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一章 真相的背后

第十一章 真相的背后

  说起来,这个房间的布置并不复杂。

  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个悬挂在墙上的虎头,虎头之下是横幅,而横幅之下是一张简单的床榻。

  除此之外,就是在靠窗的位置摆着一张书桌,桌前是一把椅子,旁边是一个简洁之极的书架,上面却是没有放书,只是放着一些零碎的东西,我也没有细看。

  这就是房间里最大件的布置了。

  剩下的,无非是墙上挂着一些东西,风格很杂乱,既有书画,也有一些零碎。

  但吸引我目光的,都不是这些东西,而是随意挂在床榻之上的一件儿东西...我走过去,拿起了那件儿东西,用手轻轻一抖开,带起了一阵儿清风,然后在眼前便出现了一件儿黑色的斗篷。

  当看见这件斗篷的时候,我的心就猛然收紧了。

  只因为我真的见过它,才会有如此熟悉的感觉...为了印证我的想法,我有些心急的仔细打量着这个斗篷,果然不出所料,上面有一些暗红色的痕迹,年深日久,若不是...亲自所见,怎么会想到那是鲜红的血迹?

  对的,就是血迹吧?我拿着斗篷手渐渐的就收紧,脑中又想起了在梦中所见。

  一片苍茫的雪地之中,那个披着血迹斑驳的黑色斗篷,独行的身影...我丝毫不怀疑那就是所谓的聂焰,因为除了他,还有谁会清晰的出现在我分不清是梦境还是记忆的画面中?

  我还记得斗篷上一道鲜血留下的清晰痕迹,和手中这件斗篷中的痕迹完全的重叠。

  那么这里是什么地方?那聂焰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我的太阳穴就突突的跳动,有一种头昏脑涨,眼睛昏花的感觉,拿着斗篷的手不停的收紧,用力到有些颤抖。

  “叶少,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有太久的历史,请你理解我们保存不易,先放下它?”在这个时候,苏灵的话在我的耳畔响起,我沉浸在自己这种自我认知的痛苦之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到底是个什么神情?

  只是,从她的话语中那种心疼的意味怎么也掩饰不住?

  怎么?她很在意这间屋子,和屋子中的一切吗?想来也是,如果真的是我画面中所见的那件斗篷?该是多少年前的?聂焰又是什么年代的人?凭借我那些许的古玩知识,看着屋中的家具风格,便不难推断出这是典型的宋朝年间的风格。

  何况加上那横幅诉说往事,第一句话就对年限有所批注。

  所以,聂焰是宋朝时候的人!那么说起来,保留这些零碎的东西,想来也是一件巨大的工程!但这是为了什么?我不是傻子,早就已经模糊的有了答案,却没有依言放下手中的斗篷,而是依旧紧紧的握在手中,转头看着苏灵,声音变得分外低沉,说到:“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看着我的样子,苏灵先是有些惊吓的微微张开了嘴,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叶少?你没事儿吧?你的眼睛好红。”

  是吗?我眼睛很红?我有激动成这个样子?

  但是下一刻,苏灵的神情却变得有些惊喜了,她的声音都有些发颤,说到:“叶少,你是不是想起来了什么?才会问我这个问题?”

  我放下了手中的斗篷,看着苏灵,说到:“这个算不算你对我的试探?是为了想证明什么吗?是否你的职责也包括了这种事情?”

  我的声音有些冰冷,甚至话语也变得充满了攻击性,特意带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试探,又是为了什么?如果这种试探证明了什么,对于苏灵这一伙人的意义又是什么?

  我讨厌自己在这种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牵着鼻子走,就算一个小女孩也能试探于我。

  更重要的是,我根本没有一丝的安全感,在这种环境下,我该信任谁?师父师兄早就和我的生活没有联系,父母亲人朋友全是普通人,不能参与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来。

  唯一支撑我的,竟然是莫名的对陈承一和苏承心的些微信任,否则我想我会立刻打晕这个苏灵,转身就跑掉,总之不会留在这里。

  但显然,这种信任是缺乏基础的,经不起苏灵通过这种方式来试探我,她触碰了我的底线。

  在我声音变冷的时候,我就已经准备动手了。

  但我没有料到的是,苏灵竟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动作快的不可思议...在我震惊苏灵怎么会有如此身手的时候,抬头看见的却是苏灵一双通红的双眼,只是和我对视了一眼,泪珠儿就滚落出了眼眶。

  “叶少,这的确不是我的职责,甚至私自决定带你来这里,我说不定会被惩罚。可是,我也顾不上了,因为我已经等待太久了,我就是想要证明。”她说话的时候,因为激动,抓住我手臂的手,变得异常用力。

  女孩子的指甲陷入了我的肌肉之中,让我感觉到一丝刺痛,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看见我的神情,苏灵忽然变得异常敏感,竟然失控的哭了起来,对我说到:“叶少,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但请你不要生气,务必的等在这里,因为你肯定是他,那个人的话没有错,他没有骗我们。你是希望,你真的...”

  苏灵哽咽的说不下去,眼中却全是真诚和祈求。

  我有些无语,抛开这句话中的疑问,那个人是谁?仔细一想,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不是真的少爷,她也不是真的仆人,我没有什么权力打她骂她...她怎么变现的跟被洗脑了一般?好像我是她眼中的救世主!我讨厌这种略微有些疯狂的行为,可是...面对苏灵那种充满希望和祈求的眼眸,我却又有些于心不忍。

  重要的还是那句话,是否真有那么一群人在背后为我努力?生平最怕负于别人,其实相对来说,只是简单的一个道理,施比受有福(施舍给予比接受得到有福),至少心中无亏欠的坦然,是一种极大的幸福。没有因为得到而背负因果,也是一种轻易不能达到的潇洒人生的境界。

  所以,我轻轻的拿开了苏灵的手,语气也变得缓和了一些,忍着太阳穴跳动的剧痛,对苏灵说到:“我没有要走。我也知道你想证明什么,是不是想证明我是聂焰?”

  这个名字一说出来,苏灵的神情变得极度震惊,甚至充满了一种惶恐,她喃喃的说到:“叶少,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谁告诉你的?”

  “没有谁告诉我,是我自己..我自己知道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和那个聂焰莫名的联系,已经让我苦恼万分,难道我真的只能用前世今生来解释了吗?

  “自己知道的,自己知道的..”苏灵好像失去了意识一般的重复着这句话,下一刻,她的双眼忽然变得发亮,再一次不管不顾的抓住了我,说到:“叶少,你再在这里多看看吧?多呆一会儿?看看还能不能想起什么来,想起来的越多对你越有利,只要是自然想起来的,知道的。就不会对你有伤害,这是那个人说的。”

  “那个人是谁?”我都不知道自己这是在第几次追问了。

  苏灵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因为激动说了太多,她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我的手臂,动作隐蔽而优雅的抹掉了自己的眼泪,吸了一下鼻子,对我说到:“叶少,首先多的话我不能说,说出来不知道对你是否有利。这是组织的决定,我不敢逾越。再则,那个人,按照我的地位是没有可能见到的,我的确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的确有那么一个人存在。”

  我看着苏灵,相信这一次她对我说的是实话,我过多的追问也是没用。

  我叹息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斗篷,有些意兴阑珊的走出这间屋子,我不知道为什么,发现了这件斗篷以后,我有一种不敢再在这屋子里多呆一刻的想法,不是害怕,也不是压抑。

  而只是一种不敢面对的逃避,具体是要逃避什么?我说不清楚,聂焰这个身份吗?为何我的心中有一种说不明的抽痛。

  “叶少,你真的不想要再看看吗?”苏灵的话中充满了再一次充满了祈求。

  我的手放在胸口上,也算是第一次真诚的与苏灵对话,我说到:“我只是听从自己的内心,我不想再呆在这里。”

  “可是...为什么你会不想呢?”苏灵有些失神,显然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可估计她也觉得自己的问题好笑了一些,赶紧又补充了一句:“叶少,我们的组织只会为你好,绝对不会害你。如果,你觉得我们隐瞒了你什么?只要你等几天,组织的领导来了,你就会知道很多了。你不要..不要..因为这个...”

  苏灵说这段话的时候,因为紧张有些说不下去了,和一开始的职业形象,大相径庭...看她这样绞着双手,咬着下唇,低着头,哭过之后有些狼狈的样子,反倒是多了几分真正动人的美丽。

  我忍不住笑了,说到:“不要因为这个赌气,是吗?我没有那么幼稚,就是真的不想多呆而已。带我回房间吧。”

  “哦。”苏灵有些呆愣的答应了。

  就是这么呆愣的一瞬间,却让我忽然愣了,因为这种呆愣,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名字——辛夷!在这种情况下,我竟然非常想她,我没有问自己,是不是因为担心辛夷回来,发现我突然不见了,会怎么样而着急。

  “今天几号了?”我开口问到苏灵,莫名的因为这个问题,紧张的手心都有些发汗。

  如果错过,又找不到我,这丫头会不会...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仐三说:
‘滴’依旧是三三机器人为您服务。今天的更新为大家送上。三三说,大家不用担心询问他的身体情况,总之一切都会好的,不是吗?就像冬至之后,白天就会开始变长,夜晚就会变短,到了春天的时候,又可以在小黄框里唱春风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