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章 镇妖

第一百章 镇妖

  雷电几乎是一些邪妄,也是一切灵体的克星。

  对付这种已经罪孽满身的妖物根本就不需要留情,话音刚落,雷电已经接连不断的落下...金色的电光过处,照的整座怪山刺眼的明亮!

  而我却是面无表情,总是感觉自己的内心有一块巨大的冰冷,在这背后是绝然与无情,对待妖孽就应当如此!

  ‘轰隆’一道雷电炸破了一块大石,而那狗妖出来的残魂已经被彻底的炸碎。

  在这个时候,我才恍然惊醒,赶紧收诀...大雨之下,正川哥已经完全的呆滞在了一旁,只是在一切安静之后,他望着我,眼神中全是陌生,口中轻语的只是一句话:“正凌,这,这就是我与你的距离吗?”

  我却是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正川哥?刹那间,我竟然有一种‘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觉!

  这一个人生好像是我的一场梦,而我自己原本的人生好像停留在了某种悲哀与绝望之中!

  我想不起具体应该是什么事情,只是这种悲伤的感觉就已经让我心痛到窒息...我能分得清楚,流淌在脸上的,冷的是雨,热的是泪...可我为什么要流泪?

  或者,是这样平凡安逸的人生才是我的大梦一场?

  终究...我抬头望天,我好像听见无数张狂的笑声,无数声音大喊着‘死,死,死!’

  一双美到极致的手停留在我的脸上,我看不清楚手的主人,我能听到一个动听到极致的声音,带着仿佛千年的悲哀,她问我:“到这一刻,你永远不会信我了吧?”

  我是怎么回答的?我想不起来,站在巨大的岩石上,我单手捂着脑袋,整个身体摇摇欲坠...

  “正凌,正凌...?”正川哥试着小心翼翼的呼喊我,我没有办法回答,就像我无法形容出来此刻我大脑的剧痛,涨的就像连眼珠都要掉下来一般。

  “老三?是你吗?老三?”正川哥试着靠近我。

  “唔...”我终于是忍不住轻声的身影,雨水的冰凉仿佛平息我身体的炙热,我身上出现的带着‘张扬跋扈’仿若一个嚣张少年般气质的阵纹,开始渐渐的隐没。

  我很想看清楚这双手的主人是谁?我很想想起来啊...好像很重要,好像那就是我植入灵魂之中的悲伤。

  我也很想知道我是怎么回答的?我到底是怎么回答的啊?

  我拼命的想,我的胃开始抽搐,大脑胀痛的我鼻血一下子流了出来,一滴一滴被雨水稀释...然后被冲走,隐没不见...

  我简直承受不住这种折磨,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我感觉不仅我的大脑,我的全身都处于一种紊乱的状态,我仿佛看见我的灵魂之中,一道道最原始的意志编织的灵魂核心好像承受不住现在的力量,开始变得杂乱,接着就应该破碎吧?

  我觉得自己很累,我想趴在岩石之上...在倾盆的大雨之中,我看见正川哥朝着我狂奔而来。

  但却在这时,山体又一次猛烈的震动,这一次却不像是心跳的声音,而是那种剧烈的摇晃,就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山而出!

  山顶周围的诡树,在大风之中,在大雨之中,拼命的摇动着,那诡异的枝条就像一个个狰狞的鬼影!

  一步一步跑向我的正川哥被这种剧烈的晃动一下子掀翻在地,又立刻爬起来,朝着我跑来...

  而我终究是在混乱的状态中,稳不住身体,被这种剧烈的摇动,从大石上‘甩’了下来,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大石之下滚动...我感觉到全身砸在冰冷的石山上,就像骨头都碎裂了一般。

  幸好在迷糊中,头竟然没有被碰撞到!

  这个时候,正川哥终于爬到了我的身边,一把拉起我,靠在他的肩上,不停的在喊着我:“老三,老三...”

  天空又是一道闪电划过,我几乎快要无意识的双眼,一下子看见在山顶之上,诡树环绕之中,一条黑色大狗的虚影一下子被照亮...它竟然要强行的出来,而我竟然能猜测到它的想法——那就是,只有把我和正川哥吞噬了,它才能挽回自己一丝残魂被打散,灵魂力消失的‘损失’。

  我紧抿着嘴角,心中冰冷...是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狗妖的残魂也可以欺压在我头上?

  虽然刚才的惊鸿一瞥,让我发现这狗妖的魂魄好像不对劲,根本不是完整的魂魄,是没恢复还是没有怎么样?

  我猜测不出来,因为如今的能力好像很差劲的样子!

  “老三?”正川哥还在叫着我...我却一咬牙,一下子站了起来,因为混乱的状态,身体有些摇摇欲坠。

  在剧烈的震动中,正川哥又是吃力的上前一步,想要撑住我,他说:“老三,走,我带你下山。”

  我一下子推开了正川哥的手,大雨之中,又是一道闪电,我忽然开口说到:“你就在这里,不要动!另外,我不是什么老三,也不是什么正凌,我是猎妖人——聂焰!字阳生,道号长悟。”

  这句话一说,正川哥的脸瞬间变得难看之极,也充满了悲伤,仿佛此话一落,我与他就拉开了千百年不可追的距离,永远也无法靠近。

  我的心也抽搐了一下,同时自己也处于了一种恍惚之中,我在说什么?我有些混乱。

  但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猛然的传来:“你是猎妖人!没想到猎妖人一脉到如今还有传承,那你就留下来吧。”

  这个时候,我哪里还顾得上看正川哥的表情,一个大步上前去,双手合并,掐出了一个类似于大印的手诀,我知道那是要破山而出的妖魂在喊话于我。

  所以我大声的说到:“既然你知道我是猎妖人,那你该认得这一手吧?”

  说话的时候,我双腿微张,如同扎根的树干一般立于山坡之上,口中开始念起一段晦涩的咒语...这才是猎妖人一脉真正的独家传承,镇妖咒言之镇魂篇。

  在念动咒言的时候,我的大脑是一片空白,我根本想不起这篇咒言的哪怕一个字!

  可是,我口中却一刻也没有停下来,而是速度越来越快,这好像就是一种习惯,一种本能,一种下意识!

  “你?你到底是谁?猎妖人的传承不是断绝了吗?”那个声音陡然变色,竟然用一种质问的语气来问我。

  我的眼神越发的冰冷,嘴角挂起一丝冷笑,这个小妖也有资格来问我?行咒的速度确实越发的快了...

  “不管你是谁,你个区区小儿,有什么资格驱动猎妖人的镇妖咒言?你还是留下来受死吧!”说话间,那个山顶的虚影挣扎的更加厉害,它仿佛笃定我会失败,但也不是完全的放心,否则不会如此的急于出来,想要打断我的施术。

  我心中明白,如果它真的出来了,恐怕我是对付不了的,即便内心骄傲,也要承认这个现实!

  所以,我行咒的速度更快...而那狗妖的残魂越来越清晰,我知道等待凝固成型的时候,就是它强行破镇而出的时刻!

  而我此刻也忽然心中有了一丝明悟,山顶的石碑分明就是一块镇压狗妖的石碑...可以说这座山的本体,其实应该是一座镇妖台,我心中甚至还清楚,在华夏万千山脉之中,这样大小的镇妖台不在少数。

  很多甚至藏于山体之中,镇妖台只是一个形式,甚至还有锁妖链,镇妖井,塔...等等各种形式!

  就算摆在明面上的遗迹都不知道凡几!

  这镇妖台的规模绝对不算小,为何只是用来镇压这小小的狗妖?

  “我会吞了你...在这个时代的猎妖人!”此时,妖魂已经清晰,它大喊一声,声音中充满了嚣张与贪婪。

  而我并不回答,而是两只拇指一并,形成了真正的大印之势,口中轻吐出一个字:“镇!”

仐三说:
唔,有人说西游记,咳...那个完全不必担心。西游记里孙大圣的七十二变,可完全不是道家说法中的七十二变,道家的七十二变,那陈承一不也会一些吗?就比如说请仙,借风...想起来,小孙的御兽(聚兽),承心哥的医道(制丸)都算作其中!叶正凌的七十二种变化只是泛指...灵魂力层面的东西,说多了我会剧透了。好吧,今天的两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