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一章 活碑

第九十一章 活碑

  我实在不想呆在这山顶上了,初夏已经只剩下一个尾巴,盛夏的光景儿就要到来。

  但这该死的地方,晚上还吹着那么凉的风...让人寒到骨子里。

  可是我必须呆在这样一个地方,脑中那个觉得自己要留下来和正川哥一起的念头,一直都是强烈到挥之不去的。

  难道我留下来是可以做什么,就比如说我来保护正川哥的吗?

  想想就觉得荒谬,我现在远远够不上这个资格...能不成为拖累都已经应该偷笑了,但我还是选择遵从自己的念头。

  所以,尽管心中是极不情愿,但我还是跟上了正川哥的脚步。

  到了这片儿平地,夜风仿佛更凉了一些,正川哥走的很快,只是不到半分钟的功夫就站在那块石碑的前面,我不敢一个人停留,也只能跟上了他的脚步,脚下的石板坑坑洼洼,走的有些不平顺,但好在也是跟上了。

  在石碑面前,正川哥很是沉默,我转头看见风吹扬起他长到颈窝的头发,月光下的侧脸,微微皱眉的样子显得有些忧郁。

  我想忧郁的原因是因为那块石碑吧?就那么简单的被打磨成了一块儿方型的样子,没有任何的花纹雕刻,也没有任何的文字,就像一块儿被竖立起来的大青石,这样的石碑没有任何的线索,让一心想破解谜题的正川哥郁闷了,所以显得有些忧郁吧?

  我胡思乱想着,正川哥的手却已经放在了石碑之上,好像这个石碑藏着什么宝贝一般,他上下摸索着。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转头对我说到:“老三,这块石碑有些怪,下半部分冰凉,上半部分...”

  这样也能发现一点儿什么?我瞪大了眼睛,追问了一句:“上半部分怎么样?”

  “上半部分就像普通的石头,知道吗?夏天的石头,在白天吸了热,夜里下凉以后,会变凉一些,可是还会有些微微的余热...这就是普通石头会有的状态,这上半部分就是这个状态!”说话的时候,正川哥又皱起了眉头,一手搭在石碑上,沉吟着,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正川哥,你咋观察的那么仔细?”我也想去摸这块儿石碑,但心中却有个念头似乎是在阻止我?我只能找个话题,转移了注意力。

  “这些只是生活的小常识而已吧?至于为什么会想到去摸摸这块石碑,只是因为我感觉应该摸摸它?这感觉应该是对的,我好像快要抓住什么线索了?”正川哥的眉头皱得越发的紧。

  而我却是在心里冒出了无数个省略号...我心中一直有个念头在阻止我摸这块儿石头,正川哥的感觉却是应该摸摸?这是什么样矛盾的对立啊?

  可我却笃定的相信我应该是错的,正川哥是对的,因为师父不也表扬正川哥灵觉出色吗?

  这样想着,在好奇心之下,我也是鼓足了勇气,稍微有些颤抖的把手放在了石碑的上半部分,手心传来了一阵儿稍微温热的感觉,让人安心。

  仿佛因为这个温热,让这石碑本身也显得没有那么的生硬了,变得柔和了一些?

  这种触摸让我心安?开始忍不住自我解嘲的想着,不也就这么回事儿吗?亏自己之前还疑神疑鬼的...可能也是因为想到了小时候的事情,而变得稍微有些胆小了吧?

  我给自己找着理由...手中的动作也开始放肆起来,开始上下摸索着这块儿石碑。

  正川哥却没有理会我,只是凝神看着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快,我的手就摸到了正川哥所说的下半部分石碑,一下子触手的冰凉,让我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这比山上任何的东西都冰凉...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第二个念头则是原来分界线不是如此的!

  我一直以为所谓上半部分,下半部分是应该平均分配的...实际上,那温热的上半部分只占了石碑的四分之一都不到!剩下的四分之三还多的位置,都是这种刺骨的冰凉,就像摸在一块坚冰之上。

  这种凉度,让我想要把自己的手拿开..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我很分明的感觉到石碑好像微微震动了一下?

  是我的错觉吗?毕竟正川哥都没有感觉到的事情,我为什么会感觉的到?我下意识的觉得我应该若无其事的把手拿开,不能露出一丝儿胆怯,然后再用毫不在乎的语气告诉正川哥这件事情...然后,让他也感觉一下。

  可是,我的手在这个时候,却好像不听我指挥的一般的,持续的朝着下方摸去。

  越是往下,那种震动就越是明显,当我的手来到石碑的下半部分时...我感觉到了某种强烈的震动,‘咚’‘咚’‘咚’...这种震动仿佛还能发出声音一般的,回荡在我的鼓膜。

  这种声音既熟悉又陌生,我一时间无法去想象这到底是什么?可我却紧张了起来,因为这份儿紧张,我的心跳也变得格外的快,咚咚咚的跳动,就像要蹦出了嗓子眼儿。

  我脑中的念头一下子乱七八糟,却是在这种混乱中,我忽然想到了这种熟悉的感觉是什么?那不就是心脏跳动的频率吗?心跳不就是这个声音吗?

  我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有心跳的石碑?小时候的经历,想象中的怪物如同不受控制一般的冲进我的脑海!

  我用了极大的力量才克制着自己没有大声的叫喊出来,却也是忍不住一声低呼,手一下子离开了这个诡异的石碑,整个人也不受控制一般的,接连着后退了好几步...才重重一屁股的坐在了地上!

  “老三?”我这样异常的举动终于让正川哥回过神来,他担心的看着我,人也站了起来,试探着叫了我一声,准备朝着我走过来。

  我有些惊惶的指着石碑对正川哥说到:“它..它是活的。”

  正川哥估计也是被我的说法吓到了,忍不住一个回头,除了黑沉的夜空,孤独的石碑,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存在?正川哥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他有些着急的看着我,一边朝着我走过来,一边关切的问到:“老三,你怎么了?是不是受影响了?什么东西是活的?”

  我的呼吸变得粗重,我吞了一口唾沫,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狼狈胆小,但身体还是忍不住颤抖,我尽量一字一句的对正川哥说到:“它,石碑,石碑是活的,它..它有心跳!”

  这个时候,正川哥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很是着急的翻开了我的眼皮,观察起我的眼珠。

  这是判断一个人是否‘中邪’,或者是受到了强烈的影响,甚至被不好的东西‘鸠占鹊巢’最简单的判断方式,因为身体对不属于自己的能量气场有着最基本的排异反应,自然对身体的控制,不如人自身的灵魂控制自己那么得心应手。

  最直接的就是表现在眼球上...在非特殊的情况下,眼球都会不受控制的上翻,就算尽量控制,也会有那种显得稍许僵硬的下压感。

  这是一种必须有经验,才能完全判断的情况,看的就是眼球的一种‘浮’的感觉,而正川哥显然是有这方面的经验的...他一来就下了如此的判断,显然是觉得我在说胡话。

  我无奈的推开了正川哥的手,任由额头冒着冷汗,异常坚定的看着正川哥,说到:“二哥,我们必须下山!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没有感觉到,但我绝对没有中邪,那块石碑传来的心跳的感觉非常强烈,强烈到每一下跳动都很清晰。”

  正川哥一下子皱起了眉头,眼光中竟然没有不相信,而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情绪,就像他已经相信了我,却还处于一种震惊当中,他只是喃喃的说了一句话:“难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惹祸了。”

  正川哥惹了什么祸?我已经没有办法去深究了,也不想去追问,我觉得现在下山就是最好的选择!不由得站起来,拉着正川哥,就要往山下走!

  还是那样的感觉,这件事情不是不可以揭开,而是真正的时机未到。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安静而浓重的夜色下,却传来了一声具有深刻穿透力的声音,一下子划破了夜的宁静!

  而这个声音,如果是呆在过农村的孩子一定不会陌生!我曾经生活过的厂矿区也在城乡结合的地方,我自然也不会陌生...这是杀猪才会有的声音,就是猪临死之前会挣扎,会发出的那种强烈的惨嚎!

  这个声音非常的平常,如果只是一个声音,如果只是发生在白天的话...

  我和正川哥面面相觑,在此刻,我们想起了最初上山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那个神秘的‘养猪场’吗?我们如果不傻,都知道,或许我们会知道什么秘密了?

  我之前坚决要下山的决心也开始动摇...

  此刻,夜里11点!

(好吧,现在可以说出今天的计划了,如果今天五更的话,那么我就可以只差大家一章了。但是,好像四更完了,就不太写的下去了...毕竟昨天回来,三点左右身体才算舒服一点儿,睡了。早上8点多就起床了,想睡觉了。姑且,还欠着两更吧。今天的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