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章 命运交响曲

第二十章 命运交响曲

  冰冷的枪托敲在脑袋上是什么感觉?我自然是清楚的,因为在之前不久我才体会过一次。

  那闷闷的撞击的声音,手上传来的震动,一朵血花在脑子上盛放...我的感谢老殷的留情,因为紧张,我这一下是没有丝毫保留的...我甚至感觉到这个司机的脑袋好像凹陷了一块儿!

  有些事情几乎是无师自通的,在这一下过后,我又是狠狠的一下,我眼前的世界有一层淡淡的血红,但并不是眼前这个人的鲜血,而是我感觉自己的双眼通红。

  只是两下,那个司机就发出了一声闷哼的声音,整个人朝着方向盘伏去..

  “快!”老殷喊了一声,脖子上青筋毕露,手臂上肌肉的纤维也清晰可见,前方副驾驶位置的男人快被他勒断了气。

  我没有任何的犹疑,火速的下车...一把打开驾驶室的门,一下子就把那个司机拖到了地上。

  “补他一枪。”此刻,老殷的墨镜已经掉到了地上,眼珠子上翻的更加厉害了,他在开车的车门里,冲着我吼了一声,双眼胀的通红,有一种说不出的狠戾。

  我知道,在他身上主导他的,并不是他本人的意志,而是张忆回放上去的类似鬼头的东西...但老殷做事很有智慧的样子,又让我觉得这绝对不是鬼头,那种被抽取了灵魂核心,本质上只剩下一团阴气还有本能的东西。

  此刻,老殷的表情让我心里猛然收缩了一下,张忆回究竟是放了什么东西在他身上,竟然有如此重的戾气?

  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但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任何异常,那个司机已经被敲得晕乎乎了,实在没有必要去补他一枪,要了他的性命!所以,我装作没有听见一般,一边吼着:“你说什么?”一边快速的窜上了驾驶位。

  车钥匙还插在车上,可是我却没有急着发动车子,而是一个俯身,打开了另外一侧的车门,假装无意的抓住了老殷了手,一个用力,掰开了他的手,然后一脚把副驾驶的那个人踹出了车子。

  再这样勒下去,他会死!

  “你干什么?”老殷冲我吼了一句,脸上的肌肉都有一些颤抖。

  我‘嘭’的一声关上车门,从后视镜里看见,出去的李子几个人还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我的手异常稳定,脸上的表情却一脸无辜,我看着老殷,说到:“我们要走了啊?难道把他留在车上?”

  “嗬...”老殷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声音,像是已经支撑到了极限,也就懒得和我计较的样子,吼了一句:“快开车。”

  我点头,拧动了钥匙,很出其意料的是,无论是我的手和我的脚都很稳定...车子的发动机被猛烈的启动了,一个急转弯...在这个时候,被踢下去的那个人忽然开始大吼,从后视镜中已经能看见,那辆出租车已经远去,李子他们放弃了追踪,而被踢出去那个人的大吼,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这些人,对他们仁慈有什么用?”老殷忽然冲着我吼了一句。

  我面无表情的一个急转弯,然后车子调头,朝着李子他们冲了过去...透过挡风玻璃,我看见了大概已经知道发生什么变故的李子,好像爆了一句粗口,然后从裤腰上摸出了枪。

  “把枪给我。”老殷在我的身后大吼到。

  我沉默着,紧抿嘴角,脚下忽然用力,油门被我轰到了极致...车子一下子如同一头猛兽一下的冲了过去,百来米的距离,我选择了赌!

  “枪...”老殷在后面吼着。

  我始终没有答话,车窗边上传来的风中呼啸在我的耳中...车子一下子就快速的朝着李子几个人冲去,我选择了丝毫没有躲避的冲刺...李子他们几个到底是怕了,主要是一辆车子冲刺带来的震撼力,他们开始朝着路的两旁疯狂的扑去。

  但不得不承认,李子是一个狠人,在扑过去的同时,朝着我这边开了一枪!

  在这种情况下,枪自然是没有什么准头,我下意识的埋下了身体,只是听到一声脆响,前面的挡风玻璃如同蜘蛛网一般的龟裂开来,一个明显的洞眼,出现在玻璃上。

  我的冷汗流了一身,在这个时候车子却是已经呼啸着从这几个人的身边开过了。

  我不知道这颗子弹最终停留在了哪里,我回头,问了一句:“老殷,你没事儿吧?”

  他显然是没有事情的,只是一张脸扭曲的更厉害了,眼睛里几乎看不见眼珠了,留下一片眼白,很是有些吓人的样子,他冲着我扭曲的笑了一下,冷冷的说了一句:“妇人之仁。”

  是妇人之仁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个人要公平,不能让情绪左右的思维。

  他们对我所做的事情,不至于赔上一条性命,而我并不了解他们对于别人的行为是否构上了要陪一条命的,我不能草菅人命...这和是否仁慈没有关系,只是我自己的一个底线。

  就算这世间有再多的不公平,而我有我自己的公平。

  就如同刚才,如果李子执意要打死我,而我也没有松开油门的朝着他冲过去,换来的可能是两条命,这就是一种相对的公平。

  而公平的判断,好像是我人生之中,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是绝对不能被打破的。

  我开口相对老殷说一些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他的神情扭曲的更加厉害,猛地一下拉开了车门,对我说到:“支撑不住了,我先跳下去了。”

  这样高的车速?我下意识的松了一脚油门,但是老殷已经跳了下去...整个人在地上滚了好远,才静静的趴在了公路上。

  通过后视镜,我看着他一动不动的身体之上,升起了一团灰色的雾气,然后在炙热的阳光之下,迅速的朝着某个方向,消失不见...

  “那家伙...应该没有死吧?”我自言自语的念叨了一句,心里不是说担心难过,而是就这样死了,对他未免不公平。

  车子行驶的速度很快,以至于不到5分钟的时间,之前的那条出事的路段,就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我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从车上跳了下来,莫名其妙的把之前老殷拉开的门给关上了...然后点了一支烟,吸了两口,这才重新走回车上。

  我知道,我还没有彻底的脱离危险,这样做的行为有些傻X,只是在理智了那么久,刚才那一瞬间,我有一种大难过后,没办法控制自己情绪的感觉,看着茫茫的前路,稀疏来往的车辆,我开着这一辆车,我又能去到哪里?

  天罗地网已经展开,这几个雇佣兵只是很小的几个角色?天下之大,我的容身之所难道就只是那栋大厦的顶楼吗?

  即便在那之前,我规划过,我先回这个城市,联系上以前的朋友...接着,就去找师父和师兄。

  可如今,我一点儿把握也没有,没有把握的在于,我能安全的活几天?一天还是两天...这一次是侥幸,下一次还有这种侥幸吗?

  车子就这样沿路开着,这一路是回城的路,根本没有任何的岔路,我就是这样麻木的开着。

  城市的边缘渐渐的出现在了我的眼里...曾经这是多么熟悉的城市轮廓,如今我却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回到这个熟悉的城市?因为在其中已经没有了我的容身之所。

  而在接近城市的时候,道路就会出现分岔,去往另外一个城市,我应该逃走吗?

  想到这里,我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这是多可怕的逃避心理?明明还有那么多事情的,就比如张忆回要交给我的东西,秦海念还要来找我?怎么一次危险,就让我有这样的心情?

  我掐灭了手中的烟,眼神瞬间面的坚定!有些事情我躲又能躲掉?那还不如干脆的面对好了....就算天罗地网,我叶正凌就一定撕不开一个口子吗?

  这样想着,我长呼了一口气。

  而命运仿佛也是在这个时候,给我了一个转弯,我看见在岔路口一辆出租车就停在那里,一个身穿着白色短袖T恤的身影,就倚在车的旁边,看着我驶来的方向,似乎是在等着我。

  这个人...不是张忆回!

仐三说:
这一章10点半,时间挺好的。估计大家都在看跨年晚会吧?是啊,又是新的一年了,大家2015快乐!最老的一批朋友已经陪伴我从2012一直走到2015,这一段神奇的岁月啊。我成了三三...你们,成了我看不见的最重要的一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