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一章 失落

第一百零一章 失落

  这一个字只是轻描淡写,但就是这么一口轻描淡写的字吐露出来以后,我的灵魂力如同潮水一般的疯泄而出。

  可是这样一股灵魂力却并不是作用于那个狗妖的灵魂,而是疯狂的涌向了天地之间。

  在大气磅礴的天地之间,这灵魂显得是那么的微弱...却是引动了一丝天地之间莫名的气场。

  那是一种真正压抑的,厚重的,如同大山一般的气场!

  那是五行力量之中——土行力量的真正‘精髓’!在触碰到的瞬间,我的灵魂就差点承受不住,整个人感觉更加的混乱。

  只是那么一丝力量啊?我在心中感慨,好像刚才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灵魂力,和如此威严的天地力量只是一场不满意的施术,自己爆发的,和引来的力量只是聊胜于无。

  可分明我的全身都在颤抖,心口的阵纹又重新亮了起来,仿佛是在漆黑的夜里,最刺眼的那一抹鲜红,我感觉到了它的炙热。

  “竟然...”在这个时候狗妖的灵魂发出了一声畏惧而颤栗的声音。

  但是不容它多说,也不容我多想...那丝天地力量就倾斜而下,集结着,旋转着,如同一个真正的大印一般,朝着狗妖碾压而去。

  就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控制住了,狗妖连躲闪与动弹都不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股力量朝着它碾压而来。

  却是在接触的一瞬间,狗妖却发出了张狂的大笑。

  “原来只是这样?哈哈哈...猎妖人已经不足惧也。哈哈哈...”它笑得如此嚣张,仿佛自己被镇压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是怎么样?这答案其实很简单,它虽然被镇压,却是在嘲笑我力量的微不足道,我虽然面无表情,心中却出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焦躁感,这天地之间要彻底乱了吧?曾经以为时代已经清明,可是...

  我也不知道是可是什么?好像这些事情我心中明了,却如同隔着一层薄纱一般,真的想要看,却又看不分明。

  而天地力量在接触到狗妖残魂的一瞬,就被毫不留情的再次镇压在了山体之中。

  大雨依旧倾盆而下,而我的力量在这一刻已经被真正的抽干,全身僵硬,在风雨之中,身体动弹不得,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就像一尊僵硬的雕刻。

  “正凌...”正川哥就在不远的地方,忍不住轻轻的叫了我一声,声音比之前带着更多的不确定与畏惧。

  我整个人却是更加的凌乱?正凌,叶正凌?我是叶正凌?

  ‘哗啦’又是一道闪电划破了天空,我终于是站不住了...失去了力量的支撑,那道闪电仿佛才是最后击倒我的力量,我整个身体朝着后方不可阻止的倒去...山体的震动已经停止,可是之前那剧烈的震动,陡然停止,却是让更多的山石跟随着我的身体一起朝着下方滚动。

  只要一个不小心,我的身体随时会被这倾泻的山石给吞没。

  “不,正凌...”在迷乱之中,我听见了正川哥的呼喊,但身体却始终不受控制,我连抓住一丛灌木让自己身体停下来的力量都没有,却是看见正川哥在惊惶的呼喊之中,整个人也是狼狈的,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追了下来,想要抓住我的身体。

  只是在山腰处有一片小的,平坦的地势...过了这片平坦的地势,下面就是坡度更抖的下半部分山体,如果我这么滚动下去,必死无疑。

  “正凌!我绝不会让你死的。”就在我滚落到山体边缘的一瞬间,终于正川哥是抓住了我残破的裤腿。

  他全身几乎都是擦伤的伤口,因为在最后一刻,他竟然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用脚勾住了一颗看起来也不是很牢靠的大树,几乎是朝着我飞扑而来。

  ‘嘭’我刚刚被撞击过的脑袋,又一次的撞倒了一块大石上,另外一块石头从我的身边滚动而过...

  因为正川哥抓住了我的裤腿,所以这一次的撞击力量被分担了一部分,我被撞的不是很惨...可又因为是伤上加伤,而且我本身就陷入了一种混乱,这一撞,让我彻底的陷入了迷乱。

  神智已经不清,只能被动的感觉到周围的事情。

  鲜血从我的眼前流过,带来了一片血红,再次被大雨给冲散...我感觉到正川哥几乎是用全身的力量在稳定我的身体,慢慢的把我拉上来,我被动的感受着,心中重复的只有一个念头,这个正川对叶正凌真的不错,这种亲近的滋味,真的让人很习惯呐...

  终于,我的身体被正川哥拉了上来,接着我一把被他抱紧在了身上,耳边传来他压抑而悲伤的哭声,带着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又带着一种慌乱,喊着:“怎么脑袋上会有这么多的血?怎么全身都软了?”

  我无法回答他什么?却是听见他哭了几声,就忽然变得坚定无比:“我们回去,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绝对不会....”

  接着,我无力的身体被正川哥背在了背上,在背起来的那一瞬间,在越来越模糊的眼中...我看见在那山腰的一片平地之中,又一块松动的大石滚落...下面竟然是一片石壁。

  石壁上却是有几乎已经模糊的大字,我只是看见一个名字——庄严!

  庄严?我的脑中想是划过了一道闪电...可是我已经无力承受了,只是眼前一黑,整个人就彻底陷入了无意识的状态。

  在昏迷之中,我感觉我体内有一个残破了的东西,我说不上是什么的,又在缓缓的运转,而我自己好像也陷入了一种不清的力量博弈之中,我没有太大的把握,我是否会在这一次能‘赢’?

  但耳边不停的传来的那一声声似远还近的呼唤声,叫着正凌的名字,好像是给了我一种清晰的提醒,让我在这场博弈中,清楚的记得我是叶正凌,而我现在需要遗忘一些什么?

  这个过程是长是短,我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

  只是在终于平息了以后,我仿佛是疲惫了一千年一般,只能沉沉的睡去...我感觉体内的残破再也经不起下一次的摧残,如果再有下一次,我将是万劫不复。

  而我好像真的遗忘了什么?

  再次醒来的时候,大雨已经彻底的停了,我就趴在正川哥的背上,全身传来的刺痛感觉让我轻轻动弹一下,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大雨?怎么会是有大雨的?现在的天空明明是如同被洗过一般的清澈,点点的繁星和静静的河面交相辉映,构成了独特的,属于夜的宁静。

  我想不起来刚才发生过的一切了,最后的记忆只是停留在了天空中之前那一轮有些惨淡的毛月亮...只是身上湿漉漉的,应该是有一场大雨?

  那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搞的这么狼狈?

  我的鼻端传来了一股血腥的味道,是正川哥的脖子上有一个明显的擦伤...正川哥也受伤了吗?

  我很想问点什么?却是全身疲惫酸软的连开口的气力都没有...但正川哥却是听见了我的呻吟,一下子停住了脚步?选了一块比较干燥松软的河边草地把我放了下来。

  “正凌?”正川哥的语气有些怯怯的疏远,却是充满了一种安慰的惊喜,我说不出话来,却是一动,忍不住又呻吟了一声。

  “你等着。”正川哥跑向了河边,脱掉了自己的背心,沾了河水,拧干了一点儿,开始给我擦脸。

  我感觉脸上有硬硬的血痂被擦掉了,而有些凉凉的河水,轻柔的动作之下,我的神智也是稍微的清醒了过来,人也是稍微恢复了一点儿力气。

  “正川哥...”我终于费尽力气了喊了一声,就感觉嗓子里传来了一股火辣辣的无力感。

  “正凌你?”正川哥的眼眶忽然就红了,而且声音中充满了一种难以置信。

  我很奇怪正川哥为什么要这样?但我更好奇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我憋着一股气力问了一句:“到底怎么了?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你想不起来了?”正川哥的动作一停,更加的难以置信。

  而此刻,一切安静,除了河水静静流过潺潺的声音和偶尔传来的虫鸣声,一切都悄无声息,正川哥有些犹疑的声音也回荡在这个夜里,他说:“我们遇到了一些危险,有的事等师父回来再说吧。”

  原来,这就是我曾经失落的一段记忆吗?

  原来,在临死之前,我才清楚的看见...我,是叶正凌,还是聂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