,马车却是陡然停了下来,前面传来了达叔‘瓮声瓮气’的声音,说到:“云师傅,地方到了。”

  原来是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我还恍然未觉,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师父和正川哥已经下了车,正在和达叔告别了。

  师父倒也罢了,是正川哥舍不得达叔,手放在达叔的肩膀上,认真的说到:“达叔,这一次怕是没有什么空闲和你相聚了,下一次...”

  “有心就好,不必对我太过挂心。我这一把老骨头,做着现在的事情也是愉快的。只是希望你能有个大放光彩的一天。”

  可以看出来,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的确是非常深厚,只不过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在这样短暂的寒暄以后,到底还是应该告别了...我看见,到最后的时候,达叔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是很亲近的,但是又和对于正川哥那种亲近不同,带着一种希望的感觉。

  他想和我说什么,到了嘴边却是一句简单的:“小正凌,好好跟着你师父,好好学习。”

  说完这就莫名其妙的话以后,却是倒转马车,再次的消失在夜色当中。

  好好学习?我莫名的出了一点儿汗,难道是师父出卖我,告诉了达叔我学习不好?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恶狠狠’的看了师父一眼,师父正在抽他的烟斗,感觉到了我‘杀气腾腾’的目光,忍不住骂了我一句:“臭小子,你干嘛?”

  此时,停留在这里,已经是凌晨1,2点的样子,而且这个达叔一点儿变通的想法也没有,从哪里接到了我们,就从哪里把我们放了下来。

  市场上的事情好像做了一场梦,深夜去,深夜回来,停留在同一个地方。

  只是这一次前不着村儿,后不着店的又应该怎么办?

  师父却好像并不在意一般,对我和正川哥说到:“走吧,前面走出几里地儿,就有一个小村,赶得及,还能休息一会儿再出发。”

  我蹦过来,牵住师父的走,正川哥懒洋洋的,双手插袋,走在师父的另一边。

  来时大包小包的行李,到了如今,精简多了,除了师父买的那些东西装了一个小包,就剩下正川哥拎着的我在东区买的零食衣服什么的,也算是轻装上阵。

  初夏的夜晚,多的是繁星,月亮倒是很少出现。

  寂静的土路,传来的虫鸣,却是让人内心一片安宁。

  听着师父给我们讲的一些趣事,一路走的根本就不辛苦,但到底还是在师父的背上睡着了,就像很多年前,他几乎有很多路,是背着我去到了山门。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俨然是在那个最靠近山脚的村子里了,我们问村民买了一些干粮,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开始了辗转颠簸的一路。

  只因为那个雇主给出的接头地点,也不是什么大地方,而是一个恐怕比靠近我们那个村子,更加偏僻的小村子。

  我也记不得我们是换了多少交通工具,甚至经过了打听,才找到了雇主所说的那个小村子。

  我一开始很害怕,是那个所谓的朱家湾,总是被红边儿纸上的描述所吓倒,明明就没有发生多么可怕,恐怖的事情,但偏偏就是心里莫名的有些畏惧。

  但后来证明,这只是一个叫新安村儿的村子,并不是什么隐藏起来的朱家湾。

  这个村子的名字很普通,一点儿土气的味道都没有,但事实证明这个村子真的很穷,属于真正又闭塞又穷的一个地方。

  我从来没有想过,在巍巍秦岭的又一边儿,会有如此贫困的地方,但偏偏风景又如此的动人。

  村里甚至有一条清澈的小河流过,有一个小小的湖泊。

  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是乘坐的那种载人的摩托车,尽管是一个晴朗的天气,远远的称不上路滑,那颠簸的土路也是让我们摔倒了好几次,好在这些摩托车好像习惯了这样的路,摔倒的也很有技术,除了有些疼痛,也没受什么伤。

  就是这样的路,已经让我对这个村庄可能出现的贫困,有了一个心理预期,却没有想到真的到了这个村庄,这里的贫困简直超出了我的想象。

  能想象那种低矮的茅草棚吗?在这里几乎全是这种房子。

  甚至有的房子连泥土糊的墙也没有,直接是用竹子夹着干草做的墙,糊了一层黄泥巴,就算是墙了,人往门框上一倚,整个房子都会颤抖。

  这是我亲眼看到的景象!

  看到这些,我就情不自禁的有些怀疑,雇主在这种地方,是怎么能出到大价钱,来找人解决这件事情的?

  但后来,我的担心证明是多余了,我们按照雇主给出的地址一路前行,来到了这个村子里的小湖,才发现这个村子的小湖之中有一个湖心岛,在那个湖心岛上修建着一栋房子,只是被树木隐约的遮挡住,看不分明。

  在湖心岛的旁边,停着一艘小艇,看起来比较崭新的样子。

  看到这些,我就知道那个雇主是真的一个有钱人了,否则一般人怎么可能有钱在这样一个地方,买来一艘小艇,修建一栋房子呢?

  在湖边,有一些村民正在割着猪草,对于我们的到来,他们没有表现出很大的兴趣,甚至连多看我们一眼的心情都没有。

  我总觉得这个村子里的人好像有些麻木,但在那个时候的我,还没有什么灵觉的概念,只是觉得自己的感觉已经很迟钝了,倒是正川哥早就评价了一句话:“这个村子好像压抑在什么事情当中?”

  对于正川哥这句话,师父投去了赞许的目光,说了一句:“我的徒弟大概也是有几分天分的。”

  我不懂这句话的分量,就想着一个感觉难道就是天分了吗?后来,我才知道,相比于我,正川哥有着很好的灵觉,这是一个修者必须的天分,而我却是显得‘愚钝’了,只有着金刚一般的灵魂力,还不知道有什么用?

  这些事情我在当时不知道,只是正川哥有了的感觉,我来到湖边,看到这些村民才有!但也不是觉得什么压抑,只是觉得他们麻木的要命。

  师父好像却是不在意这些,到了湖边,只是稍微沉吟了不到一分钟,就对着湖中的房子按照一定的规律,三长两短的吼了几声。

  而很快,那边就有了动静,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老人从有房子的小树林中走了出来,连打量我们都没有,就坐上了那艘快艇,朝着湖边快速的行驶而来。

  这就是那个雇主吗?我不知道。

  却是听见师父‘嗯’了一声,低声说了一句:“到底是要掩藏什么秘密?竟然带着一个又聋又哑的佣人?”


仐三说:
今天就暂时更到这里吧,心中隐约担心,昏昏沉沉的写的,质量不知道怎么样呢?好吧,大家看书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