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四章 最后的底牌

第三十四章 最后的底牌

  “叶正凌,你我之间命中注定死的是你。”

  “老三,我很遗憾那么轻易就可以杀了你。但那么轻易的杀了你,不也是早就笃定计算好的结果吗?不可能再等待了。”

  陈重的废话似乎有些多,有些不像他的风格。

  我感觉到了他掐在我脖子上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说是抛弃,还是完全没有抛弃掉吗?我是不是该笑他?

  “老三,我只是觉得可怕的地方在于,像我们这种争斗,死要干净彻底,连灵魂也不能保留。”

  陈重似乎在叹息,我能吸入肺部的空气越来越少,眼光也越来越模糊...而他眼中那一抹似乎抹不去的红在颤抖,也不知道背后是否有泪水,才有这样的颤动。

  我已经痛过,到了这个时候,反而是坚定,冰冷而麻木了!

  我终于从裤兜里掏出了本命阵印...右手则掐起了一个动用阵印的手诀。

  因为是本命阵印啊,甚至口诀也只是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就可以动用!

  在这个时候的陈重,终于是下定了决心,似乎是要印证他那一句灵魂也不能保留的话,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开始被动的波动起来,而从陈重那里传来了巨大的一股吸力...我的灵魂力开始疯狂的涌向他。

  我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总觉得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巨大的黑影,太过朦胧,看不清楚具体的轮廓,只是有一双红的发亮的双眼!

  这是短短的一瞬间罢了,我拿出本命阵印,掐诀...而陈重身上产生莫名的吸力,直至我看见虚影。

  在这一瞬间,我和他的情绪显然都在震惊之中...他没有想到我会临死这样反抗,所以下意识的掐住我脖子的手一下子猛地用力,而我没有想到我会看见这样的虚影,意味着什么?

  不能再耽误了,发动本命阵印那简单的五个字被我默念出来...在这短短的一秒不到,陈重低吼了一声,在这个时候,他的另外一只手也快速的伸了过来,似乎想要抢过我的本命阵印!

  我虽然因为缺氧而大脑迷糊,心中在这个时候,却是奇怪的,能够异常清楚的判断。

  在这股吸力产生的时候,陈重并不能做一些别的什么?甚至不能掐死我,他还没有完全掌握这股力量...那陡然变大的吸力,而陈重吃力的表情就说明了一切。

  我的确也感觉到了我整个灵魂都要被陈重给吞噬了的感觉!

  只可惜,这是我蓄谋已久的不是吗?本命阵印在手中炙热!而陈重的手意外的落空了,他判断错了抢夺的‘路线’,我那鲜红而炙热的,甚至像是产生了光芒的本命阵印,不是印向了它,而是朝着我自己的小腹毫不迟疑的落下。

  “啊...”似乎是无数把的小剑在这个时候在我的小腹爆裂开来!

  无物不破的煞气,已经浓重到了这个程度吗?还是到底本命阵印里封印是一些什么玩意儿?连我的小腹也在瞬间炸裂开了无数的血花...

  根本就无法形容那一瞬间的刺痛,就好比一个炸弹在体内爆炸!

  可根本不是结束,接下来是灵魂...那种无数把无物不破的剑一般的存在,带着一往无前的锋锐,继续的绞碎一切...

  我从来没有承受过这样的剧痛,痛到我整个人都恍惚...可是,在这种恍惚之中,我看到了一片片不停流淌向陈重的灵魂力之中,一个红色的封印浮现了!

  在那一刻,我的脑中仿佛响起了一阵阵奇怪的道家唱经之声。

  听不清楚具体的字眼,只是感觉那抑扬顿挫的音调仿佛暗合天地大道一般,想要仔细听,却是听不清楚了。

  “老三啊,这阵法分为天地玄黄四级,其实到了地级阵法的范畴,有时候都不是人力能够完全控制的了。这句话怎么理解了?很玄妙,就是要成地级阵法,需要一点点运气,运气这种东西偶然可以理解为天时地利人和...你明白其中的不易了吧?所以,地级阵法,或者说地级阵法中比较厉害的,接近天级阵法,而且已经成型的,是会有天地之间的印证的。”

  “什么印证?”

  “这种印证各有不同,就算普通人见到了都会有感受...或者说,自然的美感,或者说,来自天地的光芒,或者说,会隐闻天地之音...”

  “那天级阵法是...”

  琐碎的回忆片段到这里就结束了,可我无法去形容内心的震惊,我知道在这里!问题就在这里!也知道在这里有一个阵法...可是,我竟然不知道,封印在我体内的是一个至少接近天级阵法的地级阵法。

  刻画在灵魂上的阵法怎么可能平凡?但据我所学,一些玄级阵法也可以做到。

  这是我第一次窥见它的真颜,是不是大道至简,这样一个阵法,以我的阵法基础一看,其实就只有三条分明的主线勾勒而成,在其中一些地方的痕迹,很明显是经过了修复...那是师父吗?还是...

  我的生命好像有越来越多不能解读的东西啊?!

  只是,不管这个阵法充满了怎样的谜题...但都不妨碍我在看见它的一瞬,想要膜拜的内心!就像一个学画的人,看见了大师级的画,想要流泪的冲动,一个学音乐的人,听见了一首天籁之音,觉得此生足矣的疯狂...

  这样伴随着天地之音的阵法就在我的灵魂深处...多么奇妙,对于我来说,它震撼的,美的让人炫目。

  只是下一刻,无数把红色的,呼啸着的剑形光点就冲向了它。

  “不要!”我下意识的在内心呼喊,可是根本无法挽回什么...

  那是我的本命阵印,可笑的,从未了解过的本命阵印,师父严格的禁止我动用,我对它唯一的了解,是在师父有一次似醉未醉的时候,对我说的一句,你的本命阵印,就该无物不破!

  我的本命阵印为什么该无物不破?没人告诉我原因...我也不认为,这是一个多厉害的本命阵印!

  不就是锋利了一点儿?比起正川哥的...我甚至鄙视它!

  但就算我被逐出山门五年后的今天,我也依然不曾怀疑师父的话——无物不破,破阵也是可以的吧?

  世事难料,谁会想到我动用本命阵印的第一次,是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而事实也开始嘲笑我的幼稚,那就是这样一个让我炫目的阵法,让我要为之膜拜的阵法,在和我本命阵印的红芒碰撞的瞬间,就如同被狂风过境,席卷过的大地一般,一下子变得破碎。

  阵法变成了这样?我在思考的世界里目瞪口呆的失落....同时也震撼——这就是无物不破?!

  但接着,一阵强烈的剧痛在我体内爆炸开来,这比我的腹部被瞬间刺破的鲜血纷飞要痛一百倍,我的整个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栗。

  “啊啊啊啊...”那惨叫几乎就是不受控制的本能,我明明被陈重掐着脖子,如此的呼吸困难,我竟然可以叫的如此惊天动地。

  因为,剑光过处,连我的灵魂也千疮百孔...我彻底的弄伤了自己。

  但这不是结束...

  ‘噗通’,我手中的本命阵印滚落在了地上,依旧有着似有还无的刺眼红芒...在这一刻,我的叫声也停止了,它滚动的声音仿佛就是这片空间里唯一的声音。

  暴风雨前的宁静,就好比要彻底的撕破脸,抛弃情谊之后,看看谁更冰冷。

  我悬空的身体停止了挣扎,我的手很轻的,却是没有丝毫费力的搭在了陈重掐着我脖子的手腕上,我睁开眼睛看着他,冰冷的,嘲笑的,讽刺的...二十年的情谊啊,你的立场大过这些不是吗?

  也或许是阿木说的?没有对错,只有立场?

  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好比只是,你我如今是生死之敌。

  ‘轰’‘轰’‘轰’,此刻的宁静,只是我和他之间,我看见他瞪大了双眼,身后的虚影之上,那双红眸仿佛更亮了一些。

  但不宁静的是我的灵魂,一股股陌生又熟悉的力量从残破的阵法中汹涌而出,在身体内爆炸,把阵法冲击的更加残破。

  身上,似乎有些热,也有些痒...一条条的阵纹开始成型。

  “饕餮,真的有这样的家伙吗?”我看着陈重说到。

  “很能吃吗?那要不要吃个够?!”我忽然嘴角勾起,冲着陈重吼了一声,抓在他手腕上的手开始陡然用力,一股巨大的灵魂力,形成了一个重锤,狠狠的朝着吸力的源头,狠狠的砸去。

  “有意思。”陈重的眼神也变得陡然冰冷,下一句话是从他的牙缝中蹦出的:“果然是,叶疯子啊!”


仐三说:
山海至今为止,我自己写的很过瘾,不管是自己寻求的突破,还是悬疑点的铺设,人物的刻画,我觉得自己很用心,所以有了这种畅快吧。唯一要改改的是节奏的把握,我在努力。另外,我的书适合攒着看,每天两更是挺急人的,按照我的写法。如果是要追看的朋友,每处高潮之中,没有破局之前,给点耐心,就算云里雾里,到破局之时,自然会有揭秘。毕竟每天只有两更,不能说看个很尽兴的。人物用笔墨去刻画,也是从整本书考虑,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