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八章 隐藏的机会

第十八章 隐藏的机会

  我一向不认为自己是过分悲观的人,即便我从记事起,就是一个莫名其妙没有安全感的人。

  在我骨子里,好像有一种特别的韧性,认为只要最糟糕的事情没有彻底发生,人真的不必过多的疑神疑鬼。

  所以,认为自己被好几个人包围了,显然不是我疑心病重。

  只因为,那几个人身上的‘味儿’,或者说是气质吧,和我身后这个凶悍的男人太像了。

  我们出现在小街上的形象并不太正常,我虽然擦拭和洗去了部分血迹,但头发上传来的发硬的感觉,应该是还有开始凝固的血块黏在头发之上。

  至于那个凶悍的男子,手上裹着一块破床单,自然也不是什么正常的形象。

  可是,在街上匆忙来往的人们,没有什么人注意,我盼望的忽然有人察觉不对,带来哪怕一个小‘变故’的契机也没有发生。

  “你最好不要多想,只要把你交出去,我的任务就算完成。我一向讨厌破坏我任务的人,如果被我讨厌了,即便以后你安全脱身了,说不定我私人不收酬劳也会找你麻烦。”当我站在街上观察了不到两秒。

  身后那个凶悍的男子忽然上前来,如同和我私交很好的朋友一般,一把搂住了我的肩膀,在我耳边低语到。

  枪隔着他T恤外面的衬衫,被他刻意拿着,抵了一下我的后背。

  “走吧。”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对着我低声的说了一句。

  我无奈的苦笑了一声,看着我之前怀疑的那几个人就像是很随意一般的朝着我们靠近,那辆停在不远处的白色面包车也开始发动了,朝着这边倒车。

  “我会走的,但请不要那么靠近我,你又不是女人。”我也低声说了一句,最糟糕的情况下,轻松的调侃一句也不会影响什么,我需要的是冷静。

  那凶悍的男人明显愣了一下,倒是松开了搂住我肩膀的手,说了一句:“呵,有点儿意思。要不是你是任务目标,我倒是想推荐你去做和我一样的职业。”

  雇佣兵吗?听起来没有猎妖人有趣...我心中想着,可是这句话没有说出口。

  有时太有判断力的人反而会容易让人警惕,情况已经很糟糕了,但我不能因为这样,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天上的日头在午后是最毒辣的时候,短短的距离那日光就晒的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头顶上的伤口也感觉火辣辣的疼痛...身体里依旧传来一阵阵虚弱的感觉,我并没有恢复,就又受伤,应该是身体对我抗议了吧?

  否则,怎么会脚踩在生硬的街道上,就感觉和踩在棉花里似的?如果不是之前补充了食物,我此刻会不会已经晕倒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毒辣的日头,此刻几步路的距离,我们已经走到了之前我住那个小房间的窗口之下,我这一抬头,正好就看见我之前那个房间的窗口,一个身影正看着走在街道上的我们,在他的肩头趴着一团淡灰色的雾气,接着就很快从窗口一闪而逝。

  只是那一团灰色的雾气朝着我们飘忽而来...我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我的灵觉差劲,但到底能够修炼,也是底子比普通人好一些,更何况多年的修炼,即便没有开天眼,多少会是有灵感的,我太明白,灵体最基本的表现形式就是灰白色的雾气。

  当然,我能看见的它们的前提,是在它们没有刻意‘隐藏’的基础上,或者是刻意要和我们接触时。

  这个道理很简单,灵体何其多,不说白天,就说夜晚,普通人走在偏僻的地方也感觉不到...但是刻意找上门的,就算再普通的人,也能感觉到,灵觉稍微出色点儿的,甚至就能模糊的看见。

  所以,我能看见淡灰色的一团雾气那就是再简单不过了,是窗口那个一闪而逝的身影刻意弄出来的...就好像让它们不再隐藏了一般。

  那个身影是谁?我心中大概已经知道了,却没有想到还能有这等的手段...或者,这并不是道家人光明正大的手段,而是有一些‘邪’的手段。

  我很自然的低头,但眼角的余光却是看见灰色的雾气速度极快的已经扑倒了我们身前五米内的范围,周围的气息变得有些微微阴冷,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体验,我也看清楚了那团灰色的雾气之下是一张小孩儿苍白的脸,和虚无的身体。

  我没有什么特别害怕的感觉,不然之前刻意的去需要各种所谓鬼屋,特别要去看灵体的经历就是扯淡了。

  我无法判断出这个是什么,鬼头?也不像...只能说自己见识太少,但是也只是那么一瞬间,那团灰色的雾气一下子就扑向了我身后的男子,缠绕在了他的身上。

  “X,这大热天的。”我身后的凶悍男子忽然骂了一句,我回头,正好看见他打了一个冷颤,那团灰色的雾气已经彻底的缠绕在了他的身上,苍白的小脸就搭在了他的肩头,神色稍微显得有些痛苦。

  这种痛苦我当然明白,灵体和人一阴一阳,自然是互相排斥的,阴气会给人带来不好的感觉,但是一个有着旺盛血气的成年男子,同样也会给灵体带来异常不好的感觉。

  所以,有的血气旺的人天生辟邪,也就是那么一个道理。

  比的不过是谁强谁弱罢了!

  而道家人弄出来的灵体,岂是一般的灵体能够比较的?那张小脸虽然痛苦,但到底还是牢牢缠住了这个凶悍男子,而那男人的脸色在我的目光之下,忽然那就变得苍白了起来,而灰色的雾气开始不停的朝着他的身体里挤压。

  他自己自然也是感觉出了不对劲儿,下意识的皱起眉头,开始挣扎和反抗...表现出来的形式不过就是愣在了当场,脸色不停的变幻,双眼之中流露出的眼神,时而清醒,时而迷乱...

  我停住了脚步,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街道的周围,这场变故发生到现在不过十秒钟的时间,但显然那几个包围我们的男子已经注意到了不对劲儿,开始加快脚步朝着我们走来。

  我此时再不明白就是傻瓜了,那团灰色的雾气显然是想要上那个凶悍男子的身。

  只是这并不是怎么容易办到的事情...毕竟雇佣兵都是一群意志比较坚强的家伙,而意志越是坚强,阳气越是旺盛的人,灵体就越是不容易办到这样的事情。

  我该怎么做?是现在夺路而逃,还是假装没有事情发生?机会稍纵即逝,也只有一次,如果我选择错误了,那么可能事情就会发生更不可逆转的改变。因为,我并不能判断那几个男子身上是否也有枪。

  在这个时候,最接近我们的另一个男人,已经距离我们不足五米远了...而面包车也已经停在了离我们不到五米的距离。

  也在这个时候,正好那团灰色的雾气彻底进入了那个男人的身体,他的脸一下子呈现一种异样的痛苦,眼珠子猛地往上一翻,接着就恢复了正常,只是眼珠子却是一直朝着上面翻去的,看起来有些怪异的样子。

  只是他很镇定的从腰带上拿出了一幅黑色的墨镜架在了脸上,下一刻那个走在最前面的男子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一个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并且凶狠的瞪了我一眼,那意思是让我老实一点儿。

  我回应了他一个无辜害怕的眼神,从那团灰色的雾气彻底挤进那个男人身体的时候,我心里就已经有了判断我该怎么做,这样的样子也不过是在演戏。

  “老殷,你?”显然,他比较担心他的同伴,我的老实表现也让他很满意。

  “没事,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那妞儿太猛了,我刚才身体感觉有些不好。”在这个时候,戴着墨镜的凶悍男子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声音有些怪异沙哑的回答了那个男人一句。

  “我看你是昨天弄的太厉害?感冒了吧?”那个男子笑着调侃了一句。

  如果是电话的话,肯定会对这样的声音产生怀疑,但是面对面的话,一般人怎么可能想到自己的同伴是被‘鬼上身’了?

  那个叫做老殷的男子别扭的笑了一下,没有做声,只是指了一下我,手一扬,显然是示意把我弄上车再说。

  他的同伴自然会意,走上前来,推了我一把...我自然很配合又老实,还有一些畏惧的朝着那辆白色的面包车走去,如果那个老殷现在是清醒的话,一定会有所怀疑,他对付我的时候,我可不是那么‘老实’的家伙。

  或者是嫌我的速度太慢,在我上车的刹那,我被身后的人一把推上了车。

  车里早就坐着一个壮实的大汉在等着,见我上车对我说了句:“老实一点儿...”

  我还没来得及答话,就被后面窜上车的两个大汉一左一右的夹在了中间,其中一个身上是正常的体温,另外一个身上却是有些发冷,发冷的那个自然是老殷。

  我不动声色,知道机会已经有了,等待的只是爆发的时刻!

  到最后,车上一共上来了五个汉子,加我和司机一共七个人,把这辆面包车塞的满满当当....然后,车子就开始快速的启动,也不知道要朝着哪个方向开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看了一眼后视镜,张忆回的身影正好就出现在后视镜里...目光正好就看着这辆车子远去...

仐三说:
大家对张忆回的年纪有疑问,别慌,这不是BUG,而是一条小线...马上就会揭秘的。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我想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