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三章 仪式

第九十三章 仪式

  这种震动是那么的明显,明显到根本不是石碑上传来的那种震动可以比拟的!

  如果非要形容,那就是整座山的律动,就像是要冲出这片大地!

  我一下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在下一刻,我几乎是不加思索的就从地上翻身跳了起来,悬崖的边缘,凛冽的山风,让我的身体站立不稳,差点儿从这山上翻了下去。

  是正川哥一把抓住了我,他有些愤怒,冲着我低吼到:“老三,这是在山顶边儿上,你忽然这么激动做什么?”

  我被正川哥扯了回来,踉跄前行了两步,却是猛然的回头,拉着正川哥就朝着那边的山下走去,我说到:“这一次它是真的活过来了,下山,我们下山...”

  我是用力如此之大,正川哥都被我扯动了两步,但他却又一把拉住了我,对我说到:“不管什么活过来了,咱们现在下山也来不及了。如果真有危险,也是要当我个明白鬼,你看那边...”

  我一转头,看见的正是灯火通明的‘养猪场’,此刻那个装着十二颗猪心的大瓷碗被放在了院子的中间,全村的人竟然一个个的走到了那个瓷碗面前,一个个亮出了刀子!

  我的呼吸暂停了一刻,仿佛在模糊之中看到了一个古老仪式,却是怎么也看不分明!

  我好像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目的是什么?仔细一想,却又什么都不知道...我活了十几年,就从来没有这样恍惚的一刻...

  等着下一刻,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竟然看见第一个村民已经用刀子朝着自己的手腕划了一下...鲜红的血从上空处的手腕滴落到了碗中。

  那个村民却是麻木的站着,隔的太远,我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是看着他放了一定的血之后...就这样捂着手腕退开了,从另外一边,走来一个村民,抹了一把也不知道是不是药草的东西在他手腕上,动作熟练无比的包扎起来。

  接着,就是下一个村民...

  “老三!”正川哥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到:“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又说它要活过来了,但我相信你。”

  “你相信我?”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正川哥,说到:“这不是你信不信我的问题,而是...而是...那么明显的,整座山都在震动,难道你感觉不到?”

  “山,震动了?”正川哥一脸的诧异。

  “就是震动了一下,和石碑上的震动如出一辙,只是强烈了那么多?你又感觉不到?”我感觉到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渴的感觉,这种事情为何只有我能感觉到?正川哥不是一向灵觉出色吗?

  正川哥用一种我从来未见过的陌生眼神看着我,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他师弟,而是另外一个人,他在努力适应一般。

  但终究,还是恢复为了师兄弟之间的那种亲密,下一刻却是苦笑着摇头,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正川哥是真的感觉不到?!

  我有一种气馁外加气愤的感觉,这是老天爷在玩儿我吗?几乎是如同赌气一般的说到:“既然如此,你还相信我做什么?”

  正川哥的双手搭在我肩膀,很郑重的说到:“也许在很久以后,你会以为是别的原因。但现在,我只想说,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是我师弟...那么,你说一句,我就会信任到底的。整个山门,除了师父,就是我和你了...对于你来说也许还有亲人,朋友!但对于我来说,你,师父几乎就是我大半的..大半的人生。”

  我很讨厌这种抒情,因为我很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面对这种抒情,我自己就会先起一身鸡皮疙瘩,我不是不感动,而是不懂怎么去回应。

  说话间,正川哥转过了头,又轻轻的拍了一下我肩膀,说到:“老三,注定我很多地方是不如你的!但,我也是期望你给我同样的信任,我说我相信你的说法,它要活过来了,但绝对不是现在。”

  “嗯?”我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却没有想要再走了,我没说过多的话,但在行动之间,已经把信任完全的给了正川哥,尽管这个地方一再的让我不安。

  正川自然也是感觉到了我的态度,眼中流露出感动,说到:“我在这里是有危险的感觉,那是因为这里藏着危险。但我感觉不到危险会在现在爆发!所以,我在今天晚上必须弄懂这个村子的秘密,看他们要做什么...这就是原因,只是凭着灵觉。”

  “正川哥,你没有不如我。”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轻轻反驳了这么一句话。

  在我的心中,正川哥近乎完美,好看的样子,惹人喜欢的性格,灵巧的手艺(做什么,包括做饭都能做很好),出众的天分(师父都肯定的灵觉),又有刻苦的耐性...就连在望仙村儿读个书,也是出类拔萃的出色...相比之下,我就是一个只知道抓紧一切时间疯玩的,没心没肺的家伙,哪里能和正川哥比。

  他竟然说他比如我...这一点儿我不承认,在我心中本能的也想维护自己的师父和师兄。

  正川哥听了我这话,只是轻轻一笑,放在我肩膀上的手紧了紧,然后低声说了一句:“傻小子,以后你就知道了。”就不再言语!

  而我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总感觉正川哥在这一刻和我有了一点点距离,他是意识到了什么吗?我不懂,总觉得山风的冷,比不过我心中的那一点冰冷。

  我想表达表白自己的态度,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靠正川哥近了一点儿:“正川哥,总之你是我师兄,也是我哥,我不会变的。”

  “傻小子,谁又会变来着?”说完,他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山下,轻声说了一句:“可能也是我,太急于证明自己了。”

  证明自己也许也没有什么不对吧?我这样想着,却是顺着正川哥的目光看着山下,此刻,这个村子的人还在对自己放血...整个过程就如同一开始那样井然有序,可是又诡异的默然无声。

  仿佛不是在给自己放血,而是一群犯人,在默默的排队领过自己的一份吃食而已,在麻木中竟然还透着深厚的,穿不透的绝望感。

  这种事情如果自己不是也跟着看麻木了,那就不能想...一想,那情景是有一些恐怖的。

  整个村子的成年人也就是一百多人,每个人放的血不算多,但这么多人轮下来以后,连那个负责包扎的人也没有错过...那个大瓷碗终于被盛满了。

  我站的远,也看不仔细,只是在灯光下能看见血淋淋的一碗。

  我也不想靠近了看,想必人血跑着新鲜的猪心,这画面也不怎么让人愉快...在这个时候,那个最先祭祀的老人又上前了,怀里好像抱着一个什么罐子之类的东西。

  在完成了整个放血的过程以后,他打开了怀中的东西,朝着那一晚血淋淋洒了一点儿什么?

  我虽然看不分明他的动作,但我敢肯定,他是洒了一点儿什么?因为在那一瞬间,我分明看见那一碗血亮了一下,就好像被洒了一层荧光粉似的,但也只是一瞬间。

  那是什么?我心中动容..转眼看了一眼正川哥,他没有任何的反应!我没有敢说话,因为我这两次表现出‘异常’,正川哥都好像有些莫名的情绪在其中,我只能安慰自己,正川哥也是看到的,只是没有我这么一惊一乍!

  山下的仪式进行到现在,也几乎就要结束了...因为我看见出现了12个女人,手中拿着一个怪异的容易,开始小心的分装碗里的血和猪心。

  然后那个老人举起了之前抱在手中的罐子,其余的人都跪拜了下去!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麻木还是虔诚...正川哥喃喃自语到:“然后呢?他们又要做什么?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实际上,我的心里却有一些悲凉,忽然想起了这个村子的贫困,在这个年代,恐怕也不是每一家人都有电灯这种东西存在的,却在‘养猪场’这个地方弄的灯火通明。

  养这么多猪,不是杀了吃了,或者卖了,改善生活,而是要进行这么一个诡异的仪式...我想起了,村子里的人忙碌着,几乎就是在四处的割着猪草,想起他们麻木的样子...我的心在悲凉之中还痛了一下!

  是的,一来这个村子,我就觉得他们衣衫褴褛的像乞丐,在这个时候,才找到他们更像乞丐的原因,那就是面黄肌瘦。

  就算这样,也还要放血吗?他们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如果是被迫的?谁来拯救?这也是正川哥执着的原因吗?

  风中,我叹息了一声,却看见那十二个分完了那一碗血淋淋的东西的女人,把那个奇怪的容器抱在怀里,首先走出了‘养猪场’,然后村民跟上了!

  就像一条直线一般,走出了养猪场....直线?我忽然想起在悬崖边上看养猪场和山顶之间那条直线,我的心惊了一下。

  而正川哥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低声说到:“他们怕是要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