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一章 你我似相识

第三十一章 你我似相识

  曾经的天字一号房,有一个熟悉forest吧的人颇为称道的地方。

  那就是悬挂在天字一号房的淡红色窗帘,滚金边儿...咋一听很俗气,但只要仔细看过那窗帘的人,都不会这么说的。

  因为在窗帘上有阿木亲自刺绣的一幅女子晨梳图。

  大概就是描绘在故事一个大概是山野的女子,在清晨的小溪边,梳洗的一幕。

  刺绣很有功底,自然是不提了,描的是那幅构图,真的是将一个清晨在小溪边儿梳洗的年轻女子,那种羞涩又满足的看着自己梳洗过后容貌的神态,表现的栩栩如生。

  当然,这只是据说是阿木亲自刺绣的,可没有得到过阿木本人的承认。

  所有人,包括我问起的时候,阿木都会毫无痕迹的把话题给带了过去。

  而如今,天字一号房的窗口上哪里还有这一帘‘著名’的窗帘?倒是窗户都被死死的钉住了,那交叉的十字木条不要太明显,告诉人们这间房间已经彻底的封闭。

  我没有看阿木,桑桑已经像一只蝴蝶般的飘向了我的后方,去招呼那个‘客人’了。

  到底是‘客人’,还是我的‘夺命人’,我的嘴角一撇,笑的有些发冷,心中却是流淌过一丝说不出的感伤...阿木这样封了天字一号房,果真是聪明吗?这样如果识时务的做法或许也更适合深藏不露的阿木吧?

  这样想着,我的目光看向阿木,她是知道我刚才在看那个房间的,她却只是淡淡的拢了一下自己随意披散的长发,挽了起来。

  然后走向吧台之后,不是忙碌,只是翻找着什么东西。

  她没有给我任何的回应。

  我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支烟,叼在了嘴里...翻找出手里已经被摩挲的光亮的打火机,伴随着‘叮’的一声脆响,点燃了香烟。

  手里的打火机是我现在身上唯一的‘故物’了,用了4年的Zippo,也陪伴我经历了赴死,死里逃生,到出逃到现在的过程...之前,因为快没油了,所以一直没有舍得用。

  老旧的物品可以安抚伤感的内心,如今却恨不得用光了打火机里的油。

  眼前的故人不再,无声的故物留存着又怎能安慰?

  烟雾升腾,也不知道是桑桑,还是那个所谓的客人,在这个时候,把酒吧里老旧的黑胶唱机打开了,伴随着那古老的‘咕叽咕叽’的唱片摩擦声音以后,一首曲子带着‘铿锵’的节奏而来。

  那一停一顿,却一声紧似一声的琵琶声,如同跳跃着刺向我的心扉,又带着说不尽的天涯苍凉,英雄末路...

  竟然是一首华夏的古曲《十面埋伏》。

  我该说阿木是个妙人儿?还是桑桑是妙人儿?在这个时候猜中人的心思...准备好了一张老唱片,也不算什么好玩的事儿。

  如果只是识时务,那也没什么,大不了朋友没得做...我会在心里永远的记得她们,但如果是另外一些可怕的猜测,我想那会成为我心底的一根刺,时不时的就刺痛我,甚至让我迷茫。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在烟雾缭绕之中,今天是紫色的阿木,提着一小坛未开封的酒,‘咚’的一声放在了我的面前。

  酒坛本是很爷们的东西,阿木之前提着的姿势也有几分豪爽,这样放下的样子也很像江湖女侠。

  她很神奇的地方在于,任何的气场于她身上都不违和。

  ‘啪’的一声,阿木拍开了封坛的酒泥,也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个敞口的粗陶碗,然后从酒坛中徐徐的倒出了其中的酒浆。

  “想当年,荆轲刺秦...风萧萧兮易水寒,太子丹就送上了那么一杯送行的水酒,可能这水酒抵不过那天的冷风,却也能给心中带来一丝暖意,是不是?”阿木一边倒酒,一边轻言细语的对我说到。

  我看着那粗陶碗,只是说到:“这就够苍凉了,对不对?可这坛酒和那酒有什么联系?”

  “那个时候还是战国呢,酿酒技术哪有那么好?就算是贵为太子丹那样的人,能拿出手的也不过是米酒。我这坛酒,也就是照着古法去酿制,稍稍自己改良了一些,去了一些酸味,多了一些酒味。早几年早早的封了,如今想起来,准备今年秋日里吃蟹的时候再用,为你那一份苍凉,却是拿出来了。”阿木望着我笑。

  酒碗里,黄色的酒浆纯亮,轻微晃动,却似乎带着一点儿粘稠,是有点儿年头了,恐怕不是早几年。

  我伸手就要去端这一碗酒,十面埋伏铿锵而苍凉的曲调依旧回荡在耳边...这曲子中也有一丝不屈呢,真是妙!

  阿木却挡住了我的手,拿起一个细小的玻璃杯子,又从柜台下面拿出了一瓶没有任何标记的白酒,浅淡的笑着:“也是自己酿的曲酒,这度数可就高了,荆轲刺秦那份儿只是苍凉,和你的境况还差了一点儿,加上这个才算。”

  曲酒被她倒进了细小的玻璃脖子,然后轻轻一放,‘哐啷’一声触碰的声音,就掉进了粗陶碗里。

  一时间,曲酒和白酒还没来得及融合,阿木看着我,手托着腮吗,似乎有些无聊的说到:“到底最后是品出了这米酒的滋味儿,还是回荡的只是曲酒的味儿,真是让人好奇呢。等着你告诉我吧。”

  呵,被一圈儿黄酒包围着的曲酒?真是有意思,十面埋伏!

  我伸手端过那碗酒,放到了唇边,看着阿木,问了一句:“你是希望我到最后,记住你这米酒的滋味儿,还是曲酒的滋味儿?”

  “我只是酒吧老板,不左右客人的口味。”阿木笑,似乎有些累了,施施然的走出了柜台,朝着柜台背后的房间走去,那是她和桑桑的屋子,没人进去过,至少我没有听说过。

  我身后传来桑桑张扬的笑声,似乎和那个客人聊的很愉快。

  阿木懒懒的招呼:“桑桑,客人点好了东西就进来吧,我这边一个点心,需要你打下手呢。”

  这个时候,我端着那一碗‘十面埋伏’,也带着一去不复返的心一饮而尽...米酒有些年头了,入口粘稠,先是柔和的甜,带着仿佛糖浆版的刺激爆炸开来,然后才能感觉醇厚。

  就像阿木所说,没有什么酸味...却是这样入口的滋味,就压过了曲酒。

  我的心很凉...这就是阿木笃定我的一个结局吗?却不想酒入腹,一股热辣却轰然爆裂开来,直直朝着上方冲来,冲过咽喉,直冲口腔...我长吁了一口气,满是曲酒的味道...整个人陷入了更多的迷茫,这才是——曲酒的滋味,最后的爆发。

  阿木又是一个什么意思?

  ‘铮’的一声,十面埋伏的曲子进入了最高潮,我却猛地的一个转头,发现桑桑的脸离我还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她冲着我舔了一下嘴唇,忽然手指勾过了我的脸,说到:“啧啧,你的滋味就是不如海念那个傻丫头,我都不想要伸舌头舔舔呢。”

  她的样子无疑也是美的,而且魅惑...可惜,她好像只对女孩子感兴趣...这不嫌弃我滋味不好吗?

  她吃吃的笑,我放下了酒碗...她离开...

  十面埋伏一声紧似一声,我再次长吁了一口气,咬着烟头,最后大口吸了两口烟,我从上衣兜里掏出了手机,从裤兜里掏出了打火机,还有钱等杂物,整齐的摆在柜台上。

  然后整个身体一用力,猛地的转身。

  到现在为止,整个酒吧就只进来了一个客人...那是我要面对的人,就像十面埋伏之中,其实项羽要面对的,最终只有刘邦,其它的不过是一些路人甲乙丙丁!

  那这个人是这场事件中,最后的项羽吗?

  我的眼睛瞪很大,整颗心爆炸了开来,然后重新的粘合在一起,又再次爆炸来了...直到变成一堆血雾...却还不能淋漓尽致的表达我的心痛。

  可是心痛什么呢?

  我身后这个男子不是很普通吗?

  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估计是买什么产品,送的吧,因为上面还有某种饮料的广告。

  牛仔裤也有些脏了,不讲究什么版型,最普通的款式。

  一双最平凡的布制板鞋...看上面的纹路,也是穿了一些年头了!

  他长的不算帅,只是非常的男人味儿,脸上棱角分明,奇特的只有那双眼睛,狭长,深陷...眯起来,就会让人觉得害怕。

  他在大口的喝着啤酒,看着我。

  我却心痛的连呼吸都没有办法,以至于我只能狠狠的锤了自己胸口两下!

  我心痛什么啊!明明很普通,不是吗?可是....我熟悉的不就是普通的他吗?

  陈重!好久不见...

仐三说:
这一章的标题很抽象,表达的是叶少最大的愿望,只是似乎相识,但愿从未相识!好吧,还有一章,估计大家眼镜都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