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二章 杀戮

第九十二章 杀戮

  正川哥几乎是不加考虑的就拉着我跑到了山顶的边缘。

  在那个石碑之后,山风吹的很大,我很难相信在初夏的夜里会有这样的狂风。

  而且,只是在这座石山的边缘,并没有波及到其它的地方。

  由于坡度的关系,这个边缘和悬崖的边缘没有任何的区别,加上狂风四起的关系,在这边根本不可能稳稳的站住。

  正川哥拉着我一起趴在悬崖的边缘,他低声对我说了一句:“这里气场碰撞的很厉害,这不是普通的风。”

  乱风吹乱了我的头发,将正川哥的话也吹的断断续续,我虽然听清楚了,但是我只是在山上呆了三年而已,所懂的东西也没有正川哥多。

  我只是觉得长久以来,我心中坚定不可移的东西就是在这风中被一点点的吹散,我开始相信这个世界是真的有一些并不是我们知道的存在,这个世界也并不是以‘我以为’而转动,有很多事情或许整个人类探索的脚步都只能停留在很初级的阶段。

  偏偏我们却以这个初级锁住了自己的眼光,而不去换一个角度,我们所掌握的一些东西,何尝又不是所谓的天道规则而已。

  而规则放眼在整个宇宙,运行的规律有很多。

  我很沉默的趴在悬崖边缘上,脑中却是胡乱的想到了这些...只不过我的思维在下一刻就已经被打断,因为在村子里忽然有一个地方光明大作。

  那个地方就是村子中‘养猪场’的位置。

  我和正川哥趴着的这个地方和养猪场几乎呈一条直线...形成一个诡异的连接!我很诧异的发现,通过这条直线蔓延到山顶,其实是有一条路的。

  如果不是在这个山顶,根本就不会发现这条‘路’,因为从山下看不出这些植被有任何的差别,只有站在这个角度,才能发现,按照这条线来行走的话,正对的这个山坡,植被要稀少低矮的多,甚至有刻意人工掩饰的痕迹。

  “正川哥,那是一条路。”我忍不住对着正川哥说出我的发现。

  “我发现了,而且,你看...”正川哥指着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在那些枝条蔓延的诡树背后,有一颗低矮的灌木被风吹起,滚到了一边儿。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棵灌木根本就是被匆忙胡乱的种下的,所以才那么容易被风吹起。

  为什么这个村子的人会去这样掩盖一条路呢?

  我心中很多疑问,却是看见灯光通明的养猪场,那个空旷的坝子中涌进了很多人!

  这些人几乎是村子里除了小孩儿以外所有的人了...毕竟在这个村子晃荡了两天,大概这个村子有多少人,我心中还是有一个大概的概念的。

  之前的嘶鸣声就已经够诡异了,除了是半夜的原因外,熟悉杀猪的人都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一头猪能发出的声音!!这样穿破了夜空,起码也得是五头以上的猪才能发出这样的嘶吼!

  就是说有五头以上的猪被拖出了栅栏,才会有这样的嘶鸣!

  “就算是猪,临死前也会有所感吧?没见过猪被绑上之前,能够安静的。”正川哥似乎说了一句毫不相关的话。

  但换成任何人,看见我们现在所看见的,肯定都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因为在那个灯火通明的院子里,整整齐齐的十二头猪被拖出了栅栏,如今已经是五花大绑的被架在专门杀猪的‘案板’上,哼唧着等待最后的命运。

  杀猪或许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但要是被弄成了‘仪式’,那么一切就会变得分外诡异。

  就如现在,在十二头猪的前方,竟然摆着一个祭坛,在祭坛的前面,有三只很高的高香已经被点燃。

  香烛都不是正常的,我所看见过的颜色,而是在灯光下呈现出一种诡异的乌红色,就如同这山顶泥土的颜色一般,就像被风干凝固了的血!

  在祭坛上我确定是供着一个通体黑色的塑像,但要在这个距离清楚的看见这个塑像具体是什么,那是神仙才能办到的事情。

  此刻,在祭坛的前面,站着一个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在通明的灯光之下,能够看见他花白的头发,他捧着一个如同盆子那么大的碗,我只能理解为碗,因为就是完整的碗型,在祭坛之前嘀嘀咕咕的说着一些什么。

  我相信那个祭祀的声音是应该很大的,否则不会跟着那么远的距离,我都能听见模糊不清的声音。

  可惜这里的山风实在太大,就连这样的声音都被吹的破碎,我是在听不清楚这祭言中的半点片断。

  我和正川哥沉默的看着这一切,如果不是傻子,或许都可以知道,这个村子的不正常到此刻几乎可以‘尘埃落定’了,因为半夜杀猪尚可以找到一个理由去解释,杀那么多猪也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在杀猪前,几乎涌进了全村的男女老人,外加进行这么一个郑重的‘祭祀’,绝对不是普通村子可以干出来的事情。

  我也不再提下山的事情了,虽然有俗语说‘好奇害死猫’,连九条命的猫都可以害死,可见好奇是一件多么要不得的事情。但这好像也是一种人类的天性,如果不好奇,又怎么有不断前进探索的脚步?我也是人,我也很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好在这个祭祀的时间并不长,一切都像是一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事情,所以在院中的人做每一个程序的时候都那么的‘井然有序’。

  包括,一个人的祭言,所有人共同的祭言,跪拜的时机,共同跪拜的时机....像是一个被设定好的程序一般,我怀疑什么人站在什么位置,这些人也熟悉无比了吧?

  否则,这么杂乱的一个村的人,为什么会在祭祀的时候,就这样无声的站成了一个方阵,没有半点儿的凌乱呢?

  集体的跪拜以后,这场祭祀就算完毕了!

  那个捧着如同盆子一般大碗的老人把那个大碗放在了第一头猪的下方,就后退了几步站定了!

  在这个时候,一个健壮的男人站出来,大吼了一声:“杀!”

  然后就站出来了十一个同样健壮的男人,几乎是同时高高扬起了手中的屠刀,然后动作几乎分秒不差的捅进了被绑好的猪的脖子!

  ‘噗’我仿佛能听见鲜血喷溅的声音,在拔刀的那一刻,这几乎是最野蛮的杀猪方式,没有任何的处理,就是这样任由拔刀的时刻,鲜血飞溅而出。

  这些男人后退了一步,但是仍然有鲜血飞溅到他们的身上,可是他们好像很麻木,就是这样麻木的站着,麻木的看着!

  没有清水的清洗,也没有接住鲜血的盆子...好像只有这种最原始的鲜血飞溅,才能去体会出这种杀戮的残酷。

  尽管只是杀猪而已,我的内心也紧缩成了一团...好像在这一刻,连猪的嘶吼都听不见了!

  “好像是在刻意的聚拢一些煞气!这样被杀,就算是动物,就算是猪...也是...”正川哥舔了一下嘴唇,在此刻还能冷静去分析一件事情,也是很强大的心理了。

  我不行,有点儿想闭上眼睛...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在猪血放的差不多了,整个院子都几乎血流成河的时候,第一个喊杀的男人站了出来...我没有杀过猪,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猪是否还活着,我只是看到这个男人拿出了更大的一把屠刀,忽然吼叫了一声,然后屠刀毫不留情的抛开了猪肚子...接着那只大手就这样伸进了或许还是炙热的猪的腹腔!

  接着,我看见他一拉扯,然后伴随着他的又一声吼叫,一颗完整的猪心就被他扯出了猪的腹腔,高高的举过头顶!然后被扔到了那个盆子一般的大碗之中...

  那个老人无言的站出来,捧着碗,又继续走到了下一头猪的面前,第二个人男人站了出来...

  依旧是重复第一个男人的动作,看的我心头一紧...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难道也是如正川哥所说的,在聚拢一丝所谓的煞气吗?

  在这个时候,正川哥的手无意识的收拢在了地上,紧紧的抓着地上的一团泥土,仿佛只有这样他的内心才能冷静,他说到:“其实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如果是非正常死亡,是被杀的...那一刻的怨气都是最重的,如果被杀的方式特别残忍,那么怨气之中就会产生一丝煞气。”

  我听天书一般的听着正川哥在分析,而眼下的那一幕,还在不停的重复...我已经不想再看!

  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只好问了一句:“那要煞气有什么用?”

  “用处?那可就多了...煞气可以破除一切的气场,而且如果煞气是被用特殊的方式献祭出去的,被吸收了...或许是有这样的方式,我只是听师父模糊的提起过一次。总之,结果就是,如果一个灵体煞气加身,那是非常厉害的。但我需要理一下这其中的因果关系。”正川哥的眉头越皱越紧。

  我的心中却莫名的出现一个想法,几乎是不加思考的脱口而出:“破除任何的气场?难道有些家伙要破除镇压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中冰冷,有一种叫做责任的东西就一下子沸腾了我的整个灵魂。

  正川哥一下子转头看着我,又一次出现了刚才我在说那石碑是活的时候那种表情...而我也一下子愣住了,为什么我会觉得自己非常陌生!

  但在这时,整个山体忽然震动了一下,至少我感觉到是非常明显的震动——就好像一个死寂的心重新开始跳动!

仐三说:
卡文好痛苦,这章从8点写到现在,才算完成!原本今天是想三更的,再还一章欠债,算了,不挣扎了。两更吧,还有一更,下一更应该会快一些...我给卡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