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章 妖虎的头颅

第十章 妖虎的头颅

  相比于练功室的明亮,这个小门背后就有些黑洞洞的了,终于是多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苏灵打开这个密室的门以后,看向我的眼神竟莫名的多了几分期待。

  见我只是拿着手上的书,沉默的看着她,她索性略带一些赌气的看了我一眼,率先进入了那一间密室。

  在这个时候,我才多少有些感觉,苏灵这个女孩子恐怕不太适合当所谓的贴身管家,一开始那专业的样子恐怕是强撑,只因为和我‘交手’对话了几次,一些自己的心思脾气再怎么都开始有些掩盖不住。

  很快,那个小门背后就亮起了温暖的黄光,有些摇曳不定。

  相比于外面这通明的灯光,一下子就能分辨出来,那间所谓密室的灯光是烛光或者油灯之类的古老照明。

  这倒是让我多了几分好奇,因为我相信这里由如此巧妙的建筑设计师来设计的,不可能有一间屋没有通电,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这就是故意的。

  为何故意如此?与其在这里瞎猜测,不如亲自去看看。

  我没有过多的想法,而是放下了手中的书,径直的就走向了那间密室。

  一进去,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什么?首先就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煞气,这种煞气的感应已经是与灵觉无关了,而是实在太过强烈,只要是个人在这里,就能感觉到。

  而抬头一看,却是发现一个巨大的虎头挂在屋子的正中,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而那冲天的煞气就是这虎头标本散发出来的。

  我只是和这悬挂在屋内的虎头标本对望了一眼,就仿佛看见了在那冰天雪地之中,一头巨大的,让人生畏的,充满了无限气势的巨虎,如同王者一般的在缓慢踱步,姿态优雅,眼神冰冷,微微露出的獠牙却充满了血腥。

  所过之处,万物避开的风范。

  可想这只老虎生前是多么的威风凛凛,又是什么人可以手刃了它?将它的头做成标本,挂在房间内做装饰?

  我不禁微微皱眉,心中也有一些疑惑,这虎头硕大,比起我在动物园里见过的老虎脑袋起码大了一半,而那口中的獠牙更是了不得,说是一把锋利的小匕首都不会有人怀疑,这是什么品种的老虎?就算是东北虎中体型比较巨大的,也不会有这幅模样吧?

  更奇怪的是那股不同寻常的煞气,虽然已经是‘死掉’的气场,可遗留在如今仍然存在,那生前会是一般的老虎吗?

  我带着疑惑的眼神,就是看着这个虎头,一步一步走进了屋子里,在这个时候,苏灵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手里托着一盏油灯,看着我的侧脸,连呼吸声都变得轻微。

  接着油灯的灯光,我这才看清楚在虎头之下,悬挂着一张横幅,上面的字虽然不大,却是写得龙飞凤舞,勾画转折之间潇洒不羁,力透纸背。

  我稍微懂一些古玩知识,对书法多少也有一些鉴赏能力,就是因为这样的字太过狂放,有些收不住的感觉,所以说写的不算是顶好,但也能看出字的主人性格之中一定有果断而不爱接受束缚的一面。

  我沉默的拿过苏灵手中的油灯,仔细看着那张横幅上的字。

  XX年冬,XX村遭虎祸,全村一百八十余口,无一幸免...我小声的读着横幅上的字,只是短短一百来字,就大概记述了一个简短的事件。

  翻译过来的大意就是,在某一年的冬天,一个村子里的人被一只老虎给祸害了,反正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老虎,总之整个村子竟然没留下一个活口,因为村子偏僻,当时的县令也畏惧如此大祸,更因为迷信那是虎仙,竟然把这件事情给隐瞒下来,更不敢组织猎户,也无猎户敢去山中猎虎。

  而那时的我十八岁,初出山门,血气方刚,恰好路过临近的小镇,听闻了这件惨案,心中不忿,亦有怀疑,这不是普通的山虎,总之要为这一百八十余条性命讨还一个公道,化解村中不散的怨气。所以,决定一人独自上山猎物。

  在山林里追踪了大虎十余日,终于发现了那孽畜的踪迹,原来是一只快要妖化的凶虎,不思正途,却是想走捷径,食人而聚人的灵气,助自己更进一步。

  最后,拔剑与凶虎大战,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在重伤的情况下,斩下了凶虎头颅。

  这是自己出山以来,第一次出手,所以留下了这个头颅,是以纪念。

  所有的文字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我翻译的大概也能读的通顺,只不过这文字虽然记录的平淡且不可考,但只是凭借想象,其实就能稍微品味到在这故事背后的惊心动魄,与搏斗时的风云变色。

  是什么样的人才有这样的本事?这样的胆识,十八岁的少年,孤身一人闯荡山林,追踪凶虎,并且一剑斩下了凶虎的头颅?

  如果这横幅上不是吹牛,这绝对是让人神往的一个人。

  我看着横幅沉吟着,又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凶虎头颅,这是妖?这就是古代传说中常常出现的妖的原型?或许是已经死了,除了巨大和那种冲天的煞气以外,根本感觉不到有任何不同。

  不过,无论我怎么想,总还是觉得这横幅上记录应该就是一部分是真的。

  只因为在那么久远的历史中,因为野兽而灭村的事件非常之多,就算近代也出现过这样的事件,不说我地大物博的华夏,就是一海之隔的某岛国,不是也发生过‘三毛别罴’的事件吗?只不过那主角换成了熊,就是这么一只熊,几天之类杀了非常多的人。

  按照这个判断?那也是熊妖?

  我情不自禁的摇摇头,在可考的历史中,虽然那只熊狡猾无比,甚至有着识破阴谋一般的诡异智慧,但根本就不足以成为它就是妖的证据啊?可是妖化又需要有什么证据?难道要给动物来个智商检测?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开始一本正经的思考这个事件的真实性,而苏灵就站在我旁边,眼珠子都不带转的盯着我思考,看的我都有一些不自在。

  在这样的状态下,我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虎头,在这个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一下子看见一只体型巨大,快有成年大象三分之二身体那么大的老虎陡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在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天地一片苍茫,在一座矮山之下的黑洞洞的虎穴。

  妖虎就站在虎穴的入口之处,眼神中充满了冰冷的愤怒,它忽然冲着我咆哮了一声,而我的心莫名的一紧,对待妖虎万万不能用平常的手段,要...我的脑子在情不自禁的快速转动。

  可是,在这个时候,妖虎却是再一次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咆哮之声,朝着我一下子虎扑了过来。

  要怎么办?我下意识的伸手挡住了自己的脸,整个人也爆退了两步...手中的油灯‘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我才回过神来,这一切都不过是幻觉,我却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叶少?”在这个时候,苏灵快速的拣起了油灯,关切的看着我。

  我敏感的觉得这并不是真的关切,而是那种职业化的应该关切我一下,她的眼中分明就带着一点儿失望。

  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中却并没有什么感觉,我和这个苏灵并不熟悉,我没有义务为她的希望或者失望负责,我只是疑惑为什么我会看见这样的一幅场景?就好像是亲眼的看见了斩杀妖虎的画面,和那妖虎生前的样子。

  我站起来,也不理会苏灵,只是继续看了一眼那个虎头标本,在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任何的异状,还是之前那个样子,除了巨大和煞气冲天以外,并没有任何的不同。

  我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在这个时候,我才有些自嘲的发现,之前被这个虎头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全然没有注意到这里原来是一个房间,一个我觉得有些诡异的房间!

  为什么呢?是因为在这里明明就是全封闭的,却偏偏要在一堵墙上却做一个假窗户,窗外还用油画布景的形式描绘了一下景色。

  那景色是一片平坦的草地,有一个小小的池塘,稀疏的树木,没有怎么打理过却也开得不错的花,分明是一个园子,因为有墙,但又像郊外再常见不过的景色。

  我沉吟的看着,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觉得再看,自己就有些分不清楚布景和现实了。

  我不想自己陷入这种无助的情绪,只得强行收回了目光...开始在这屋内打量着,在这个时候,苏灵又站在了我的旁边,手中又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盏点亮的油灯。

  那感觉就好像生怕我看不清楚似的,见我沉默不语的站在门口的位置,她还忍不住出言提醒了一句:“叶少,其实这里还有很多细节可以看的。你不妨仔细看看?”

  “你的重点是想做什么?”我转头看着苏灵,心中已经略微有些不满。

  苏灵沉默的退到了一边,看来是准备不回答的敷衍过去,而我却也没有离开,而是一步步的走入了房中,因为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仐三说:
‘滴’今天的更新为大家送上。三三说,冬至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