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六章 突入其来的

第十六章 突入其来的

  等待的时间,往往是让人最难熬的时光。

  因为原本没有期盼的时光,变得有了一个期盼的时间点,那么在到达那个时间点之前,内心就会不由自主的开始焦躁。

  更何况,海念告诉我,会很快。

  “如果是有了本命阵印的话...”我轻轻的握了握拳头,虽然想起了第一次使用本命阵印时发生的诡异的事情,那一片血色,血色中的呼号,肩膀上出现的怪异印记...好像都与本命阵印有关联。

  但是有了它的话,也就意味着我可以动用本命阵印中的封印阵法,我也就安全了许多。

  我永远无法忘记师兄第一次动用本命阵印时的场景,面对碎裂的山石,师兄惊喜的笑容,和我目瞪口呆的样子。

  “正凌,这只是封印在本命阵印之中阵法的第一重变化,其实算不得什么,一颗炸弹都比它有威力了...关键在于这第二重的...”阵印初成,正川哥春风得意的样子,哪里还有一丝慵懒,开始不嫌啰嗦的给我讲解起早已经说过很多次的话。

  就算一颗炸弹也比它有威力又怎么样?这毕竟是一颗阵印,而不是一个炸弹啊?

  总是会让人想起《封神榜》里那些威力奇大的法器,年少时就有所怀疑,古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想象力?无论到了什么年代,就算如今这个有了互联网,各种小说层出不穷的时代。

  人们对于小说里,武器的想象总是脱离不了古人的范畴。

  至于科幻小说里的武器,也是脱离不了现代科学基础的存在..我常常在思考,这个问题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人类的想象力并不是毫无依托的飘渺,而是建立在一定的现实基础上的。

  那最初那些神奇的印,法剑,镜...等等法器的现实基础在哪儿?

  只不过,这种想法想要去考据,未免太扯淡了,毕竟岁月的流逝,掩盖了太多的真相,而书写这些的人的思想,又要怎么去抓住?

  历史偶尔留下的蛛丝马迹,一鳞半爪,最后无法去解开的谜题,就成了亘古的未解之谜。

  可是,本命阵印的存在,却是为我年少的心里打开了一道口子,即便比起那些通天彻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法器,这本命阵印的威力显得有些可笑,但这就一定不是‘真相’吗?

  我的思绪有些杂乱,而回忆定格在了正川哥那少年模样,春风得意的瞬间。

  再想起我第一次手握着我那颗鲜红的本命阵印时的样子,却是强烈的对比,师父说了‘若非必要,绝不能动用我的本命阵印’。

  后来的事情,证明师父的话绝对不是无的放矢,我怎么可能忘记,我第一次准备动用本命阵印却还没动用,就发生的事情?那红色煞气,莫名其妙出现的一道剑....也是与聂焰有关系吗?

  如果说,我身上有这么多的秘密,有这么多不可控制的因素,你们为何还要这样‘抛弃’我?

  如果,当年没有逐我下山的事情发生,如今我是否还是在山门中安然的过着,不会陷入这样的危机四伏?

  可是,命运这种事情哪有如果可以说?而随着时间过的越久远,我对师父和师兄就越发的怨不起来,心中只剩下莫名的心酸怀念?这是否也算是一种犯贱!

  我不想再在这种时刻去思考这个问题,而是站起来,从袋子里翻出超市里买的食品,开始吃了起来。

  在身体虚弱的时候,尤其的需要食物来补充能量...在一说法,也是受到了师父的影响,每当我和师兄有个三病两痛的,只要在得到治疗后,变得能吃了,师父就认为是一个最好的转变。

  因为有着无限的心事,东西嚼在我的嘴里,味同嚼蜡,我却是机械式的强逼自己吞下去...面对这张无形的网,我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力量。

  只是短短的时间,我就吞掉了三根火腿肠,一个苹果,一大袋面包...又打开了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吞了半瓶。

  在寂静的屋子里,等待是如此的难熬,但食物带来的些许温暖才我焦躁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些。

  而我再次叼起一支烟的时候,门外终于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这个声音不大不小,说明敲门的人心中充满了确定的淡然...可是却惊得我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一下,叼在嘴里的烟也差点掉在了地上。

  我第一个念头自然是海念说的张忆回来送东西了。

  但刚才那一惊,让我脑中又衍生出了别的念头,怎么就能肯定是张忆回?这小旅馆的门上并没有猫眼一类的东西存在...我怎么可能忘记那种如影随形的,被盯上的感觉?

  这样想着,我掐灭了口中的香烟,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拿起了刚才扔在床上的水果刀,然后走到了门边。

  我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刀却反手藏在了背后,然后声音低沉的问了一句:“找谁?”

  “叶正凌是在这里吗?”门外的声音询问了一句,中规中矩,并无不妥。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感冒,声音显得有些瓮声瓮气的...可是语气却是淡定而从容,并没有什么慌张躲闪的意思。

  我和张忆回只见过一次,对话也没有两句,对于他的声音究竟是什么样的,我心中并没有太深刻的记忆,只不过门外这个人的声音似乎也有些像张忆回的,那瓮声瓮气的感觉,是不是我太敏感?

  面对这样的事情,我并没有太多的经验,毕竟我是突然卷入了一个漩涡之中。

  我总不可能一直疑神疑鬼,不给人开门吧?我脑中就是这样的念头,之前打电话到老周那里去,不也证明自己太过小心了吗?毕竟那些人再神通广大,我这种跑出来的‘突发事件’,他们总不能那么快收到消息吗?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催促的声音:“人呢?”

  在这个时候,我终于下定了决心,打开了门锁,唯一的警惕让我并没有放下手中的刀子,而是依然藏在了背后。

  其实我又在担心什么?若是论起搏斗,一两个平常的普通人我根本不需要怕吧?即便是在我身体状态不那么巅峰的情况下。

  门被我拉开了,门外站着一个高大的,穿着黑色T恤的男人,他低着头,戴着一个鸭舌帽,在目光落在他身上的一瞬间,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长相。

  只是在T恤覆盖下的肌肉,显得非常有力量!

  而夏天的衣服何其的单薄,只是一件短袖T恤,而露出的脖子到锁骨的部分,是非常正常的,没有任何的疤痕。

  只是不到一秒的时间,我就知道来人不是张忆回了..没有任何的对话,我的身体直接朝着他撞了过去,我心中明白的要命,在这个时候的打斗并没有任何的意义,我要做的只是夺路而逃,为自己争取时间,天知道在小旅馆的周围还是不是有别的埋伏。

  而在我做出了这样的反应之后,来人刚好抬起了头。

  鸭舌帽之下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显得有一种莫名的凶悍...他一开始看向我的目光有一种残酷的嘲笑之意,在发现我的动作之后,整个人稍微的愣了一下,目光立刻变得凶悍。

  但是人的反应是需要时间的,他察觉了又如何?我的身体已经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身上。

  我用的撞击方法是典型的华夏搏击术中的方法,也就是武功,是利用一定的发力技巧,陡然爆发,是比平常能使出的力量大了许多的...可是,我想象中的这个凶悍的男人一下子被撞开,而我夺路而逃的情况却并没有出现。

  在这样的撞击之下,他竟然只是后退了小半步,身体却是纹丝不动,连条件反射的弯腰动作都没有。

  至于我的感觉,就像撞倒了一块钢板上一般,我的脑子甚至都有些‘嗡嗡’作响,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怎么会有如此强壮的人?

  我的眼神疑惑的落在他的脸上,他却朝着我流露出了一丝带着残酷意味的冷笑..却不给过过完的反应时间,一个巧妙的后退,一个转身扭腰的动作,一只脚就朝着我横扫而来。

  从他出脚的动作来看,这个人的反应速度也是超快,一般人不可能在别人这样的撞击之后,立刻就做出回击的动作,即便是在没有受到多大伤害的情况下,因为大脑需要一个反应时间!

  我的心中冰凉,心中已经得出了一个结果,来对付我的人绝对不一般。

  可是,我又哪有过多的时间去思考,面对横扫而来,甚至带起了一阵劲风的脚,我哪里敢硬碰?只有一个狼狈的侧翻,狠狠的撞在了门上,堪堪避过了那一脚...而那个人一脚踢空,穿着大头皮鞋的脚也狠狠的落在了门框上。

  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整个门框和门都在震动...一阵灰尘‘簌簌’的落下,可见这一脚的力量是有多大?

  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也明白我不可能再有任何的时间拖延,在紧急的情况下,我连喘息都顾不上...一个躬身,身体从他的脚边一下子穿过,一个狠狠的背靠,让他在单腿支撑身体的情况下,不得不收脚避了一下。

  而我手中的刀子,在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朝着这个人狠狠的刺去。


仐三说:
‘滴’这里是三三机器人,三三说,他猜不到今天会是什么天气?如果有书迷那里是天晴的话,那么就是好运气的一天,有书迷那里是下雨的话,就是适合谈恋爱的一天,是下雪的话,还犹豫什么?出来找如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