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八章 圆月

第八十八章 圆月

  师父说走就走,在这个湖心岛的房子只是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就走了。

  也没有督促我们做早课,我赖床,还是正川哥告诉我的这个消息。

  而在湖心小岛的日子有些无聊,苟梓泽是一个不喝酒就很沉默的人,他喜欢伺弄他那些花花草草,好像把他平日里的寂寞都发泄在这些花草上了。

  然后除了伺弄这些花草的时间,苟梓泽都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吃饭也不会和我们一起吃,可以说常常是看不见人影的。

  可是岛上除了他一个会说话的大活人,其余两个人,一个是聋哑的老头儿,一个是聋哑的大妈,我和正川都觉得快要憋死了。

  虽然在山门上,日子也是那么过,但有师父在,我们的生活是极其规律的。

  师父一旦不在,我和正川哥就是处于‘放羊’的状态,都没有什么自觉性,生活一旦少了规律,自然就会觉得无所事事的无聊。

  两天过去以后,我和正川哥就在这个小小的岛上熬不下去了。

  在征的了苟梓泽的同意后,我们被允许可以随时驾驶那艘小艇,去到村子里玩儿。

  但苟梓泽也警告了我们,其实这个村子离那个朱家湾是很近的,虽然说其实离朱家湾不远的村子,莫名的很多,这个也算是比较特殊的一个其中之一,让我们去村子里要小心一些,莫多说,莫多接触。

  我总觉得苟梓泽说话有些神经兮兮的,就是一个村子而已,虽然穷了点儿,奇怪了点儿?还能把人怎么样?

  况且,在那个时候,我都对道术和一些背后的事情没有一个具体概念,认为只要能打就是很厉害的,偏偏我还自认为是一个少年武功高手。

  正川哥没发表意见,我也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想法?总之,我只是明确的知道他也不想一直呆在湖心岛。

  所以,猜测他和我的想法也应该一样。

  在湖心小岛的日子无聊,可在这个村子里也不见得有多有趣。

  之前,上岛之前只是对这个村子有个麻木的粗略印象,真的开始在村子里闲逛之后,才发现这个村子里的人,不仅麻木而且还很奇怪。

  我和正川哥两个陌生人在村子里闲逛了那么久,愣是没有一个人和我们说过只言片语。

  我在市场的时候,买过一些小零食,有时候看着村子里的孩子衣衫褴褛,双眼呆滞的样子很是可怜,会掏出零食想要给他们,可是每一个孩子的表现都一样,明明对那些新奇的零食很想要,甚至我发现有两个孩子不停的在吞口水。

  但就是不会靠近我,甚至在呆呆看一会儿之后,会转身就跑,速度很快的就不见踪影,避开我们如同避开‘蛇蝎’一般?

  如果说这些是最初的一些奇怪的话,那么随着我和正川哥在村子里闲晃的久了,就发现越来越多奇怪的事情。

  就比如这个村子里的人非常穷,可是却不怎么种地,除了一些稀稀拉拉自家种的小菜地外,整个村子都是杂乱的荒地,有一种整个村子都很荒芜的感觉。

  不种地倒也罢了,但是这里的人家家户户都有养猪,说起来如果不种地,养猪也算解决生活温饱的一件事情。

  但奇怪的地方在于,他们的猪都是饲养在一个大的猪圈里的,就像一个养猪场一般,全村的人都在围绕着这个猪场忙碌。

  而且非常着紧这个养猪场,他们虽然不理会我和正川哥,可是只要当我们一靠近他们那个养猪场,他们就会明里暗里的挡在我们面前,表示阻止。

  目光也在麻木中多了一些非常不友好的东西和警惕,感觉就像我和正川哥要去偷他们养的猪一般。

  在这种情况下,我是不屑去看什么他们的养猪场了,可是正川哥却是很奇怪,别人越加的阻止,他就越发的感兴趣。

  在村子的南面儿有一座小山,也算是这里地势起伏比较大的地方了,但是这座小山很奇怪,几乎四面都是‘光溜溜’的嶙峋石壁,上面杂乱的生长着一些植物。而四面山坡都和地面呈60度左右的角度,非常的陡峭。

  按照现在的眼光来看,一般人爬这座山,非得要专业的登山工具不可。

  但不知道正川哥怎么就对这座小山上了心,竟然在进村闲晃了两天之后,开始琢磨起怎么才能爬上这座小山的问题。

  而我却觉得非常不可理解,在这个村子里闲晃,还不如就在湖心小岛呆着,正川哥还怎么琢磨上爬山了?

  正川哥却对我说:“我观察过了,在这个村子里,只有爬上那座山,才能看到那个养猪场的情况?我必须上去看看。”

  “可不就是一个养猪场吗?有什么好看的?”我心中充满了疑问,再就是我也有感觉那座小山出现在这个村子里,好像很突兀的感觉,感觉这个村子里本来不该出现这样一座小山的,好像是什么人硬塞进来的一种违和感。

  “你现在学的东西少,肯定看不出来什么!我敢肯定的说,这个村子是有秘密的,我观察过了,有些地方...”正川哥说到这里,好像有些烦躁,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对我说到:“总之,我一时间也理不出来头绪,我觉得必须要去看了那个养猪场才知道。”

  “可是,这个村子就算有秘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打心底就是这么认为的。

  “老三啊..”正川哥面对我的这个问题,神情开始变得有些郑重,语气也是几乎带着感慨的说到:“我一直渴望学有所用。也一直期待能够为师父光耀门楣,让咱们的山门重新振兴!如果有机会摆在我面前,我一定是要抓住的。”

  说到这里,正川哥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对我说到:“何况师父要解决的事情,正好也就发生在这里,说不定是有什么联系的?我们也要为师父排忧解难啊,说不定我们发现一些什么?师父就会省心许多。”

  关于正川哥说的第一点,我心里不太认同,这不是太过执着了吗?而师父常常就教育我们凡事不可太过执着,心中有了一些执念,很容易就让人处在一个分界的悬在空中的‘绳索’上。

  如若控制不好自己的执念,那就是一念天上,一念地狱。

  所以,我凡事都会用一种自在随缘的心去看,自然觉得正川哥执着了。

  但是,正川哥说的第二点却是确实打动了我,因为能为师父排忧解难,我也是很愿意的。

  不过,正川哥也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非要在晚上才肯出发去怕那座小山,我也拗不过正川哥,加上一种冒险的感觉刺激着我,我也就莫名的同意了正川哥的提议。

  在这之前,我们也算简单的做了一些准备工作。

  问那个苟梓泽讨要了一些绳索,还有就是两个手电,正川哥还去特意看了地形,最终决定是要从背对村子的那个方向爬上山去。

  苟梓泽一向是不怎么管事的,好像有一种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走不出来的感觉...一般我会正川哥要做什么,他也是不会问的,但是我们讨要这些东西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他的一些警惕。

  “你们要这些东西?不会是和那个村子有关吧?”他是这样问我和正川哥的。

  “当然不是,我们前两天走到了隔壁的村子,在那里发现有一个深潭,那里长着几颗十年生的药材,我们想去采来了。”正川是这样敷衍苟梓泽的。

  但他也不算完全说谎,这里的村子一般都是两三个连在一起,彼此相隔也不是太远...我们来时的路山,确实是看见隔壁村有一个深潭什么的,周围都是滑溜溜的青石,至于有没有药材,那是两说,毕竟这种小细节谁会在意?

  没想到,正川哥却是把这件我几乎忽略的事情记在了心底。

  他这样的说辞,自然没有让苟梓泽怀疑,因为在湖心小岛生活,他这里有着丰富的工具,所以他还是让聋哑大爷准备好了东西交给我们,只是说了一句:“不要觉得我啰嗦。这个村子你们最好不要去好奇,因为和那个魔鬼一般的村子朱家湾是有关联的。你们师父都要推脱的事情,自然也轮不到你们来好奇,我也不想到时候你们师父来了,我没有办法对你们师父交代。”

  “我们自然是懂的,你不用担心了。”正川哥也不否认苟梓泽的话,而他的样子原本就有一种让人信服的感觉。

  苟梓泽没有再多问了,把东西交给我们,就意兴阑珊的摆摆手,又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

  而正川哥却是分外的‘兴奋’,小声的对我分析了一句:“老三,你感觉到了吧?这个苟梓泽说话,常常说一半,留一半的。对师父也没有交代的太彻底,却无意中给我们透露这个村子真的是有秘密!我们非把它弄清楚了不可。”

  我点头,有一种自己也能干大事儿的热血,可也隐隐觉得不安?我们这样做真的合适吗?但在那个时候,却没有人劝阻我们,师父也不在身边。

  湖心小岛上除了苟梓泽,那两个聋哑人对我们的行动是更加不闻不问的...在如此决定了以后,我们在天完全黑下来的夜里离开了小岛,竟然也没有被察觉的样子。

  而那一天夜里,我一直都记得有一轮月亮,泛着红色朦胧的光。

  因为太过朦胧,所以显得有些毛毛的...原本按照历法,不是应该过几天才会有这样的几乎是满月的圆月吗?

  我坐在小艇上,心中有这样的疑问?也陡然升起了一个说法,师父曾经笑着说,民间有个说法——毛月亮不祥。


(昨天的事儿,给大家抱歉。确实是有非常重要的正事要谈,这个和生病没有关系,挤时间也是要谈的。喝酒也是难以避免。不说虚的,今天给大家多更。如果能顺利更完我心中计划的章节,那么也就只欠大家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