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四章 迷乱的危局(下)

第十四章 迷乱的危局(下)

  只是关心则乱,这该死的天气为什么让人全身都感觉黏黏糊糊的?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深呼吸了一次,这样对自己说到。

  我拣起了地上的手机,却不知道为什么?手却一直有些控制不住的微颤。

  握着手机,我站了起来,窗外的阳光开始变得刺眼,我站在窗前再次点上了一支烟。

  虽说是小旅馆,但在这里却是有一个额外的惊喜,能够看见山中江边的大佛,矗立几百年的时间,依旧能感受到它的慈和而安然。

  也不知道多少个难熬的,充满了疑问的夜晚,我就是这样站在自己家的窗前,看着大佛的方向,这样度过的...当年为了镇‘水祸’的大佛,如今却成了安抚我内心的存在,这也才是真正的佛像吧?因为真佛像定然有真佛性,普通人见之亦可分辨。

  想当年,我选中那个小窝,也不过是因为能够从窗口隐约看见大佛,这一次的小旅馆竟然也能看见,算是一种缘分吧?

  或许,我的内心一直需要一种安抚?

  从这个小旅馆自然是看不见我的小窝,相隔了几条街...之前,我一直很想回去看看,如今却是站在窗前,内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阳光的折射下,有灰尘轻轻的飞舞,我掐灭了手中的烟,再次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这是老周家的座机,如果他的手机号码因为什么而变成了空号,那么座机号码应该是不会的吧?危险也好,冒险也罢,我没得选择,唯一能先联系的也只有老周,毕竟我身边参与到事件中来的人,也只有老周。

  这一次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电话很快就拨通了,我的心情也跟随着渐渐变得激动起来。

  可是电话接通了以后,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很陌生的声音:“喂,你找谁?”

  在我的记忆中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声音,说明电话那头是一个陌生人,一种危险的感觉本能的抓紧了我的心脏,只是瞬间就把我推到了选择的路口。

  如果我立刻挂掉电话,也意味着我回到这座城市的线索全部断了,毕竟除了老周,我联系谁都是一件更加冒险的事情。

  如果我选择说话,说不定能抓住一丝线索,但也有把自己暴露的危险。

  我的手指开始无意识的敲打窗棂,只是一秒钟,当对方再‘喂’了一声之后,我已经很淡然的开口了:“你好?请问周正在家吗?”

  “你找周正?这里已经不是周正的家了啊,我家是新搬来的。”那边很简单的就给了我一个答复。

  在听闻这个答案以后,我的心一下子像是从希望的山顶滑落到了冰冷的深水一般绝望...我感觉触碰到自己脸颊的手指也变得冰凉。

  可是,我不可能对着一个陌生人过多的暴露自己的情绪,况且我只是在心中跟着自己的感觉做了一个决定,而我的灵觉一向很差劲,这种感觉根本靠不住,所以对方说的话是否真实,到底是什么身份,都是一个未知。

  我压抑着自己的绝望,只是礼貌且‘惊奇’的对着电话那头说了一句:“啊?周正竟然搬家了,我才从外地回来,不知道。那对不起,打扰你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应该挂掉电话了,说的越多越久,自然就会让自己越危险。

  我已经从耳边拿开电话准备挂掉了,却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犹豫且急切的声音,是电话那头的陌生男人在说话。

  “喂?”我并没有挂掉电话,可能心中还存着一丝希望,我又把电话拿到了耳边,并且喂了一声,表示并没有听见。

  “我只是冒昧的问一句,先生你是否姓叶,或者姓陈?”电话那边的男子咳嗽了一声,声音依旧显得犹豫的重复了一次。

  “怎么?”我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下意识的开始翻找着我放在床上的超市购物袋,那里面有一把比较锋利的水果刀,是我下意识买的,其实在某种层次的争斗中,水果刀算得了什么?只不过人类都有一种本能,如果有一把武器在手上,内心会找到安全感。

  我这个动作说起来,几乎是全无意义,但在电话那头的陌生人显然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见我沉默,又试探性的‘喂’了两声。

  “对的,我在听。”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倒是逃避的语气十分自然,语气甚至十分平淡,但天知道我握着水果刀的手已经有了一层滑腻腻的汗。

  “是这样的。当初我们买到这个房子是一位姓秦的姑娘卖的,价钱十分的便宜。”说到这里,那边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到:“这价钱便宜到让人...有些不安,又有些内疚。甚至到了我和妻子商量是不是要加些钱的地步。毕竟,我们打听过这房子,是新楼盘,在之前也只有一位医生住过,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哦,那医生就是我的朋友。然后呢?”我把玩着手中的水果刀,阳光打在我额前的头发上,窗外,那遥远且模糊的大佛依旧能让人感觉到内心的安宁,尽管根本看不清楚它永恒不变的安宁神情。

  “然后那个秦姑娘拒绝了我们,只是带来了房主签字的文件。她说只有一个要求,要求我们保留这个原屋主的电话号码半年,如果有姓陈或者姓叶的人打来,就请告诉他一个消息。”那边的主人解释了一句。

  看来我是赌对了,我稍微松了一口气,手中的水果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我揉了一下自己的眉心,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熟悉的人的消息,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秦姑娘,自然就是秦海念,可是海念为什么要卖老周的房子?尽管我不解。

  “我姓叶。”我声音低沉的回答了一句。

  “对不起,叶先生,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不能盲目的判定你就是秦姑娘所说的那个人。你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那边的男人谨慎的说了一句。

  “嗯,你问。”这个做法是对的,不然什么人只要声称自己姓陈或者姓叶,不就得到这个听起来显得十分重要的消息了吗?

  “咳,是这样的。那位秦姑娘说,她和周先生都有一个外号,并且如果是陈先生和叶先生提起这个外号都会开玩笑,请问这一句玩笑话是什么?”那边男子的语气有些古怪。

  我一下子就能理解他的古怪,应该是有些想笑吧?这秦海念是有多无聊,在这种情势下,竟然想出来这种问题?她是有多想和老周在一起?

  只不过,想来除了这个问题,还真的没有别的问题可以更好的验证,这真的只有少数的私密朋友知道的。

  “秦姑娘外号叫大富,周先生的外号叫大贵。如果你要说玩笑话的话,那应该就是大富大贵在一起。”我说完,脸上也忍不住浮现出一丝笑容,又想起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老周的几个小菜,海念在一旁乱七八糟的想帮忙,却又把事情搞的很‘糟糕’,老周大声的‘吼’着她,而秦海念低着头,眼镜会自然的滑落到鼻尖上,而我和老陈则靠在沙发上,举着啤酒,笑他们...

  不管是最初难过的日子,还是后来麻木而安静的日子,很多个夜晚都是这样度过的,这也算是另外一种层次的相依为命吧。

  只不过这种安宁现在离我很遥远了。

  我的话刚一落音,电话那边就传来了惊喜的声音:“那你真的是叶先生了!!没错...我们等了快一个月,这个要求都快成为我们的心病了,这下找到了,真是太好了。”

  我沉默的听着电话那边的人说着惊喜的话,知道他发表完了感慨,我这才说到:“那你可以告诉我,她留下了一个什么消息吗?”

  “其实也不算消息。就是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说如果你们打来,就把这个电话号码交给你们。叶先生,你记一下,电话号码是XXXX...”毕竟是放下了一件心事,电话那头的人显得十分高兴且爽快,没有半分的啰嗦的就说出了他保留的消息。

  我不动声色的在心中把这个电话号码牢牢的记住了,就对电话那头的人道了一声谢,这就准备挂电话,却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我忍不住说到:“那对不起,再打扰的问你一个问题?这位周先生把房子卖了之后,就没有别人打电话来找他吗?”

  “是有的,我记得都有好几个,还有几个是我妻子接的电话。奇怪的是,每次一问,他们都会承认自己姓陈,或者姓叶。就是回答不上来问题,这个倒是有些奇怪。总之...算了,我们不评论。叶先生,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挂了。这个电话号码,我在明天就会去报停。”那边倒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只不过从语气中,你能感觉到那种谨慎而疏离的味道,毕竟在普通人看来,这样的事情不透着奇怪吗?他们肯定是不愿意招惹的。

  说起来,海念办事儿糊里糊涂的,但找的这一对接手老周房子的人,还是靠谱的!虽然对这些事情充满了逃避,但到底还是信守承诺完成了海念的嘱托,不然我怎么可能得到这个电话号码?

  这样想着,我拿起手机,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输入了那一窜刚才熟记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电话里传来了彩铃的声音,只是听到这窜彩铃的声音,我的心就安稳了大半,因为是一首秦海念最喜欢的歌。

  电话接通了,我还没来得及‘喂’,就听见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儿‘呼呼’的风声以及信号不是太好的电流声。

  “喂。”终于,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不是秦海念又是谁?

仐三说:
‘滴’我是三三机器人。三三说,今天再讲一个老陈说英语系列故事。这一次是关于老陈留给三三和老周的‘未解之谜’,请书迷帮忙回答一下这个偶像组合是谁?老陈年轻的时候喜欢she,不过我想应该不是大家熟悉的she吧?因为那三个人在老陈的口中分别叫撒琳娜,哈比,一拉。我和老周表示不认识,这是什么新组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