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三章 僵尸

第一百零三章 僵尸

  我下意识的就想吼一声谁,但很快就被一声惊慌的叫声给打断。

  这声音含糊不清,这几天我听得很熟悉,不是老颜的声音,又是谁的?

  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事情,就听见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我起码停顿了半秒,才借着天上的星光发现是老颜从一棵靠近屋后的树上跳了下来。

  不过,因为跳的太急,他几乎是半跳半摔下来的。

  而幸好树的高度不是太高,他摔下来以后,立刻有些瘸着脚的朝着岛外跑去,好死不死的就是我这个方向。

  老颜跑什么?

  没有灯光的岛,加上还算比较密的树林,我根本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那一声撞树的闷响,还是让我疑惑不止。

  因为老颜在树上,撞树的不可能是他!

  只是这样的疑惑不到一秒钟,我就找到了答案,只因为在黑暗中,我看见了一双绿的发亮的眼睛,就像深夜里狼的双眼。

  在这个岛上,除了苟梓泽,还有谁会是这样的眼睛?正川哥猜的没有错,苟梓泽果然是发作了。

  老颜跑的不算快,加上腿瘸了,可谓是狼狈之极,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在做着生命的最后挣扎...我看的焦虑,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儿上,祈祷老颜能够跑快点儿。

  对于苟梓泽,老颜是非常忠心的,除非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否则老颜根本不会这样惊恐的躲藏,奔跑。

  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如果说,我还是在正常状态,可能少不得就要跳出去,帮忙老颜了...我心中很奇怪的是并没有恐惧,我想可能是在我的认知里,不管苟梓泽变成了什么怪物,只要我有武功,总能打趴下来他吧?

  无奈的只是,我现在连坐起来都比较费力,我很清醒,如果不能帮忙,现在跳出去,说不定还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想到这里,我的身体矮了矮,尽量想在草丛中藏的隐秘一些,动作却又不敢太大...我只是有些着急,那么大的动静,正川哥又在哪儿呢?林妈呢?难道已经发生了不幸?

  在这片范围内,回荡着老颜惊恐的叫声,和急促的喘息声。

  这其实不是最冷静的行为...但一个普通人,遇见了自己的主人忽然变成怪物的事情,又能有多冷静呢?而奇异的是苟梓泽,他看见老颜这样瘸脚慌不择路的跑,竟然也不忙着去追,反倒是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眼中泛着幽绿的光芒,在这深夜里,格外的渗人。

  跑吧,只要跑到岛边,就有船了...接下来的事情,只要正川哥出现了,就算不能解决问题,但至少制服苟梓泽,自保是没有疑问的吧?

  我在心里盘算着,而老颜离我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毕竟我藏身的地方,是离岛的必经之路。

  眼看着老颜就离我越来越近了...二十米,十米...但是在慌不择路的奔跑之下,他根本就没有发现我...倒是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远处的苟梓泽忽然就动了!

  诡异的是,他竟然不像人类那样子直立奔跑,而真的像动物一般,双手着地,用了四肢奔跑的方式...我之所以看的清楚,是因为他那双眼睛太过显眼了,只是见到陡然一矮,就如同一阵儿风一般的窜了出来。

  我忍不住长大了嘴巴,这..这还是人类的速度吗?他这样跑起来根本就像一条在奔跑的狼!

  而且岛上为了美观之类的,在小径的两盘有些山石之类的装饰物,老颜一路跑来都要绕开那些装饰物,可是苟梓泽竟然就这样直接的跃过了,他的双腿好像有惊人的爆发力,只是这样一蹬,整个身体跃过的很轻盈。

  只是看到这一幕,在雨后的清凉中,我都忍不住出了一身热汗。

  我发现自己太天真了,之前还妄想着如果自己没有受伤,要凭着自己的‘武功’,打败苟梓泽。

  就不论他的力量,就在这个速度面前,就不是任何技巧可以弥补的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绝对不是一句空话!这到底是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异啊?我很想去想象。

  然后就不得不去联想看过的外国恐怖片儿,那些所谓的西方‘传说’,月夜狼人...难道苟梓泽是月夜狼人?发生在月中是不是月圆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只是在想,今晚之前的毛月亮,虽然不亮,甚至带着一抹红,但是的确还是比较圆。

  那要怎么办?就这样的情况,正川哥也打不赢这个苟梓泽啊。

  我的经历到底少了,根本就想不出来这样的情况该要怎么做?只是脑子越想越乱,但也就是这短短的几秒,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苟梓泽已经离老颜十米不到的距离了。

  我的呼吸陡然变得急促...但立刻就捂住了嘴,可是苟梓泽,在最后的时候,竟然又发挥了非同寻常的灵活,只是一个转身,双腿蹬在了一棵大树上,接着这棵树的反作用力,整个身体就如同闪电一般一下子就朝着老颜扑去!

  人类的跳远记录是多少?在没有刻意的助跑,只是这样借助了一下反震之力以后?我脑子里不知道!

  但眼前的距离,就算不到十米,也就7,8米...苟梓泽就这样轻松的扑了上来,一下子把在前方奔跑的老颜扑倒在地!

  ‘嗬嗬嗬...’老颜在这一刻吓到了极致,却只能从喉咙里发出这样的声音...他下意识的挥舞着双手,乱蹬着双腿想要挣扎,却被苟梓泽骑在身上,根本丝毫就没有能挣扎的动的迹象!

  而下一刻,苟梓泽用手一下子抓住了老颜的脖子,另一只手抓住了老颜在挥舞的一只手,只是听见清脆的‘咔嚓’一声,老颜的手腕立刻就呈一个诡异的角度,朝着侧边弯曲过去,手立刻软软的垂了下去。

  ‘嗬...’可怜老颜不会说话,只能发出这样的痛呼声。

  但是苟梓泽连这样叫喊的机会也不给他,一下子就单手捏住了老颜的脖子,老颜的那一声痛苦,就这样被憋回了喉咙里面。

  在这一刻,他挣扎的时候,朝着我这边无意中转头了一下,距离我的距离也不过五,六米...他终于是看见了我,眼中闪过了一丝希望,但立刻又变成了绝望,又转过了头去。

  这个聋哑老人...我的心中一酸!

  至于苟梓泽,我毫不怀疑他可以一下就捏碎老颜的脖子,但此刻他却是骑在老颜的身上,痛苦的仰起了头,整个身体在颤抖,却也不放开老颜!

  难道他还有一丝人性未泯?我心中陡然燃起一股希望!

  此刻,我不能算见死不救,而是在我心中有一种奇异的冷静,提醒着自己不要冲动行事...也不要做无谓的无用功,不到最后一刻,妄自的冲动说不定会改变事情的走向,让一切变得糟糕。

  只是在这一刻,苟梓泽的身体却停止了颤抖,尽管他是侧脸对着我,我也看不明白他的表情,却看见他裸露的手臂肌肉一紧,显然他已经经过了挣扎,想要掐死老颜了。

  “住手!”终于在这一刻,我也大喝了一声,原本疲惫至极的身体竟然在这一刻‘奇迹’般的爆发了,我陡然站了起来,而且朝前跑了一步。

  但也只是一步的距离,我就忍不住整个人身体一软,四肢无法控制的朝着后方一下子坐倒了!

  真是没用啊...我在心中自嘲,却是不后悔!是的,事情不到最后一刻,要保持冷静...但到了关键的时刻,即便是这样于事无补,也不能见死不救...关于这一点儿的意义,就在乎于你是衡量心灵的圆满重要,还是觉得生存下去越长越久越好!

  我不能说哪个是对的,但只是对于我来说,不管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感觉,还是师父平日的教诲,都让我觉得生命不在乎长短,只在乎内心的安然,无悔,能得圆满,此生足矣。

  所以,我是真的奇异的不怕,只是心中充满了自嘲。

  也不能说我这样做是完全无用的...至少我的忽然出现,引起了苟梓泽的注意,他猛的一下子转过头来,那泛着幽绿色的目光终于是落在了我的身上。

  要掐死老颜的动作也是停止了!

  在看到苟梓泽这张脸的时候,我的呼吸出现了短暂的停滞...这是一张人脸吗?

  就算让我看见一张所谓‘狼人’的脸,我想我都能理解一些...可是,我看见的竟然是一张惨白的脸,配上幽绿的眼睛,就已经够让人心里渗的慌了。

  也不知道是表情的原因,还是肌肉什么的原因,苟梓泽张着的嘴中,嘴唇有些外翻,几乎整个牙床都露在外面...在夜色下,白色牙齿泛着光芒,哪里还有平日里那斯文的模样?

  这是...僵尸?苟梓泽莫非是尸变了不成?我的脑子一下子又乱了?

  但苟梓泽看着我,眼中闪过了一丝茫然,接着他的鼻子开始疯狂的抽动起来,虽然像动物,但我却不得不再次联想到僵尸那里去....

  因为僵尸不就是靠鼻子来感觉人类的‘呼吸’的吗?或许应该这么解释?

(大概大家都已经知道,我要去做鼻子的手术,是息肉。这个好像成为了家族的遗传,从姑姑,爸爸到表姑什么的,很多鼻子都有问题。今天去医院做了一些咨询,和常规的预约,检查什么的,才耽误的晚了。总之,大家也别担心,我觉得小事儿而已,到时候会给大家一个详细的交代。今天还是四章,不过我想睡会儿,这四章可能要等到明天上午什么的才能完成,大家别等,明天看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