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六章 黎明

第一百零六章 黎明

  正如正川哥所说,这就是一场赌博。

  或许就是快一秒,我们生...慢一秒,我们死的事情。

  我很庆幸的是,来到湖边,我们看见老颜已经在那艘快艇上,而快艇上模糊的还躺着一个人,应该是林妈。

  而我觉得人生最团员的事情,无非就是事情到最后一个人都没有死!

  但愿,我们能够活下来。

  此时,快艇已经晃晃悠悠的在水面上了,想必老颜已经解开了锁住快艇的锁,唯一留着活扣还系在桩子上。

  看见我们他的面色先是一喜,接着看见正川哥张大的口型,似乎是在嘶吼,他又一愣。

  而我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大吼到:“老颜,解开绳子,发动快艇!”

  我生怕他看不见,又再次嘶吼了一声,老颜也是一个豁得出去的人,当下就跳下快艇来,一把拉开了绳子,然后又快速的跳上快艇,发动了快艇!

  这个时候,我们离快艇只有几步的距离了,从老颜惊恐的神色中也不难看出苟梓泽也已经冲出了树林,来了岸边这一小块空地。

  由于快艇已经发动了,在这个时候快艇也不有控制的开始离开岸边...

  我们最多距离快艇还有三步的距离...这距离就如同天堑一般!

  一步...正川再一次的开始大叫。

  两步..第三步,快艇在这瞬间已经距离我们快一米远了,而我耳边传来了呼啸的风声,那是极快的速度带起来的风声..以及苟梓泽那独有的喘息声,好像就在我的耳边!

  正川哥用尽全力的把我朝着船上扔了过去...在那一瞬间,我仿佛感觉到苟梓泽已经伸出了手,指尖触碰到了我背部的皮肤。

  但下一瞬间我就感觉到整个人飞了起来,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咚’的一声重重落到了船上!接着,我看见正川哥也已经跳了起来...但这个时候,快艇已经离岸快有三米远!

  ‘噗通’一声正川哥落入了水中,几乎是同时,苟梓泽也重重的落到了地上...在最后的时刻,他应该是飞扑起来,想要抓住正川哥背上的我。

  趁着这个间隙,老颜已经反映极快一把从水中拉住了正川哥伸出的手臂,呜呜哇哇的叫喊了一声,把正川哥拉上了船。

  正川哥仿佛已经用尽了最后的气力,连上船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无力的趴在船舷上,是老颜用尽了力气,才把正川哥拖上了床...然后湿淋淋的正川哥和我一起并排躺在了船板之上。

  在这个时候,苟梓泽已经翻身来到了岸边...但是快艇的速度极快,在眨眼间,就已经开出了十米左右的距离,就算苟梓泽弹跳力惊人,也估计没有多大的把握,在不借助任何力量的情况下,跳上这快艇。

  而且,他有些怕水的样子,畏畏缩缩的有些不敢下水,在岸边只是犹豫了那么两秒,快艇又开出了一些距离。

  这下他是无论如何也跳不上快艇了...就算他下水,游的和鲨鱼一样快,也不可能追上快艇的速度,如果我们上岸要逃,也有了充分的时间。

  最终,苟梓泽还是没有下水,看情况他还是保留着一定的思维,应该知道下水以后,也是于事无补的吧?

  在这个时候,我们才是彻底的安全下来,我刚想和正川哥说句话,却转头看见正川哥在呼吸间不停的血沫子从口中喷出,虽然每一次不多,但是已经喷出了一些,嘴角周围都是血。

  面对这种情况,我也慌了...正川哥却气息微弱的说到:“没事,就是劳累过度了。”说完,就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湖心岛离岸边也不过不到两百米的距离,快艇很快就靠了岸....我和正川哥都是两个动弹不得的人,在老颜停好船以后,是被他拖着下船的...在这个时候,我也才注意到一直没什么动静的林妈。

  她的肩膀处全是斑斑的血迹,衣服破了,很明显的少了一块肉,因为肌肉凹陷了下去,但是已经被老颜给简单包扎了一下...在这样的深夜里,也不知道有没有事,总之脸色显得很苍白。

  把我们三个弄到岸边以后,老颜也累的呼哧呼哧一直喘息,他也不是个完好的人,因为刚才从树下跳下来的时候,脚被拐到了。

  到了岸边以后,正川哥也没有再喷出血沫子了,只是整个人的虚弱,是一眼就可以看出。

  在这个时候,老颜咿咿呀呀的比划着,指着村子的方向...我和正川哥就算再笨,也理解老颜表达的意思应该是想要找村民帮忙。

  我不想正川哥过度的操劳,伸手摁出了他,然后一字一句的对老颜说到:“不能去村子里找村民,他们有问题。”

  老颜应该是读懂了我唇语的意思,但显然有点儿没能反应过来,我又一字一句的说到:“真的不能找村民帮忙,他们有很严重的问题。”

  其实,有什么问题我也不知道,可我记得我之所以莫名其妙的弄了那么狼狈,就是因为和正川哥一起去调查这个村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搞成这样,加上老颜一比划,正川哥的表情立刻就变得很着急,只要不笨,也能看出有问题。

  所以,我及时的阻止了老颜,正川哥也松了一口气。

  因为岛上共患难的经历,老颜很相信我和正川哥...在听了我的提醒以后,他也没有再要坚持。

  不得不说,苟梓泽是很会选人的,老颜是一个很有生活经验的人...在稍事休息了一会儿以后,他就在常常的湖岸边选了一个相对安全隐蔽的位置,把我们拖到了那里。

  接着,又手脚麻利的点燃了一堆篝火!

  虽然是夏夜,火光带来的温暖,却也能消除一些疲惫...我不敢睡觉,只是静静的盯着湖岸,生怕苟梓泽追了上来。

  却是安抚着正川哥先睡一会儿。

  老颜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走哪儿去了...在大半个小时回来以后,竟然拧来了一尾鱼,还有两只田鼠,和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估计是被村民丢弃的破烂锅子。

  他又开始麻利的忙碌着...最终烤了鱼和田鼠,还为我们煮了一些热水。

  他比划着,那意思是我们都受伤了,要吃些东西才好得快...我心中感动,叫醒正川哥,一起吃了这些东西,老颜又细心的喂林妈吃了一些鱼,到最后自己就啃了一点儿剩下的骨头和鱼头。

  这些举动让我很感动,更加真诚的感受到了其实每一个生命都是温暖的,或许想要体会到这种温暖,首先自己就要选择善行。

  善,也许不是每一次都有回报,但我相信善的生命,得到的这种温暖一定比自私冷漠的活着的生命,得到要多。

  在吃了一些东西以后,我大概和老颜说了一下,在今夜就由我们来交换着守夜了。

  老颜很沉默的答应了,从他的举动来看,他就是一个实在而不善争辩的人,他原本想守全夜的,我说了两句,他也就默认了。

  最终,老颜是快天亮才叫醒我的...在这个时候,我吃了东西,又睡了一会儿,感觉身体已经好多了。

  虽然醒来的时候全身酸软,但试着也能站起来走动,并且渐渐适应了。

  正川哥睡的很沉,脸色显得半丝血色也没有,看的我心中有些难过,在我心中,他是强悍的,经过了一夜却是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在他的嘴角还有些未干的血迹,我想了想,就走到湖边去取水,想为他擦洗干净,就一如他待我那般。

  黎明之前,最是黑暗...我在取水的路上,心中却是迷茫...天亮以后又应该怎么办?

  离开村子,师父回来以后又要怎么找到我们?岛上的苟梓泽已经彻底的发疯,师父上岛应该会危险吧?

  如果不离开,就在这湖边过?村民那么危险的样子,谁知道师父又什么时候回来呢?

  到底是年纪小,想着想着,我竟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仐三说:
今天还有一章。不过,11点了,大家先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