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九章 这样的,阿木

第二十九章 这样的,阿木

  和老陈没有说两句,他在野外的工作,似乎是永远在忙碌。

  也不知道朋友圈子保持了一个怎么样的默契?竟然老陈对我和老周身上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的语气轻松愉快,只是计划着回来要怎么灌醉我和老周。

  我们似乎习惯这样,在忙碌的时候,一两个月,甚至半年都不联系,见面的时候亲密如初。

  想来,老陈又有什么怀疑的理由?

  不需要刻意的保持联系,再加上,我这个有些‘孤僻’的性格,实际上的朋友圈子也只是他和老周,加上一个海念...阿木和桑桑不知道算不算?原因不在于我们,而是在于她们根本让人猜不透心思。

  好像永远都是这样,明明心中是想念的,没有正事儿要说的话,我们电话里掰扯不到两句话,就无话可说了。

  沉默了几秒,我对老陈说到,我挂了。

  老陈忽然意外的叫住了我。

  “嗯?”我淡淡的表示询问。

  “老三啊,你还记得我们以前,就是十几岁的时候,说过的一个梦话吗?”老陈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不符合他性格的认真。

  这种认真一般情况下,只会发生在我们兄弟之间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梦话这种文艺的事情似乎和他联系不上的。

  “怎么了?”我心中充满了疑问,但还是静待他的小文,少年时,我们说过的梦话那就太多。

  “嗯,就是高三毕业时,我们暂时要各奔东西的时候说的...你说,人的一辈子太短,要忙的事情又那么多?为了这些所谓忙的事情,身不由已的朝前走,不能和想要在一起的人呆在一起,不能在想要呆下去的地方一直呆着,其实到头来,又是为了什么?”老陈声音有些低沉的诉说着往事。

  我握着电话,自然是记得那一次的,那年毕业,老陈要去当兵,老周要去远方读书,至于我对外宣称的是读大学,实际上所谓的大学只是挂名,重点是要在山门学艺,也不知道是师父哪来的本事,给我弄到了这么一个挂名?

  总之,我们是要各奔东西的,高中的日子过得是那么快。

  我那个时候迷茫伤感,只是因为不知道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们三个是否还可以像流淌过的少年时光那样再聚?才说出了那番话。

  想来时间好像已经过了很久,老陈忽然这样说起,我的心也变得有些柔软,低声说到:“我记得。”

  “是啊,所以你还说,人一生,一定要有时间,至少得留下10年,去过自己想要的,做梦一般的生活。你说你想要的生活是,等我们都老了,如果有孩子,孩子也长大了,我们三个就带着自己的老婆,去找一座风景好的山...哈哈,男的种菜种树也好,女的做什么也好,我们过隐居的生活!闲时,就一起钓鱼,喝酒,下棋...总之,你原话说的挺文艺的,什么云卷云舒的,我记不得了。”老陈一边说,一边有些沉醉向往的样子,这根本就不像平时那个粗犷的他。

  “是醉话。”我简单的回答了一句,刚才就有些泛红的眼睛,更加的红了一些。

  在这热闹的街头,我是那么孤单...一个最亲密的兄弟,却是在我耳边和我说着以前的做过的梦!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只是我再傻也注意到了,在这条街上,注意我的人起码有10个以上,相当热闹啊。

  “老三,你这是说话不算话吗?老三...我觉得算话的话,不然叫上周正,我们现在就去隐居吧?”老陈忽然这样说到。

  “哈哈...”我下意识的就笑了,我觉得这种要求,无论是我提出来也好,老周提出来也好,都不可能是老陈提出来,所以我又问了一句:“你舍得这些红尘万丈里一个个可爱的妹子吗?”

  对的,老陈是个‘色狼’,只不过属于欣赏派的,他没什么行动力,他也很怪异的不想要拥有。

  但他不能太长的时间没有妹子,特别是漂亮的妹子可以欣赏。

  面对我的回答,老陈先是愣了一下,继而也跟着笑了起来,我会怎样回答,他恐怕不用思考,也知道...这个不意外,只是笑过以后,他说了一句:“我也是累了,这工作做的...有时,真的想去隐居算了。”

  野外的工作是挺辛苦的,我知道..只不过,老陈这一次的‘抱怨’来的挺文艺的,而我在生命的最后能听他这样抱怨一次,也算值得了吧?

  我没多想,只是安慰了一句:“不是快回来了吗?好酒等着的。先挂了。”

  “好!”

  我刚拿开电话,老陈忽然又叫了我一句:“老三...”

  “嗯?”

  “没事儿,就是我在野外工作,经常遇见危险的事儿。本来早就想打电话给你和老周说说,平时懒得打。总之...想说,过生活,一切还是小心收敛的好,你让老周做事儿别冲动,而你做事儿也别忽然的发神经,好好的过吧?无论怎么样,我们兄弟那么多年了,这一点...”

  “你很啰嗦,我知道了。”其实在这种时刻,我特别容易感伤,我明明眼眶涨的难受,却是快速的打断了老陈,给了他一个我最可能的正常反应。

  “那好,我挂了。”老陈倒也干脆的收住了话。

  电话传来了一阵忙音,我有些回不过来神,都说人有预感...是否我今天一定会死?上次死里逃生,是向老天爷偷了两个月时间?老陈因为有了预感,今天都变得分外‘抒情’了起来?

  我摇摇头,没有多想了!只不过心中还是温暖的,最了解彼此的无非我们三个。

  看似冷淡洁癖的老周最容易冲动,看似孤僻不易接近甚至沉默的我,最是容易做出‘发疯’的事情,至于老陈,他一切正常,只是不论对错,都会站在我和老周身边,无论是什么情况!

  想当初打架,他全是为我和老周打的,基本上没有自己惹的什么事儿。

  往事不可追,我长吁了一口气,朝着公交车站走去,同时也拨通了阿木的电话...这是一个我最犹豫但也必须打的电话,我不知道我的判断是否是对的,但在如此匆忙仓促的时间里,我也只有这样的选择了。

  电话接通了,那头传来阿木独有的,有些慵懒,不在意却是充满了女人味儿的声音:“喂?”

  “阿木。”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叫了她一声。

  “正凌吗?是要来我这里?”阿木的声音中没有一丝诧异,就像我昨天才去了forest吧,今天约好了又要去一般?

  她丝毫没有为我消失了那么久忽然出现而震惊...连情绪的波动都没有。

  下班时间,最热闹的街道公交车站挤着一堆人,人头攒动之中,街道上车来车往也凭添了几分嘈杂,我的心却是一点点的冷下去。

  这样的态度,阿木果然是不怎么在乎这些年的情谊吧?或许,她也不用在意,像这样神秘,明明你很接近,却也感觉像是在天边的女人,怎么可能为红尘中的一个过客所牵挂?

  况且....

  我沉默了一秒,语气变得稍许轻松了一些,说到:“是的,我等一下就过来。”

  “唔,会带着一堆麻烦吧?也罢,招待你的酒也是有的,来喝就好。”阿木依旧懒洋洋的,声音带着只有她才能发出的那种特有的尾音。

  怪不得酒吧的客人那么多人为她沉迷。

  “不怕麻烦吗?”我回问了一句。

  “不是怕麻烦,麻烦就可以不找上我的。也不是我想过一点儿清闲日子,日子就可以永远清闲下去的。你说呢?”

  “阿木,我肯定是会来。也希望,我想的是错的。”我稍许犹豫了一下,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也不知道你会想什么?告诉我这个干嘛呢?或许桑桑有兴趣跟你讨论一下...像我这种女人,已经老了,早就看透了这个世界可能没有许多的对错,有的只是不同的立场。看吧,我又在说胡话了。”阿木说完,轻轻嗤笑了一声。

  “是吗?阿木是什么立场?”我追问了一句,眉头微皱。

  “我?哈哈,酒吧老板的立场...忘记告诉了,今天酒吧歇业,你来,我总是不好拒绝的,那就来吧。”

  “那就谢谢阿木了。”

  话说到这里,也就够了,我挂掉了电话,忽然笑了,X路公交车在这个时候就停在了面前,我挤上了公交车...阿木,果然不是一般人,她看的通透呢...让我去,其实是否证明了其实也是有情谊的呢?

  是这样的吧?公交车启动了...我看见街角也好,街头街中也罢,都有人变得匆忙起来。

仐三说:
嗯,这一卷小高潮之前的最后一章。嗯,大家知道的,今天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