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章 迷雾之幻梦

第一章 迷雾之幻梦

  “陈承一?!”在一片喧哗之中,很多人听到这个名字有些疑惑,显然并不知道来人是谁?

  但在这些嘈杂的声音之中,却有好几声惊叹的声音。

  面对这些声音,来人似乎并不在乎,那飘渺却又是一步一顿落在地上的脚步声也没有半点停留,而是不停的朝着我靠近。

  “老大?”有人开始询问,那种不确定的态度,好像不太敢对来人动手,需要一个态度的支持。

  我不懂,那些嚣张跋扈的黑衣面具人,为何会对孤身而来的一个人有这样的态度?似乎是在不认识的情况下都有些畏惧,难道这就是师父所说的一个人所谓的气场?

  陈承一?在模糊的意识之中我还是牢牢的记住了这三个字。

  我感觉这三个字好像很耳熟,但是在这种混沌的状态下,我却怎么也记不起来我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了?

  但,这个名字却是在我的心中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感觉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说他来接我走,可是我已经是一个神仙难救的人了,他接我走有什么意义?

  可是他的脚步声却在不停的朝着我靠近,在这个时候,那个魁梧男子冰冷的声音也传来了,他低沉的说到:“都让开,这个人你们惹不起。”

  他的态度就决定了所有的一切,果然他的话刚落音,我就听见了很多人退步的声音,因为太过急躁,而显得步履凌乱。

  这个陈承一有那么可怕吗?仅仅就是这样淡淡的出现,就让这些人这样?

  不过,这些问题对于此时这个状态的我来说,的确太难了一点儿,我无法去过多的思考出一个答案,我虽然大脑好像还处于一种异常活跃的状态,但那只是感知,和有限的思考。

  我觉得我的身体已经是死亡了吧?否则怎么会如此冰冷?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臂,然后把我整个人翻转了过来,接着我的嘴里被塞入了一片苦涩的东西,又被塞入了一颗药丸。

  药丸入口即化,然后随着我仰倒的角度,轻轻缓缓的滑入我的喉咙,具体是有什么作用我不知道。

  但是舌根下那块儿苦涩的东西,却是一直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淡淡热量,竟然让我的身体有了些许的温度。

  “从东北老林子里带出来的参精,所剩无几,算是便宜你小子了。”那陈承一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语气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追忆的味道。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像是蕴含了无数的过往在其中....让人好奇。

  但我却没有任何一丝的力量来探寻这个,只因为那淡淡的温暖是如此的让人沉迷,一丝温暖也足以让人放下所有的防备,选择沉沉的睡去,我感觉我再也不能思考什么了?可是我想用尽全身的力气和这个陈承一说一句话。

  老周他还在这里,之前我昏倒之前,他好像有模糊的意识了,如果我这样被带走,老周要怎么办?

  可我就算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说不出这两个字,我连周围有些什么声音,在说些什么也听不清楚了...我唯一的感觉就是那陈承一好像背起了我,而开始走动的震动。

  那个魁梧男子似乎在和他说话,说些什么呢?我不知道,整个人却已经真正陷入了无意识的状态。

  ————————————————分割线—————————————————

  我不知道在黑暗中沉寂了多久,然后眼前的景象就开始凌乱起来。

  我好像看见了幼时的我,看见了我和周正,还有陈重开始走近那一天斜落的夕阳。

  看见了第一次遇见辛夷时,那道划过的刺目闪电,被照亮的那一双辛夷无辜到略微有些呆滞的双眼。

  我看见了师父对我笑,一如既往的温暖,坐在山门正殿那道长长的木走廊前,又开始哼着小曲,已是醉眼朦胧。

  我感觉到正川哥就在我身旁,依旧懒洋洋的样子,嘴角淡淡的勾着,手却放在我的头上,对我说,我和师父是他最重要的人。

  这些都是我最珍贵的散乱的记忆瞬间,却是在其中夹杂着淡淡的血红色...因为画面会忽然跳转,让我感觉自己是在夜凉如水的山林之中,守着一堆篝火,孤单却不孤独,因为已经习惯。

  我好像是要赶路,也或许不是赶路,只是习惯了夜行在丛林山林之间...我拿着剑的手修长而有力,其实怎么会是孤单?我的剑陪着我。

  画面破碎,我好像又看见15岁那一年归来时,妈妈紧抱着我不肯放手的样子,站在旁边,爸爸红了眼眶。

  周正一头闯进屋子里,喊到:“是不是叶正凌回来了?”

  “陈重呢?”我回头问,明明是想笑,看着已经长高了一大截,冒出了点点胡须的周正,却有些莫名的腼腆,笑的有些僵硬,其实心中总是亲切的。

  “他去抓鱼了。”周正也是这样有些手脚不知道往哪儿放的样子,却是那么回答了我一句。

  “抓鱼?”我忍不住问到。

  “是啊,抓鱼,现在野生的河鱼越来越难弄了,可只有那个才好吃。陈重最近也不知道从哪儿学会了做水煮鱼,说等你回来,要做给你吃,吓你一跳。但普通的鱼他看不上,要亲自抓河鱼。”周正这样对我说到。

  “这小子。”我的声音有些变调,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周正却在这个时候忽然走了过来,一下子重重的拍在了我肩膀上,说了一句:“你总算回来了,每次我和陈重两个人放学走在一起,总是有些寂寞呢。”

  “嗯,我回来了。”我的手也重重的拍了一下他,所有的生疏和隔阂在这一刻都已消失,那种一直深藏在心中的亲密和想念再一次的爆发。

  是的,我回来了,我长大了,他们也长大了,我们还没变。

  画面再一次的破碎,转眼就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天。

  在这片孤独的山林之中,我披着有着红色斑驳血迹的黑色披风,一个人独行在风雪之中。

  风吹的紧,吹动着我的斗篷,刮在脸上的感觉却是麻木,挂在眉角睫毛的碎冰渣滓,随着我呼出的阵阵热气,而变成了水汽跟随着散去...身体其实不冷,心却冰冷,好像还能记起脑中模糊的惨剧,那三十几具倒下的,凌乱的不成样子的尸体。

  心中有些压抑的愤怒,我蹲下来,从洁白的雪地里捧起了一蓬在我眼中看起来有些血色的雪,放在鼻端嗅了一下,轻骂了一句:“就算是食物,也不好这样残酷的对待。人也要珍惜粮食的,不是吗?果然是一个不太乖,才初出茅庐的暴虐家伙。”

  说话间,我摸了一下挂在腰间的剑,手握着剑柄,扔掉了手中那一团普通眼中看似正常的白雪,继续在风雪中前行...被大团的血污染红斗篷随风飘扬,我的背影渐行渐远,就好像在苍茫雪白的天地中,一点鲜红的印记。

  又是一副破碎的画面,变成了光点散去在我眼前。

  而我看见了我人生中第二次酩酊大醉,陈重亲手做的水煮鱼真的很好吃,所以,就着这水煮鱼,我和周正都喝醉了。

  在饭桌上,周正掏出一口袋真空包装的东西问我:“正凌,你还记得这个吗?等下,我们也用这个下酒。”

  我当然记得,每一年春节不都带着的吗?周正老家的特产——卤蛇啊。

  我很高兴,卤蛇的滋味未变的,人也未变。

  酒后,陈重嚷着要去我们当年结拜的竹林看看,夏日的黄昏漫长,已经是八点多种的光景,天空却是一片艳丽的玫红,夹杂着灿烂却又柔和的金黄。

  我们三个走的偏偏倒倒,陈重周正在我耳边唱着他们那发音不标准乱七八糟的粤语:“前面是哪方,谁伴我闯荡,前路没有指引,若我走上又是窄巷...”

  在迷蒙的醉眼中,我也跟着嚷着这首歌,他们一定要教我唱。

  却有一个身影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前方...已经是好长的头发,整齐的刘海,双手抱着书,起伏的胸口,微微的喘息,显得她跑的很急。

  还是那样一双眼睛,呆呆的,所以隐藏了所有的情感。

  可是,已经长大了,所以开始漂亮了吗?

  “辛夷。”我舌头有些大,还是能清楚的叫出她的名字,我眯着眼睛,看见她的胸口有一道亮色的银光,是当年我在车站匆忙离去时,扔给她的那个我随身的东西。

  她的眼中蒙上了一层雾气,忽然就显得灵动起来,好多的情绪夹杂着想念倾斜而出一般。

  我看愣了,她却一把扔掉了手中的书,冲过来一下子抱住了我...她说:“你不会再走了吧?”

  在我旁边,陈重刚好说出那句话:“辛夷,你补习课结束了?”接着,他和周正都愣了,一起发出了嘘声,在笑我和辛夷。

  少年人这样的举动那是非常了不得了。

  我的脸有些烫,心中有些羞涩,辛夷这丫头怎么会有这样的举动?可是却丝毫没有觉得,才一年不到的相处,又离开了五年,这样的感情深厚有什么不对?

  因为我也是如此。

  “会走,但不会不回来了,会常常回来。”尽管如此,我还是这样轻声回答了一句,也不舍得推开她。

  “那就好。”她埋头轻声的说到。

  画面再一次的破碎...而在我心中疯狂的涌起了一个声音,我是谁?我是谁?叶正凌?还是那个孤单的聂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