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章 未来的命运

第四章 未来的命运

  面对我的回答,苏先生笑容更深了一些,很轻松的倚在门框,转头朝着屋外说了一句:“承一,你觉得这小子有趣吗?”

  承一?我又听见了这个名字,这让我刮胡子的动作陡然停顿,整个人说不上来为什么会忽然的紧张。

  原本就有些虚弱,控制不好力量,这一停顿,让刮胡刀在我的脸上又刮出了一道小口子,细小的血丝再次冒了出来。

  苏先生站在门口看的好笑,对我说到:“你这是在刮胡子呢?还是在刮脸?”

  我有些无言以对,原本想努力的淡定,但是一切的动作都出卖了我,我只好沉默的继续刮着胡子,连那条小血丝也懒得抹去了。

  仿佛是看出了我的尴尬,苏先生笑着摇摇头说到:“算了,你刮完胡子以后,出来说吧。”

  我木然的点点头,忽然第一次有了一种活了20几年,完全命运未知的感觉。

  我的动作不算快,因为脑中在胡乱的思考着自己的处境,却根本什么都想不出来,因为这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太过神秘了一些。

  可是,在放下刮胡刀洗脸的瞬间,我忽然想起了陈承一这个名字。

  那是在周正的家里,秦海念给我提起的这个名字,那扣人心弦的荒村故事,那年轻一辈第一人的名头,我觉得我向往的目标和背影,那个寄托着离我远而又远的江湖梦的一个人,竟然...

  竟然,我的手抓在洗手台的边缘,泛白。

  因为激动,眼睛竟然有些泛红!他竟然会这样突兀的出现在我生命中,而且还和我的生命有了交集,这是怎么样如梦似幻的转折啊?

  而曾经离我很远的一切,如今竟然就这样的靠近于我的生活,我很难相信。

  唯一支撑我的底气则是,那曾经许多已经泛黄的回忆,在之前临死的那一刻,浮现于脑海,让我再一次的看清楚了一些东西,原来我也没有远离所谓的江湖,所谓的圈子,我只是身在其中不自知罢了。

  所以,这样说来,我也不算一个菜鸟吧?

  这样想着,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了一眼镜中头发有些乱蓬蓬的自己,长呼了一口气,转身走出了这个卫生间。

  走进房间,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却就闻到了一股清雅的茶香,袅袅升腾的蒸汽之中,我看见有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其中一个是我熟悉的苏先生,他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那样干净,英俊,暖人的笑容,一丝不苟的穿着,连坐姿也透着一股闲适的优雅。

  而另外一个人,想必就是那个陈承一了吧?

  因为这个名字带给我了一次重生的希望,又带给了我第一次关于这个圈子心灵上的震撼,我不由得顾不上礼貌,想要仔细的看看他。

  他就穿着一件普通的衬衫,只不过是白色的麻质衬衫,衬托的整个人的气质有一种出尘的味道。

  而浅灰色的裤子,很传统的黑色方口布鞋,被他穿着又多了一种别样的味道,总之整个人的气质说不清道不明,但对比起来,他的裤子上有皱褶,鞋子上还有一些尘土,和苏先生那种打理的异常干净整洁完全不同。

  他有些高大,整个人有1米8以上吧,一点也不胖,但也绝对不瘦弱,反而能感觉到覆盖在他薄薄衣衫之下的力量感。

  但这些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那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好看卧蚕,只是一眼,就觉得这个男人是个长情的男人。

  只是再看一眼,就觉得他的眼神深不可测,而这不是单纯气质上的深不可测,而是由一种往事堆积起来的感觉...如果说苏先生的眼中饱含了压抑的沧桑,那么这个陈承一眼中就藏着一世轮回的味道。

  但毕竟我对男人是不感兴趣的,就算说这个陈承一长的和苏先生一样是属于好看的男人。

  也绝对没有一个普通的美女走过去,对我有吸引力,他们...他们只是会让人目光不自觉的停留,即便心中没有半分的在意,也勿论吸引力,但也只是想多看两眼,探个究竟那种感觉。

  “看够了吗?”苏先生翻动着一张报纸,抬头看着我又是笑。

  至于陈承一不紧不慢的从紫砂壶中倒出了一杯茶,端在了手中,随口就接了一句:“如果看够了,就坐下说?对了,你的背心最好拉下来,如果说伤痕是男人的勋章,那么手术的伤痕算半个?”

  他和苏先生很有默契的样子,苏先生说话,他接话,而他说完话,苏先生则是很自然的笑。

  这种一唱一和,倒是弄得我有些尴尬,抓了抓头,刚想放下背心,忽然想起这道伤口,忍不住指着肚子,对苏先生说到:“还要用这样的手段?”

  我和苏先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我大概知道他应该是医字脉的人,只要牵涉到道家,我总觉得什么事情都应该是神奇而出尘的,动手术算个什么?

  “救回你的时候,情况可是很糟糕,巨大的天地之力碾压你的身体,内出血都是小事,也有破碎的内脏,不开膛破肚怎么办?怎么?看不起手术这个方式?那华佗岂不是要哭死?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独立的,更不存在什么绝对的极端。现代的医学也不免有医字脉的影子,而医字脉也不是固步自封。”苏先生说话淡淡的,也防下了手中的报纸。

  我有些讪讪的扯下了自己的背心,坐在了沙发的一端,而陈承一则是把一杯从他那紫砂壶中倒出的热茶递给了我。

  我不懂茶,但是杯中的茶汤清冽,闻在鼻中的清香,却是动人,只不过喝下去有些苦涩,可是苦涩过后,满口的回甘,却也让人不得不赞叹一句,好茶。

  可是那不是太俗了吗?我不知道要和他们说什么?一肚子的问题也憋在肚子里,想借着茶拉近距离,想了一会儿,才脱口而出:“这茶是铁观音吧?很不错。”

  这一句话原本普通,却是让苏先生忍不住抬头看了我一眼,虽然有笑容,语气却是淡淡的,说到:“这是明前清,是清茶,不是什么铁观音。”

  说话间,苏先生犹豫了一下,说到:“另外,承一不会喝铁观音的。”

  我觉得很丢脸,我怎么分得清楚是什么茶?可是,铁观音不是很有名吗?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为什么?”

  这话让苏先生沉默了一下,而陈承一的眼中则流露出一丝伤感,但很快的沉淀下去,他放下茶杯,朝着窗外看了看,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倒是让我看见了他的侧脸,从脸上完全看不出来的苍老痕迹,却是从两鬓看了出来。

  不同于苏先生夹杂的些些白发,陈承一的两鬓竟然斑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化妆演杨过呢。

  “岁月无情,白了少年头。一个时代的过去,一个时代的开启。叶正凌,对吧?你该走上舞台了。”他的语气中有些追忆,但并不惆怅,反而是有一种厚实的往事支撑的厚重在其中。

  看着他淡定的表情,我却忍不住严肃,在猫妖的事情之前,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开着一家能够赚些小钱的古玩店,不富,但也绝对不穷。

  可是这又有什么?生活中这样的人太多了,不差我一个。

  唯一出奇的经历都是连接着师父与师兄,可是他们已经在我的生活中消失很久了,久远到我都会迷惘,他们是否真的出现过?既伤感又不敢触碰...但无论如何,怎么该是我登上所谓的‘舞台’?

  而且,猫妖的事件,引出他的是周正,其实怎么看,我也是被卷入其中的无辜。

  想起来周正,我有再多的问题也压了下来,终于是再也忍不住了,开口到:“我的朋友...”

  “他很好,休养一阵儿就没事了。只不过会面对一些生活上的指导,之后的路会不会普通,也只是他命运的事情了。因为,从此以后,你的命运将会和你熟悉的一切隔离开来,包括亲人,朋友...但世事无绝对,以后会不会有交集,就看命运。”陈承一的语气还是挺淡然的。

  只是说完这句话,他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向床边,那似乎飘渺却又无比踏实的脚步声,我又再一次的听见。

  听到这个答案,我心中充满了说不出的怒火,凭什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就让我要丢弃我熟悉的亲人,朋友...我手中剩下的不过也只是这些,我早已经失去过一次,绝对不愿意再失去第二次。

  但是,陈承一却是站在窗前,忽而说了一句:“可是,命运...又有谁能看得清呢?”

  说话间,窗外一束正好的阳光打在了他的身上,照的他整个人都有些模糊不清,他只是给我一个侧影,那斑驳的白发却让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刚才升腾的怒火,却是一下子抛到了一边。

  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不同的人,有些重叠相似的命运。

  “曾经,很有趣。我也是一个什么都想抓住,喊着我不放的人。只不过,当命运的转轮开始转动的时候,你才知道珍惜眼前,就是最好的不放。来时手空空,去时手也会是空的。能抓住的早已经在心里了。所以,叶正凌,不管你是否一时能够接受,你的命运已经开始了。”

  陈承一没有回头,而是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的命运,我的什么命运开始了?


仐三说:
‘滴’,依旧是三三机器人,什么时候没有‘滴’的一声,什么时候就是三三本人。猜猜,叶正凌的命运是什么?这间房子到底是什么?以后回头来看,有没有人猜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