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八章 错失的遗憾

第二十八章 错失的遗憾

  我拒绝了局长说找几个小警察护送,保护我的好心提议。

  接下来,就像他说的,根本不是他能力范围以内的事情,何必去枉送了别人的性命?虽然我是判断他们动手有顾忌,但也要看这个顾忌是不是能大过他们的‘欲望’,如果不能,那顾忌也就不是顾忌了。

  我深深的清楚这个道理!

  走出警察局的办公大楼,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在熙熙攘攘走出办公大楼,三五成群,时而说笑的人们当中,我显得是那么的孤单。

  我身上那件脏的,染血的衬衫已经扔掉了,那局长给了我一件警察的制服衬衫,只不过没有徽章罢了。

  我觉得穿上以后还是挺帅的。

  我其实只是在自我安慰罢了,找点儿乐子,压抑住自己难过的心情...毕竟,在熟悉的城市,一个人孤单的面对所有的危险,不是任何人都笑的出来的。

  下班的时间是个好时间,就算一些稍许冷清的街道也变得热闹起来。

  我最爱的就是夏天的黄昏,因为这个熟悉的城市会吹来带着江水气息的风,然后渲染开整个天空...一层暖黄,一层玫红,层层叠叠的交错,晕染开来,最后夹杂着饭菜的香味,暖进人的心里。

  我很安心的走在最热闹的大街上,看着整个天空,心中一片安然。

  如果说,这是我人生最后的时间,用这样安然的心情去看这片温暖而瑰丽的天空,我也觉得是值得的。

  我是一个死里逃生的人,按说应该更加的珍惜生命...轻易动不动的去死,实在是不可取的态度,只不过我有的选择吗?

  与其是死的不明不白,连敌人都不知道是谁?还不如来一个痛快,博得一丝生机。

  就像一个已经被逼到悬崖上的人,已经退无可退了,剩下的也就是殊死一搏!至于我的底气——我的手放在裤兜里,那里是本命阵印,这就是我全部的底气。

  我很奇怪,在这样热闹的大街上,我为什么把自己的脚步声听得分外分明,踢踏踢踏一步一步如同敲击在自己的心上。

  至今,我也不知道我从那栋大厦中走出是否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仅仅一天,就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但那绝对是一个不后悔的决定,我总觉得信任是建立在经历和时间之上,就算死,我也无法把命运交给一个未知,而且对于我这样的性格来说,被牵着鼻子走,是一件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所以....这样想着,也是没有回头路的吧?

  我摇摇头,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了,至少现在一切都是按照计划来的,下班时分,走最热闹的大街到达目的地...估计,我现在已经被天罗地网包围了,他们也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动手。

  热闹的大街会随着夜的降临变得冷清,而我也不可能一直走下去不停歇。

  我心中清楚的很,所以走到最热闹的商业街时,我掏出了之前买的那个电话,我拨给了海念,而语气十分的平静。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尽管那边信号依然不好,但海念着急的声音还是透过电话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三哥,是三哥吗?你东西拿到了吗?你还好吗?我明天就会出发。”

  “我很好!东西已经拿到了。等一下,如果没事,我会晚一点儿给你一个电话。现在是不是联系不到老周?挺想和他说一句话的。”我这样说到,这就算是我在爆发之前,唯一的一点儿抒情时间吧。

  我是真很想和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说几句,哪怕只是几句话?

  “现在...恐怕..”海念的语气有些犹豫,但是很快就坚定的对我说到:“没关系,三哥,你不是晚一些会打来吗?我会想办法让周正和你说两句的,他也很挂念你的。”

  我忽然觉得心酸,但语气却也是正常平静的很:“好,没事儿的。帮我问老周好,我这边情况还好,就这样告诉他吧。”

  “好。”秦海念的语气有点儿仓皇,她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又抓不住重点的样子。

  我有时真羡慕这样灵觉好的人,但也是赶快转变了话题,这个电话的目的也是这个:“能给我阿木的电话吗?我想找一下她。”

  “三哥,你改变主意了?想找阿木?”秦海念的声音有些吃惊,毕竟之前我和她的电话中,稍许提及了一下阿木桑桑,已经forest吧。

  “没,只是现在情况不好,记一个电话,以防万一吧。”我随口说到。

  但这样的话最接近于真实,秦海念竟然长舒了一口气,之前那种怀疑的态度是放下了,很快给我报了一个阿木的电话。

  我默默的记在了心里,在和秦海念又说了两句以后,把阿木的电话记在了手机上,我自嘲了笑了一下,自己是否太贪心了?想和每个重要的人都说几句?

  但这样想着,我还是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出于一些原因,我爸妈已经不住在这个城市了,当时是异常坚定的搬家,但原因他们对我说的原话也是‘出于某些原因’,我猜测与我师父有关,因为在某一个暑假,我师父曾经到我家,接着,我爸妈就搬家了。

  而我,因为老周,老陈,辛夷都还在这里,我想继续留在这个城市,师父却是不管的。

  对啊,我已经被逐出山门了,不是?

  电话接通了,是我爸爸接的电话...在平日里,我并不是很爱和他们通电话,是因为年纪大了,他和我妈真的是控制不住的越来越啰嗦,啰嗦到我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知道这是关爱,可是我却是应答不来,索性打电话也就少了。

  如今电话接通了,听见爸爸的声音,我才觉得自己是个‘任性’的人,明明很爱他们,为什么就吝啬一点儿时间和他们多说两句?平时的借口总是太多,到了最后的关头,却来遗憾自己不会表达,时间太少不是‘自作’的行为吗?

  我强忍住心头的泪意,刚刚故作平常的‘喂’的一声,就换来了爸爸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你个臭小子?你是舍得打电话了?你守着那个破店子是有多忙?你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是不是要等到我和你妈死...”

  “爸!”我及时打断了我爸的话,其实我知道他那一句话应该是‘是不是要等我和你妈死在家里了,你才舍得来看我们一眼’做为我爸的密切配合人,我妈会伤感的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就被带上山了,和我们不亲’。

  每次他们这样一说,我的心就刺痛难忍,但我的态度一般就是逃避,什么也不解释!我解释不来...可是,我明明是很爱他们的,我只是说不出口,你们儿子受了伤,被两个最亲的人逐出山门,从此以后就学会了自我封闭和压抑,让人走不进内心。

  原本就不会表达的自己,更加的不会表达了!

  可是,我不敢说这些,至今他们还以为我和师父师兄很好,偶尔还是会回山...我不忍心我的痛,让他们承担,不想让他们去知道,他们很信任的云师傅,这样伤害了自己的儿子,他们会难过。

  但,他们并没有义务为我的生命难过!我想他们幸福。

  “干嘛?一听这个又想挂电话?”我爸狠狠的来了一句,可是语气的背后却是牵挂和不舍,他怕我挂电话。

  “没,今天喝点儿酒,想和你还有我妈说句话。”我佯装醉醺醺的语气。

  “说啥呢?”我爸觉得有些奇怪。

  “就..就是想说,我挺爱你和我妈的。”这句话一说出来,我整张脸都涨红了,它是那么难说出来,对于越是亲近的人,就越觉得这样,总是觉得他们知道我爱他们是理所当然的,再说就是肉麻。

  却是在说出来以后,内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在那一刻,我忽然告诉自己,如果在今夜之后,我还活着,我要对我爸爸妈妈肉麻一点儿,不要再当什么‘铁血真汉子’了!

  可是在电话那头,我爸的电话却‘啪’一声掉地上了,过了一会儿,才听到他慌乱抓起电话的声音,对我妈说:“老太婆,不对,不对了!”

  “咋了?”我妈的声音传来,然后问了句:“是涵涵打电话来了吗?”她还是习惯叫我以前的名字。

  “是,可是...可是这小子竟然说他爱我和你?!”我爸的震惊中透着难以置信。

  “啥?”我妈也傻了。

  我在这边拿着电话,笑中竟然带着泪,想想不敢再听了,就一下子挂了电话!

  天边已经被晕染了一层夕阳,昏黄而柔和的光芒洒向了大地...生命总有很多值得留恋的地方,我却是不到最后看不分明!再给老陈打个电话吧,也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和老周走到了这一步?

  最后,再联系阿木吧!然后好戏上演吧?

  我放在裤兜里的手一下子握紧了那个本命阵印....竟然微微有些热血被点燃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