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六章 突变

第九十六章 突变

  他们要做什么?

  我能看出这个十二个人的痛苦之中还有着强烈的不情愿的心情。

  如果我能接受这两个老人被这样划了12刀,我却是不能接受他们还要承受折磨,在我这个年纪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去相信死亡就这样发生在我的眼前。

  尽管他们穿着寿衣,与人的对话之中也充满了各种暗示!

  但都不是我相信的理由,只因为在这个山顶站着的是他们乡亲,甚至还有自己的儿女。

  在我的心里,就算逆天,如果我的亲人朋友无罪,我也绝不会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这样死在我的面前。

  这是一个根深蒂固,仿佛来自灵魂里的念头,就如同师父所说的执念一般,但我不在意,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但还不能完全的理解,可是我信奉,师父也曾经说过——有我执,才能有我破,有我执,才能有我渡。破执渡念之后,才有能有所升华。

  “过不过的去,就是一道心上最大的坎。可执念一个又一个,那么这样的坎坷有多少,不可知。”师父那日喝的醉醺醺,只是看似癫狂的说了那么一句话。

  总之,我就安然让这个念头存在于我的灵魂了,因为接受的是道家教育,我知道任何事情都讲个机缘,不到我堪破的那一天,我强装也是装不了,因为骗谁都骗不过自己的心。

  所以,在这种念头之下,我就是不愿意去相信这两个老人会死。

  可笑的是,我的天真在下一刻就被打破,这十二个人抬着两个老人分别朝着两个方向走去,一个是朝着有石碑那边的山坡,而另一个方向,则是我和正川哥所在的方向。

  “别看。”在这个时候正川哥忽然低声对我这样说了一句,然后捂住了我的双眼。

  要发生什么?我执意的去拉正川哥捂住我眼睛的手,但是正川哥用了很大力气,任由我挣扎却是拉不开。

  我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升腾起了一股怒火,就是倔强的想要拉开正川哥的手,在着急之下,我搞出了比较大的动静,正川哥只好一把摁住了我,说到:“老三,就算看到什么,也要冷静。很残酷...”

  他的声音中也带上了一丝悲伤,而他的手终于拿开之后,我看到了我有生以来最残酷的一幕。

  在我们这边的是那个老妇人,她不知道是通过怎么样的方式,被固定在了那诡树枝条最茂盛的地方,几乎是那些密密的枝条遮盖了住了身体。

  那六个汉子已经离开,在山顶上燃起了熊熊的火光,是之前村子里的人送出的白花被燃烧了起来,灰尘飞舞...那个村长不知道从哪儿又弄来了一瓶劣质的白酒,一边喝着,一边哼着一曲乡村的小调。

  唱的好像是送别故人的意思,曲调苍凉而悲伤...

  没有人说话,整个气氛压抑到了极点,而我的大脑短暂的空白了以后,脑中反复出现的画面就是正川哥手指上的血只是轻微的触碰就被吸干的画面。

  再有就是那个猪心被吸干之后,破碎成几块...摔落在地上的画面...

  刚才正川哥捂住我的眼睛,我没有看见眼前这个老人是怎么被送到树上去的,但却不妨碍我这一刻怒火一下子冲上了大脑!为什么可以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乡亲(至亲)被送上绝路!

  不,应该是这个村子的人亲手把他们送上绝路!在我看来,就算有一万个理由也不能这样做...

  我几乎是压抑不住的‘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周围的灌木丛发出了细碎的声音...正川哥显然不知道我会这样,根本来不及拉我。

  眼看我们就要暴露了,却是在这个时候,从树冠上传来了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悲剧终于是开始了,那魔鬼一般的枝条开始吸血!

  也就在这个时候,正川哥一把拉住了我,把我拉进了灌木丛中!

  “哥,为什么你...”我想质问正川哥一句,为什么你能见死不救,却不想刚说出了四个字,就被正川哥死死的捂住了嘴巴。

  他的声音低沉的在我耳边响起:“如果你认为鲁莽冲动就能救人,而不是害人!我放手,你尽管去...难道你还听不出来,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世世代代都承受着痛苦的村子吗?你没看出他们的不甘,却又不得不这样做吗?你以为是在救人,说不定是害了更多的人...如今,你总算理解,我为什么要弄懂这一切了吗?不光只是为了证明,而是时刻不敢忘记师父的一句,所学之术,用以仁义,是为我道,是为我名,我命!我们要去办这件事情,要救的是一整个村子,而不仅仅是这两个人。”

  说完这句话,正川哥缓缓的放开了我...接连不断的惨叫,掩盖了我们刚才的动静,竟然没有人察觉到不对劲儿。

  而我在被正川哥放开以后,一下子颓然的跪倒在灌木丛里,双手死死的抓着地上的泥土,在惨叫声中,我的心不停的被折磨着,同样的话,师父也对我说过,还曾经开玩笑的对我说了一句:“小正凌,你不是想成为大侠吗?这就是大侠应该有的心境。不过,光有心不够,还得学好本事。否则,就老老实实当个被大侠救的人吧。”

  当时,这个话我不以为然,如今却是痛恨。

  如果我有师父的本事,少不得在这个时候就挺身而出,救下这两个老人,然后去灭了这个山下藏着的恶魔...还需要忍耐什么?

  在我心中,师父就是有这个本事的!

  可如今只有我和正川哥在,就必须要学会这么残酷的选择,而我第一次去面对人生中的无奈,才发现自己以前的天真...原来人生真的是一个纠结而痛苦的过程,要不停的接受内心拷问,无愧于心四个字太难,是真的只能但求。

  “师父或许也是没有办法的,所以才需要我们去传承。要始终相信一点,只要传承下去,总有希望去破开黑暗吧。我想这个村子里的人也是这样想的。”我毕竟天真,从这些人的对话之中,能听出的信息太少。

  而正川哥已经真正的成年,他或许看透了更多的东西,才对我说这样的话。

  我只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就算堵住了耳朵,也遮盖不了那接连不断的惨叫,以及那一首悲伤而苍凉的送别曲...

  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每一秒都那么难过...直到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中的那惨叫声才渐渐的小了下去,直至消失...

  在这个时候,我才敢睁开双眼..山顶那燃烧着白花的火光已经熄灭,而树上挂着的老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干瘪的尸体,在我睁眼的瞬间,巧合的就这样从树上枝条最茂密的地方一下子落到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

  我的心中一痛,之前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在这个时候,那些守候的村民又有了新的动作,又是那十二个壮汉出马,把两具干瘪的尸体抬到了山顶...就在山顶挖开了两个浅浅的坑,沉默的把尸体埋葬在了山顶!

  然后全村的人走过那个埋葬的地方,把泥土紧紧的踩实,接着在做了一些抹去痕迹的工作...这些村子的人就沉默的下山了!

  火光渐渐的远去,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般,山顶又恢复了原貌,因为连痕迹都被这个村子的人细心的清理掉了。

  而我和正川哥却是几乎同时选择了背靠着大石喘气,这是对我们心灵的一场折磨,我们没有办法马上若无其事的下山,我们需要一点儿时间来冷静。

  “老三,你知道吗?我八岁就出来和师父一起走南闯北,每年都要过两个月师父口中所谓‘走江湖,看红尘’的日子,自问也遇到了一些诡异的事情,但从来就没有看见过这样的事情,我心里很难受。”村子里的人已经远去,从脚步声来看,已经快要走到山腰的位置,正川哥的声音也放开了。

  充满了痛苦和悲伤。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起了山顶那血腥的泥土,是埋葬了多少人的骨肉才造成的?我只能沉默。

  过了一会儿之后,正川哥才说到:“我好像想起了一些什么,但是很模糊。不过,山上我们不要呆了,下山吧?”

  “好!”我是一刻也不想呆了。

  可是,我和正川哥刚站起来...整个山体都震动了一下,那该死的,只有我能感觉到的心跳一样的震动再次出现了。

  远方,或许是很近的地方,响起了一声长长的狼嚎之声。

  连朦胧的毛月亮也被飘来的云雾遮盖了一般,月光惨淡!

仐三说:
好吧,好吧,三更完毕...我是一个勤劳的男子。当然,在不想着还欠着两章的情况下,我很愉快。睡觉,睡觉...去治愈我‘受伤’的欠债之心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