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二章 心中的定计

第十二章 心中的定计

  面对我突如其来的问题,苏灵愣了一下,只是自顾自的猜测到:“叶少,你是想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

  我眯了一下眼睛,并没有回答,我还没有必要给苏灵说明我的心事,我们没有熟悉到这个程度。

  苏灵以为我是默认了她的说法,于是说到:“叶少,你这一次的情况非常危险,所以昏迷的时间比较长。而且,后期...后期为了治疗你的伤势,也有刻意选择让你沉睡。”

  我看着苏灵,想起了我在模糊之中,曾经闻到了一种香气,接着就会忘记疼痛,陷入沉睡。

  难道就是这个方法?只是苏灵在话中有个刻意的停顿,这里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显然,她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人有些时候话说快了,想要收回就会这样表现,我就这样盯着苏灵,神色也没有什么变化,语气也是淡淡的;“你没有隐瞒我什么吧?”

  苏灵摇头,神情倒是无辜。

  我想我自己可能是多疑了,也就并没有再追问,只是顺势的说到:“那我昏迷了多久,现在几号?”

  “叶少,你昏迷了一个多月,快接近两个月的时间了,现在已经是9月10号了。”苏灵回答了我一声。

  我猛地转身,因为在那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神色的变化,我自然不会忘记辛夷发给我的短信,说她是8月6号就会回到我们所在的城市,这么说来,在她的认知里,我岂不是消失了一个月还久?

  “叶少...?”我的动作太过猛烈,自然引起了苏灵的注意。

  在这个时候,我的表情已经变得平静,只是说到:“我只是没想到我昏迷了那么久,想起来心里有点...”

  我话没有说完,但这样反而效果更能引起人的共鸣,因为没说完的话,人会自我联想到自己身上。

  我不是想要这样去对苏灵耍心机,只不过,我心中已经有了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想法,我不清楚这里的情况,我必须要掩饰。

  果然,对于我没有说完的话,苏灵表示异常的理解,并且开始宽慰我,无非就是身体会慢慢恢复之类的话。

  在话里,苏灵掩饰不住的充满了某种期望,可是我装作听不出来,也不去问她什么。

  我想,我可能是脱离不了以前生活的轨迹,我不可能莫名其妙的‘消失’,然后不牵挂我的亲人朋友。

  至于这里,我没有任何的归属感。

  就这样,我一边和苏灵敷衍的说着话,一边又回到了我卧室的门前,站在门前,我装作有些犹豫的看了苏灵一眼,苏灵果然注意到了我神色这样的变化,于是问我:“叶少,你是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吩咐。只是每天你都会到房间里叫我起床吗?”我假装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头。

  “叶少,请你不要介意。做为你的贴身管家,我是有这些责任的。只是会视情况,选择要不要进入房间而已...”苏灵说到这个,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这个视情况而定,不管我和她之间是什么关系,对于陌生的单身男女来说这种话都有些过界。

  然后苏灵急急的解释到:“叶少,主要是因为,根据你的身体情况。我们做出了最合理的时间规划。这样有助于你恢复,而不是要限制你的人身自由。毕竟,你现在的身体还有些虚弱,规律而合理的生活是对你比较有利的。”

  “嗯。”我假装不在意的‘嗯’了一声,心中却难免疑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感觉上这一群人(姑且将苏灵的背后算作一群人,一个组织),非常的期望我强大。

  “叶少,你理解就好。”苏灵有些欣慰的笑了一下。

  “苏灵,我只是好奇。既然我的饮食起居都是你来照顾,这个房子那么大,而我又不熟悉。我要找你的话,到哪里去找你?”这才是我想要问的,问题的关键。

  “叶少原来是担心这个?做为你的贴身管家,我自然是住在那边的卧房。因为连带这三间卧室,和这卧室外的小厅,是属于叶少你的私人活动区域。”苏灵随手指了一个方向。

  那是在我卧房外的小厅拐角过去以后的一排房间。

  我望了一眼那边,心中大概已经有数,于是就对苏灵说到:“那好吧,以后的生活就要多亏你照顾了。”为了不让苏灵起疑,我又故意说了一句:“当然,我也等待着你说的,那个会来见我,对我说清楚一切事情的人到来。否则,我没法长期安心的呆在这里。”

  话说到这里,我故意无奈的一笑,看着苏灵说到:“想来,你们也不会随意允许我离开的吧?”

  “叶少,照顾你是我应该的。我们也更没有限制你自由的想法,只是在特殊时期,希望叶少行事不要冲动。如果想要出去,自然也是可以的,但必须是在有保护的情况下。活动范围也不要太广,这一切真的都是为了叶少的安全。”苏灵解释的有些急切。

  我点点头,神情上出现了一丝不耐烦,然后说到:“你们既然要这样安排,我也没有办法。只是希望这样的日子不要太久。”

  “只要叶少恢复过来。另外...总之,我们也都等着那一天的。”苏灵的脸上恢复了职业化的笑容。

  显然,她的话没有说完,心中已有定计的我,对于这些却再也没有兴趣和好奇心,只是点头,然后和苏灵道别了一声,回到了所谓自己的房间。

  在房间里,我表现的很平静,我不太确定我的房间是否有监视器这样的东西。

  我打开电视,窝在房间的沙发里,静静的看着,我喝了小半杯酒,吃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房间里的水果。

  当指针指向10点的时候,我非常正常的洗漱完毕,然后躺在了床上,就这么沉默的睡去。

  如果房间真的装有监控设备的话,我的一切表现就是这样的...而其实,在心里,我一直盘算着要怎么离开这里!牵挂辛夷只是一个导火索,让我意识到我不可能这么突然的消失在自己的生活里。

  而论起更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对陈承一和苏先生的信任不足以支撑起我对这里的信任...或许是苏灵的‘急躁’坏了事,让我总觉得以她为代表的组织对我有深刻的目的性那样,而我不想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以至于要放弃我以前的所有。

  这应该就是理由了吧?躺在床上,我的眼睛却睁开着,心中就是在盘算着这些事情,顺便也在养精蓄锐,毕竟现在的身体还是虚弱的。

  我在脑中计划着一切,当指针指向凌晨1点的时候,我如同一只猫那么精神,一下子就从床上翻身而起。

  我动作快速的穿上衣服,我这个时候才发现我脖子上一直带着的师父给我的那个奇怪的链坠不见了...其实,不见的那止这些,就包括我的手机,当时随身穿的衣服,携带的琐碎,都不见了。

  我心中最可惜的自然是那个像眼睛一样的链坠,可是特殊的情况,我又要到哪里去找?

  未来怎么样,我依然迷惘,并且我也相信,我可能真的置身在危险之中...这种事情只要想起那个仓库里的一群人,都知道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但好歹我叶正凌活了二十几年,还是有几个能托付性命的人。

  先找到他们,以后的一切再定计吧?

  想到这里,我深深呼了一口气,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回那个山门了。如今,看来,我还是要选择回去一趟了。

  如果我真的处于危险之中,我想我生活中的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救我,除了师父和师兄,还有那个神秘的望仙村。

  我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脑子中有些乱。人,就是这样,当你生活在神奇的事情里面时,我会觉得一切都很平常。可是,当你脱离了那个环境,甚至是有机会,再一次重现当时的回忆,包括一切细节时,你才会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

  我对望仙村的感觉就是如此。

  在穿好了衣服以后,我拉亮了昏暗的台灯,开始在房间里翻找起来...我身上没有一分钱,可是我的眼光却不错,在这个房间里随意摆设的小物件儿都是很费心思的,总能找出一些值钱的东西。

  而果然这个房间也并没有让我失望,我找到了一块也不知道是不是为我准备的,放在装饰架的手表,一看就是价值要好几万那种。

  我原本以为只是一个空表盒,没想到里面竟然还放着表。

  找到这块表,其它的东西也就不用再带了,我需要的只不过是回家的‘旅费’而已。

  外面的黑夜还是一片黑沉,我进到卫生间去洗了一把脸,找了一个塑料袋子,装上了几个水果,毕竟在这种黑夜,这块手表并不能马上变现,而我做为一个一毛钱都没有,虚弱的人,我还是需要一点营养来支撑身体。

  我佩服我自己还能在这种情况下,想到这样的细节。

  但终于我还是带着某种说不清楚的心情,关上了灯,拉开了我卧室的门。

仐三说:
‘滴’今天的更新为大家送上,大家看书愉快。明天的小黄框给大家说一个老陈说英语的笑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