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三章 怪异的忆回

第二十三章 怪异的忆回

  人生可悲的事情有很多,不能去评判哪一件会让人更加的崩溃,因为带来的伤痛是无法衡量哪个更深的。

  可是,如果自己最熟悉的故乡变成了一座危险的追捕之城,甚至会成为莫名的丧命之地...这种事情给套上一个可悲,却是无比贴切的。

  我沉默的解开了张忆回身上的绳索,接着,两个人却像是有十足的默契一般,都是一言不发的离开这个房间。

  之前还能从容镇定的并排下阶梯,走上街道...但渐渐的,脚步都忍不住越来越快。

  在转入另外一条更加偏僻的巷子时,两个人竟然开始不约而同的夺命狂奔起来。

  不过,是要跑向哪儿?

  下午炙热的阳光,带起了炙热的风,随着我的奔跑,被火辣辣的吸入我的肺部,带来了心脏之中快要爆裂开的焦躁。

  相比于我的迷惘无助,张忆回却是有着更清晰的目标,他对着我吼到:“跟着我来。”

  在这种时候,在没有任何事物比一个稍微熟悉一些人更值得信赖了,我沉默着二话不说的跟着张忆回一起狂奔,让人惊奇的是,他好像比我更加熟悉这座能称之我故乡的城市。

  无数偏僻的小巷子,岔路他都跑的不带一点儿犹豫,就像是熟悉的在这里生存了数十年的老人。

  我只需要安心的跟在他后面跑着就好。

  最终,他带着我跑到了一个城市比较偏僻的角落,在这里...好像是一个曾经什么地方的办事处,是已经准备拆迁了,但由于什么原因,并没有动工,就这样孤独冷清的立在这座城市之中,就像一个在热闹中被遗忘的存在。

  我们的脚步声在楼梯间里回荡,一路向上,一直到跑到了房顶,两个人才气喘吁吁的停下。

  “这里?”我心中有千百个疑问,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带我来到这座房顶?可是肺部的急剧扩张,让我呼吸都来不及,更别提能清楚的说出一个句子了。

  张忆回也没有回答,只是双手支撑着膝盖,和我一样在大口的喘息,汗水从他的额头滑落到鼻尖,再从鼻尖落到地上,留下一个湿漉漉的小点。

  就这样喘息了半天之后,张忆回四处张望了一下。

  在楼顶空旷的尽头有一个自来水管,他跑过去,试着拧开了一下,竟然还有水流出...一开始带着黄褐色的锈迹,流了一阵子之后,就变得清凉了。

  他冲我招手,然后自己伏在水龙头下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我看见以后,感觉自己的嗓子也要冒烟一般,冲过去,好不容易等到张忆回喝够了,也抢过水龙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接着,两个人又用稍微带着点儿温度的自来水,痛快的洗了一个头,这一场夺命狂奔带来的疲惫和炙热才稍微缓解了一些。

  在这样的夏季,下午的阳光并不会变得慵懒,只是比起午后,少了一些侵略性的热辣。

  在缓过气以后,我和张忆回都坐在了墙角,在这里有一个延伸出来的棚顶,可以稍微遮蔽阳光...我从裤兜里摸出一支烟,叼在了嘴上,又把烟盒递给了张忆回。

  他却推开了我的手,对我说到:“我还小,不能抽烟。”

  不抽烟的人很多,一般也就是很直接的说不抽了,偶尔也有人会找一两个理由,但就是没见什么成年人说过,我还小,不能抽烟。

  我奇怪的看了张忆回一眼,他望着远处,很是理所当然的样子,侧脸的线条的确是一个成年男子的轮廓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他话的影响,总觉得从他的脸上还能看出一些稚气。

  可是,我没有过多的追问,只是自顾自的点上了烟,当带着麻痹气息的烟雾被吸入身体以后,我整个人稍许放松了下来,终于想起先前的问题:“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你是本地人?很熟悉这个城市?”

  “我不知道我是哪个地方的人。”张忆回抹了一把头上的水,然后看着我,眼中有一丝伤感,但很快平静了下来,接着说到:“我算是被很多人抚养长大的,我有一个很厉害的干爹....他是哪里人,我就算是哪里人吧?”

  他的语气不是很确定,却在提起干爹的时候,语气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崇敬。

  我听着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像是有一段很伤感的故事,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身旁这个年轻人,一直以来,不会表达几乎成了我最大的毛病。

  他却好像不是太在意的样子,扬起一个笑容,伸手递了一个包给我。

  之前,我们夺命狂奔的时候,他就一直提着这个包。

  “所以,我也不是本地人。我不熟悉这个城市...只是在这里呆了两个多月,带你来这里,我是跟着感觉走的。感觉哪里比较安全,我就朝着哪里跑!这里...是我感觉这个城市最安全的地方了。”

  我接过包,而张忆回在给我解释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原本,我接过包正准备打开拉链,看看有些什么东西...听见张忆回的解释,我一下子停下了动作,转头,狐疑的看着他。

  我实在不太能接受一个人跟着感觉跑,然后带我来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我不认为张忆回有恶意,我只是觉得他可能不太了解情况,于是我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说到:“小张,我就这样叫你吧。”

  “不,你叫我忆回吧。我对你感觉很好,我觉得你会成为我干爹那样的人。”他笑着对我说了一句。

  我看愣了,我和他在之前只有一面之缘,但他给我的印象是沉稳而帅气的一个年轻人,如今这样和我对话的时候,带着这样的笑容,却像是一个稚气十足的小孩子。

  联想起他说他还小的话,我觉得有些晕乎乎的,至少我的眼睛告诉我,他的年纪应该超过18岁了吧?

  但这种事情我又怎么好疑惑?只是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咳嗽了一声,对他说到:“好吧,忆回,我不知道你干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我现在却是一个很惨的人,我想你恐怕都看见了,我之前被人挟持,而你只是给我送一个东西,就莫名其妙的被绑了...所以说,这里,对于我来说,处处都是杀机。更倒霉的是,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追杀我的人,到底是为了什么?甚至...”

  说到这里,我痛苦的揉了一把自己的脸,吸了一大口烟,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到:“看你出手,你也应该是一个修者吧。所以,我也直说了,甚至我不知道追杀我的主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是不是人?”

  “自然有人,也自然有新出现的不是人的家伙。”我以为张忆回会吓到,却不想他很是镇定的给我说了那么一句话。

  惊得我叼在嘴角的烟也差点掉了,他看得好笑,又扬起了嘴角,眼睛就像一个孩子那样的眯起来。

  让我一阵儿尴尬,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揉了一下他的脑袋,笑骂了一句:“臭小子。”

  按照我的性格,要和一个相对陌生的人那么亲近,做出这样的动作,是很不容易的...但有些事情,岂是自己全能看清楚的?

  这小子好像知道的很多,但我暂时也来不及追问什么?而是拉开了他递给我包的拉链,开始清点起来,我心知肚明,这就是海念要让张忆回交给我的东西了。

  在里面有一个小布包,打开是一个个的阵印。

  接着有一个首饰盒那么大的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颗鲜红的阵印,在阳光下简直刺激,是我的本命阵印。

  看着这两件儿东西,我的心中都稍微放心了一些。

  在山门的日子,师父常常说我们师门是如何的牛逼...但我学艺的时间真的说不上长,而且五年前就被赶下师门了,是一个半吊子的半吊子都算不上的家伙。

  简单的说,就是学艺未精,而阵法之途,博大精深...相比起来,想到这里,我苦笑了一声。

  就算我如正川哥一般学艺已久,又如何?我们师门的牛逼,离开了这些阵印,就一点儿也体现不出来,除非本命阵纹小成!但我...被逐出师门之前,都没有一条属于自己的本命阵纹。

  只是在回忆中,在那么一个夜晚的诡异山顶,我身上浮现出繁复无比的鲜红阵纹...但是,那个...

  想着了,我抬起自己的手臂,繁复的摩擦了几下,哪有什么阵纹?倒是因为一路的狼狈,被我搓下来一些脏泥。

  张忆回看见,又是在一旁笑...我感觉有这么一个家伙在身边,竟然也多了几分淡淡的安心,任他笑去,我却是翻找起包里的其它东西来。

  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更给大家送上了,自然会有第二更的。休假了一天,玩耍的很开心,大家休假玩耍的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