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七章 一个小计划

第二十七章 一个小计划

  面对我这样疯狂的行为,人们可能已经觉得我是个疯子了。

  没人知道我是在说正话,还是反话...一时间,根本没有人敢报警。

  我在心头唏嘘,果然是演技不行,又不是科班出身,这‘用力过猛’了,反倒是起反作用了。

  我在内心有一点儿尴尬,在此时也没办法去关注在人群中是否有别有用心的人混在其中,其实混在其中也无所谓不是吗?

  我赌的就是一个‘热闹’,在这么多老百姓围观的情况下,我不信那些人真的敢豁出来整事儿,就像那个老殷,我丝毫不怀疑他敢在大街上开枪,那是能够顺利脱身的情况下,如果是这种情况呢?

  暂时没有人敢报警,我也只有卖命演戏。

  在我又掀翻了一个老板的摊子,并威胁下一个老板的时候,那个老板憋的没有办法,终于是在我的‘菜刀’之下,拿起电话报警了。

  有一个人产生了带头作用,群众中也有人开始报警。

  我长吁了一口气,就这样扶着张忆回坐在人群的中间,点起了一支烟,现在剩下的只有等待,不是吗?

  围观的人还没有散去,或许是因为我手中那把光亮的菜刀,他们想看看最后是否会发疯砍向谁?又或者是因为我身上的,脑袋的上的血迹值得后来的围观者猜测?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这是一种什么心态呢?

  我眯着眼睛思考这个问题,其实想想也不能说围观者是善良或者不善良,只是一种生活需要刺激的心态吧?而有时候善良需要勇气,我看过去,一张张的脸。

  我丝毫不怀疑华夏人的善良,只是搞不懂那些支撑善良的勇敢到哪儿去了?

  我不知道张忆回口中的大时代是个什么样的时代?只是经过了时代的洗涤,人们是否可以找回支撑自己内心柔软善良的那一份儿勇气?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能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也算是服了我自己...但很快的,警察就来了,看样子,是这一个街区的派出所来人了。

  这可不是我想要的效果!我想找的人...所以,接下来的热闹更大,变成了我和警察扯皮,拉扯...

  但很快,就有警车开来了,也不知道是哪位‘可爱’的围观者,终于惊动了市局的人。

  最终的结果是,我背着张忆回上了市局的车,在车上我终于放松了一点儿自己...从包里掏出了一叠钱,也懒得数是多少了,在旁边那个看守我的警察诧异的眼光下,塞给了他,说到:“有机会,帮我赔偿给两位老板吧?我想这些应该够了。”

  那警察好笑的看着我,说到:“清醒了?良心发现了?等一下,我看你得去验一下是否吸毒了?”

  我成了在他眼里,神志不清的吸毒者了?算了,懒得解释...只要我的目的达到就好了。

  是的,我这个布局很简答,就是为了张忆回,在这个我被天罗地网包围的城市,我无疑是寸步难行的,我该如何把张忆回送到安全的地方,我心中也没谱,我唯一的线索只是上一次老北来这个城市调查的时候,是通过了警察局。

  如果按照张忆回所说,老北现在生死不明在养伤的话,警察局也应该知道线索。

  我的想法很简单,想通过警察,把张忆回送到安全的地方...我想凭借老北特殊的身份,警察局是不会怠慢这件事情的。

  而这件事情有两个做法,最简单的做法是我把张忆回就扔在楼顶,通知警察来接...毕竟,天罗地网也好,十面埋伏也罢,针对的只是我这个人,并不针对张忆回。

  另外一个办法就是,自投罗网的闹事儿,送上门去。

  我选择了第二个,无疑是第一个办法之中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谁都不能保证,那些人监控我到了什么地步,如果我一离开,那些人选择去挟持晕倒在天台上的张忆回要挟我怎么办?

  谁都不能保证这个可能性为零,因为最难猜测的就是人的想法。

  第二个办法虽然麻烦了些,丢脸了一些,但无疑是最安全的...有些事情的道理很简单,不能摆在明面儿上的东西就是不能摆在明面儿上,就好比一个黑社会的老大再是呼风唤雨,也敌不过第一个小警察。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的背后代表的力量层次不同。

  警察的背后,代表的是世间的正道。

  而世间正道主流的载体就是一个个的老百姓...我利用了这两点!

  自然,我也可以打个电话,守着张忆回,等着警察局的人来接,但一样不稳妥,只因为更不能保证的是,在等待的这一段时间里,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

  这些,只是我在思考后路,环环布局中的一小环,只有等张忆回彻底安全了,我才能够放手的大干一场。

  躲在背后的,阴冷的毒蛇,等着我逮着你的七寸,把你给揪出来吧。

  在车上,我一直就在完善着我的计划,等到到了警察局以后,一切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起来...毕竟上一次大闹警察局的事情,就发生在不久以前,我这种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疯子,短时间内怎么可能出现第二次?

  到最后,依旧是那个局长坐在我的面前,有些哭笑不得看着我,他听完了我的请求以后,看着这形象狼狈的我,说了一句:“你给我说一句真话,你到底叫叶正凌,还是叫叶疯子?为什么你不能用一点儿正常的方式出现?每一次都要那么极端?”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觉得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沧桑。

  但那警察局长到底没有憋住,喷了我一脸的茶...好吧,我看起来就那么不像‘江湖’中人吗?

  我擦干净了脸上的茶,到此为止也喝了两大杯水,抽了一支烟,我觉得我该离去了。

  只因为警察局长估计是见过张忆回还是怎么的,总之是很郑重的答应我,他会联系一定的人,把张忆回送到老北暂时养伤的一个疗养所去。

  我懒得关心那么多,我觉得事情到这个地步就够了,本来针对的对象就不是张忆回,那些人犯不着为了张忆回来得罪世俗的,明面上的势力,更不要说背后还牵扯着老北身后代表的一个神秘部门。

  我扔掉了手中擦脸的纸,背好自己的背包,对着局长说到:“我走了。”

  “咦?你这次就不报案了?你上次来,可是牵扯出来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事儿啊?我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上头给的压力哦。”或许是熟人了,也或许多年为官的敏感,让局长猜测我的身份有些神秘,背后也不知道有什么能量。

  所以,他对我的态度亲切又自然,还带着一种熟人一般的随意。

  “没有了,下次有,再找你!”我也是随便回答了一句,从这次的事件以后,我觉得我可能已经很世俗的生活拉开了一段距离,这个局长很有意思,可是终将是交集越来越少。

  “得了,还是别找我的好,我这心惊胆颤的。”局长也是给我开了一句玩笑。

  “但愿吧,谁还不想这世间太平啊。”我也只是这么说了一句,接下来等着我的是一个在我看来,我自己最冒险,要做的最惊天动地的事儿,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我以为我在警察局的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却不想那局长站起身来,忽然走到了我面前,看着我的目光变得分外严肃了。

  “这城市,我能感觉到不太平了!身为一个警察局长,可能有很多百姓误会我们是‘大爷’,常常不做为!其实,从心底最深的愿望来说,我恨不得把天下所有的坏人都抓起来...只不过,有些时候,现实和理想是有差距的..警力不足,经费短缺等等制约,别人以为是借口,只有身为一个局长的我知道这根本就是很大的问题。”他忽然这样对我说到。

  我看着他,实在不明白,他忽然对我说这个干嘛?这些东西,绝对不是我能解决的啊?这基本上是一种‘国情’了啊。

  “我知道,你会奇怪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些?其实,做为一个警察局长,你以为我没有见过怪事儿吗?我也有这个职业特殊的敏感!我只是想说,无论现实和理想有多么大的差距,理想它始终在,它始终是不变的。我抓不尽天下的坏人,我的能力有限...有限到我发觉这个城市或许出现了一批对百姓生命很有安全的存在,我也能力不及!因为这是我根本管不了的,因为超出了我的范围。我希望你...我觉得你应该是能管的人中的一份子,能帮我,能成功。谢谢你了。”

  他说完这话,握住了我的手,我的内心有一些感动,这是一个局长的心思吗?

  同时,我也开始紧张,局长的话透露了这个城市的状况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而我是一个人去面对...

  接下来的冒险,能够成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