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七章 纹路

第九十七章 纹路

  为什么偏偏是我能够感觉到那该死的心跳一般的震动?

  我的脸色很难看,只想拖着正川哥快点儿下山去,却不想一触碰到正川哥的身体,却觉得冰冷的厉害。

  我一个转头,看着正川哥,却发现他脸色古怪而难看,整个人都僵硬在大石的后面,脸憋得铁青,脖子上的青筋都突出来了。

  “哥,你怎么了?”我大急,忍不住下意识的去摸正川哥的额头。

  正川哥挡开了我的手,说到:“没什么,刚才忽然不能动了,我们赶紧下山。”

  刚才不能动了?和那心跳一般的震动是有关系的吗?可是此刻我却不想思考,有一种莫名的责任扛在肩膀上的感觉,我拉着正川哥开始有些跌跌撞撞的朝着山下走去。

  这路崎岖难走又是陡峭,但却有一种莫名的危险感包围着我们,我们根本就不敢放慢速度。

  几乎是用整个身体贴着地面,然后用手抓着山上那些植物,顾不得荆棘的扎手,一路向下滑。

  我们的身体早就被山上那冰冷到古怪的石头给划破,衣服也是充满了破洞...手上被植物的各种根茎扎到刺痛,也是血迹斑斑,可是到这个时候谁还顾得上这些?

  而这种临死前的回忆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回忆如同一页页的书页在翻动,看见有些时候的自己,反而比当时多了一些细节。

  狼狈下山的我和正川哥都没有注意到一路上的‘诡异’,反而是在回忆之中的我看得更加清楚,我们一路下山,身体被蹭出的鲜血都在诡异的消失。

  只是当时,我们又怎么可能注意到呢?

  月黑风高,仿佛不是夏夜的夜晚,我们连手电都不敢开,怕被那些刚下山或者正在下山的村民发现,想来也不可能注意这个?

  其实,就算注意到了又怎么样呢?我们一样也没有多余的办法,也只能这样狼狈的逃窜。

  这样不计后果的下山速度其实很快,身体虽然说不出来的疼痛,但没有过多少时间,我们竟然已经下到了那个半山腰的唯一一块稍微平坦一点儿的地方。

  “休息一下吧。”正川哥心疼的看了我一眼,大口的喘着粗气。

  在这种情况下,仿佛里山顶越远一点儿,就要越是安全一点儿。

  我知道正川哥是心疼我身上被磨蹭出来的伤口,但是之前正川哥为了怕我被那诡树扎到,细心的帮我包扎了四肢,所以我受伤并没有他受伤这么多...可是,他却顾不得自己,只是心疼我。

  我心中又一次感动,总是说患难见真情,在危险的时候还想着你的人,自然是对你有着深厚的感情。

  但我依然是不懂得怎么表达,到口中的话却变成了:“哥,不要休息了,快下山吧,我感觉不安。”

  此时的月亮已经快要被完全的遮挡住了,正川哥看着月光悠悠的叹息了一声,说到:“是应该感到不安,你是对的...刚才,我感觉到了。”

  感觉到了什么?难道说是那诡异如心跳一般的震动?!

  终于是正川哥也感觉到了吗?我心中有一种终于释然的轻松,但更多的却是一种焦虑,正川哥也感觉到了,那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

  我刚想问正川哥一句,却在这时,那该死的诡异的震动又来了...‘嘭’的一下,比上一次更加的强有力,连带着我的身子也晃了一下,是不是这一次正川哥也感觉到了?

  我刚想问正川哥,却听见山的那边传来了异常嘈杂的声音,因为人多势众,所以这些声音也分外的清楚。

  我分明就听见就几个高声嘶喊的声音在叫到:“快点儿下山,快点儿。”

  “这些年的动静是越来越大了...快点儿,离开这座山就好了!”

  而在这些声音中间,有一个声音分外的分明,那是一声带着沧桑叹息的声音,我清楚的听见他在说:“是快要归来了吧?但愿,我们的村子,我们的后人得以保全...也不知道最后是不是一场大祸?”

  “村长,快走...”

  接着,这些凌乱的声音就变成了嘈杂的脚步声,比之前的脚步声要响亮多了,可以听出来是一群人在奔逃...我仔细听了一阵儿,心中已经清楚,原来这些村民活的真的一点儿都不糊涂,心里恐怕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些事情。

  不能耽误了,我一转头,就拉着正川哥要朝着山下飞奔,我以为正川哥刚才也是和我一样在听这些村名的声音...却发现,我根本就拉动不了正川哥,而手上传来的冰冷触感,感觉像是我拉动的根本不是正川哥,而是一块儿石头。

  我一回头,接着快要已经快要接近于无的月光,看见正川哥又出现了之前那种‘症状’,整个人的脸色难看,全身僵硬,这一次感觉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

  “哥?!”我喊了一声。

  “我..我不能...动。你..快走!”正川哥这样对着我费劲力气的说了一句。

  我一下子懵了,正川哥这样难道是和山体这样的震动有关系吗?为什么那些村民却是不受影响?我也没事儿?

  但此刻,师父不在身边,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给我答案..我怎么可以扔下正川哥走?我一咬牙,把正川哥的胳膊搭在了我的肩上,说到:“要走一起走。”

  正川哥动不了,症状似乎比上次还要严重,他想挣扎,但只能被我拖着走...好在是下山的路,这样倾斜的坡度,可以借给我一些力量。

  但也坏在是下山的路,因为自己下山都已经是要贴着地皮往下滑了,更何况是带着一个人...我们两个人几乎是带滚带爬的下山,就是短短十来米,我架着正川哥就已经摔了好几次。

  我感觉我的全身都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有好几处关节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火烧膨胀般的刺痛,那是摔跤的时候被拐了...如果是正常的情况,这样要怎么走下去?但任何时候都不能小看人的潜力,我竟然可以咬着牙,继续架着正川哥朝着山下奔去。

  如果是这样,下到山下,也能算是顺利了...可要命的是,从第二下震动开始,这整个山体的震动明显的变快了,从最初第一下和第二下的十来分钟间隔,变成了五分钟,三分钟....到现在,几乎是每一分钟都要震动两次。

  这种震动就像是来自大地,小小的人力根本没有办法抵挡...只能跟着东摇西晃,能稳住身子就算幸运的了。一般情况是,它每震动一次,我和正川哥就要摔倒一次。

  我的头皮被磕破了,鲜血糊了我一脸...而正川哥的情况更加的糟糕,能带他下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不能做到很好的保护他。

  那些村民估计早已经下山了,我猜测他们会随着天亮,又来掩盖那条上山的小径...但这些已经是这个时候非常多余的想法,因为我们连自己也快要顾不上了,最糟糕的情况终于发生了。

  那就是由于这种连续的晃动,原本就多石的山,那些碎小的石子儿开始纷纷滚动起来...我只有尽量的去护着正川哥,尽量的去躲避,尽管只是一些小石子儿被晃动了,砸在身上也是非常的疼痛!

  又是一次晃动,甚至在这一次伴随着一种澎湃的‘咚咚’的声音,就真的像一颗强有力的心脏在跳动,从而引发的震动。

  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要来的厉害,毫无疑问的,扶着正川哥的我又一次狠狠摔倒了在了山石密布的地面...之前受伤的头部狠狠的磕在了石头上,幸好在这样摔倒之前,我下意识的做了一个保护头部的动作,用手支撑了一下,才让头部没有太直接的这样被撞击到。

  可就是如此,我也昏沉的厉害,尽管身体想要动,可是由于大脑传来的震荡和昏沉,让我根本无法动弹半分。

  我咬着牙,想要强行的支撑自己站起来...但在这个时候,我的身边忽然传来了一点儿风动,接着我就被一股力量狠狠的一撞,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朝着旁边滚去..火辣辣的疼痛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却是在这个时候,一个身体从背后抱住了我,接着我听到‘轰隆隆’滚动而过的声音...尽管由于大脑传来的震荡,让我的双眼也跳动得厉害,可是我还是清楚的看见,是一块巨大的山石滚落了下来。

  滚落的轨迹,就正式我刚才趴在那里的位置,如果....我头上出了一头冷汗,这后果几乎不敢想象。

  而从我背后传来的温度和熟悉气息,不用想,也知道是正川哥...

  怎么?!正川能够动了?!那太好了...可是我还来不及惊喜,一回头,却看见正川哥的脸上从腮边到脖子,泛起了一条红色的诡异的痕迹!

  几个简单的勾勒,却仿佛蕴含了无穷的天地真意!

仐三说:
今天两更,稍事休息。第二卷快要结束了...第三卷一开始就将‘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