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章 怪异之人事

第二章 怪异之人事

  在这个世间,如果有人要问我,最难受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我会回答——自我认同。

  所谓的自我认同,就像一个人的本能,知道自己在除了名字这个代号以外,自己是谁。

  最简单的答案就是自己是我,由身体,情感,性格构成的自我。

  而当这种自我认同破碎的时候,无疑会让人连最基本的存在都怀疑,这种来自心灵上的挣扎没有体会过的人,是不能明了。

  曾经有一篇有趣的文章,将人身体的疼痛分为了很多个等级。

  但如果有人能将心灵上的痛苦也确切的划分等级的话,自我认同的缺失应该算得上是最顶级的一种痛苦之一...即便那只是在我的梦中。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挣扎,想要强烈的肯定自己其中某一个身份,却每一段记忆就如同刻画在灵魂之上,不能舍弃。

  冷汗湿透了我的身体,就算我在梦中,也开始保持着一种异样的清醒,知道自己是在挣扎,自己是被汗水包围,如同坠入深潭,无处可以借力的迷茫与慌乱之中。

  在这个时候,我所处的位置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我根本就醒不来,感觉灵魂的破碎,让我连睁眼都变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却分明能听见那脚步声停留在了我的身边,然后身上很多地方传来轻微的刺痛。

  是针扎进肉里的感觉,只是让我疑惑的是,那个人的手速会有多快,才会让我有这样的感觉,好像那银针从未停歇过,一直在我身上落下个不停?才会在这么多地方都传来刺痛的感觉?

  可是,这些点点的刺痛,在体内却是爆开了最温暖的力量一般,带着柔和的一股暖流,在我的身体之中潺潺的流动,带来了温度,也带来了一股安抚的力量。

  这让我身体的感觉在点点滴滴的恢复,在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我全身传来的剧烈疼痛。

  然后又被这股力量所安抚...只不过,这种安抚在身体感觉恢复了一些以后,所带来的力量到底微弱了一些,剧烈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呻吟出声,整个人的意识处于一种奇妙的清醒当中,却又根本醒不来。

  来人似乎很沉默,听见我的呻吟声后也只是不停的在扎着针,我在昏迷中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是全身传来的剧痛无时无刻在折磨着我。

  而且那种玄妙的灵魂破碎的感觉也慢慢清晰起来,这是比身体的剧痛更加折磨人的事情,就像自己是一团空气,却在飓风中被不停的吹拂,随时都有破碎的巨大的心里不安感。

  更重要的是这种破碎似乎也带着强烈的疼痛,却又是那种说不出来的疼痛,根本无法描述,和肉体传来的疼痛交织在一起,让人撕心裂肺。

  我觉得不停的呻吟,会给我带来软弱的‘耻辱’,毕竟疼痛并不是叫几声就可以解决,而在这种不知道身在何处的感觉,我更不想表现自己的软弱。

  所以,我在强忍着,全身的汗水如同溪流一般的在身体上流淌,而且剧烈的颤抖到肌肉都有一种痉挛的感觉。

  来人看见我这副模样,轻轻叹息了一声,却还是并不说话,只是扶起了我的身体,稍微用力捏开了我的下巴,给我灌进了一碗很奇异的药水,说是奇异,就因为这药水就像薄荷水一般,即便烧的滚烫,可是入喉之间,还是带着一股冰凉的意味。

  却并没有薄荷那种刺激的味道,而这种冰凉像是无形的能量,竟然能给我火热刺痛的灵魂带来安抚。

  这感觉很舒服,在剧痛之中能有一丝这样的感觉,让我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而在这个时候,房间又想起了一阵儿脚步声。

  最初来的那个人仍然没有说话,之后进来的那个人也很是沉默,他们似乎认识,才会这样吧?

  我在脑中乱七八糟的想着,却不想忽然身子一轻,我似乎被那两个人抬了起来,然后开始移动...最后,被放入了滚烫的,充满了奇异药香的水中。

  这水真的是太烫了啊,比平常人能够承受的泡澡水的温度烫上许多。

  我虽然睁不开眼睛,但是我就算凭想象,也能想出来,我身体被放入水中的瞬间,皮肤发红的样子,我甚至怀疑会被烫裂开来。

  原本身体就疼痛无比,被放入这水中,更像是有无数把小刀在刓着我的肉。

  这一次,我再想忍耐也忍耐不了了,终于是开口低吼了一声,可就算这样我还是睁不开眼睛。

  似乎灵魂充满了裂痕,连睁开眼睛也是一件无比‘奢侈’的事情,偏偏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似乎是门‘嘭’的一声被撞开的声音,接着房间中响起了一阵儿风风火火的脚步声。

  一个有些急切的男中音传来,说了一声儿:“这么多天了,他今天总算有了一点儿反应?那是说真的有救了?”

  这声音非常陌生,我发誓在我20几年的人生当中,我绝对没有听过这个声音。

  不过,我倒挺喜欢来人这样的声音,毕竟之前进来的那两个人沉默的要命,让我感觉气氛也压抑无比。

  在热水之中,经过了最初的剧痛,皮肤之下,竟然开始传来了一阵阵舒适的感觉,却伴随着奇异的麻痒感,让我想去抓,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怎么被如此的‘折磨’?我只能再一次全身颤抖的忍耐着,除了偶尔的低吟,连任何声音也发不出来。

  而那个风风火火的声音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看来之前那两个人是准备沉默到底了...而那个人似乎也不介意,反而像是对着我说到:“忍着吧,忍着这些煎熬总比死了好。只要能活下去,就有希望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当然,也要面对自己必须背负的责任。”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无力去思考,可是想要做的事情似乎很多,很多...多到我已经想不起来。

  在这样的沉默中,时间渐渐的流逝而去,而那要命的麻痒感也慢慢的变淡了,剩下的只是那种舒服的感觉,在安抚着我的疼痛。

  水也从非常烫的温度,渐渐变得温热,不再那么刺骨的烫了。

  可就在我的感觉达到最舒适的适合,我又再度没有任何预兆的被人从水中拉了起来,然后被抬起来,擦干身体,又放在了床上。

  我心中有些焦急,除了躺着什么都不能做,已经够难受了,在这种乱七八糟的剧痛之中,就算想要睡着也是没有办法的。

  可是,也在这时,不知道是谁点燃了什么东西,屋子中开始充满一种奇异的甜香味,带着一点点酥麻的气息,随着我的呼吸进入了我的身体,我的大脑竟然传来了不可抗拒的疲惫感,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接着,我听见这三个人离开的脚步声儿,似乎走到门口的时候,有一个人开口说话了,在模糊的意识中,我觉得这个声音好飘渺好远,我只听到‘嗡嗡’的震动声,连具体的声线都分辨不出。

  而另外一个也是很沉默的人似乎‘嗯’了一声,那‘嗯’的一声让我的心灵一下子震动了一下,似乎这一个声音很重要。

  可是感觉都是一样的,太飘渺太远了...我根本分辨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声线,自然也无法辨别出来是谁的声音?而下一刻,我的意识一片混沌,竟然真的昏昏沉沉的睡去,而这一睡,那些乱梦竟然消失了。

  至于我自己最后的一个念头,只是一个人——陈承一,那个将我带走的人,到底是谁?我被带到了什么地方?

  ——分割线——

  我身体的情况似乎很糟糕,从有了意识的那一天以后,我一直都不能真正的清醒过来,只能被动的感知。

  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有多漫长。

  我只知道,我每天都会去承受第一天意识恢复吼,经历的那种过程...而在之后,慢慢会多喝几次药,甚至在后面的几天,会有人给我喂一些粥食,让我有一些支撑下去的营养。

  我迫不及待的想醒来,因为我已经想起了越来越多的事情。

  好像醒来之后要面对的事情很多,猫妖事件残留的种种,留在屋子里秦海念,同样昏迷的老周...可我还是急切的想要醒来,不想再在这种黑暗中承受一天。

  不过,我没有办法,这仿佛不是‘人力’可以办到的事情。

  唯一的希望则是我越来越感觉,离我醒来的时间近了...却是在这几天,我感觉着屋子里来来回回来了好些人。

  其中似乎是一个人主导,其它的人帮助,在对我做着一些什么?

  只因为我听见了模糊的行咒的声音,还有人在我的身体之中用特殊的手法在描绘着什么?似乎又不是?!

  但我的内心却莫名有一种安然,就是会肯定的认为,他们不是在对我做什么坏事。

  只不过,这种身体被摆弄的感觉会很糟糕?

  这个针对我的事件,好像也进行了一定的时间,我没有刻意的去记什么,却能感受到他们在我身上进行的某种事情,好像分为了好几次才彻底的完成。

  从呼吸的声音来判断,每个人似乎都很累。

  而,终于也到了这一天,我感觉到了自己眼珠的转动,眼皮的沉重,我只要再努力一把,我就可以彻底的睁开眼睛了。


仐三说:
‘滴’一天一聚的时间又到了,三三说,也不知道这一天来的时候,我到底有没有在手术了?打开这个页面,答案原来是没有。转院,手术的时间大概安排在星期三四。毕竟中间夹了一个周末,也正好腾出了转院的时间。这个月的更新因为特殊情况,我知道不给力,只能保持这样。不过,在我恢复以后,会逐渐的给大家多一些更新上的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