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八章 本命

第九十八章 本命

  一看到这个纹路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就被收紧了!

  下意识的就喊了一声‘不’,正川哥怎么能付出这样的代价?被这件事情刺激以后,我被撞击而显得有些昏沉的大脑也瞬间清醒了。

  这个纹路其实就是阵纹,也是我们门派最大的秘密——本命阵法!

  师父说过,我们山门所学阵法其实不太适合于斗法,因为一个厉害的阵法无论从布置还是勾勒上都是无比费时的一件事情,而且很多厉害的阵法要借助天时地利等东西,才能完全的发挥功效。

  如果有斗法,等你布置好阵法,一切都已经晚了。

  但是一个门派不管是从自保的角度来说也好,还是从红尘历练的角度来说也罢,都难以避免是要运用到法术,加入到斗法之中的。

  那么一个以阵法见长的门派要怎么办?

  阵印和本命阵印的出现是一个改变,至少避免了布阵时繁琐的法器。

  而用灵魂力牵引,临空绘阵,暂时代替阵纹也是一个方面,虽然充满了弊端,就好比对能力的要求,这样的阵纹也不比绘制出来阵纹那样的威力,但也勉强可以在斗法中做为应用。

  可是这些都不是完美的!

  于是我山门的祖师爷,就是那个笑的猥琐的家伙,在冥思苦想十八年以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师父夸张),终于诞生了我山门真正压箱底的东西,也是真正的不传之秘,甚至我山门的人在允许的条件下,可以为他人,他门派布阵,但这个东西决不能外传,甚至为他人绘制布置也不可以。

  那就是——本命阵法!

  而正川哥脸上浮现的纹路叫本命阵纹,就是构成本命阵法基础的纹路,这种东西,既然能成为山门压箱底的东西,自然非常的不凡,因为不仅暗合本人的命格,五行,还要暗合一个人的灵魂。

  绘制的材料,方式都十分的讲究,而且处绘之人,必须是山门的掌门,长老这一级别的。

  总之,关于本命阵法的秘密太多,根本就不是我这个年纪能接触到太多的,师父说过,就算我,也要等到十八岁,才可以拥有自己的第一条本命阵纹。

  至于那关于本命阵以及本命阵纹背后的事情,以后等我长大了,可以拥有自己的第一条本命阵纹,再说与我知晓。

  其它的倒也罢了,可是祖训中有一条是必须要谨记的,阵法,阵法,最基本的阵法构造就是以阵纹和布阵的法器而构成,只是单独的一条阵纹绝不可能成为阵法。

  不成阵的阵法,若是强行运转,带来的后果是不可估量的糟糕,甚至阵法本身的‘方向’都会被带偏。

  而本命阵纹,要三条以上,配合本命阵印的特殊方式才能处处应用,阵纹越是完整,本命阵法的威力就是越大。

  如果是只拥有第一条本命阵纹,也不是不可以强行使用,但后果却是各有不同,总之都非常糟糕,最基本的一条就是此生不可能再拥有本命阵法。

  我只是记得正川哥比我大个5岁半,所以是在半年前才有了自己的第一条本命阵纹,那一天不论是师父还是正川哥都整整把自己关在了正殿一整天,连我也不得进入。

  当阵纹终于在正川哥身上成型的时候,就是如今这般模样,浮现在腮边连接着脖颈的淡红色阵纹,如同隐没在皮肤之下的鲜血。

  那阵纹简单,仿佛只是随意的勾勒了几笔,但第一眼看见我就痴了...因为暗合天地的东西总是最自然,最和谐,最理所当然的存在,让人感觉到一种自然的舒服。

  所以,在那天我第一次得知了本命阵纹这种东西的存在,也第一次知道了本命阵法。

  也因为如此,对正川哥的这条本命阵纹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我还记得很多东西,就比如师父在那一天以后,整整休息了三天,闭门不出,就连正川哥自己也是休息了两天,才勉强有力气为大家准备吃食。

  如今,这个情况下,正川哥竟然要动用自己的本命阵纹?

  “第一条阵纹,若是强行动用,必毁!而动用之后,一般都会强行的提升自己的灵魂力,甚至是功力一倍甚至数倍!如若不到生死危机,万万不得动用。”师父的话犹在耳边,正川哥竟然....

  阵纹浮现,说明已经是开始动用...等到阵纹散开的时候,就算是神仙来了,也不可能阻止这个结果了!

  想到这些,我的心中大急,正川哥为了救我,竟然不惜这样?痛苦一下子啃噬了我的心,我再次大喊到:“不....正川哥不要!”

  但在这个时候,正川哥却回头,冲着我淡淡的笑了一下,说了一句:“哪有师弟来照顾师兄的?这样,师父恐怕要唯我是问了...若你不想浪费我的这一片心,干净下山。我稍后就来,这里对我的压制太重了。”

  我不明白正川哥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儿?但在这一刻,我心急心痛的无以复加...

  我想起了在山门的日子,正川哥和我一起坐在观景台之上,笑着对我说,他会成为很出色的弟子,他会把师门发扬光大。

  那形象和今夜上山时,他不停的对我说,我只是想证明自己的样子重叠在一起...

  若然失去了本命阵纹?那会怎么样?!他如此骄傲的一个人,他不停的向前,他一直很多责任抗在自己的身上,他还想海阔天空的驰骋...这些的这些,好像都融化在了他刚才对我的那淡淡一笑?在笑容背后是没有退路的绝望吧?

  不...我的心一下子就爆炸了,让自己如此看重的一个人,就像亲人的哥哥失去了所有的梦想,是不是比杀了他还难受?我怎么能让他陷入如此的痛苦?

  这山下埋藏着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我的恨意混合着愤怒一下子从心中爆开,就像瞬间点燃了我的血液一般...那股沸腾的气场在身体里不停的奔腾,我感觉到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从我的丹田处一下子炸裂了。

  就像把我自己的灵魂都炸的四分五裂!

  这种感觉不陌生了,之前在市场,面对那个带着鬼猴儿的人,我也曾领略过如此的感觉...只不过比起这一次,那一次的爆发就像小儿科一般可以被忽略。

  这一次的爆发,仿佛一波一波的浪潮,一点点在吞没我...在浪潮停下之前,我的身体都不能动,却因为愤怒,着急而发烫,而颤抖...

  我的眼睛都好像蒙上了一层血色,把这整座诡异而冰冷的山都染红了成了一片血色!

  血色之中,正川哥的头发飞扬,乱石纷纷从他的身边滚过..偶尔一两颗溅射在他的身上,他也不为所用!在惨淡的月光之下,他举起了手中的本命阵印,咬破了自己的舌尖,鲜血反射着月光独有的光芒喷射在本命阵印之上。

  那要命的震动又开始了,这次是一下接着一下的震动,就像是一颗心脏已经彻底的复活,开始正常的律动...在山顶那边,似乎震动的更强烈,之前已经消失了的似乎是狼的嚎叫,如今又重新的响起!

  而这一次却是近在了耳边!

  本命阵印染血,落于灵台,胸口,丹田三处...那么阵纹就会不可逆转的爆裂开来!

  我的呼吸开始粗重,像是一层层薄薄的鲜血不停从我的眼帘流过...我开始看见,看见了一只巨大的狼爪,或者是狗抓紧紧的压在了正川哥的身上!

  它奇异的律动,和山体传来的震动一样!

  我看见了山顶之处,一股黑色的力量在快速的集结...似乎是吹起了一阵黑色的旋风!

  正川哥用掐着特殊的手势,拿着阵印,开始缓缓的朝着灵台之处印去...

  “不!”我大喊了一身,陡然站了起来...

  月光之下,血色的双眼之中,山上的黑色旋风吹起,我冷声说到:“什么狗屁东西,也敢鱼肉乡民,强制他人供奉?你够格吗?”

仐三说:
好吧,今天的两更完毕,大家看书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