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章 震惊的富贵

第七章 震惊的富贵

  在我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菜,荤的,素的,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都有。

  我有些傻眼,自从在山门之中过惯了比较清苦的日子,我在之后的经济条件无论怎么样,都已经养成了‘实用主义’的习惯,不小气,但也绝对不浪费。

  在我的生活之中,最奢侈的就是那一顿‘豪华早餐’了,那是多年以来的习惯,身体的基础,就算奢侈也必须是要坚持下去的。

  可如今这一桌子菜算什么?‘满汉全席’?陈承一和苏先生在下午的时候就离去了。

  他们好像很匆忙,有什么事情压在身上,半分都耽误不得。

  但同样,我也能感觉出来,他们其实很担心我的情况,因为苏先生在离去之前对我说了一句,暂时就躲在这里,哪儿也别去,从我的遭遇来看,我已经是被‘盯’上了,一不小心就会遭遇被追杀的命运。

  至于是谁盯上我?为什么追杀我?苏先生没有给我一个答案。

  但其实也不用给我答案,我不是没有一点儿‘想象力’的人,猫妖都已经出现了,用陈承一的话来说,还是很小很小的角色,那么这是一个‘群妖出没,群魔乱舞’的时代咯?我这个猎妖人的身份肯定是让他们‘讨厌’的,追杀的原因是在这里吧?

  想想我的境遇可真够糟糕的,可是再糟糕,我每天还是要吃饭,睡觉...担心又有什么用?更不用问的太详细,免得夜长梦多,加上想太多。

  苏先生既然不会害我,他不说有他不说的理由吧。

  至于陈承一随时都是在沉思的样子,却在走的时候忽然对我说了一句:“快点儿成长起来吧,说不定到了某一天,你我将要并肩。”

  并肩干嘛?泡妹子吗?我本想开句玩笑,可是我不了解陈承一,不知道他是否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至少他不好接近,这是我的感觉,却全然没有想到自己在经历了那一次被赶出山门的变故以后,也就是一个不好接近的人。

  其实,我最好奇的是,我为什么会成为这个宅子的主人?繁华地段的高大办公楼,整整两层都是属于我的。

  我有一种拣到了一车黄金的感觉。

  他们倒是对我说过,是某一个家族为我保留的以前的‘老窝’,可是他们不说什么家族,我总觉得这事儿像是做梦,有一种占了别人便宜的感觉。

  所以,我变着法子的去问,这家族的一些事情,可是他们两个就是不太爱说的样子,直到我把他们送到车门前,陈承一才对我说了一句:“说起来,这件事情真的在背后另有其人,我和承心哥了解也是不多。只不过你的身份注定了要和我渊源颇深...而且,是一件遥远的往事种下了因。以后你会知道很多的...至于那个家族的事情,我们了解的真是不多,毕竟这牵涉到你们猎妖人一脉的事情,我们老李一脉又能了解多少呢?”

  “受人之托来救你,我和承心哥所知的,能够对你说的,已经全部都告诉你了。”说完这句话,陈承一又补充了一句,看我的目光淡然而真诚。

  我不也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他看我的目光有几分亲切,可是我和他很陌生,这种亲切又从何谈起呢?

  我觉得这应该是我的错觉,所以他们打开车门的时候,我一把拉住了车门,陈承一转头看我,我快速的追问到:“背后那个人是谁?他一定知道很多吧?他肯定知道前因后果吧,我真是迷惘的太痛苦了,能告诉我他是谁吗?”

  “我知道你一定会想问这个,可惜我不能告诉你。那个人有要求,千叮万嘱我们不能说起关于他的任何一点儿东西,也说了还有一些事情,让你知道了也没有好处。”陈承一认真的对我说到。

  “是的,他也是在你出事的那天晚上,匆忙找到承一,才让我们得以及时救你。说起来巧的是,或许也是命中注定,承一恰好归来,他竟然比我还率先知道消息,我能告诉你的也就只有这些了。”苏先生望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歉意,接着又补充说了一句:“至于这个据点的事情,你上去以后,自然会有人告诉你一些事情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也许会再见的。”

  他们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还能再说什么?只能带着一些遗憾的松开了车门。

  在关上车门的那一刹那,陈承一忽然摇下了车窗,对我说到:“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能甘心守在这里的人,我虽然叮嘱了你,以后要和你的过去斩断联系,也说过有危险,但不见得你能听进去。你和我太不同...你有你的路。所以,我也只能叮嘱你一句,万事小心。如果有困难,去这里。”

  说话间,他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纸笔,‘刷刷刷’的开始写写画画起来,我却心中非常吃惊,陈承一是如何知道,就算我心中认同他的说法,我也不甘心就如此放弃我的一切,是打定主意要回去看看的?

  把纸条交给我以后,车子绝尘而去,而我还在看着手上的纸条发呆。

  上面写的那个地址异常的生僻,是某个大山深处,另外还画了一些线条,那些线条也应该是山上的路,虽然简单,但也大抵指明了方向。

  让我发呆的不是那个地址,而知在纸条上最后的一句话——有所求,去鬼市。

  而上边儿还写着鬼市的开市时间。

  我才经历了一场往事的洗礼,想起了以前那个市场,以及和师父师兄的对话,在那个时候知道有真正的鬼市,却觉得和我的生活简直遥不可及,却不想如今...想到这里,我小心的把这张纸条收好,放进了裤兜里。

  在转身的那一瞬间,我才好笑的发现,我身上穿的衣服还是陈承一拿给我穿的,他的衣服,莫名的很合身。

  但是一个连一身儿衣服都没有的人,忽然却拥有了两层繁华地段的楼,感觉生活就和做梦是一样的。

  我乘坐电梯回到了我之前所在的那一层楼,是这栋楼的顶楼,我知道楼下那一层也是属于我的,我却有一种莫名的不敢去看的‘胆怯’。

  更加神奇的是,我之前送他们下楼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那个直通往地下车库的电梯,是属于这栋华丽大楼的‘私人电梯’,进出必须用特别的‘钥匙卡’,打开电梯前的一道栅栏门。

  这么一道电梯,就只为属于我的两层楼‘服务’,想来真是异常奢侈惊人的大手笔。

  电梯直接入户,打开以后就是一个大的惊人的客厅,里面的摆设依旧是很复古的华夏风,但也充满了现代的设计感,我的心有些乱,而且身体还有一些虚弱,我没有心思参观这个客厅,只是找到了冰箱,里面貌似堆满了好多东西,我却只是找到了矿泉水,给自己灌了一瓶,就又回到了之前我呆的那间大卧室。

  我在这里躺了这么些天,也只有这里或许能给我点点的安全感。

  毕竟,这世界上那么多人,贫穷的,富贵的,应该很少有人像我这样,根本不知道下一刻要做什么,又应该做什么吧?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或许他们就能体会我这一刻的不安了。

  一瓶子水被灌进了肚子,我虚弱的身子,困意又再次上涌,我把自己扔到了床上,准备再睡一会儿,反正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心中虽然有一些模糊的想法,也没有具体的规划。

  这样的情况搞得我如今什么也不多,多的也只有时间了,想睡那就睡。

  只是睡之前,我莫名的发现,堆放在我床前的那些所谓先进仪器,已经影子都不见了,我不过是去了送了一下陈承一和苏先生...这些东西就不见了?莫非这房间有鬼?

  我好笑的想着,也佩服自己的心大,这样的问题竟然也能被我忽略,直接就沉沉的陷入了睡眠。

  接着,我就是被人给叫醒的,那声音温柔却是带着一种公式化的严肃,就这样不紧不慢的一声声柔柔的叫醒了我,我没有多大的吃惊,毕竟那些仪器不见了的事情,就让我有一个心理准备,这个房间应该是有人打理的,不知道藏在了哪里而已,如今只不过是出现了罢了。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并没有去看叫醒我的那个人,而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个古朴华丽的落地钟,上面的指针指向了晚上6点半。

  这是个什么时间?干嘛一定要叫醒我?

  却在我还没有反应的时候?一张温度适宜的毛巾就搭在了我的脸上,来人开始温柔的为我搽脸,并且还是用那种温柔且公式化的语气对我说到:“叶少,您的床单应该换掉了,在你受伤期间,因为不方便,床单更换的时间较长。”

  “您身上的这身衣服看起来并不适合居家,要为您准备一套舒适的居家服吃饭吗?”

  “今天晚饭有准备的比较清淡。叶少,您...”

  真是...我在一片迷茫之中,来人竟然啰啰嗦嗦的说了那么多。可是,我只听见了吃饭两个字,我肚子的确饿了,清淡的吃食也应该是清粥小菜吧,也比较适合我现在的情况。

  所以,我只是回应了一声,就被来人绕来绕去的带到了餐厅,然后就直接面对了那么大一桌子菜。


仐三说:
‘滴’今天的一更为大家送上了。代三三说一句,昨天的小BUG已经改掉,另外和大家说一声,一切都不需要担心,可能这个月出于休养的原因,会一更到月底了。但是,三三说,有欠有还,下个月如果情况好的话,他会尽量多更,具体的计划就不说了,因为一向劝三三不要承诺。谢谢大家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