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二章 暗岛

第一百零二章 暗岛

  这样的疑问或许要到真正的死亡才能得到答案了?

  身死以后,是去到的什么地方,是否真的有地狱,这是一个道家人都没有办法给出的答案?一切也只不过是猜测而已。

  好像轮回与轮回之间存在着不能穿透的障壁,而死亡与新生之间存在的则是一个消逝,消逝抹去过往的一切。

  我从回忆中看到了那段失落的记忆,但也只是属于我叶正凌的,关于聂焰这个身份的记忆一切还是那么模糊的,只剩下破碎的片断。

  我只是忽然开始好奇,当记忆结束的时候,我得到解脱的那一刻,我到底会认知自己是叶正凌还是聂焰?

  可是,那一夜记忆却不是到此就结束了。

  正川哥的态度有些回避,这让我感觉奇怪...可是几年以来的相依为命,深深信任,却让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正川哥是不会害我的,也许他这样也是有他的原因。

  在一片沉默的安静之中,正川哥让然细心的为我擦拭着伤口,可是他自己身上的却是不管不顾。

  清醒了之后,我好像恢复了一些力气,声音依旧干涩,却是可以说话了,我对正川哥说到:“正川哥,我们先回去吧。我好口渴...”

  “好!”正川哥好像是不想留下什么痕迹,把带血的背心直接揣进了裤兜里,然后再次背起了我。

  “我口渴的,别人给我一瓶酒,我都能吞了下去。要那个女的给我一瓶可乐,我明天就能娶了她。”我是真的口渴,但是恢复了以后,好像又觉得什么屁大的事情也没有,被正川哥背在背上,开始和他扯淡起来。

  “臭小子,一瓶可乐就能收买你?你能有点儿咱们山门的气节吗?”正川哥也乐了,脚步变得轻快起来。

  过了那个河湾,就能到湖边了,我记得船是停在湖边的...回到岛上,一切都会好了吧?苟梓泽这人虽然冷漠了一点儿,但他大方,在他的地方,可以随便吃随便喝。

  而房间里那个巨大的冰箱之中,有非常多的好东西吃,正川哥如果肯辛苦点儿下厨...想着,我吞了一口口水。

  但是面对正川哥的调侃,我却说到:“没气节,要什么气节?给我两瓶可乐,我今天晚上就娶她。”

  “臭小子,你成年了吗?河水倒是多,扔你下去喝?”正川哥的声音中透着一种彻底的放松,连说话的声音都透着笑意。

  我不知道他开心什么,但是他的脚步却停了下来,忽然对我说到:“正凌,你和师父就是这世界上我最亲的人,刚才...我以为要彻底失去你了。”

  我最没有办法的就是面对这种感伤,所以沉默着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是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危险的我快要死去了?

  看我身上的伤口,估计是的!我这样判断着...而正川哥却只是这样感慨了一句,就背着我继续前行了。

  即便是在夜里,雨后的空气也很是清晰...转过那个河湾,就看见了那片湖,我们的快艇还是静静的停在那里,只是湖心岛一片黑暗,想是我们偷跑出来,岛上的人也没有为我们留灯。

  看见那艘快艇,正川哥好像松了一口气,加快了步伐,带着我上了快艇。

  好像今天他有许多的不安,一边把我放在船上,一边不停的在念叨着什么...回去了,吃点儿东西,就能恢复一些,人不能不吃饭。

  什么苟梓泽那里应该有外伤药之类的?

  他是担心我的伤,我却是听得不耐烦了,说了一句:“正川哥,你是怕师父看出来骂你,是不是?”

  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正川哥却僵硬了一下,说到:“这一次恐怕不是骂我的事情了。”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我忍不住再次追问了一句。

  可是,正川哥却是在这个时候发动了快艇,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传来,他像是没听见,也像是掩盖了我的声音...我莫名的望着雨后美丽的夜空叹息了一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快艇的速度很快,不到两分钟就已经到了岛上,正川哥停好了船,才小心翼翼的背我上了岸。

  岛上是一片黑沉,就连路灯也没有为我们预留...好在我们前几天在这个岛上已经转悠的很烦了,对这里的小径是再清楚不过,几乎是没有任何障碍的,正川哥就背着我朝着湖心岛中心的房子快速的前进。

  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远远的看见湖心岛中心的房子,也是一片黑暗。

  我是觉得有些奇怪,在岛上生活了几天,我知道那个聋哑男人老颜是有一个怪癖的,睡觉总是喜欢开着灯...无论是在多深的夜里,哪怕半夜起来尿尿,也能看见他住的旁边那间小木屋,亮着昏黄的灯光,今天是转性了吗?

  我心中充满了疑问,正川哥却是在这个时候停下了脚步,我感觉到他背部的肌肉一下子绷紧了,之前那种放松的状态荡然无存。

  我刚想询问一点儿什么,正川哥却是背着我转身就走!

  我内心立刻不安起来,我不会忘记,正川哥是一个灵觉出色的人,可是...我轻轻的拉了正川哥一把,说到:“正川哥,这岛上还有老颜和林妈。”

  我不傻,如果岛上真的如正川哥所想,出了什么问题,也一定是出在苟梓泽的身上,老颜和林妈虽然是聋哑人,他们何其无辜?

  如果失去了一颗拯救这种仁慈,又何来正义之说?

  正川哥果然停下了脚步,犹豫了只是一秒,就对我说到:“那我那把你带到船上再说,但愿他们够幸运吧?我感觉苟梓泽那边可能出问题了。”

  “不是说...月中的吗?”我忍不住小声追问了一句。

  “或者,今夜什么都特别一点儿吧?”正川哥不确定的说到,说话间就真的要背着我往船那边去。

  可是我想起那句但愿他们够幸运,心中涌起一股焦急的情绪,对正川哥说到:“救人要紧,一分钟也是要紧的。不要把我带到那边去了。”

  算上时间一来一回,恐怕又得20分钟...我的语气不容抗拒,而正川哥竟然真的听了我的话,停下了脚步...看了一下四周,把我放在了一棵树下的草丛中。

  “你在这里等我。”他只是轻声的说到,然后整个人就如同一只轻盈的狸猫一般,朝着房子那边轻手轻脚的快速窜去。

  我全身酸软的要命,原本只是想站起来看分明一点儿,却发现自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正川哥的身影很快的隐没在树林中不见了,而在我这个地方隐隐可以看见林中房屋的一角,和正对的大门...原本是很清澈的天空,莫名的又起了一阵儿风,我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吱呀’‘吱呀’的声音。

  这声音来的有些...我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只能用尽力气支撑着自己坐起来一点儿,却是看见是原来那林中木屋的栅栏上的大门被风吹动的吱呀作响。

  原本那就是悬空的门,被这样吹动着发出声音也不奇怪...我有点儿暗笑自己多虑了,毕竟岛上这么安静,就算老颜和林妈是聋哑人,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应该喊的出来,即便只是模糊不清的咦唔声。

  除非...除非是他们死了!原本,我也只是在自我安慰,却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想到了这一层,脑袋上出现了一层薄薄的薄汗!

  好像事情真的有什么不对劲儿...我在仔细的回想,栅栏上的门?我和正川哥走的时候,是关上的了啊...

  苟梓泽是个很没安全感的人,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要检查一遍所有的门是否关好了...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除非是有人从里面出来了?

  想到这里,我的手开始无意识的抓住了地上的杂草...而且越来越用力,青筋毕露。

  只因为,木屋中住的人只有苟梓泽一个人,老颜和林妈是住在屋后方的小木屋的...如果大门是这样,只能说有人从木屋中出来了,而且是非常匆忙的,连门都没有关上。

  出问题的是苟梓泽,这是正川哥的感觉...出来的,还会是谁?

  我想起了苟梓泽那双显得有些恐怖的眼睛,一下子内心猛烈的跳动起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黑暗的林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撞击的声音,是人撞倒树上的闷响!

仐三说:
好了,今天的两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