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九章 神秘的出租

第十九章 神秘的出租

  原本就是小城,在午后炙热的天气之下,愿意走在街道上的人并不多。

  车子开的很快,但能感觉出来,开车的这个人是个‘高手’,在如此快的速度下,还是一辆性能不怎么好的面包车,竟然被他开出了漂移的感觉。

  想想也是,雇佣兵嘛,能有如此的技术也是正常。

  我很奇怪在这种时候,我还能关注这样的事情...想着,我调整了一下姿势,竟然舒服的朝着椅背靠了一下。

  可是,还能怎么舒服?七个大汉挤在一辆车上,而这辆车的冷气也明显不足,每个人头上都出现了一层薄薄的汗迹,自然,除了那个叫老殷的人以外,他全身坐在我身边,全身冰凉,到后来已经克制不住的颤抖。

  但颤抖的还不算厉害,至少只有坐在他身边的我感觉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任务还是炙热的原因,车内的气氛压抑的厉害...从挟持我上车到现在车子已经快要开出城了,竟然都没有一个人说话。

  我内心微微有些慌乱,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究竟在哪儿?

  不过,一旦出城,情况会对我更不利吧?人在不安全的境遇下,更怕遇上的是偏僻的郊外,那意味着求救无门。

  我必须要想一个办法改变一下这个现状,虽然我并不知道被一个类似‘鬼头’上身的老殷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机会?

  想到这里,我故意咳嗽了两声,说了一句:“给支烟抽吧?”

  老殷只是在我身边发抖,墨镜遮着的脸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来,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坐在我另外一边的大汉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我也搞不懂他那眼神是个什么意思?

  倒是我坐在我后面的其中一个男人,似乎有些紧张,毫无预兆的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对着我吼了一句:“老实点儿。”

  “小狮,不必紧张,有老殷一个人在,任务都不可能失败。果然是新人蛋子...”我脑袋上的伤口被拍的隐隐做疼,在紧张之下,后座上那个叫做小狮的男人并没有留手。

  我的心头火起,可是脸上却是一幅压抑的委屈的神情...果然,这样的神情被我身旁那个似笑非笑的男人看见了,他开口阻止了后座上的那个男人,并且带着一点儿轻蔑的递了一支烟给我。

  “抽吧,也是可怜。这样被送去,估计也是凶多吉少,当是给你送行烟了。”那个男人这样说到。

  我努力的想装作镇定,手却不停的颤抖,望向那个男人的眼神,多了一份祈求的味道,可是第一口烟吸下去的时候,我连那一丝唯一的不安,都感觉不到了,如果要杀我,何必兜那么大个圈子,怕是另有内幕吧?

  只不过,现在这个我的情况糟糕到根本没办法去直面背后的神秘势力,也不能去探究究竟是何内幕了,我冒不起这个险...所以,我只能在路上想办法逃脱?

  我可怜的样子,自然被身旁那个男人看在了眼里,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有些同情的笑我。

  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老殷在我旁边的手,在轻轻的碰我,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递给我,我知道他的情况,不动声色的挪动了一下身体,手也放了在身体的一旁,然后我感觉到一股冰凉的触感...

  我的心猛地跳动了起来,老殷竟然把枪递给了我...我因为汗湿,有些滑腻腻的手,一下子紧紧握住了这把枪,不动声色的把枪藏在了自己的裤兜里。

  坐着七个大汉的车里,没人察觉到我们这个微小的动作。

  我装作无意的看了老殷一眼,他也正好转头,对我比着口型说了一句:“等一下。”

  是怕我冲动吗?我并没有冲动..我知道在车内这种狭小的环境下,即便我持枪忽然发难,也对付不了六个大汉...我很冷静,我也在等待机会。

  “老殷,你咋了?上车之后就一直闷着,戴着那鬼玩意儿(墨镜)做什么?”那个男人的笑声并没有得到回应,忍不住隔着我问了老殷一句。

  老殷并没有说话,脸却一直朝着后视镜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殷没有回应,坐在副驾驶的一个男人却是说到:“殷哥不对劲儿,刚才我从后视镜里看着殷哥一直在发抖。”

  “X,老殷,你这可不是感冒这么简单了?是不是昨晚上那个小娘们儿给你下药了?”我身旁那个男人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追问了一句。

  我算是听出来了,在这伙人力,这个老殷应该是‘老大’,我身旁的这个男子是副手的样子...其他人,应该都是他们的追随者,这样算下来,情况对我更加有利了一些。

  我不动声色的抽着烟,心中却还是隐隐有一些担心,被上身的人,声音在一般的情况下,都会有一些改变。

  而且这些雇佣兵,走南闯北,保不定就见过被上身,下降头的情况?现在这个情况,他们应该略微有所怀疑了吧?如果老殷再沉默下去的话...我的心跳开始加快,不动声色的狠狠吸了一口烟,升腾的烟雾掩盖了我的表情。

  在这种情况下,有太多的变故..但是,我感觉到了裤兜里的坚硬,有一把枪的话,就给了我一条豁出去的路。

  “老殷?”在没有得到任何回答的情况下,我旁边的男人已经皱起了眉头,在追问老殷的时候,同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那意思是警告我老实点。

  我畏惧的缩了一下身体,在这种时候,能做的,恐怕也只有尽量配合。

  却是听见老殷在这个时候大喊了一声:“停车!”

  这声音依旧是有一些沙哑飘忽的样子,并不像老殷本身的声音,但是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大吼之下,大家又会怀疑什么?

  那个司机似乎很畏惧老殷的样子,老殷这样大吼了一声,他竟然一个急刹车,就这样不闻不问的把车停住了,弄得所有人都身体都狠狠的朝前撞了一下,包括我!

  “老殷?怎么回事儿?”没有人敢质问老殷,除了我身旁那个男子,对于这种忽然的行为好像有些不满?

  “咳,咳....”老殷先是剧烈的咳嗽了一声,然后才用更沙哑的声音说到:“是不是任务简单,你们的一颗警惕心就喂狗了?他妈的,看后视镜!昨天那个小娘皮一定坑了老子,等任务完了,我要去找她...”

  说话之间,老殷又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然后说到:“老子这个情况了,你们也不让我省心!”

  这番话语,声音实在是不对劲儿,就算我只和这个老殷正常对话过几句,听来都完全像一个陌生人...可是,在身体不舒服,被‘陷害’,咳嗽的掩饰下,这个问题就不那么突出了。

  何况这些雇佣兵,行走在地下的‘黑暗’之中,什么任务都接,有些仇人实在太正常了。

  这个危机被成功的掩饰了过去...而在后视镜中,安静的有些寂寥的公路上,一辆出租车就这样慢慢的行驶着,这边的车停下来了,那边的出租车好像也出了什么问题似的,也远远的停了下来。

  “我X,原来有人跟踪咱们。”我旁边的那个男子有些激动的样子。

  老殷却是撇了一下嘴角,说到:“这个任务交给我们的时候,就说不会那么简单?岂会让我们那么容易得手?李子,你带着后排的几个小家伙下车,我和他们两个留在车上...你去处理了,手脚干净点儿!免得等下招来更大的尾巴。”

  “好。”我身旁叫李子的男人似乎很是信服老殷,从身上摸出了枪,干脆利落的上膛,然后朝着后排的几个家伙使了一个眼色,就拉开了推拉门,带着另外两个人下车了。

  从后视镜里,我看见他们朝着那辆停下来的出租车快速的走去...而因为距离的关系,我根本就看不清楚,出租车里到底坐着谁?可是,我等待的机会不就是现在吗?

  我的心跳开始加快,手也悄悄的伸进了裤兜里。

  在这个时候,那三个人离车子已经有10多米的距离了,这个距离还不够安全?我静静的等待着,握枪的手也越发的汗淋淋的,我在裤兜里悄悄的擦了擦。

  又过了一分钟不到的样子,那几个人离车子快有50米的距离了,距离出租车也不算远了!如果,现在他们发现了什么,再折返回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吧?

  在这个时候,我看见那辆出租车竟然发动了引擎,前进了几步...出去的李子几个忽然也开始狂奔起来。

  可是出租车似乎在耍他们一般,前进了几步,竟然开始调头...老殷在这个时候也忽然开口了:“他很强,我控制不了多久了,动作最好快点。”

  “殷哥?你在说什么?”在这个时候,前方副驾驶的男人忽然转头,有些疑惑。

  “就是现在!”那个老殷大吼了一声,忽然伸手,一下子紧紧勒住了那个副驾驶男人的脖子。

  而我也掏出了手枪,一个枪托狠狠的打在了那个驾驶位置上的男人脑袋上...汗水瞬间湿透了我的衣衫!


仐三说:
今天晚上自然是还有一更的,两更的感觉,是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