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二章 我只是不想

第三十二章 我只是不想

  随着古筝最后一声落下,一曲惊心动魄的《十面埋伏》总算完了。

  酒吧的气氛陷入沉默。

  我发现自己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不知道怎么样面对陈重。

  如果不是阿木的那碗酒带来的一些麻痹作用,我想此刻我已经控制不住全身发抖。

  陈重也只是看着我,手中的那瓶啤酒已经喝完,他又拿起来咬开了一瓶....可笑的是,他会从哪个角度去咬啤酒瓶盖儿,脸上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我都熟悉的不得了。

  果然,咬盖子的时候,他左脸皱起的纹路都是一样。

  这就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东西吧,一种友情,一种岁月,一种习惯...然后变成生命的一部分。

  我闭上了眼睛,有点儿没有勇气睁开,因为我渴望睁开以后,我看见安然的坐在那里喝酒的不是陈重,我心里还有希望,陈重只是回来了,偶然来这里,他想要给我一个惊喜罢了,我多想了。

  可是,我睁开眼睛以后,看见的还是陈重那张熟悉的脸,他此刻对着我微微扬了扬瓶子...就像,我之前的假设也不成立,因为根本说不通,按照陈重的性格,他不会这样给惊喜,他不会看着我背影那么久不来打招呼,他不会在之前的电话里那样...可惜我没察觉。

  但不争气的是,这个动作的很熟悉,那是他在邀我喝酒,并且是吹瓶子的意思,一口气喝完一瓶酒!

  所以,我开始下意识的去找,转头,就发现柜台上,我伸手可及的地方就摆着一排啤酒,之前我没有注意,原来阿木却早已经料到。

  我拿了一瓶啤酒,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还要和老陈喝酒,可我就是控制不住。

  二十年的感情是玩笑吗?显然不是,所以这酒我该喝...一如既往,他每次回来,都要和我们吹瓶子!那是他的感情深的表现...和兄弟才这样。

  啤酒带着独有的刺激,冰冷的流进喉咙,却也是痛快。

  那老式唱片机又传来了一首歌...紧密的前奏,然后传来了几句熟悉的歌词“消逝的光阴散在风里,仿佛想不起再面对,流浪日子你做伴随,有缘再聚...”

  我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喝酒的动作。

  “阿木可真本事,这样的歌也有本事灌进黑胶唱片里?怎么弄的?”开口说话的却是陈重,他说的正是我想的。

  而有句俗话却是,朋友在一起呆的久了,思维模式都会变得一样。

  可是...不是有着某些相同气息的人,又怎么在一起做朋友?

  我努力睁大眼,最熟悉的歌声,只是怕在这个时候流泪,就好笑了...然后猛地继续灌酒,陈重也是...他总是比我喝的快。

  呵,《古惑仔》的插曲《友情岁月》,陈重应该不会忘记,高三毕业的那个晚上,我们嘶吼了一个晚上,然后醉的不省人事,睡在了江边...只是,如今,岁月还有,友情到今晚就破碎吗?友情呢?

  我忽然很想周正,想他在,我有些无助,我想问问他怎么看?

  ‘嘭’,啤酒我喝完了,重重的跺在了柜台上...只是喝完了一瓶啤酒而已,我竟然有一种不能再喝的感觉,伤心的时候容易醉。

  可是,陈重又面无表情的咬开了一个啤酒瓶的盖儿,又冲着我扬了扬酒瓶...

  我的手忍不住摸向了腰间,那窜挂着小渣毛的钥匙扣却是不在了...连同我胸口的链子,我想有机会我得找回来,那是内心的依靠,第一个为我而消逝的生命,就算只是条狗,也值得一生纪念。

  它用生命诉说了什么叫不离弃的守护,这是我理想中的所有感情该有的基础...如今,我却在面对一场最彻底的背叛。

  “天真的声音已在减退,彼此为着目标相距...”

  歌依旧在唱,我们为着目标开始拉开距离了吗?陈重,你的目标是什么?

  我的心思太重,我摇头,表示不喝了...陈重却开口了,说话的语气那么不像他:“不喝了?有点儿可惜..老三,我可是邀请你再喝的!就像,之前我可是给了你机会,我让你选择。”

  我沉默,这也叫选择吗?你自私的自我安慰吧?假设你给了我一个选择吧?

  当事人不知情的选择,叫什么选择?

  “我说我们三个去隐居,但你笑我。”陈重说完这句话,放下了手中的瓶子,看着我。

  我不知道说什么...但感觉到一阵儿劲风铺面,我下意识朝后一退,却感觉一个拳头贴着我的脸擦了过去,只是擦了过去,我感觉感觉到脸上剧烈的刺痛,一股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

  不用去猜测,是血...我心中震惊异常,这不是在拍什么电影,可是陈重什么时候到这个地步了?

  仅仅是拳风,就破开了我的脸。

  “你还知道闪躲,却太慢...你也太弱。所以,你给我一个今天你不死的理由?”陈重看着我,眯起了眼睛。

  我却懦弱的,心痛的想嚎号大哭,这不是真的吧?这绝对不是真的吧!!

  但面对我这样的哀伤,陈重好像已经心如冰铁,毫无征兆的一脚踢在了我坐的椅子上...

  ‘嘭’的一声,我连人带椅子都飞了出去,一只到撞倒了一张桌子才停下来。

  我躺在地上有一种不想起来,不想面对的感觉,陈重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冲到了我的面前,他说:“我很不开心,为什么一再要我来看你怎么死的?今天甚至要我亲自动手?”

  “你有什么值得我亲自动手的?我告诉你,刚才我没有用力,你信吗?”

  “你这是什么表情?想哭吗?叶正凌,你面对我,和面对以前那些和我们打架的对象,应该不要有什么不同的!站起来,你现在该做的是还手...而不是用娘们一样想哭的表情对着我!”

  陈重的声音冰冷的,无情的,从我头顶的上空飘过...

  我擦干净了嘴角的啤酒,刚才那一脚,他说没有用力..可是,我撞到桌子的瞬间,之前喝下去的啤酒,全喷了出来...这一瓶酒,注定我已经不能和他一起喝了。

  我站了起来,我不是傻瓜,我听懂了他的话,一再的看着我死?说明,之前那一次,他也在!可他是谁?

  我拼命的去想着那一夜,那么多穿着黑衣的身影,哪一个是他?

  我刚刚站稳,陈重的拳头又来了...又是‘嘭’的一声闷响,打在了我的腹部..我曲起了腰,这下好了,剩余的残酒全吐出来了,不,是啤酒....这下倒是真的了,那瓶该是对碰的酒一点儿都没喝下去。

  我抹了一下嘴,身影有些沙哑的说到:“我知道,你没用力!”

  “知道就好,那还手啊?!你愣着做什么?我给你机会还手,你却拿不出拳头,是小娘们吗?我的兄弟可没有这样的。”他望着我说到,语气不怎么激动,声音也不怎么打,只是眼睛眯着,那是他典型发怒的样子,很凶狠。

  “呵...”我笑!他还记得兄弟这个词儿?

  “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曾共度患难日子总有乐趣....”

  歌还在唱着,陈重的愤怒似乎达到顶点...又是一个转身,这一下又是一拳重重的落在我脸上,我感觉我左边脸颊的所有牙齿都像松动了一下,牙龈的鲜血一下子喷涌而出,我‘噗’的一声吐了出来。

  可我眼前,还是很多年前那个下午...校园的周末,该回家的学生都已经回家了...冰冷的雨,十几个混子在学校门口等着要揍我。

  我对陈重说:“你走小路回去吧?他们冲我来的,你干嘛等我到那么晚?”

  “老周今天没来上课,我不陪你谁陪你?走吧。”

  “嗯。”

  两个人走在路上,后面跟着十几个混子,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冲上来动手....这也是一种辉煌吧?我相信我一个人的话,他们是敢的。

  可是,有陈重在...那就不一样了,我们两个在一起,那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事情!

  那一天,他一直送我送到家门口...一步都不少的送到家门口。

  歌声到了这个时候...终于是停止了,我又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陈重又是一拳打来,故意的,速度不快!

  我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他看着我,很是满意的样子...我不知道他在满意什么?可是,这一次,我的拳头却是毫无征兆的落在了他脸上。

  “陈重,我只是不想在这首歌还唱着的时候,和你动手!只是不想在回忆的时候,对你动手!”我几乎是嘶喊到,这一拳下去,我并没有觉得痛快。

  他愣了一下,低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下一刻,却是一脚朝着我踢来。

  “蠢!”他这样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