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七章 归来

第一百零七章 归来

  但我到底也没有哭出来,毕竟我堂堂叶正凌,以后是要当大侠的,在这个时候哭鼻子算什么?

  我用自己脏兮兮的衣服拧了水,然后去给正川哥擦脸。

  在渐渐快要熄灭的篝火之前,心情也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就算师父不在,毕竟还有我们师兄弟两个啊,也是可以互相依靠的。

  眼前的路且走一步算一步吧,最好是正川哥先恢复过来。

  我仔细为正川哥擦干净了脸,他在睡梦中还皱着眉头,一张好看的脸也拧成了一团,这样看着倒是比平日多了一点儿沧桑成熟的样子,下巴也是冒出了胡须,有些浓密的样子了。

  我也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心想等着自己长胡须的时候,也应该是大侠了吧?

  就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篝火就渐渐熄灭了。

  夏天的日头上的早...在篝火还冒着袅袅的轻烟时,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我不想让村民发现我们,决定不让篝火自然熄灭,而是又跑到湖边,用破锅装了一些水,这样篝火的烟雾要散的快一些。

  等我走到湖边的时候,天已经微微开始发亮了..我估计着再等不了半小时,那‘勤劳’的太阳就会出现了。

  我却没有什么看日出的心情,只是抬头接着这已经亮起来的天,抬头看了一眼湖中的小岛。

  此时,小岛已经彻底的安静了下来,也没有见到苟梓泽的身影,看起来是很安全了。

  我默默的低头装水,却听见从河岸的那边传来了‘悉悉索索’脚步踩在草丛里的声音。

  这沿河几乎长满了猪草,加上是夏天的时节,人走在这里声音是再明显不过了...我的心一下子收紧了,忍不住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伸着脖子望。

  但是河岸蜿蜒曲折,只闻其声,不见其影也是很正常。

  经过昨晚一夜的折磨,我哪里还能有什么安全感,赶紧一把放下那个破锅,整个人都趴在了草丛之中,非得看看来人是谁不可?难道有那么早来割猪草的村民?

  随着传来声音渐渐变大,在那边的河湾总算出现了两个身影。

  在清晨的薄暮之中,那两个身影一开始看不清楚,可是我却只是看一眼,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因为我对谁的身影都可以不熟悉,对于师父的身影却是再熟悉不过。

  高,有些瘦,时常喜欢佝偻着背,懒洋洋的样子,却在认真的时候,脊梁如同青松一样挺直。

  我哪里还忍得住,一下子从草丛中站了起来,猛地抹了一把眼睛,连师父也忘了喊,就朝着他们的方向跌跌撞撞的跑去。

  之前都是一直在支撑,到底身体是没有恢复好,没有什么力气的...所以,这一路也是跑的狼狈。

  我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师父自然也是看见了我,他喊到:“正凌,你就在哪里等着,不要动。”

  我之前还想着自己要做一个大侠,坚决不能哭之类的...到了这个时候,师父喊我名字的时候,终于是忍不住站在原地眼泪水直掉。

  等到师父快步的走到我面前时,我已经忍不住扯着他的衣角,声音都哽咽了。

  师父摸了一下我的脸,用他那脏兮兮的袖子一把抹过我的眼睛,然后却是声音很低沉的问了一句:“你师兄呢?”

  我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师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之极,整个人也摇晃了一下,这才深呼吸了一次,再次问了我一句:“正川他是不是...?”

  我赶紧抹了一把眼泪,这才断断续续的告诉师父,正川哥在那边,只是情况很不好,受伤了。

  这下师父才松了一口气,一把把我抱了起来,手却是在翻动我的眼皮,然后摸过我的丹田...越是这样,脸色越是沉重,最后变得和刚才一样铁青,他似乎是想问我什么,却有在考虑着措辞。

  却是在这个时候,和师父同行的那个人已经走到了我们跟前儿。

  这是一个保养的很好的老人,带着银丝的头发整齐的梳了一个大背头,熨帖在头皮儿上一丝不苟,灰色的衬衫无论是领口和袖口都干净的很,而且显然是精心的烫过,衬衫的边边角角都很挺。

  他有着和师父在认真的时候一样挺拔的身姿,所以才能一路走来,衬衫都这样一丝不乱的扎在皮带里,裤子甚至还有整齐的裤线。

  而且这个老人长的也很斯文干净,年轻的时候应该是英俊的,戴着一幅金丝眼镜,又显得儒雅。

  和他比起来,我的师父那形象...算了,不提也罢。

  况且,在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师父一脸的憔悴,眼睛中都布满了红血丝...帽子下的头发也显得散乱,他是不愿意让别人看见他的道髻,平日都戴着帽子,也是他唯一整洁的地方,如今连这里也乱了,师父该是有多风尘仆仆。

  “的确是出事了吗?”那个老人开口了,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不过声音却不冷漠,反而让人感觉到淡淡的亲切和舒服。

  “情况不算好。”师父随口答了一句,刚才原本想问我问题来着,这时也没有再提起。

  在陌生人面前,我一向是很注意保持‘大侠’形象的,这个时候怎么好意思再挂着眼泪,就假装打了个哈欠,在师父身上蹭了几下。

  一想又不对,这么大个人了,竟然被师父一把抱起,想挣扎着下来,师父却没有和我开玩笑的意思,说到:“不要折腾。伤的不轻,老老实实的呆着。”

  说话间,又对我说到:“带我去找你正川哥。”

  我不敢忤逆师父,赶紧就指路,师父就这样一路抱着我,来到了我们昨晚躲藏的地方。

  其实,我能够感觉到师父的一丝怒意,可当他的目光从睡着的老颜还有林妈身上,落到脸色有些惨白的正川哥身上,到底还是流露出了一丝心疼。

  在这个时候,我趁机从师父的身上下来了,轻轻的推着正川哥,让他醒来。

  正川哥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眼睛里布满了红色血丝,过了好几秒,才彻底的清醒过来,一看到师父站在面前,他先是难以置信,后来变成有些伤感的惊喜,最后却是一个翻身,跪在了师父的面前,低着头小声的说到:“弟子知错。”

  师父沉默的看着正川哥,我却急了,正川哥已经很虚弱了,怎么能让他跪着呢?他其实也没啥错啊...又不是他让苟梓泽异变的。

  我想开口为正川哥求情,师父却是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我,看着正川哥问到:“你一句知错,能弥补什么?这一下事情的结果恐怕彻底不能逆转了。”

  正川哥没有争辩,只是把头低的更低...而我实在觉得正川哥可怜,忍不住拉了一下师父的衣角。

  师父莫名的叹息一声,却是对旁边那个人淡淡的笑了一声儿,说到:“秦博士,让你见笑了。”接着转头对正川哥说到:“还不起来?你身边那个女人伤的不轻,救人要紧,我现在懒得和你计较,回山再说。”

  正川哥沉默无言的起来,却一时间不知道要做什么?

  看见师父暂时不会惩罚正川哥,我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只是奇怪,师父是个道士,怎么和一个博士混在了一起?

  倒是这个时候,那个被称为秦博士的人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说到:“有些事情,知道也不一定能避开,不然何来命数一说?老云,你也不必动怒,先让你的徒弟带着这个伤者去医院吧。”

  说话间,他对正川哥说到:“我的车就停在村儿口,有司机在等着,你们先去吧。司机会安排一切的。”

  正川哥看了一眼师父,想说一些什么?可是却只是低着头不敢,师父的脸色冷峻,在这个时候对正川哥说了一句:“你不用跟我上岛了,这件事情你和正凌都不用参与。秦博士会安排好事情,你们在被安排的地方等我就是。什么都不用说,等到我回来,自然会细细的问你。”

  “好。”正川哥不敢反驳,师父若真的生气,我和正川哥都是怕的。

  只是这个老头儿很少有这样正经的时候。

  “叫醒人,走吧。”秦博士可能觉得尴尬,笑着这样说了一句。

  师父点点头,但到底还是心软,叫住了正川哥,说了一句:“去到地方以后,好好休养几天。最好没事儿不要乱动...免得情况更糟糕,我回来再说。”

  “嗯。”正川哥重重的点点头。

  而师父的手很突兀的就放在了我的头上,再一次悠悠的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