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一章 妖娆的男人

第二十一章 妖娆的男人

  因为距离的原因我看不清楚这个人的脸,只是觉得他倚在车旁,路边的风呼啸而过,吹起他那飞扬的黑发,叼着烟,微微仰望天空的样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似乎是潇洒,似乎又是张扬。

  这个人我很陌生,我无法去判断他到底是敌是友,现实的情况已经糟糕到,任何的风声鹤唳都会让我提起十二分的警惕,何况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人。

  我努力的平静自己的心情,我只清楚我现在要回城,再找一个偏僻的地方联系秦海念,让她让张忆回重新来和我接头。

  我虽然疑惑为什么我的行踪那么快就会暴露,但在这中间可能暴露的点也太多,我无法一一去细想了。

  但我很清楚,我绝对不会去怀疑海念的!没有理由,就是坚决不会。

  至于这个穿着白T恤的男人,如果他没有什么动作,我就当没看见吧。

  在内心很快思考出了结果,我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慢慢恢复了一些温度,同我的内心一样镇定了下来。

  车子的速度依旧很快,两百多米的距离只是转瞬的事情...在这期间,我一直盯着那个穿着白色T恤的男人,他就像没有看见我的车子急速驶来一般,只是看着天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很想去相信,他就是一个路人。

  但是,刚才如果不是这辆出租车的突然出现,我根本就不可能这么顺利逃脱,而我之所以笃定就是一辆车,是因为在之前我无意中看了一眼那辆出租车的车牌,所以是有印象的。

  当车子和那辆出租车的距离越来越近,我心中几乎已经是满心疑惑?这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却不想,只是一刹那的分神,那个男人忽然转头看了我这边一眼,弹掉了手中的烟,毫无预兆的几个大步,竟然就这样冲到了公路的中间,就这样带着不明的笑意望着我。

  “X!”在这种情况下,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一脚就把刹车踩到了底。

  ‘吱’车子和路面摩擦,发出了极度刺耳的声音...而紧急的急停,让我并没有栓安全带的身体一下子狠狠的朝前撞去,差点整个人都冲出了车子。

  方向盘猛烈的撞击,硌在胸膛上的感觉,让我的呼吸都暂停了一刻,幸好在最后的刹那,我握住方向盘的手紧紧的支撑住了身体,才没有让我因为惯性弹起来的身体,撞向挡风玻璃。

  周围很安静,在这个时间段,连一辆过路的车子也没有。

  我却是用了足足五秒钟的时间才缓过气来,忍着疼痛,我支撑起身体,那个忽然跳到公路中间的男人却依然是对我笑着,像是看见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情,而他距离我的车子不到1米,如果我反应稍微慢一些,他就会被撞上,这样的事情也会好玩吗?

  我的心中升腾起一股怒火,拉开车门跳下了车去。

  那个男人后退了两步,却是正面看着我,那打量我的眼神如同一把凌厉的剑。

  我一步一步走向他,心中却升腾起一股奇怪的感觉,我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吗?就是异常熟悉的感觉,却不是亲切,但也没有敌意。

  这种感觉确切的说不是来自内心的感觉,却像是来自内心的回忆。

  我的眉头越皱越紧,想要摆脱这种感觉记忆有些错乱的感觉...却越是靠近那个人,这感觉越是熟悉!

  不,我一定没有见过他...因为相貌如此出色的男人,不可能像路人一般,见过一次,很快就会遗忘的!

  对的,这个陌生的男人相貌就是非常的出色,不能用男人的帅来形容他,确切的说,应该是他拥有精细的美貌...飞扬入鬓的美貌,整齐而好看,却不粗弄,就像是一个人用笔画上去的。

  挺直的鼻梁,却没有一般男人那种比女人宽大的鼻翼,说的上是精致。

  鼻梁之下是一张薄唇,唇形棱角分明,很是好看,也显得很是无情,倒是那些棱角让他多了一点儿长相上属于男人的因素。

  更让人过目不忘的是他的皮肤,已经不能用白来形容了,而是要用苍白色来形容...偏偏嘴唇又红的触目惊心,给人视觉上强烈的冲击。

  这个人很高,我1米8的个头,走向他的时候,感觉他比我还高上那么一些,却一点儿都不强壮,却也说不上瘦弱...如果一定要形容,就是修长。

  他整个人的气质非常独特,像是什么都不在意的潇洒,冷漠...却又像一把出窍的凌厉的剑。

  但如果因为他美貌,就觉得他像一个女人,那是绝对说不通的,只因为那飞扬的眉毛下面,一双眼角微微上扬的细长眸子,眼神就算高高在上般的不在意,盯着人看的时候,也给人带来一种尖锐的入侵感。

  说他像一把凌厉的剑,就是这双眼睛带给人的感觉!他盯着你看的时候,你会觉得好像脸上的皮肤都被他的眼神割破了一般。

  就是这样一个男人,长着极其难得的标准丹凤眼的男人...如果说,我见过他,怎么可能没有印象?

  当他的目光落在我脸上的时候,我竟然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就如刚才所说那般,我感觉到皮肤微微的生疼,就像被割破了一般,我想知道我是不是流血了?

  这种事情一点儿都不怪异,如果要特别的说明,就只能说这个人灵魂力和精神力分外强大,强大到已经影响到了物质的世界,好比某一种特异功能,却又不是特异功能那样,突出某一种能力,突出的分外强悍。

  即便如此一个男人,长着丹凤眼,带给人帝王的感觉,也不足以熄灭我内心的怒火。

  我的双眼迎上他的双眼,在他身前一米左右的地方站定了...公路上炙热而苍凉的风从我们两人的身前吹过,扬起了我和他头发,那感觉却奇怪的像宿命般无数次的这样对峙,却又不是敌人。

  “我终于见到你了。”我还没有说话,他却是先开口了,声音很奇特,男中音中带着一种阴柔的婉转,让人一时难辨男女,却是异常好听。

  他说话的时候是笑着的,但是笑容中却没有丝毫的温度,不是冰冷,却像是世间的万事万物都应该在他之下那般。

  可是什么叫终于见到我了?我盯着他,说到:“如果刚才我稍微反应慢那么一点儿,你就会横尸在这公路上了。如果,你想死,完全可以选择另外一种方式,而你想要让我停车,也可以选择不那么刺激的做法。”

  面对我丝毫不客气的话,他却是淡淡的勾起了右边的嘴角...那一刻,我才发现‘妖娆’二字也可以形容男人,但是一对上那凌厉的眼眸,你会任何的想法都没有,只有压迫。

  他却是不说话,只是朝前走了一步,就几乎是贴着我了,因为比我稍高的原因,他微微俯身,然后在我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你是谁?追命夺魂剑下无情——聂阳生,却是最讲究一个公平公道。按说,刚才是我救了你一命,你就算自己死,也不肯撞死我,对不对?”

  他的语气之中带着一种异样的笃定和柔和,好像认识我已经千百年之久,我却是心脏缩紧,全身的体温都要被抽走一般。

  他是如何知道的?知道我梦中的秘密?他又怎么知道我性格之中最不能触碰的底线?就连我自己也是刚才才有一丝明悟。

  关于名字我只告诉过两个人,就是陈承一和苏先生,并且我只是提起聂焰这个名字,根本没有提起聂阳生这个字,他——是如何知道的?

  至于性格...我越发的感觉全身发冷。

  而他语气中那种刻意的亲切,实际上却让人感觉是最远的疏离,我根本就没有觉得他的态度是友好的。

  我的脖子上起了一窜儿鸡皮疙瘩,我低沉的说到:“你是谁?是敌是友就不能给个痛快?”

  “啧啧啧...”他站直了身体,又拉开了和我距离,眼神之中竟然带着一丝遗憾,说到:“我?我叫童帝,真是很不容易呢,名带一个帝字,我还能压得住...只不过,你什么都忘记了啊?刚才竟然那样质问我,难道你不要仔细的回想一下吗?我是最喜欢刺激的,正常的方式,那是我吗?”

  我眯起眼睛看着他,我不得不承认,我在努力的想,在努力的逼迫自己...可是脑中却如同此时的这条公路一般,是一片空白。

  以往常常会出现的零碎的记忆片段,在这个时候竟然什么也没有?

  只是我有一个自己都不明的身份,是猎妖人....他这样奇怪的态度,难不成他是?

  想着,我就脱口而出:“你是妖怪?”

  这并不奇怪,因为之前我不是见过猫妖吗?

  “唔?”他的眉头微扬,显得双眉更加的飞扬跋扈,接着,他竟然就这样站在公路的中央大笑了起来。

  此时,终于从岔路口出现了一辆过路的车子,带着‘嗡’的一声,从我们两人之间快速的开过,却是不能掩盖他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