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五章 峰回路转间

第三十五章 峰回路转间

  事到如今,其实我已经打完了手里所有的牌。

  或者说,我是一个根本就没有牌的人,胡乱的抓了几张,就要和一手好牌的人对局,赌的只是这几张里有‘王牌’。

  这个局很简单。

  既然敌在暗,我在明...与其我惶惶不可终日的躲着,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不知道敌人什么时候出现。

  不如,我在更加明了的地方张扬,然后停留,他们总会出现。

  至少这样我有心理准备,而不是在惊惶中,最终崩溃。

  不要小看心理的作用,有时那就是决定一件事情成败的关键。

  另外,逼出了他们,至少我有一半的几率可以赌我能知道幕后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这些不重要,也很重要。

  不重要的是,我知道了又能如何?重要的是,如果我死了,至少是个明白鬼,少一些怨气。

  如果我能逃得一丝生机,至少‘敌人’的目的,总是一见好事。

  这就是一个最简单的局,但也是一个最强硬的局,我由被动变为主动,对方想不想,对要接受。

  可笑的是,我没有想到我最后逼出来的竟然是我二十年的兄弟陈重,目的暂时看来是为了杀了我!

  这就是我做为叶正凌,最清晰的想法,下一刻,所有的哀伤,难过,懦弱,甚至胆怯都已经不在...心中是一片冰冷之中,蕴藏着火热的愤怒。

  “果然是,叶疯子啊。”我面前的陈重这样说到。

  他的手没有放开我的脖子,尽管我已经陡然用力的握紧了他的手腕,好像也不足以撼动他。

  但我身体里的力量依旧通过残破的阵法,不停的在体内爆炸,身上的阵纹也开始越来越清晰,我感觉到我的身侧在酝酿一场风暴,那是天地之力不停朝着这里集中,所起的风暴。

  气场的变化,让封闭的室内忽然出现了风,刮过...带着一种奇怪的,也是预料当中室内的风会起的奇怪的‘咽呜’声。

  我看着陈重,沉默且冷淡..下一刻,那一柄如同重锤一般的巨大灵魂力朝着陈重吸力的源头狠狠的砸去。

  “唔...”陈重一下子涨红了脸,握着我脖子的手也开始颤抖。

  一个人可以很能吃,嘴很大...但总有‘食物’因为太大块,他吞不下去,所以会咽住。

  一切都是阳谋,没有阴谋。

  “呵...”我笑,下一刻就感受到四肢的阵纹,开始剧烈的发热,一半的阵纹开始变得艳红,而且‘活’起来,就像我在回忆之中看见的那样,仿佛是在流动。

  那是大地之力,开始厚重的挤入我的身体,层层的突破了每一个穴窍,我感觉到了力量。

  ‘吱’,我的手和陈重手腕,在这样巨大力量的碰撞下,竟然发出了这样刺耳的摩擦声,下一刻,陈重原本就有些颤抖的手,终于是承受不住这种重压,五指张开,松开了我的脖子..

  而也在一个瞬间用力,甩开了我的手。

  ‘砰砰砰’,我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后退,撞飞了起码五六张桌子,才站稳了身体...陈重弯下了腰,似乎很痛苦,身后的虚影那一双红眸也在颤动,在我稳住了身体以后,才变得稳定下来。

  我和陈重隔了10米左右的距离,双方心里都明白,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决战。

  没有多余的废话,陈重虎吼了一声,朝着我冲了过来...那速度依旧是我看不清的快,接着我们的拳头就碰在了一起。

  无声的打斗,却带着那种爆裂一般肌肉碰撞的声音,说明着残酷和激烈。

  这样缠斗了一分钟,在陈重的拳头打向我右臂,我的脚踢向他小腹的那一瞬间,终于各自分开...

  我身上传来剧烈的疼痛,如同身上每一块肌肉都被铁锤锤过一般,这就是陈重放开之后的力量,我太清楚之前他只是压制着力量在‘戏耍’我,或者不能这么看,可以想成他在期待着什么,也可以是他还有一丝情谊,暂时下不了手?

  如果是叶正凌,一定会被感动吧?可现在我身上属于叶正凌的部分却是越来越薄弱,在那一开始出现的聂焰却是越来越清晰。

  我没有感动,有的只是对战局不停的分析和判断...陈重脸上带着冷漠的笑容,说到:“慢,太慢了。”

  “是吗?那如果...这样呢?”在下一刻,我四肢剩下的一半阵纹又一次亮起,这一次是风的力量挤入我的身体灵魂,四肢百骸。

  我感觉到了轻盈,在那一瞬间朝着陈重冲了过去,呼啸的风声在耳边,犹若我飞了起来。

  但这不是,不是猎妖人会飞的秘密!

  我根本就没有完全恢复,还差得远...可是,对上眼前这只小饕餮...我的拳头朝着陈重落下,突兀的吼到:“那是绰绰有余。”

  陈重并没有丝毫的逃避,也是一脚朝着我扫来,同样的嘶吼,对着我喊到:“那我看看,是如何的绰绰有余?!”

  ‘嘭’,又是一声剧烈的碰撞,阿木的酒吧吧台前的几张独凳竟然被这碰撞的气场给炸飞。

  接下来的打斗就像是两具人型坦克的剧烈对撞,而阿木的酒吧根本不能承受这种碾压...四周在我和陈重几乎是上天入地一般的碰撞当中,变得一片残破。

  可我心中知道,我支撑不了多久,强行得来的力量,最终会反噬我自己...其实,看似势均力敌,我却是在一步一步走向灭亡。

  这样的事情,我不能让陈重看出来...我必须要速战速决。

  但我没有速战速决的机会,陈重一直在我身边缠斗,至少从这个层面的打斗力量上来说,我们就是我刚才判断的那样——势均力敌。

  要怎么办?我根本没有恢复到巅峰,而我脑中塞满了各种杂乱的信息,我也来不及一一过滤。

  似乎是有很多术法可以施展,但是我没有办法摆脱陈重。

  我抬头,看着眼前的陈重,他的眼中似乎也有一丝痛苦,但这种痛苦背后意味的是什么?我暂时判断不明。

  ‘嘭’,阿木的吧台终于彻底的碎裂了..在四分五裂的碎屑当中,我和陈重终于又一次分开。

  “终于是出现了?可惜很让人失望,如果当年的千里夺命,剑下无情聂焰,就是你现在这般,那可是很好笑的事情。会被吞噬一百次吧?”木屑在陈重的身前落下,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忽然暂停了打斗。

  我看着陈重,也是嗤笑了一声,说到:“饕餮?如果传说中四大凶兽的饕餮真的存在,并且回来了,也不至于弱成你这个样子,连一只小妖也不如,早就被斩于剑下一万次了。”

  其实,我不是在和陈重做无意义的争论,说话间,身上的灵魂力却在不停集中,我要更多的力量...我必须要速战速决,我感觉就是这样的程度我也已经支撑不住。

  可是陈重,就像很了解我一般,说到:“你不用说这样的大话,就算你身上的阵纹,是传说中的五行之阵又如何?对了,不妨多告诉你一点,聂焰这个名字可是有深意的,但是我很失望,你没有发挥。不过,在那个特殊的时代,你的祖师爷又能奈我何?况且是你这个小小的聂焰。可是我不笨,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

  我的心有些发冷,感觉我缺失了很多东西,而眼前的陈重比我更加的了解自己。

  但就如他所说的,他不会给我任何机会...在生死之战中,追求所谓的公平手段,是一件最愚蠢的事情。

  他只是做了一件最简单的事情,冲着门外呼和了一声...接着,我看见阿木酒吧门口那风雪夜归人的门帘被掀起,然后一个个的人走入了这间酒吧。

  是人吗?我的鼻子好像闻到了异样的气息。

  那不是人的气息,而我的鼻子熟悉这种味道...太熟悉了,以至于追踪妖物时,我不用看见什么,只是凭借着鼻子就能闻到他们的‘味儿’。

  全部都是吗?我的眼神陡然变得冰冷!心中更冷...果然,是翻开最后一张底牌以后,也没有胜算吗?

  “你暂时不会死,之前也没有打算杀死你,只是吞噬你的记忆。聂焰,你知道我要什么的。”陈重看着我。

  可我,的确不知道他要什么?

  在这个时候,一片狼藉的酒吧变得安静,只是脚步声不停的响起,一个个人不停的聚集在陈重的周围....阿木和桑桑依旧没有出现,就像不知道这个酒吧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真正表明了态度,她们真的不在乎这个酒吧。

  事情,难道真的没有转机了吗?

  但我却奇异的镇定,我的本命阵印还落在酒吧的一角,发出奇特的微光...我忽然觉得好像一场惊天的阴谋,在今天就会被揭开,而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结束。

  人群已经把我包围,可是我觉得我想要找到我曾经手中的剑。


仐三说:
不知道是今天状态差劲儿,还是一开始的定调就不对...总之,这章写的很艰难,整整三个小时,效果确实差劲儿,先发上来给大家。如果我要重写这一章,会发一章免费版。毕竟没有请假,也不想请假,是硬着头皮写的。接下来一章是一个重要的转折,但我这状态恐怕没办法继续,今天就这样吧,状态不好少写一点儿。会补上,内心好烦闷,状态在哪儿?