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五章 海念的消息

第十五章 海念的消息

  “喂。”在听到海念的声音时,我觉得我心中像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可却不知道说什么?万种话语都化为了一声‘喂’字。

  这声‘喂’因为激动,有些颤抖和失真,让秦海念一时在电话那头没有听出来是我,于是又疑惑的追问了一句:“你是?”

  我忽然就说不出来话,喉头被一种泪意憋的有些生疼。

  不经历是不会理解的,死过一次的人再次听到熟悉的人的声音,而且是在‘死’过一次之后,自己的整个人生都被颠覆,再也回不到曾经的熟悉,甚至危机重重的时候。

  我很着急,想说一句我是叶正凌,可是呼吸怎么也调整不过来。

  但是海念在那边忽然那就激动了起来,她说到:“三哥?刚才的声音有些像三哥,你是不是三哥?”

  我不知道她身处在什么地方,信号是如此的断断续续,但好歹我还是能听清楚那些话,在这个时候,我的心情也终于稍微平静了一些,说到:“嗯,我是叶正凌。我回来了,现在就在L市...我找不到...”

  我这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就被海念一下子爆发的哭声给打断了。

  尽管是信号不好,但那哭声中那种压抑的惊喜,委屈,悲伤的情绪我都感觉的一清二楚,我大致也能知道秦海念为什么哭,在电话这头的我,眼眶也有一些热热的,我下意识的摸出了一支烟,点上了。

  显然在这个时候,我不能情绪太激动,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要问,想要交代。

  而那边海念的时间好像也有限,我听得出来她是强行压抑了哭声,然后哽咽的对我说了一句:“三哥,我就知道你没有死。我有安慰周正,我告诉他死要见尸,只要没见到,怎么都不要相信你死了。”

  “你们以为我死了?”我的声音有些错愕。

  原来,我昏迷的日子,我身边熟悉的人都以为我死了。

  “是的,不仅我们。在这城市里,所有熟悉你的人都以为你死了...除了瞒住了你的爸妈。三哥,你要有空,先给你爸妈报个平安。而上次那件事情的后续有些复杂,我在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要见你。”海念的声音有些激动。

  “你在哪儿?”我追问了一句。

  总觉得秦海念在很奇怪的地方,那呼啸的风声,断断续续的话语让我们的通话变得很困难,感觉她就像在什么山上似的,想到这里我又追问了一句:“老周在哪儿?和你一起吗?”

  “三哥,我不在我们的城市。周正是和我一起的,你先放心。但你自己要小心,我感觉在都觉得你死了的情况下,好像也有人暗暗的跟踪我和周正,我察觉到有人还在打听你的消息。”说到这里,秦海念又哽咽了一下,吸了吸鼻子,继续说到:“这些都是我觉得你没有死的信心,尽管不是好事。”

  我有些沉默,一向觉得秦海念是最不靠谱的女生,简直就是天地间的奇葩...只不过,因为性格中的善良,执拗和一根筋颇对我们的胃口,所以多年来我们走的那么近,关系就像亲兄妹。

  但在这件事情上,秦海念改变了一些我对她的认知,原来女人真有男人没有的坚韧,特别是在关键时刻,我感受到了海念的那份冷静。

  “你很棒。”想到这里,我由衷的夸了一句海念。

  她在电话的那头又是哽咽了一声,说了一句:“你夸我干嘛?真是讨厌。”

  在沉默了一秒以后,她对我说到:“三哥,我其实有时真的以为再也听不见你的声音了。”

  “我哪有那么容易死。”不知道为何,我心里轻松了一些,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但在那边,海念的声音却严肃了起来,她说到:“三哥,我想要回来,先见见你。周正因为特殊的情况,不能回来,见面时,我再详细告诉你。你找个什么安全的地方等我吧,三哥...我需要大概三天的时候,才能过来。另外...”

  按照现代的交通水平,到底是身处在什么地方,需要三天的时候才能赶回这个城市?海念这丫头带着老周去了哪儿?

  我吸了一口烟,烟雾淡淡的弥漫在这个房间,被阳光穿透然后消失...我并没有去追问海念这个,我只是感觉,不管是我还是海念,好像在电话中通话都有一种被监视的不安感,不敢说太多。

  我想到了一点儿,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说到:“forest吧安全吗?”

  海念在电话那头也是愣了一下,说到:“三哥,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还是不要去那里吧...至少人多眼杂的。”

  “原因是这个?”我其实不是问海念,而是问我自己,因为去forest吧并不是说我要在那里躲着,这其中根本的意义在于是去找阿木和桑桑帮忙,总觉得她们两个神秘,却是异常本事的人。

  我总觉得关于我和老周惹出来的这件事,她们一定有自己的渠道可以知道。这种东西甚至不是直觉,而是一种笃定...感觉她们和这个城市不在阳光下的一面有一种千丝万缕的联系,就像是一张地下脉络的网,被她们所熟知。

  “我不知道,三哥。我只是觉得桑桑我不明白她的心思,可我更加不明白阿木的心思,她是否愿意去招惹...招惹麻烦。”海念不愧是一根筋的人,就算和她俩多年的交情,她还是毫不犹豫的说出这番话,没有任何的掩饰。

  “我知道了,那我在XXX街的XX旅馆,XX号房间等你。”与其满城市的乱窜,不如就在这里躲着,反倒是一种好的方式。

  其实,在我心里也一早决定了是这种方式,我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提起了forest吧。

  “三哥,我还没有说完。你走的时候匆忙,留下了一些东西...还有,你上次失踪之前的那个地方,也有你留下的东西,后来被人给你收起来了。我放在一个我觉得绝对可以信任的人那里。你先在你说的地方等着,我让人来交给你。”海念语速很快的对我说到。

  我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件事情,说到:“那我家...”

  家里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东西,只不过有一些师父留下的法器和阵印,另外..另外有一个奇怪的东西——一张白狐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我会想起这件儿东西,也忍不住想起那一天强行把白狐皮‘卖’给我的神秘男子。

  “你家被人翻动过了...但是有一个人抢先一步,去你家把大概有价值的东西给你收起来了。都一并交给你吧。我总觉得有这些东西在手上,你要安全一些。”海念一字一句的说到。

  “嗯。”我淡淡的点头,如果是有本命阵印在手,我的确能应付很多的情况。

  “那就先这样,三哥。一切等到见面再说吧。”说到这里,的确也只有等到见面才能详细的诉说了,海念在电话那头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声音似乎还带着一些哭腔。

  我心里也一种淡淡的悲哀,我怎么就莫名其妙成了一个死人?

  只不过,现在我要做的只有等待,等着海念口中所说的那个绝对可以信任的人,来把一些东西交给我,想到这里我说到:“海念,你说的那个绝对可以信任的人是谁?我是否认识?”

  “你见过,但你可能不认识他。就是那个叫张忆回的人。”海念给我交代了一句。

  我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的确有那么一个人,在我匆忙出去救老周的晚上出现过,人长的端正好看,而且气质气场也很不错的那个人。

  如果是他的话...我心中也有了莫名的信任感,说了一句:“嗯,那他什么时候会到?”

  “他就在L市,知道了,一定很快就会到的。放心吧,三哥。”海念安抚了我一句。

  “嗯。”话说到这里,似乎就应该挂电话了,可是我心中一个一直梗在心里的问题却再也压抑不住,我抓紧时间问了一句:“海念,辛夷,辛夷她回来了没?”

  “辛夷...”海念的语气有些我揣测不透的犹豫,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一般。

  我握着电话的手一下子收紧了,指节处泛着青白的颜色,我勉强镇定了自己的声音,问了一句:“是不是辛夷出事了,没事儿,你说,我能承受。”

  “没,三哥,你别多想。不是那么回事儿,能等我见面再告诉你,我知道的吗?”海念这样对我说了一句。

  ‘呼’,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只要她没出事就好,我点头说到:“嗯,那就等见面再说吧。”

  话说到这里,我和海念之间的通话就掐断了,屋子重新变得安静了起来...在阳光下起舞的灰尘,一样寂寥的在阳光下飞舞着,我盯着那些灰尘有些出神,忍不住在想,如果我也是一粒阳光下的灰尘,就不会再有似乎从出生起就一种深种在灵魂的不安了吧?那样会很温暖很安全的吧?

  寂静的屋子,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