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章 民间的传说

第六章 民间的传说

据点?在我的心里据点应该是一个热闹的,聚会的地方?或者是聚集在一起做个什么的地方?

  这个词带点儿神秘色彩,也充满了某种冒险的意味。

  总之,就算我没有接触过什么据点,在我的想象当中,据点也不该是一幅居家的样子,然后冷清到人都没有一个。

  面对我充满了疑惑的表情,陈承一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倒是苏先生笑了,说到:“这样的地方,你在,它就是据点。你不在,它就是一个普通的办公楼。就是这么简单。”

  “和我有关系?”我转头看着苏先生。

  “当然和你有关系,因为这里就是你的。有一个家族,一直为你保留了这里,千百年未曾变过。而你来了,这里就会正式成为猎妖人的据点。”苏先生笑着对我解释到。

  “你就像是一个原点,然后会无限的扩大。这种扩大或者是能力上的,人员上的各种...就像一件事情从有到无,但总要有个立足点,而你是其中那个立足点之一。”在苏先生说完话以后,陈承一忽然接口说了一句。

  我无法去想象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但我听懂了一点儿,那就是说是据点,除了一个房子和一个我以外,可能是一无所有。

  我想起了我梦里的情形,那孤单的身影,一个人在山林里,雪地里独行,难道这就是预示了我的命运?

  所以,我忍不住喃喃的开口问到:“就只是我一个人?一个人的据点?”

  “肯定不是如此。”说话的时候,苏先生站起来走到了书柜面前,随手拿出了一本书,然后递给了我。

  入手的是一本线装书,做的颇为精致,纸张什么的都做的古色古香,就连上面的字也一眼就能够看出是真正的手抄本,但我不会傻的以为这是什么文物,毕竟我的副业是做古玩的。

  这只是一本比较精致的仿古书而已。

  我不明白苏先生递给我这样一本书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但苏先生不答,陈承一又是一副沉思的表情,不知道神游到自己的哪个‘世界’里去了,我也只能低头翻开了这本书。

  这应该是一本粗略定位唐宋年间的民间小说,整理的应该是说书人说的一些志怪杂谈。

  虽然是文言文,但是在山门里的岁月,我接触的古文实在够多,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阅读障碍,我开始是不经意的翻看着,不过后来倒是觉得内容实在有趣,不禁一连看了好几个故事,直到苏先生咳嗽打断了我,我才抬起头来。

  其实,这些故事也没什么,就类似于以后在民间广为流传的《聊斋》,记录了一个神神鬼鬼,妖怪甚至是异人的事儿,可有趣那是一定的。

  我不知不觉看入迷了,有些不好意思,放下书,稍微有些迷茫的看着苏先生,我是搞不懂苏先生给我看一本这样的书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苏先生却没有回答我的什么疑问,反倒是问我:“你对这本书有什么看法?”

  “嗯,这本书应该就是一本杂书,收录的民间故事,然后提供给一定阶层人看的小众书吧?毕竟在那个时候,要得到教育,读文识字,确实不是大部分人能做到的。我只是奇怪,这种小众书苏先生你是怎么收藏的?”我只是从古玩的角度来解答了这本书。

  其实,我心里还有一肚子疑问,这种书历来存世的很少,毕竟从价值上来说,除了年代久远以外,其它的文物价值真的算不上很大。

  毕竟非名家,又是民间野谈,也不存在什么太大的历史考古价值...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不是原本,只是一本现代的手抄本,意义何在?

  面对我的回答,苏先生笑着摇了摇头,说到:“看来你是古玩店的年轻老板做久了,看事情也局限了。我只是问你,那个时候为什么在民间流传有那么多的妖魔鬼怪的事情?从很古老的《搜神记》就可见一斑。但到了后来的清代,这些民间传说就渐渐少了?只是有后人整理记述了一本《聊斋》?而《聊斋》是如何写的,这个过程只要学过历史,都应该知道吧?”

  我沉默了一下,要说这些原因,那就复杂了。

  从科学的说法来说,也可以说是那个时候的信息啊什么的不发达,还有人们文化的局限性。

  但这个说法却不是完全能够说的通的?就好比,现代的人们依旧会时不时的冒出一些所谓的‘灵异’事件,但涉及的一般都是灵体,涉及到妖魔什么的,那就很少了,几乎可以说是没有。

  在那个时代,甚至有些传说充满了暧昧浪漫的色彩,就比如狐妖和书生,现代还有吗?

  “无风不起浪,有些东西如果完全没有基础,怎么可能广为流传?就像现代的人们,掌握的科学知识也多了,可是能完全的解释一些事情吗?不能解释的,所以就流传开了,人们多少是有些半信半疑的,对不对?可是,你见过有现代的人说有妖怪吗?”苏先生见我不答,这样反问了我一句。

  “没有。可是,苏先生,别和我绕圈子了,有话直接说。”我抹了一下脸,联系到自己的身份,我其实明白了一些什么。

  “这小子的性格,和你完全不一样啊。如果他恰好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主角,注定要站在风口浪尖的人。他可比你果断多了..承一,你可是磨磨唧唧,黏黏糊糊的...嗨...”苏先生好像颇有感慨的样子,忽然转头对着还在神游中的陈承一说了那么一句话。

  他是磨磨唧唧,黏黏糊糊的人?我抬头看了一眼陈承一,至少我完全感觉不出来啊。

  可是陈承一却是淡淡的一笑,对苏先生说了一句:“承心哥,你说你的,不要扯到我身上。这世间原本就没有两个一样的人,要是一样了,那才是奇怪的事情。”

  “我只是感慨,想起了当年很多事。”苏先生这样说了一句。

  我在心中暗想到,原来苏先生的名字叫做苏承心啊。

  不过,苏承心,陈承一?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在胡思乱想,而苏先生却是真的给了我一个果断,对我说到:“我的意思很简单,在那个时候,既然有这样流传的故事,自然就有这样的事实存在。你别急着否定什么,毕竟你是道家人,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那么有妖,就会放任吗?就像现在一样有道士,在国外还有所谓的那种公司,我是说特别的针对灵异事件的公司...所以,猎妖人的身份你该明了了吧?”

  “嗯。”我点头很干脆的回答了一句。

  可是这简单的道理,我在心中却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感悟。毕竟,我知道自己可能和猎妖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否则那些莫名的记忆不会胡乱的就出现在我的脑中...但猎妖人做为一个什么基础上的存在,这个时候我才算是真正的了解。

  而且,这中间一定经过了什么事情,这妖魔鬼怪的事情才戛然而止!好像历史不为人知的一面在慢慢为我展现开来。

  “那就对了,你明白了猎妖人是什么?那么你也应该明白了,猎妖人不止你一个了...从来没有说,一个人能面对一个族群的,对不对?而且,这中间有很多复杂的往事,复杂的划分,人也好,妖也罢,大概就是如此了。”苏先生似乎在组织着语言要对我说明一些事情,可是他好像也说不太明白。

  “重点?”我一向就是这样,搞不明白的事情,我懒得去想太多,重要的是重点是什么?

  “简单。刚才承一已经说了,有了你这个原点,自然是要发展壮大,因为现在的事情出现了变故,猎妖人一脉的传承也注定要重现。”苏先生认真的对我说到。

  “要我去找人吗?我到哪里去找?”可是他越说,我越是摸不清楚,我到底要做什么?

  “这种事情,不用你去找。缘分到了,你身边自然也会聚集起来一些人吧?而且,你的身份并不肯定,并不肯定的是,你到底是不是他?”苏先生目光深沉的说到。

  他是谁?我只知道,我是猎妖人聂焰,我还要是谁?

  苏先生却并不答话了,倒是陈承一说到:“无论如何,你先熟悉一下这个地方吧?你现在需要了解的事情就是,其实你一直都是这里真正的主人。包括你刚才看的书,也是你自己收藏的,原本在另外一间只属于你的密室。”

  “这里到底是哪儿?”我有些凌乱了。

  面对这个问题,苏先生拉扯着站到了窗边,对我说到:“这里还是S省,历史中的蛮荒之地...只不过你在C城,你以前那个身份的居住所在,或者说是藏身所在就是在这里。”

  C城?那离我的家乡不是太远啊,我稍微有些心安的感觉。

  可是,为什么要说是藏身所在?我以前莫非是过街老鼠吗?

  “我以前到底是什么?我和聂焰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我要是他,他要是我?不要给我说什么转世轮回,我不信那个。我想知道更多。”我已经被这个谜题给折磨的快要疯了。

  “对不起,我不能说。我和承一在这件事里,并不是主导。背后还另有其人,就像你觉得是我们救了你,但没有那个人提供的...”苏先生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才说到:“总之,就算我和承一有天大的本事也救不了你。”

  “那我到底是谁?到底该怎么样?”我心中有一种茫然的愤怒,忽然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窗台上。

  “你就是你,不是谁...不管你有多少记忆,混乱的有几个身份,你始终是你,只听从自己的内心就够了。”在这个时候,陈承一的声音忽然在我身后出现,我回头,他的目光中是给人以无限信心的坚定。

  就是这么一句话,却像在我迷惘的前路之中,给我点亮了一盏灯光,让我的内心忽然有了一种安然的温暖。

  我不再愤怒了,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苏先生和陈承一说了一句:“谢谢你们,我不知道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表面上来看,的确是你们救了我。谢谢!”

  “真的不要谢我们,说起救你的话...不管是我,还是承一,只能占据其中的四分。而你,不管你是不是命定的那个人,但你总是一个猎妖人,猎妖人到了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是要走上这个舞台的,你透露的身份,我和承一不会知道太多关于你这个身份的往事。但从这留下的地方来看,你就算不是那个‘主角’,也是重要的一名猎妖人。好好生活,其实你是一个很有趣的小伙子。”苏先生的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有很多话无从说起,而我并不是一个爱追问的人,尤其当某些事情追问了也没结果的情况下。

  “是的,你很有趣。虽然你和我完全不同,你却让我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从你身上有我熟悉的感觉。特别有意思的是我曾经也有好几次从这样的昏迷到醒来陌生的处境,这样的回忆很有意思?不管怎么样,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会大放光彩的人,虽然这不见得就是好事儿。”陈承一在这个时候也接了一句话。

  而他的话总是特别的深,让人一时看不透背后的深意。

  苏先生却是大笑,对我说到:“相信他,他的灵觉说是天下第二,还没有人能说是天下第一。”

  灵觉?我想起了正川哥,忽然就想叹息,窗外仍然是一片阳光明媚,可是我却觉得我的生活在这里拐了一个弯,陷入了一片迷雾。


仐三说:
‘滴’今天是一个四千字的大章,剧情就要进入一个波澜壮阔的转折。该铺陈的东西也铺陈的差不多了。一直都在想,如果这个月让大家少看了更新,下个月就让大家多看一些。当然,恢复需要时间,我会量力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